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章 信仰

(2010-02-19 18:15:40)
标签:

觉知

信仰

激情的心智

分类: 翻译作品:《激情的心智》

第一章               信仰

我们的思想作为——包括我们的行为方式,我们如何与人交往,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我们如何看待世界等等——大多取决于我们的信仰(belief)。但是相信某种东西—— 一个人、一种哲学、一套思想体系、一种宗教、或者一种经济体制——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我们在这里将要探讨的不是某种信仰的对与错,好与坏,或者对生命有益还是有损的问题;我们想弄明白的是,有信仰意味着什么。我想要大家来看看信仰的整个构造:这也是打开探求思想本质的钥匙。

 

人对每一件事都具有某种信仰和看法。那么,这对于这个人的整个内心的觉知力(awareness)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有信仰的态度,确切地说,意味着什么呢?让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来观察一下。

 

当一个人有了某种信仰,持信仰的态度时,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信仰意味着自己的认识不是亲身经历的第一手的认识。如果一个人对某个事物有着深入直接地理解时,便不存在是否相信某种说法的问题。笔者以为,通过观察——内观——我们能够看到这二者之间的区别,分辨出自己是否在持有某种信仰。

 

执著于任何信仰,无论关于什么的信仰,都是暴力的——这包括外在的和内心的暴力。让我们来看看这是怎样一回事。

 

一个人在世间行走,会遇到许多不同信仰之间无休止的相互争斗,不断地为赢得我们的倾心而竞争。如果你对某件事有了信仰,而当这个信仰被另一种信仰攻击时——另一种思想体系、哲学、宗教、另一种主义”——你会怎样做?你会不自觉地捍卫它,难道不是吗?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来看看你是怎样做的。不管你是公开地用言语捍卫你的信仰,还是在一边默默地为自己的信仰辩护——你终归是在捍卫你的信仰。在受到攻击时自动地保卫自己,是信仰的心理构成的一部分。

 

捍卫与攻击有区别吗?捍卫一种信仰就是攻击另一种的信仰。整个信仰的过程总离不开捍卫和攻击——不可避免。你可以从自己身上观察到这一点。我对你是否相信我并不感兴趣,我仅仅希望你自己去观察。在世间穿梭于各种关系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人攻击你的某个信仰。那时,观察你自己如何立即起身捍卫。由此产生的是暴力,真实的暴力,内心的暴力。你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绷紧:身体的僵硬,腑脏的收缩,说话语调的改变,肾上腺素分泌加快,这都是抵抗中出击的反应。所以,一旦有了信仰,就一定会有暴力,内心的暴力。而且,内在的暴力和外在的暴力其实并没有区别。每一个人的影像(image)都折射到整个世界,如果我内心存有暴力,它将在世界上显现出来。我们只要向周围望一望便可知晓。这种表现是随处可见的。

 

相反的,如果对某件事物有亲身的经验,第一手的了解,这种理解远远超过理智的认识,它是内在的,而不是第二手得来的,这时我们会有完全不同的反应。比如说,如果有人告诉我地球是平的,我会回答说它实际上是圆的,如果他坚持说地球是平的,我会猜想这个人是否在愚弄我,或者有某种心理上的怪癖,或者他有病不正常。你可以从自己身上观察到,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内心并没有想要捍卫自己的心理冲动。因为这是你已知的东西。诚然,地球是圆的这个事实,也可能是你从书本上,或者常识中获得的,虽然是二手的知识,但成为了坚信不疑的事实。这种情况下,你仍然可以找到心里的某种想要捍卫的冲动在作用着。也有些信仰令人如此深信不疑,根深蒂固,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没有要捍卫它的冲动。比如,一个人如果相信信仰是暴力的,他可能会努力地不去捍卫自己的信仰,以此来向自己证明,这根本不是信仰。但是我们的身体不是那么容易自欺的。紧张,腺体的改变,努力不去捍卫的本身,都是捍卫的迹象。

