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2017-11-27 21:45:35)
标签:

同济大学

四平路

国立英士大学

陈其美

浙江湖州

分类: 高等教育研究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国立英士大学 校徽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国立英士大学农学院(1946年温州)第七届学生毕业合影。 图片取自《英士大学第七届毕业纪念册》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罗祖发老人讲述当年英士大学同学们学习生活的场景。郭乐燕 摄

  温州网讯 泰顺,以廊桥而闻名。上世纪四十年代烽火岁月里的一段往事,也成就了泰顺乃至浙江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教育史和文化史——抗战时期,为躲避日寇战火侵蚀,一代名校国立英士大学曾迁址至此。师生们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勤勉治学,勇挑家国重担,成长为建国所需的栋梁之才,保存了中华民族的教育精华。

  人物 蔡友发

  司前村民,出生于1930年。曾见证英士大学师生与村民营救盟军飞行员奎英隶

  蔡友发老人今年86高龄,1944年4月4日,他还是十四岁的乡间少年。当天午后两点左右,天空传来飞机的声音,接着不远处芭蕉湾的山头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他急忙跑到屋前的空地,看到空中有一个小黑点飘落到山北高塔村的山坡上。

  “我从没见过那么高大的人,他大概有200斤。”少年时期的蔡友发也跟着大人上山一探究竟,一张大白布挂在一棵树上,只见一个高鼻子、红头发、身着黄色军装的洋人跳了出来。他一手持枪,一手拿着一条布条,一直紧张地大叫着,挥舞着手枪,使得没有人敢接近。

  这时,司前的英士大学里的几位英语老师闻讯赶来,“他是美国盟军,我们的朋友。”昆虫学教授任明道告诉大家,飞行员名叫奎英迪,19岁,是个高中入伍服役青年。在赴日本执行任务返回途中,被日军击中机身油箱,飞到泰顺一带时燃料不足,不得不跳伞逃生。

  随后,学生和村民搀扶着奎英隶下山,安排他住在德秀楼休养,与英士大学校长杜佐周同住一楼。在降落的过程中奎英隶受了轻伤,英士大学的师生们和村民们照顾了他3天。“他不吃米饭,一顿能吃好几个荷包蛋。”蔡友发告诉记者,那些天,学校每天都到村民家买鸡蛋给奎英隶吃。

  8日,奎英隶被驻扎在文成的国民党军队7名士兵接走,半个月后,飞机的主要残骸也被运往位于云和的浙江省政府。据蔡友发老人回忆,当时部分飞机残骸还被一些村民拾去制成了筷子桶、锅铲、门栓等,有些沿用至今。

  人物 姚康寿

  1944年出生于司前,父母都是国立英士大学医学院教授

  司前村村委会主任包国宇告诉我们,近年来,常有当年国立英士大学的教师或学生后人来到村委会,请当地人带路“寻根”,其中姚康寿寻亲让人记忆深刻。“他一个个房间转,走得很慢,眼角似乎带着泪水。”包国宇描述当时的情景。

  姚康寿的父亲名叫姚继昌,是英士大学医学院皮肤科教授,母亲是眼科教授,父母亲同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留校任教,“司前是我父母生活过的地方,也是我的出生地。”姚康寿于1944年12月出生在司前医学院的教师宿舍里,当年还是襁褓中的婴孩,父母亲就是这样抱着他,跟着英士大学一路辗转温州、金华各地,直到1949年父亲被分配到浙大医学院任职,一家人才在杭州定居下来。

  受父母亲言传身教影响,姚康寿如今是一名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颇多建树。“我常听父母说起泰顺山区民风淳朴,主动把大房子让出来给英大师生,对当时身怀六甲的母亲也是照顾有加。”虽然离开泰顺时不满一周岁,在成长过程中,姚康寿总能听父母回忆起在泰顺的那段经历,这也使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回泰顺看看。

