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马陵之行

(2016-10-15 21:49:48)
   第一次去北马陵,是在梦里。

   那时我在市三中读书,成绩也还不错,在尖子班。学习很紧张,稍一不慎,就会被挤出尖子班。这样一个月难得有一两天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一天,我们几个好朋友约好了去山上野炊。去的时候,天气阴的很厚。没想到,刚到山上就下起了小雨。山丘安静的落座在小雨里。走过婉转逶迤的小路,便是一片斜斜的山坡,山坡上有稀稀疏疏的松柏,苍翠挺拔。红石林立,草儿鲜嫩。极目远眺,北面高点有军事雷达,部队营房建筑。近处山风旖旎,细雨如织。枯藤、老树、山丘、沟壑井然有序。微雨下的万物,噪静有致。山脉静穆、威仪。

    毕竟那时是见山乐山,见水乐水的年纪。“江山清明疏净,田畴农人正忙。枯蝉傍在衰柳,秋风老了荷塘。”秋韵荏苒,悠远而又绵长。满眼的秋色,满心的欢喜。

    我们带着炊具躲到一个山洞里,浓烟滚滚的蒸了米饭,我们吃着自己带去的咸菜和米饭。心里就像那时的秋雨,畅快淋漓。同去的还有闺蜜阿梦和我现在的老公。

    我老公读高三,比我们高三届。难得有时间在一起玩,他还准备了水果和零食,带着他的几个要好的同学。我们顶着雨在山上摘野果、捡地皮,地皮被雨水浸湿后变的很大,我们捡了一大包带回家。绵延数里的山丘,印满了我们的脚印。依稀的姿态飘逸如花,暗香付阡陌。我们跑啊跳啊,唱啊笑啊,玩的很开心。

    老公个性腼腆,不太爱笑。由于我生性活泼,他在我的感染下,也是笑口常开。我比较钟情于他那深邃的目光,充满睿智和希望。后来,我的闺蜜不顾情义,也向他发起了进攻。估计也是看中他白皙的皮肤,深邃的眼眸。(这些都是后话,此处略去200字。)

    回家的途中,路过一片盛大的苹果园,树上果实累累。红艳艳的,香色诱人。去的时候,怎么没看到呢?可能太兴奋了吧,没有注意。而我们囊中羞涩,只能伫足欣赏。

     当时的我早已哑然无语,这不是我曾经的梦吗?怎么会如此相同的场景,如此真切的画面呢?这是我心中的伊甸园吗?相同的人,相同的路,相同的苹果园。从此,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我那时是个爱做梦的女孩,梨花树下,我经常躺在摇床上做梦。可能在一次熟睡之后,我就随着梦境的委婉流转来过这里。而在这之前,我一次都没有真实的来过。

     多年以后,有很多现实的去处,都是在梦里先知先觉了。象我以前写过的《神秘的小木屋》,也是在梦里先去的,后来又亲历一次。事实上,这也可能就是主宰我命运的伊甸园吧,我和老公带着一双儿女,幸福又甜蜜的度过了这么多锦色春秋。

     岁月的经年里,我依旧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子。无论走过怎样的沉浮,总会有一条路,于峰回路转中,以一份荣辱不惊的会意笑看柳暗花明。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那苹果园会是诚意家的么?

                                                  

   北马陵之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送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送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