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过无痕
风过无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0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读后感

(2014-04-14 17:40:44)
标签:

史记

张耳

陈余

陈陟

刘邦

这一篇列传篇幅非常长,从时间上横跨了战国、秦朝、秦未农民起义、汉初这一系列动荡的年代,波澜吊诡,曲折迷离,充满混乱与纷争;从空间上看,张耳、陈余本是魏人,后到陈国,后来功成于赵国,涉及的地名有外黄、苦径、白马、范阳、邯郸、燕、常山、太原、石邑、井陉、钜鹿、信都、南皮、平城、东桓、……哎呀呀,数不胜数,而且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故事,这么一一写下来,岂能不长。

张耳、陈余曾是情同父子的刎颈之交,到最后竟成了生死相拼的冤家对头,个中缘由何在,且听作者细细道来。

张耳、陈余都是大梁人,在当地有贤名,张耳年轻时曾是魏公子门客,后到外黄,娶了一个外黄的富家美女,并得到老婆娘家资助,广招贤人,当了外黄令。陈余则在苦径娶了个富家女,也是甚得富家资助。陈余比张耳年轻,“父事张耳,两人相与为刎颈交”。这里还有个故事,张耳娶那个富家女的故事,此女本是嫁了一个“庸奴”,觉得不满意就跑到父亲的一个朋友家,这位朋友就说张耳人不错,不如改嫁给张耳吧,于是就和前夫办了离婚,与张耳结婚了,然后就强力扶持张耳。嗯,感觉古时候的婚姻满随便的。

还有一件事要提一下,就是汉高祖刘邦布衣时曾多次与张耳把臂同游,并在张耳家住过几月。这为后来张耳投奔刘邦留下伏笔。

星移斗转,世事变迁,秦国兴起,灭了魏国,听得张、陈二人名声,悬赏通缉二人,当时二人躲到陈国在街道当看门人为生。陈余还曾因小错被街道办的小吏鞭打,在张耳的约束下忍气呑声潜伏了下来。

接着,秦二世时陈涉起义,打到陈国,张陈二人就去谒见陈涉,陈涉也久闻二人的贤名,一见之下,十分高兴。但是高兴是高兴,二人并未得到重用。有人劝陈涉称王,陈涉就此事寻问张陈二人,二人均觉不妥,认为立足未稳不宜过早称王“示天下私”,而建议“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也”,本来这个建议很妥当的,可惜陈涉没听从,而是坚持称了王,国号张楚。

这时候陈余又提建议,自请领兵攻黄河以北的赵地,结果这次陈涉是听从了他攻赵的建议,不过领兵的人不是他,将军是陈涉的旧友武臣,邵骚为护军,张耳、陈余为左右校尉,领兵三千,向北进发。

武臣等率兵从白马渡河,来至各县,向一众豪杰游说,一呼百应,拿下城池十座,收罗兵卒数万人,武臣号武信君。然后来到不肯投降的范阳,范阳人蒯通去游说范阳令,称能保全范阳令的职位,于是范阳令派蒯通去见武信君,蒯通说了一番话让武信君接受了范阳令的归顺并赐范阳令侯印,范阳令的榜样作用又使赵地一些不肯投降的城池归顺了武臣,这时候武臣已拥有三十几座城池了。

那真是一个振臂一呼群雄并起的时代,甚至不怎么需要动武,几句话一煽动,多少人起而跟随,究其原因,只能是陈涉那句话:“天下人苦秦久矣”。

陈余内心恨陈涉不重视他的建议,就鼓动武臣自立为王,看样子这时候他也不怕过早树敌了,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可能还真是在为陈涉考虑出谋划策,现在就基本上是出于报私怨的目的了,不是为武臣考虑。不过讽刺的是,这次的建议被采纳了。武臣自立为赵王,封陈余为将军,邵骚、张耳为左右丞相。这就触怒了陈涉,本欲将武臣等人留在陈的家族全都诛了的,不过还好他身边相国头脑清醒,劝他不能这么往死里得罪武臣等人,不如“因而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陈涉听从了相国的建议。

但是武臣等人也不傻,商量之下决定不是向西攻秦而是北攻燕、代,南攻河内,先扩大地盘,以备将来秦灭后可以与陈一争天下。赵王武臣是这样安排的,出兵三路,“韩广略燕,李良略常山,张黶略上党”。

不料韩广依样画葫芦,一到燕国就自立为燕王。赵王只好带张耳陈余往北扫清与燕国的边境,一次一个不小心落了单,被燕军捕获,燕以赵王要挟,想要分走赵国一半的地盘,赵国连续派几个使臣去谈判都被燕杀了,张耳陈余十分担心,这时候有个仆役就站出来了,说我可以去劝说燕国放了赵王,而且会与赵王一起回来,大家都笑他吹牛,此人就自己一人去了燕国军营,想不到仆役几句话真的让燕军放了赵王,原因何在呢?其实道理说出来就一点都不稀奇了,就是告诉燕国,如果杀了赵王武臣,结果只会让比武臣更强的张耳陈余对赵国分而治之,而且他们还会以替武臣报仇的理由名正言顺地攻打燕国,实在对燕国有害无益。所以燕军像要摔掉手中炭圆一样赶快放了赵王。

