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坼
王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206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止痛药

(2012-05-14 21:32:59)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序言
我发现自己把以前写的很多东西都放在了博客上,这或许是因为以前一直没有家,现在终于找到了归处一样。
写《止痛药》是源于一个网友的网名,而认识我的人却种种猜测,问我是不是失恋了或者受了什么伤,这是去年写的,后来发在榕树下,可惜忘了帐号,昨日无意中尝试搜索,居然被我找到,可惜再也没有登录的权利。
所以,这里就不做修改了,以前写东西特别不喜欢对话中出现上引号和下引号,因为我觉得会影响美感,但是我忽略了阅读的读感。
《止痛药》最初没有第二章,在第一章便搁了浅,或者是因为我想写成一个中篇的缘故吧。
好了,序言就写这么多。

第一章
自从阿鸣有了女朋友,他出现在课堂的次数便呈直线下降,成绩更是降的厉害,直逼九十度。
由于我和阿鸣是同位,班主任总是找我问原因,我胡乱编造理由,第一次说他头疼,第二次说他肚子疼,所幸人体器官不少,加上班主任信仰佛教,自己不打诳语,觉得我们学生说的也尽是真话,所以每一次都被我糊弄过去。
我不止一次劝说阿鸣,好歹也去上几天课,你的器官越来越少了。
阿鸣不假思索地说,你不懂,这叫为爱付出,就算只剩下两颗蛋,我也要奋不顾身。
听完这话,我彻底明白了,爱情盛产傻瓜,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去劝说一个傻瓜,自己也很傻。
为了防止自己变傻,我以阿鸣为戒,把恋爱当作禁忌。
就这样,一个月很快过去。
阿鸣说,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吧。
阿鸣说,武功都讲究要双剑合壁,才更具威力,你一个人怎么行?
我说,那独孤求败怎么说?
阿鸣说,是个例外,而且你仔细想,只听说独孤求败,没听过双剑合壁求败,说明什么呢一一说明没人陪,一个人只好孤独终生,连个对手都没。
我打断阿鸣的话,说,不和你瞎说。
阿鸣,我没有瞎,怎么会是瞎说呢?
说完,一名眼睛男冲进寝室,指着阿鸣大吼一声,老大,就是他!
跟着进来一位体格健壮的学生,不给阿鸣开口的机会就挥了两拳。
阿鸣被打得眼睁不开,闭着眼扶着床沿,想到刚才的对话里的瞎说,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真了。
我忙问,你们怎么随便打人?
眼睛男说,随便?你觉得这是随便吗?
我心想,也对,随便的话说不定我也被打了。
我拉着阿鸣说,那你们怎么打他?
眼睛男说,这小子竟然当众敢写情书给我老大女朋友。
我松开手,对阿鸣进行思想教育,阿鸣,你都有了楚楚,哎,还想脚踏两只船……
那壮男一听到两只船,气愤无比,上来又给了阿鸣一拳。
阿鸣暂时盲了双眼,失去方向,屁股对着他们,大声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眼睛男说,还想狡辩,去你的!
骂完一脚把阿鸣踢趴下。
我想,再这么发展下去,阿鸣说不定没等眼睁开,就被踢残了,开口说,别踢了,让他解释。
眼睛男说,解释个屁,眼见为实。
阿鸣爬起来,只说了一句话,那封情书是我叫她同学递给她,没想到会这样。
对方老大除了动手外,始终保持沉默,有种高手的风范,后来才知道,这位高手是个哑巴,难怪打人都不怎么出声,本以为是练气功的,真相竟然是出不了声。
高手蹲下身把阿鸣扶起来,眼睛男不再支声。
第二天,阿鸣去了久别的学校,班主任一把地握住他的双手,对我们说,同学们,你们要以阿鸣为榜样知道吗?你看他病的这么重还坚持来学校,你们要以他为荣知道吗?
有人在桌子下面偷笑,白痴都能看出来那是被打的,班主任真是连白痴也不如。
阿鸣养伤的时间里,在爱情再度受伤。
在楚楚和阿鸣提出要分手的那天,我感觉四周的空气格外密集,压得我喘不气来。
我想,这对阿鸣来说真是一记重大的打击,身体刚刚受过伤害,还没痊愈不说,心也要随之受创,回忆起阿鸣说过的双剑合壁,我感慨万千。
从此阿鸣掉在失恋的阴影里,整天一言不发,外人看来以为在他沉思,其实是失去了活力,像细胞一样,等待着下一次的新陈代谢。

第二章
阿鸣就这样沉默很久,我也只好沉默,有时候我觉得我和阿鸣就像一双手,只有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发出很多声音,有节奏的,或是杂乱无章的,可是现在其中一只手受伤了,另一只手的我也只有安静不动地期待他痊愈。
安静有时让我觉得自己濒临死亡,奇怪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阿鸣整整一个月没有和我说话,我不知道怎样打破沉默,去安慰他,我一度希望时间可以治愈阿鸣,可是阿鸣像患了重病似的,在没有找到解药之前,只会一味的病情加重。
时间匆匆而过,四月的第一天,阿鸣突然消失了,他在我的没有看完的小说第十七页夹了两封信,一封是给楚楚的,一封是给我的。
当晚寻问到楚楚所在的班级,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收拾书包。
我敲了敲桌子,她抬起头。
她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收拾。
我把信轻轻地扔在楚楚的课桌上,掉头就走,我什么也没有说,连一句“阿鸣给你的”也没有说,因为我知道,我不必说什麽,要说的阿鸣在信里一定说的很清楚。
看完信,我多麽希望这不是结局。

                                                                                        2011-06-1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梦醒一刻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梦醒一刻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