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坼
王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168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999

(2015-02-14 00:23:34)
标签:

杂谈


1999年,我七岁,平头,一米多点,内向,不和陌生人说话,我经常走的一条小路,盘踞我许多梦,直到我去了别的地方,那个地方才从我的梦里淡去。
小时候,我崇拜过一个边骑车边吃包子的路人某,我只见过那人一眼,这件事烙印我了多年,即使蒙尘也没忘掉,等我也可以放开手,崇拜就降为了零。
1999年,我还小,字能认识一面纸,号只记得119,却从未拨过,不乱跑陌生地,不乱吃陌生糖,只有一次上了当,差点被拐走,那时候和猫和狗没区别,分不出好人和坏蛋。
那次应该被我妈打过,因为再没有发生这种事。
打是小时候我妈和我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已记不清我妈是从哪年哪天起不再打我。
被打的感觉不亚于被追杀,逃也逃不了的那种亡命家附近。
1999年,路很宽,楼很高,河很深,我本将腿跨沟渠,无奈沟渠扯我蛋,步子小,迈不开,裤子也不是一生中最前卫的开裆裤,所以容易扯到蛋。
1999年,我还叫王超,或者是王超,又或许是王超,我使劲一想,可能叫王超,但喊多了,就分不清是谁了,我一直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所以我给我改了一个名字——王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