  2010年和2013年,近70年之后,姚康寿两度重回司前,希望能寻找当年父辈在此生活过的印记,但由于资料较少,至今不能确定具体哪座宅院是自己的出生地。得知泰顺县委县政府现正对英士大学相关历史遗存进行抢救性保护,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十分欣喜,希望有机会带着自己的后辈,再回泰顺走走。

  烽火年代,英士校址三迁

  教育国之本,学成期大用,和平年代如此,动荡时期尤甚。

  1938年11月,正值抗日战争第二年,沿海不少城市沦陷,高等院校纷纷合并、内迁。为顾及战地青年求学,浙江省国民政府筹建“省立浙江战时大学”,1939年5月,为纪念辛亥革命先烈陈英士,校名改为“浙江省立英士大学”。10月份,英士大学在丽水正式开学,分校本部、工学院、医学院、农学院。

  1942年,日寇发动浙赣战役,战火逼近丽水,英士大学不得不辗转南迁,当年6月,工学院及医学院部分年级师生步行3天抵达泰顺,在司前和里光设立分部。1943年3月,东南联合大学并入英士大学,英士大学由省立升格为国立。

  1944年8月,丽温战役爆发,丽水沦陷。在此压力下,校长杜佐周率领云和小顺总部师生南迁,9月中旬到达泰顺,与先期抵达的工、医二院会合。至此,国立英士大学除几个专修科外全部搬迁至泰顺。

  远离了战火的扰攘,泰顺这偏居一隅的小山村为莘莘学子们带来宁静安定的学习环境,英士大学10月2日即恢复上课。第一学期,国立英士大学总人数超过800人(其中学生616人)。如此多的外人涌入小山村,淳朴的村民纷纷腾出自家最好的房间给教师居住,并主动让出空余的房间给学生当宿舍,有的还将二楼中堂改造成集体宿舍。

  位于司前的粮管所曾经是国立英士大学行政总部,目前还保留着一座3层高的土碉楼和一座老宅院。司前村村委会主任包国宇告诉我们,碉楼就是英士大学的总务处,又名德秀楼,当时杜佐周校长的办公室在三楼:“这里将被开辟为英士大学纪念馆,预计今年10月对外开放!”。

  里光是司前镇的一个小山村,隔着一方水田,有一座原始风貌的木结构大屋,四周用石块垒起围墙,屋后是一片毛竹林,这座罗氏大宅如今已被辟为英士大学旧址。91岁的罗祖发老人带着我们,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板走上二楼,在楼梯拐角处的一道门板上,我们欣喜地辨认出“国立英士大学学生第一宿舍”这几个字。

  时隔70年,很多地方都已是旧迹难寻,但泰顺县委宣传部、县社科联启动国立英士大学的历史文化的系统性研究,并对相关的历史遗存进行抢救性保护,正在实施六大工程,包括即将出版《英士大学钩沉》一书。

  艰难困苦,师生勤勉治学

  70多年过去了,很多英士大学师生曾经住过的民宅院落已经凋敝,而那段与英士大学师生一起生活的往事,在当地人记忆中却历久弥新。

  “每当饭点,学校里会有人抬着大桶的饭菜送过来。学生们在一楼大厅和院子里摆上桌凳用餐”,罗祖发老人出身于当地乡绅家庭,家里的大宅院,能够容纳20多桌人同时进餐,老人告诉我们,战时物资匮乏,学生们伙食非常单一,经常跟着时令吃竹笋、土豆、荠菜这些当地产的菜,有时甚至连粮食供应都非常紧张。不少学生家乡沦陷,与家人失去了联系,没有了经济来源,只靠政府微薄的救济金维持生活。

  英士大学师生跟随学校搬迁,历经动荡颠沛,这更加磨炼了学生们刻苦钻研、勇于探索的求学态度。据罗祖发老人回忆,每天早上天蒙蒙亮,会有统一的号角叫学生起床。教室主要借用罗、林、陈三姓祠堂和马仙宫。师生们将祠堂和庙宇内的殿堂用芦苇隔成小教室,书声琅琅,此起彼伏。由于没有煤油灯,学生们放学后回到农家,晚上只能点桐油灯看书。

