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坼
王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168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小伙伴们2

(2015-02-23 23:57:41)
标签:

杂谈

15
如果友情在时间中淡去了,那根本就称不上友情。
我不喜欢讨论“谁才算得上朋友,兄弟”,好像其他人都是狗屁,但照样有过的就不算了吗,我想最好把时间分成段,每个段里都有一些人,和一些故事。
喜欢的人也一样,也不能因为过去了,好像就过去了,回忆流淌在血液里,除非失忆。
从初中到高中,交过很多好朋友,以前我经常去联系,包括网络上认识的,但如今我算是明白了,联系的速度跟不上,干脆很少联系,甚至不联系。
同学也是,亲戚也是,聊的越来越少,有时候不想说话,和好朋友会偶尔聊聊最近听到的好听的歌和看过的好看的电影,我想这也就够了,毕竟大家都忙了,时间不如在学校里那么多,琐碎的更想拿来休息一下,刷新一下微博,看点实时新闻,常在线的QQ反而成了最少动用的工具吧,聊天的对象大多是为了业务,为了某件事,偶尔的找个人倾诉下,偶尔看着某个头像,发一会呆,或者又把某个成了摆设的好友删除。
事情就是这样。
高中上了两年,一年高一,复读一年,所以上了两年高一,那时候有很多人,我记得,可是好像又忘记,脑子一天一天忘记时间轴上的人,所幸有一些我还记得,或者在翻开同学录的时候,豁然开朗——那个人曾经对我说过“你这么害羞怎么找到女朋友”,那个人曾经对我说过“我喜欢你”,但好像又在回想的时候成了幻觉,所有的都是幻觉,这一场梦说不准忽然醒来,看到的不过是白惨惨的天花板。
高一,先是在10班,那时候我认识了如今依然保持联系的方罕,当时的关系可能算不上要好的朋友,只是同学,他穿着一个非常前卫的牛仔裤,膝盖的地方很破,用针缝了很多针,我一笑,他便不爽,说我笑什么,后来做了同位,在某个晚自习吃口香糖被班主任活捉,罚我们给班级里的每个人买一个口香糖,我记得方罕给我五块钱,剩下来叫我解决,这事也不晓得为什么,一直记得很清楚,我去商店,买了几十个,如果买大大,钱不够,所以我买的都是便宜货,唯独给自己喜欢的人买了大大,名字尚且记得,在这里就不说了。
方罕走了艺术的道路,学习绘画,但他玩游戏的时间要比画画多出许多,或许艺术家本就是这样,先颓废,再奋发吧。
还有李青革,孙波,唐军,放雨晴,时精成,杨海东,李凯强,赵伟,赵欣然,等等,這些人中如果忘了一个,故事就多出一个缺口。
李青革和我家住的近,所以我们几乎每天约好时间一同去学校,我们都买了车,我人生中的第一辆山地车也是那个时候买的,当时我还不会骑车。
买车的下午,我找到王悦峰,小鱼好像也在,我在体育场围墙外的路上练习,当学习的时候,手抓的特别紧,生怕摔倒,王悦峰还对我进行辅导,说腿不要外八,不然以后骑车会很难看,想如今骑着公路车,速度可以提到58码,想人生的老师是现在的好朋友疯子,可能疯子也想不到吧,哈哈。
第二天就和李青革上路了,我在十字路口那里撞到一位收破烂老头的板车,对于变速也是慢慢才懂,车子很快成为杨海东打游戏的道路,我被载在横梁上(准确说是斜着的),往学校冲,杨海东玩三国很厉害,拳皇2002很厉害,97是方罕的最爱,连招是他当时的追求。
而我,真的没有太喜欢的东西,拳皇很好看,可惜我的技术永远在新手之列,我觉得三国很精彩,可惜永远打不过关卡,97和2002更是玩不好。
而如今,或许都在lol了吧,我还是不太喜欢玩游戏,什么都玩不好。
对了,疯子的飞车很厉害,是我崇拜的偶像。
快十二点了,猫睡了,我也差不多该上床去了,这一篇就写到这里,写的有点少,后面的,再续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随感
后一篇:没有故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随感
    后一篇 >没有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