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激情的心智》 作者序、引言

(2010-02-19 18:12:23)
标签:

the

passionate

mind

joel

kramer

分类: 翻译作品:《激情的心智》

作者序


这本书代表了我许多年来谈到过的生活中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是我部分公开讲座记录整理后的合集。也是我内在探寻的表达。

读者或许会感到本书在行文修辞上过于简洁朴素。文章口语对话的表达形式可能在开始阅读的时候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困难在于我试图用语言文字表述的这些方面的东西,本质上是非语言的。因此语言的准确性是我行文最主要的考虑。虽然这样的表达方式初看起来有些奇怪,我觉得其中却有一种直接和坦率,是每一个真正想探索他或她自己本性的人所能够看到的。


   

 

我们的讲座最理想的形式,是通过大家共同的讨论,通过你与我之间的对话——而不是我一个人的独白——共同审视人最重要的本性。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真正地看到自己的实相。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对一个人应该或必须如何如何有许多理念;我们对于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有许多愿望。这些理念和愿望都像云雾一样挡住了我们的视线,使得我们很难看到自己的实相。在我们能够接触到自己之前,我们不可能看清任何旁的事物。

不管是瑜伽(yoga),冥想(meditation),还是高体能的运动,灵修,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的焦点都在于,让心智安静下来(quieting of mind),让思维安静下来,让这个电脑般的智力思维过程完全安静下来。自然,有很多人会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被强化的条件反射(conditioned)让我们不停地思考,我们接受的教育和训练使我们的心智活跃,繁忙,极具比较意识和竞争意识。而且,我们的智能思维过程越敏捷越聪明,社会给予我们的奖励和报酬就越多。但是冥想(meditation)的本质却恰恰是让所有这些思维过程安静下来——让人拥有一种内在的静寂。

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看清让思维安静下来的意义何在,我们首先要完整地了解思维是怎样的一个东西。要了解冥想为何是一种超越寻常的存在方式(a way of living),我们首先要去完整地审视思维完整的本质。这就是我们将要一起探询的。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审视(look at)自己。如果对于你来说,我只是另外一个权威(authority),那么你就不会真正地审视自己。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权威。这个人这么说,那个人那么说,而第三个人则会说:“不要按照那些人所说的去做,只有我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因而你要按我的说法去做”;类似的权威不计其数。我从信赖一个权威转向信赖另一个权威,他们都让我听他们的。我应该怎样做呢?这个人这么说,那个人又那么说。我每到一处所听到的都不相同。我会怎样做呢?我会到处寻找,直到我找到一个人,这个人说的是我喜欢听的,于是我就听他的。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学习(learning)或者成长的过程,诚然,这其实根本不是学习。

我们将要一起彻底地废除权威,只有当我们不需要任何权威时,我们才能成为自己的权威——自己的灵感。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你首先必须接受自己。你首先必须了解自己,而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审视自己。我希望我们将一起——审视自我。

(你在这本书中读到的)所有的词句至多可以成为一面镜子——一面让你可以看见自己的镜子。这些词句并不是它们所代表的事物。只要是字词,就总会有不足不当之处,它们永远只能是抽象的概念。鉴于语言的这个性质,真正的交流确实是极为不易的。用任何字词来举例,譬如“猫”这个很平常的名词。你知道词的本身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这并不费解。哲学上,抽象意味着不能够完全地代表。如果我说“这里有一只猫”,我没有说明这只猫是黑的还是白的,公的还是母的,小猫还是老猫,有着棕色的还是蓝色的眼睛,长毛还是短毛,等等列举不完的特征——例如它在房间的什么位置,它与我的关系,它的脾气等等。如果我试图用文字的符号来形容这只猫的活灵活现,用文字来完整地代替这只猫,我将不得不无止尽地表述下去,这个活物并不是这个词。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总是在运动中,总是在改变。如果我在猫这个词的前面串上无数的形容词(当然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得到的仍然只是一堆字和词,而不是一只活生生的猫。然而,我们在讲座中只能使用语言,我们试图通过语言进行交流。我在这里所谈论的,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用语言来表达的。但是,我们只能以语言为介质相互交流。因此,我们在交谈中应该保持“文字并非它所表达的事物”的认识。如果我们非常注意,非常理智,我们可以看到以这个符号——语言——所进行交流的局限性。看到这一点会帮助我们接触到思想的本质和局限性,因为思想是以符号的形式进行的。

思维向它自己保证,它是没有局限性的,它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它所需要的只是正确的结构(structure),规则(formula)或者体系(system)。然而有些性质的问题思维是无法解决的。我们将一起来审视一些只有不受思想束缚的智慧才有能力对付的问题。

冥想的目的是让心智(mind)这台电脑安静下来,让我们的智力和语言过程安静下来。但是一个在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在寻求平静的心智却必定是非常活跃和忙碌的。我们也将审视“思维是否能使它自己安静下来”这个问题。这也是冥想的问题或者说矛盾点(paradoxes)之一。