  当时,有一大批学者、艺术家云集泰顺,如谢海燕、王佶、彭起等,他们都自愿应聘到英大。教授们热忱治学,除讲授所任课程外,还办起课外学堂。解放后,他们大多成为华东各大学学科带头人。

  在僻静的泰顺山区,英士大学师生们度过三个春秋,直至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喜讯传来。英士大学后又辗转温州城区、金华等地办学,新中国成立后,国立英士大学被并入浙江大学。

  泰顺,是英士大学落址时间最长的避难之地,抗战胜利前夕发展到四学院五专科,师生人数超千人。

寻访泰顺国立英士大学文脉

                                      寻找温州城市千年记忆——文脉之旅”走进泰顺深山古村来源:温州网
    廊桥、温泉、畲族,每当提及泰顺,人们总是离不开这几个话题,很少有人能够想到,这座交通闭塞、深处群山峻岭的小县城,曾经是抗日战争时期整个浙江乃至东南沿海的大学教育中心,显赫一时的国立英士大学就曾搬迁至此。

                                                 国立英士大学:抗日战争年代的教育功臣
   抗日战争时期,当日寇侵略中国的战火从东北渐渐向南侵蚀时,为保存中华民族教育精华免遭毁灭,华北及沿海许多大城市的高等学校纷纷合并、内迁,师生们历经流离颠沛,为挑起家国兴亡的重担,在艰苦的环境里坚守文脉的传承与延续。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3811月,初名为“省立浙江战时大学”开始筹备,为沿海战地的求学青年,在浙南开辟了一片学习的净土。19395月,为纪念辛亥革命先烈陈英士为国殉难,“战时大学”改名为“浙江省立英士大学”,当时英士大学的校徽图案就是取样于陈英士的铜像。
   然而,随着战势的愈演愈烈,英士大学的校址不得不一再搬迁,19433月,师生多达800余人的英士大学开始转迁至泰顺司前,并在4月改称“国立英士大学”。1945年,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师生们纷纷离校返乡,该年的11月,国立英士大学也随之再度迁校永嘉,后又转址金华,直至19498月,英士大学被金华军管会解散,这座战时大学终于在“暂时”的辉煌后不复存在。
    但是,历史永远不会抹去英士大学留下的赫赫功绩,人才辈出的英士大学不仅是昔日英士学子的回忆,更是今之国人都应该铭记的历史。而作为英士大学在搬迁动荡中落址时间最长的避难之地,自学校搬迁至此的3年多,泰顺在这段文化历史上又留下了怎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1018“寻找温州城市千年记忆——文脉之旅”来到泰顺县司前镇,在那大山深处,在那古村宅院里,聆听八旬老人回忆那段已鲜为人知的历史,寻觅历史未曾带走的印迹,倾听那烽火年代曾经响彻山谷的朗朗书声。
 
                         寻觅:散落古村民宅的英大文化
        193910月,英士大学在丽水正式开学,分校本部、工学院、医学院、农学院(松阳县)。1942年,日寇发动浙赣战役,自金华沿线南进,逼近丽水,英士大学被迫迁移,辗转于1943年迁到泰顺县司前镇。在司前和里光两地借用了祠堂、庙宇和民宅,工、农、医三个学院才得以恢复上课。
       “这里就是曾经的国立英式大学总部,学生们的日常生活和学习用品都是从这里发放的。”站在司前粮食管理所的大门口,前任泰顺县公路管理局局长董晓华向大家介绍说。 英士大学搬迁后,这里后来被改成了司前的粮食管理所,院内后来新建了粮仓和楼房,但一座3层高的土胚碉楼和一座老宅院有幸保留了下来。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司前粮食管理所内的碉楼古宅,曾是英士大学总部的总务处