 

如果你的深入理解并非以他人的言论为基础,你的内心就没有必须捍卫自己的冲动。要识别出你的信仰,你必须仔细地观察自己,因为捍卫是无意识的。一旦遭到攻击,你会马上进行抵御,不是公然地揍那人的鼻子(或者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用言语攻击,或者暗自地用言语去攻击——这些反应都是暴力的。你可以在生活中的大事小事中观察到这一点:从你对待不同的人际关系的方式,与你的朋友或家人的关系中,从任何关系中。

 

你知道吗,世间所有的暴力都是以信仰的名义实施的——每一丁点儿,都是打着真理、美、善、正义这些非常非常高调子的幌子做下的。了解暴力在自己身上是如何作用的是觉知(awareness)的精华。当然,观察它并不是一定要驱除它。我了解信仰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我宣称我必须把它们驱除掉,因为我不是一个暴力的人,我想成为一个非暴力的人。信仰使我暴力,所以我不想有信仰。我需要远离信仰,因为我想成为一个非暴力的人。但是这依旧是信仰,只不过是认为我应该是非暴力的信仰。试图驱赶信仰,同样的,也是在逃避你自己,逃避的基础是另一个信仰——这将产生更多的暴力。

 

笔者在告诉你有信仰就是暴力的,但是如果你相信了,因而试图摒弃你的信仰的话,你依然纠缠于信仰之中。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这是我们要在这里讨论的问题之一。怎么办的问题。你看,我明白了自己有信仰的事实。我懂得信仰引发暴力。我懂得了自己希望改变这个事实的任何努力仍旧出自于信仰——例如,我应该是非暴力的信仰。我看到这样的努力是怎样衍生出更多暴力的。我该怎么办?

 

我是不是用一个我更容易接受的信仰去代替我现有的信仰呢?当我认识到信仰的整个构成时,我就知道这不是哪个信仰更可以接受的问题,因为信仰的最本质的特点就是,我反复地灌输给自己的那些信仰都是我可以认同的。我常常以好的信仰和坏的信仰去思考问题,把信仰归为有益于我发展的信仰和无益于我的信仰。我们谈论的不是这些,而是信仰的构成,对所有信仰的理解。理解了信仰,能够看到它如何带来暴力——信仰即是暴力。这与具体某个信仰的性质无关。譬如:我可以信仰人类应该是非暴力的。这是一个好的信仰,有益的信仰。但是任何信仰,即使是非暴力的信仰,所巩固的却恰恰是我们在努力祛除的——暴力。有些地方的人不捕杀老鼠,因为他们信仰非暴力的生活方式。因为崇尚所有生命的神圣性,老鼠得以自由地满街乱串,甚至吃掉幼小的孩子——这确实发生过。这样,以非暴力的名义制造了更大的暴力,是所有信仰的共同之处。

 

理解信仰是很必要的,这不是针对哪个个别的信仰,是指所有的信仰的构成。信仰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它是通过强化条件反射 (conditioning)灌输给你的。其中利用了你的希望,恐惧和欲望。我们都倾向于让我们高兴的事物;而避开让我们不愉快的。因此,我们会试图采纳那些让自己舒服的信仰,而摒弃那些让自己不痛快的信仰。我不是说你应不应该这样做;笔者对应不应该做什么不感兴趣。我们在探讨信仰的实相,以及它是如何作用的。明白了信仰是怎样起作用的,从那些表面上会使我高兴的信仰中,也可以看到蕴藏在其中的暴力,看到它们是如何使事物失去活力,如何封闭了我,使我不能够看到世界,不能够充满活力地生活。如果我对某件事有了信仰,也就意味着我不会再对它进行探询。我以信仰代替了亲身的经历,这样做是麻木地按习惯行事。它使我僵硬和乏味。去观察这些——真正地去观察它——将带来变动。稍后我们会讨论这种变动的性质。