进行这种讨论最大的障碍在于,真正的聆听是很困难的,不论讲话的人是我还是其他任何人。通常当我们认为自己在聆听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把听到的词句翻译成我们懂得的或熟悉的事情,然后对其加以评判,或同意或不同意。如果别人讲的话与我们的思想结构,我们的信仰相符,与我们容易接受的或已知的一致,我们就认为讲话的人是个智者,并同意他讲的话。如果他的话不能取悦我们,与我们的思想结构和信仰不符,没有给我们带来愉悦的感觉(pleasure),那么,他就不是一个智者,我们也不同意他的说法。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做的,却仍然把这叫做聆听。如果我们一直在忙着做“同意还是不同意”的决定,那么我们就不是在聆听,因为真正的聆听必须具备开放的心智和纯真;只有能够将旧的想法放在一边,新鲜的东西才有可能进来。如果你忙着做“同意还是不同意”的决定(你可以在听的同时关注你自己是否在这样做),那么你所做的便不是聆听,新鲜的事物将不会被接纳,成长与学习将失去源泉。我相信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将要谈到的内容以及谈话的方式,都是我们以往没有经历过的。我在意的不是你们是否同意我的想法。我在意的是:你能够观察你自己。让这些词句成为你观察自己的镜子。简单的同意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希望你真正地聆听我所说的话,然后,也许能够做出你自己的决定,我所说的,对你来讲,是否正确。不过你首先必须聆听,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开放,纯真,和激情的心智(passionate mind)。真正的激情只有在一个人放弃(abandonment)自我的时候才能够产生。只有在这样的激情中,才会有一种特别的专注力(attention),而这种专注力对于学习是极为重要的。你必须真正地想要清晰地看到(在这里它指的是看清自我),丝毫不陷入简单地同意或者不同意的思维。因为只要你一说出“我已经知道了”,成长也就到此结束了。

交流中存在着另一个问题。交流的存在需要一种共同参与、彼此连接的感觉,一种在一起共同探索的感觉。当支配(dominance)和服从(submission)存在的时候,交流就不可能发生。就其本质而言,主宰和服从减损了交流的能量。我为什么要试图去支配你?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做我希望你做的事情,为了让我自己高兴,让我自己有优越感,或者为了摆布你,让你按照我的愿望去行事。我为什么要服从于你?只有当你拥有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时,我才会服从你。也许我这样做是出于恐惧,也就是说,有我想从你或者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一种经历或者其它什么;我服从你,也是为了控制你,从而得到我想要得到的。

如果你认真地审视支配和服从的本性,你会发现它们并不是对立的,而是有着不同掩饰的同一样东西。两者都被用来实现对他人的控制。真正的交流并不是简单的肤浅的对词语的字面理解,真正的交流只有在双方感到平等时才会实现。只有感到平等时,我们才能够投入整个身心,去探索那些我们生活中显示出来的较深刻的问题。无论是主宰或是服从,都离不开充当权威或者服从权威,都将毫无疑问地阻断学习的路径。

我们大多数人都在间接地活着。我们是什么,我们相信什么,我们在这世上生存的方式等等,都是第二手得来的,是从书本和其他的权威那里,从我们所受的训练中,从别人传授给我们的经历中得到的。因此,我们实质上在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重演过去,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别人说了什么,或是伟大的智者说了什么,其实都不重要。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伟大的或者有智慧的;我们设想他们是,因为某人是这样告诉我们的,或者我们读的一本书上是这样讲的。关心这类的事情的时候,便没有在自观。

完全废除权威是很困难的,因为它把人置于一种极为恐惧的位置。那里没有任何可以让你依靠的支撑物。但是真正的学习不是简单的积累知识,也不是机械地重复被称为知识的东西,除非我们完全摆脱权威地去生活,真正的学习将不可能存在。

在这些讲座中,我们将审视生活中的许多根本问题——许多生活在当今世界的人所面对的十分重要的问题。与我们读到或听到的恰恰相反,冥想并不是要你与世隔绝。冥想是一种非常深入的入世的生活方式。我们将审视在当今世界做一个人意味着什么。为此,我们将审视一些所谓长久的困扰:快乐与痛苦、信仰与自由、各种悲哀、恐惧和欲望、矛盾、时间与死亡、爱、性。我们即世界,这些显示在世界上的问题,同样也显示在我们身上。要解决世界的问题,首先要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每日生活中的问题。

有人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这样做有意义吗?”我们大家都感到时间紧迫的巨大压力。这个关于觉知(awareness)的问题,难道不是非常以自我为中心(self-centered)的吗,不是在躲避进“小我”之中吗?为什么要如此以自我为中心呢?世界和社会正处于瓦解之中。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正在逐渐变得不适宜人类居住(uninhabitable)。生态的问题,城市人口过剩的问题,暴力、穷困、战争的问题,这样那样的悲哀——生活在当今世界的各种棘手的问题,我相信对于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显而易见的。那么,这样的自我探究(self-inquiry)对于解答这些问题有意义吗?

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源自于人,人若是不变,问题亦无法改变。只有当人类有实质性的改变时,这些问题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答;这些问题已经积聚了几个世纪,现在看来就要达到危机的关头了。当我们审视进化的本质时,我相信我们会发现,我们在讲座中所做的探寻,关系到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问题,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这意味着我们要能够共同生存。旧的社会秩序已经失效,旧的方式正在逐渐瓦解,然而新的可行的方式还没有涌现出来。现在有很多被称为新生活方式的实验。然而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还没有产生。原因是,这些问题完全是人的问题,除非人的心智(mind)和心灵(heart)的基本结构有实质性的改变,这些问题也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表面的问题仅仅是内心本性的表现。世界的问题是由人制造出来的,它们是人的表现。世界的贪婪就是我的贪婪的表现。世界的暴力就是我的暴力的表现。除非我能够改变,这些都不会改变。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普通的人,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有没有可能与他自己达成共识,从而整个人类能够逐一地、视其为己任地(因为所有这些问题都关系到每一个人)接受在这样非常的动荡的年代里生存的挑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激情的心智
后一篇:第一章 信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激情的心智
    后一篇 >第一章 信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