    走进大门,董老师带着大家绕着土胚碉楼走了一圈,介绍说“这里当时是英士大学的总务处办公室,一楼办公,二楼三楼就是宿舍了。” 在碉楼的后面,有一个不到2宽、不到2高的石板门,董老师告诉大家这是当初的校门。然而昔日的“校门”如今也只剩下2根石柱和一根石梁伫立在那一个角落,和碉楼相映,向偶而过往的人们无声诉说着它曾经的荣耀。
   碉楼的前面,是一个古老的宅院,董老师告诉大家这里曾经是英士大学的仓库。尽管老房子经过多年风雨的洗礼和人为的改造后,已经破落不堪,但是偌大的院落与精致的做工,都能看出当时宅院主人的富贵。

   董老师随即说道:“这个宅院的主人曾经是司前村的一个乡长,是司前有名的大地主。英士大学曾经租用的民宅现在很多已经拆掉了,那时候,这附近所有的民宅都是住着学生的,一般都是一楼上课,二楼住宿。英士大学迁到泰顺的时候,师生多达800人,由于司前容不下那么大规模,又将部分学生搬至里光村。”

   里光是司前镇的一个小山村,村周围是连绵起伏的山冈,房子都是依山伴水而建,而中间的盆地则被村民开垦为农田,如今的里光古村依然还保持着淳朴的民风,并保留着很多老房子,而这些古宅大多数都曾住过英士大学的学生们。

   在董老师和里光村村长的带领下,寻访团走进了一座老宅,只见用石块垒起的围墙和铺就的院落以及木结构的房屋,依然保持着原汁原味。大家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板走上二楼,从二楼楼阁上眺望,便可看到一方水田,当时英大学子就是在这样宁静古朴的民宅里生活、学习。

   在楼梯口拐角处的一道门上,董老师指着一道贴在门上的字符兴奋地跟大家说:“大家看,这就是历史的见证啊!不过不要去碰它,一碰就掉了,掉了就可惜啦。”大家纷纷凑上前去对着字符仔细地观察起来,这道落灰的字符虽然已经破碎,但依然能够清晰地认出“国立英士大学学生第一宿舍”这几个字。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古宅二楼一房门上贴着“国立英士大学学生第一宿舍”的标贴

   1943年英士大学升格为国立大学后,农学院、医学院再加上一个新设立的法学院,改称国立英士大学,同时将原工学院划出,独立为国立北洋工学院,其名是继承了天津的北洋工学院(原北洋大学),设有土木工程系、机电工程系和化学工程系。

   北洋工学院成立后,因里光村面积小容纳不下两所学校,便迁往泰顺百丈镇,称为泰顺北洋工学院。然而因为修建水库,位于百丈镇对面山坡上的工学院遗址已经淹没在水下难觅踪迹了。

  聆听:八旬老人讲述记忆中的英士大学

   里光村村口有一棵150多岁的枫香树,树旁有一座六角凉亭,如今村里八十多岁的老人坐在凉亭里在一起闲谈时,还时常会回忆起那段与英士大学生一起居住的日子。

   89岁的老人罗祖法的记忆里,英士大学的学生们学习很刻苦,早上天朦朦亮就起床了,起床的时候会有人统一吹响军号。天冷的时候,老人会烧热水低价卖给学生,这对老人而言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学生们在一楼大厅和院子里摆上桌凳进行用餐,学校里会有人抬着大桶大桶的饭菜送过来。因为罗祖法老人家的宅院大,所以周边很多别的学生也都集体安排在他家用餐。然而,战时物资匮乏,小山村里更是少有鲜货,学生们伙食非常单一,经常是春季一日三餐都吃竹笋,夏季吃土豆,秋天吃荠菜。偶尔逢年过节,学校食堂杀一头牛和萝卜一起煮,但是分到每个学生的碗里就只剩下那么几粒了。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老人罗祖法(左二)向大家讲述他记忆中的英士大学,由于大家听不懂泰顺方言,董晓华(左一)做翻译.