 

信仰的本质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一种观察事物实相的方式——不是我希望成为什么,不是别人告诉我该做的什么不该做什么,或者权威们是怎么说的——而是一种观察事物实相的方式。

 

如果我只想看到我想看到的,那么我不看也罢。如果我希望理解任何的事物——一朵花、一个孩子、任何事物——那么我必须观察它,我必须仔细地看着它。如果我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对某件事现状的不满,试图改变它,试图改善它,那么我都不是在观察它。如果我所做的是试图去操纵某件事,我就不是在审视事情的真相,无论是什么事。这也适用于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如果你真正地希望了解你是什么,你如何作用,你必须观察自己。如果你试图变得更好,改变自己,你就不是在观察自己了。可事实上,我的确希望变得更好;我想要改变,向高处发展,有更强的悟性力,精神上更崇高,更成功,实现自我。所以,我的实相之一,就是不断地在试图改变自己。但是,我可以观察这一事实,并且认识到不断地在试图改变自我是怎么回事——我这样做不是试图改变我在试图改变自己的这个事实。我可以观察到,试图改变自己的努力源于我认为自己应该与现状不同的观点,这些观点就是强化灌输给我的信仰,所以,任何需要通过努力才能达成的改变都源于信仰,也就是暴力。如果我观察自己总是希望变得不一样这个事实,我会开始看到其中的变动,真正看到我自己。所有这一切存在于思维之中。思维在说我应该更好些。难道不是思维在这么说吗?是什么在试图改变我?难道不是思维,总是认为我应该与现实中的自己不同的思想吗?这也是我们将非常深入地探索的问题之一。

 

了解信仰的整个构成,就是认识一种全然不同的观察的方式,它只与了解事物的实相有关,因为了解事物的实相本身即是鲜活的觉知(awareness)。觉知就是与事物实相的直接的关联。

 

问:你告诉我们的是你知道的吗?

答:我不在告诉你任何事。我在跟你讨论一种观看你自己的方式。一种观察的方式。它不属于我;它不是谁的所属物或者发明。它只是它。你需要做的只是去看。你可以观察信仰的构成,你只能在日常的生活中这样做。你可以观察你如何同他人打交道。当你的某个信仰受到攻击时,你可以观看你是如何反应的,只有那时你才能了解到。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拥有信仰,无数的信仰,大大小小的关于这个那个的信仰,它们都是习惯的结果,都是非常没有活力,非常乏味的东西。要了解这些,你必须观察它们。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去做。

 

问:你是说如果你对自己看到的事情不满意,因而努力去改变它,你就是在制造暴力吗?如果不这样做,变革怎样才能发生呢?

:首先,你所说的对自己看到的不满,已经在表明你并没有真正地在观察,而是在评判,在赋予它一个价值。这是你的思想或者头脑在讲它应该是这样或那样的,这就是信仰,这也说明你并不在观看。变革如何产生?从哪里得到助力?变革只有一个来源——你自己。你可以观察自己生活中的矛盾。我观察我的信仰。我观察到我不喜欢我的信仰,并且试图摒弃它的这个事实。我观察这一系列的思想过程制造了矛盾的这一事实。但是,我常常并不为了观察而观察,而是为了改变去观察。我以试图改变自己的眼光去观察自己。为什么我们想改变,这也是我们后面将要涉及的一个问题。我们认为有一种更佳的存在方式。它具体是怎样的方式,却总是一个朦胧的不断变化的概念,然而我们却不停地追逐着这个概念。观察你自己,不是分析自我,也不是自省。我们总觉得,观察是把已经发生的事重新整理过,分析它,掰开来揉碎了分析它。其实这根本不是观察。观察与此截然不同!如果矛盾存在即存在;我越试图消除矛盾,创造出的矛盾就越多。我们在后面会看到矛盾和信仰总是纠缠在一起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