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驴屎蛋
驴屎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207
  • 关注人气: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京报》垃圾焚烧专题报道之三——2月23日

(2010-02-23 18:18:08)
标签:

杂谈

赴日问计垃圾处理问题
坦言民众对考察关注度高,垃圾处理专家王维平称“不是PK之旅”;还将去澳门考察

《新京报》垃圾焚烧专题报道之三——2月23日
昨日,市民代表“驴屎蛋”和垃圾处理专家王维平(左)一起走向候机楼。本报记者 浦峰 摄
《新京报》垃圾焚烧专题报道之三——2月23日
昨日,首都机场,受邀访日居民代表“驴屎蛋”(左一)和市市政市容委副总工程师、垃圾处理专家王维平(左二)一起走向候机楼。当日,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官员、专家、市民代表及媒体记者一行,赴日本考察垃圾处理的新技术。本报记者 浦峰 摄

■ “垃圾焚烧厂反对者获邀赴日考察”追踪
 
 本报讯 (记者李天宇)昨日早晨,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官员、专家、市民代表“驴屎蛋”(网名)及媒体记者一行7人,登上了前往日本东京的飞机,赴日考察垃圾处理的新技术。登机前,考察团中一名官员坦言,民众对此次考察的关注度非常高,市政市容委的压力很大。
 
 每天至少去两个地方
 
 昨日6时30分许,考察团在北京机场T3航站楼4楼集合。此次考察一行7人,包括三位市市政市容委官员、一位专家、一位市民代表和两名媒体记者。一名市市政市容委官员称,本次考察为期10天,主要考察城市是东京,期间可能去横滨、福冈等城市探访,考察末期再转赴澳门。“行程安排比较紧凑,每天至少要去两个地方。”一位官员说。
 
 对于此次考察,民众主要担心两方面。一是考察只有10天,能否有足够多的收获;二是担心考察是泛泛而看,走马观花。
 
 “不是PK之旅”
 
 对此,两位市市政市容委官员表示,考察不会就只有这一次,以后会以同样的方式加强学习。“我们不断跟日方沟通,要求提供更多的考察条件,从垃圾的产生、投放、运输和处理等环节,了解更多的信息。”一位官员坦言,本次考察民众的关注度非常高,市市政市容委的压力很大。
 
 本次随行的北京市政府参事、市市政市容委副总工程师、垃圾处理的专家王维平说,本次考察是合作、探索之旅,而不是PK之旅。以前在国内的很多职责、误解和对抗,无补于解决问题。王维平说,东京他经常去,自己在日本生活多年,能用日语讲课,所以和日方沟通起来不成问题。
 
 “驴屎蛋”私会日本专家
 
 “到那先有点‘私事儿’要办。”昨日早晨,“驴屎蛋”在机场透露。他称,到东京约4小时,之后考察团会稍作休整,预计当天不会有什么行程安排。他所说的“私事儿”,是他通过北大的同学联系了几位日本垃圾处理方面的专业人士。晚上,“驴屎蛋”可能会请他们座谈。
 
 ■ 回应
 
 “驴屎蛋”:我不是被招安了
 
 接受政府邀请赴日考察,“驴屎蛋”是唯一的市民代表。此前,外地也有一些地方政府邀请市民参与,看焚烧厂等,结果被反建的专家和网友称为“被收买的市民”。有人表示担心,“驴屎蛋”会不会也被政府“招安”?对此,“驴屎蛋”表示,他不是被招安了。
 
 “驴屎蛋”称,他此前是挑头的,是坚决反对焚烧的,如果政府要作秀,不会找这样一个人,所以这一点在自己的团队没有人怀疑,“收买谁也不会收买我。”
 
 他认为,对抗不是目的,对抗之后还是要合作的,只有在合作情况下才能解决问题,现在是机会和政府坐下来谈了。 本报记者 李立强
 
 ■ 说法
 
 应多用听证会等立法程序
 
 专家提醒不能走过场,要了解真实情况
 
 针对北京市市政市容委邀请“垃圾焚烧厂反对市民”赴日本考察垃圾处理新技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及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吴江皆持肯定意见,但同时指出应当更多采用听证会等立法程序。
 
 毛寿龙认为,这是政府听取民意,与民协商的一种积极表现。“垃圾总是要处理的,焚烧只是一个方式。这其中是技术问题,也是利益配置问题。决策过程需要支持者和反对者一起坐下来,平衡争议。”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吴江指出,这种“邀请参观”的方式不能普及,这样带来的成本很高,长此以往纳税人的压力都很大,这种方法不可长期使用。
 
 毛寿龙及吴江都认为,出去考察不是常态方式,主要方式还是应该采取听证会等立法程序,更广泛的听取民众意见。
 
 “不反对去考察,但不要走过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对此次考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此次考察应关注建设时间有多长、距离居民区有多远,需要走访居民,看看是否有影响。“要了解真实客观情况,不能走事先设计好的路线。”他建议。
 
 本报记者 张静
 
 ■ 考察日记
 
 要搞“垃圾一日游”
 
 2月22日 星期一 东京
 
 下午2时许(北京时间),考察团一行到达东京。在从机场到宾馆的路上,我请导游指出了三处垃圾焚烧厂,我都拍了照,记了地点,算是先“踩点儿”。今日考察团一行将参观日本(垃圾焚烧方面)某上市公司经营的RDF(垃圾固型燃料)处理中心,早7点出发,估计至少要走5个场所。
 
 晚上8时许(北京时间),通过北大的同学介绍,我与东京两位垃圾处理方面的专业人士见面会谈。这两个人是东京某公司(垃圾处理方面)运营部门的执行官。据说这两个人在日本的“垃圾界”是重要人物。谈话中,日方专家介绍了日本垃圾处理的一些情况,其中包括生化处理、转运等流程。我现在主要还是请他们帮助收集一些资料,比如日本垃圾的历史、重大事件和转折点,还有日本垃圾处理方面的相关法律法规。先做一个宏观的掌握,为全面考察做足功课。
 
 晚上10时10分许(东京时间23时10分许),刚与日本两位垃圾方面的专家座谈完,我说话都有些嘶哑。我还有个计划,打算这几天抽出一天时间,搞一个“垃圾一日游”。从日本居民开始倒垃圾起开始跟踪,跟着垃圾车进转运站,看看处理的全流程。 本报记者 李天宇整理
 
 ■ 追访
 
 扔废纸需折齐 空瓶要洗干净
 
 日本民众投放垃圾要求严格,分类分时回收
 
 昨日,生活在日本东京的中新社日本分社记者孙冉(音),向记者讲述日本垃圾分类及回收情况。
 
 孙冉称,在东京的办公室内,员工都能看到一张关于垃圾回收的表格。表格上详细标明垃圾回收的分类及回收时间。
 
 周三、周日回收可燃性可回收垃圾;周四回收瓶罐和报纸垃圾;周五回收不可燃垃圾等。回收时间都在当日17时至翌日10时之间。
 
 孙冉说,人们会按垃圾回收时间,将垃圾倒在每一个楼层的指定垃圾箱,非回收时间,其他种类的垃圾箱是锁着的。倾倒前的要求特别严格,纸张类垃圾须折叠整齐,装饮料和装调味品的空瓶要区分开来,空瓶和瓶盖要清洗干净,并且要分离开。
 
 孙冉刚到东京生活时,对于扔垃圾很不习惯,“很多垃圾不知道属于哪类。” 本报记者 李天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