   老人还回忆说,村里生活简单,娱乐活动很少,英士大学的到来,让小村里的氛围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同学们有拿着竹竿玩撑杆跳的,有打篮球的,还有组织跳水比赛的,这些都让村民们大开眼界。

   85岁的罗成邾老人回忆说,英士大学搬进来时,他还是个15岁的小木匠,当时在他家宅院住着一个教动物学的教授,一个鸡蛋打破了他都能拿出像放大镜、镊子等工具研究好久。“有一位老师,经常自己种菜吃的,有一次看到他种了西瓜,村里乡亲们看到都很好奇,当时大家都还没见过西瓜,他可以说是第一个把西瓜种植引进村里来的,哈哈哈!”老人笑着回忆到,“还有些学生到拿着画架画纸到山里画画,画的都很漂亮。我家当时住着30多个女学生,小的17岁,大的有48岁,他们有时候还用洋文演戏,我们去看过,但是都看不懂。”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85岁的罗成邾老人(右二)回忆英士大学

  85岁的陶蔡珠老人16岁嫁到里光村,第二年英士大学就搬进来了,老人告诉大家,当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村子里的时候,整个村子都欢腾了,大家燃起大火堆,把一箩筐一箩筐的鞭炮往火堆里倒,足足烧了一百多框的火炮来庆祝抗日战争的胜利。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85岁的陶蔡珠老人回忆英士大学(左二)

   不仅是这些年迈的老人还依稀记得英士大学昔日的点滴,通过口耳相传,如今的司前人,总会指着左溪村一座山的山头告诉外来游客这么一则故事:在19444月的一天,盟军和日本鬼子在浙南展开激战,一架盟军飞机在战后返航途中,不慎坠毁在司前镇左溪村芭蕉湾。美国飞行员奎英隶弃机跳伞,受伤降落在一棵4多高的大树上。

   看到飞机坠毁的村民们寻着轨迹找去,找到了身负重伤的奎英隶,然而由于语言不通,飞行员见到和日寇同为黄种人的中国村民,仍保持高度的警惕,立马拿出随身携带的枪。

   村民见状后,找来英士大学的大学生进行翻译,才使飞行员安心接受救助,飞行员奎英隶获救后,在司前与英士大学的师生们共同生活了三天,之后便被当局通过水陆护送辗转回国。“当年真的幸亏英式大学的这批学生在场,他们精通洋文又懂得医术,不然村民们遇到这种情况,真的是手足无措。”司前村村长说。

  余韵悠长:英大桃李遍天下与精神的延续

   在动荡的战争年代,泰顺这偏居一隅的小山村给了莘莘学子们一片相对安宁的生活与学习的净土,而这些知识丰富、眼界开阔的大学生也给这座山城带来了新生与活力。得知英士大学将搬迁到司前镇的时候,乡亲们纷纷奔走相告,小镇顿时沸腾了。

   对于泰顺而言,英士大学的到来给山城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繁荣,更是一次精神文化的洗礼,英大的师生曾举行的爱国抗日宣传、英勇反抗国民党暴行、捍卫人权等众多故事至今泰顺县的村民们被传为佳话。此外,英士迁来司前时,曾破格招收了19位司前的学生,对于这些学生而言,英士大学的到来可以说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英士大学前后办学103个月,建校时间虽然很短暂,却为民国36所国立大学之一,在日寇铁蹄下,校址一日三迁,但是始终弦歌不绝,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专业人才。该校各系人才辈出,遍布于工农业中、医卫界、经济界、政法界、教育界、科技界、文化艺术界,皆卓有成就、颇多建树。

   临近傍晚,文脉之旅寻访团终于结束一天的旅程,踏上归途。此时此刻,穿行在绵延群山间,大家心中无不充满对大山的敬意,正是这些险山的重重阻隔,日寇的炮火才没有侵袭泰顺这片 “桃花源”,才有了国立英士大学这段短暂而灿烂的历史。

    金晶/文 章魁波 张朋杰/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