话分几头,“韩广略燕”的结果是立了个燕国,“李良略常山”呢?李良比较老实,攻下常山后回去报告了赵王武臣,武臣又派他去攻太原。在石邑被秦兵堵住了,秦将伪造了一封秦二世的信送给李良,想让李良投降,李良不信,正犹豫间,适逢武臣的姐姐喝了酒过来,李良上前谒见,姐姐酒意未消,只派了个骑兵回礼,这下李良觉得受到羞辱,一怒之下派人杀了武臣之姐,然后带兵反攻邯郸。邯郸城内情况不明,竟杀了武臣、邵骚。张耳、陈余亏得耳目众多,事先得到消息后逃脱了,途中收罗兵士数万人,考虑到两人属于外地人旅居赵地,缺乏根基,于是听从人劝说找到赵国后裔赵歇,将其立为赵王,居信都。李良回军击张、陈,输了,逃了,降了秦将章邯。

章邯领兵攻邯郸,“徏其民河内,夷其城郭”,张耳护着赵歇逃进钜鹿城,陈余则在北面收罗了常山郡的几万兵士,在钜鹿北驻军。此时秦军王离包围着钜鹿,章邯则在钜鹿南修建通到黄河的甬道,为王离军队提供粮草。王离军兵精粮足,打得钜鹿城内压力山大,急急催促陈余领兵救援。陈余则自知兵力不够,一直按兵不动。如此僵持了数月,钜鹿城内粮食殆尽,张耳又急又怒,派张黶、陈泽再去催兵加指责,但陈余仍不愿出兵,认为现在出兵攻秦是以卵击石,张黶、陈泽催得急了,陈余干脆拔了5000兵士交给二人,让他们去救援巨鹿,结果是全军覆没。

当是时,燕、齐、楚闻赵急,皆来救,张耳的儿子张敖也北收代地兵士前来救援。然后楚攻章邯,打散章邯军,断了王离的粮草,诸侯军始敢攻王离,虏王离。巨鹿得救。

赵歇、张耳得出巨鹿,谢诸侯,见陈余,张耳几次追问张黶、陈泽下落,严重怀疑被陈余杀了,陈余怒,扔了将印离席上厕所,张耳愣在当场,于是有从人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既然陈余都交出将印了,不如顺势接手。于是张耳就真的收起将印,趁机接收了陈余的军队。等陈余上了厕所回来,兵权已失,气得干瞪眼,带着手下关系最铁的几百士兵到黄河边去打渔了。

张耳、陈余就此翻脸。

这件事想起来还是有些蹊跷,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一泡尿的功夫,几万人的兵权就易手了,这也太像个笑话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发展得很快了。赵王歇留在信都,张耳跟着项羽及诸侯入关。汉元年二月项羽分封诸侯,分割赵地封张耳为常山王。陈余找人去关说项羽,意思是陈余与张耳同功,是否应该也封陈余,结果项羽封陈余为南皮侯,同时“徏赵王歇王代”。陈余不服,心有不满。

接着齐王田荣叛楚,陈余自请效力,说项羽分封不公,“尽王诸将善地,徏旧王王恶地,今赵王乃居代!愿王假臣兵,请以南皮为捍蔽”,于是田荣乃遣兵从陈余。陈余领兵攻常山。张耳败走,一时无处投奔,与手下商议,大意是汉王与我有老交情,楚王势力大且封我为王,我想奔楚王去。手下甘公则说汉王已入关,“先至必霸,楚虽强,后必属汉。”于是张耳投奔汉王,刘邦厚遇之。

这边陈余打败了张耳,就去把赵歇找回来,复其赵王位,赵王歇也投桃报李,封陈余为代王。

汉二年,汉准备攻楚,派人约陈余一起行动,陈余提出条件,先杀张耳,然后我会出兵攻楚。刘邦何等人也,岂会被这种小事难倒,找了一个与张耳长得像的人杀了,把头送到陈余处,陈余方出兵助汉。后来发现张耳仍活着,陈余又叛了汉。

汉三年,刘邦派张耳、韩信击破赵于井径,杀了陈余和赵歇。汉王封张耳为赵王。

汉五年,张耳去世,其子张敖继赵王位。

曾经的刎颈之交最后的冤家对头,他们的恩怨随着二人的先后离世而结束。

关于这两个人,其实司马迁评价得还是比较中肯,他们相交的基础就是“以势利交”,所以当初相约同生共死的誓言到了生死关头都成了过眼浮云,张耳也好,陈余也罢,都是一样。

还有,关于他们生活的那一段历史,感觉就好似红楼梦里的那首好了歌:“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

这一篇列传后面还有一大堆内容介绍张敖及其手下的故事,太长了,不如下一篇读后感再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