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潍河
潍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979
  • 关注人气: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高淑英诗歌十五首《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佳作大联展》第46期

(2019-02-26 21:40:41)
标签:

转载

[转载]高淑英诗歌十五首《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佳作大联展》第46期

高淑英诗歌十五首

《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佳作大联展》

 

作者简介:高淑英 60后诗人, 山东昌邑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农民文学》、《联合日报》、《中国电视报》、《齐鲁晚报》等各级报刊,曾获首届“丝绸之乡文化奖”、2012“新星杯”网络文学大赛奖、第三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二等奖等。

 

我在日落深处等你 

尊一声亲人

这是我们一生一世的承诺

深邃的目光穿透多情的四月

千万里追寻着你

只为那些缥缈的传说

 

我等你很久了

前世璀璨的焰火

注定在今生湮灭

迟来的邂逅

终化为一声叹息

 

在你必经的路旁

我已涅槃为一束星光

悄悄划过你黯然的夜空

无数流年碎影

早已在风雨飘摇中跌落

沉淀下来的都是生命凝重的蓄积

我在岁月深处美丽自己

只待你来雕琢成玉

 

一万年风沙肆虐漫卷

苍凉的信天游唱彻黄土高原

泣血的山丹丹万山红遍

此生有涯,风月无边

谁和谁牵手

漫步在山水间

 

等你,在夕阳那端

我想用透明的文字

砌成小小蜗居

只待倦游的人儿驻足

从此抛却世俗的羁绊

和鸣琴瑟,沐浴田园

我们面对面

执手相望百年

 

 

这些年,我们走过的地方 

 

是否还记得那条河

那场淹没了前世今生的雪

是否还记得那条路

纠缠着枝枝蔓蔓

蜿蜒到林海深处

是否还记得那些月光

那些被月光漂白的玉米的叶子

 

漫坡的秋意

正袅袅升起

庄稼们列队

缅怀一场季节的风

 

不忍触碰

那些遗落在梦里的音符

如同梁祝化蝶

无论高亢还是低回

都在心里

隐隐作痛

 

 

握别 

该怎样的与你作别

在这春寒料峭的时节

久别重逢的喜悦

终化为

一河潍水

悠悠的流过

相思的堤岸

 

鲁北的三月

铺天盖地的春潮

漫卷在无垠的田原

带着咸味的愁绪

躲在隐隐作痛的心间

 

浩瀚的柳林

湮没了久远的记忆

月亮湾美丽的倩影

镶嵌在万古苍凉的荒滩

 

枕着潍河的涛声入梦

鸥鸟的双翼挟来一片海的气息

相聚的日子总是那样短暂

一转身,便是云外天边

 

三月,我该怎样与你作别

迷蒙的雨雾

遮断了来时的路途

挥挥手

将一怀满满的离情

洒在北海悠悠的风里

 

 

古庙

 

爷爷的爷爷也许讲过

如今能说出古庙历史的人已经不多

再没有人和我一样

在没膝的荒草丛中如血的残阳下

寻觅一段渐行渐远的往昔

 

瓦楞上的荒草正蓬勃地生长

那些湮没在光阴里的故事仿佛触手可及

那些描绘精美壁画、砖雕的工匠

那些建造了雕梁画栋的巧手

早已灰飞烟灭

那些曾在这座古庙里进进出出的乡邻

也相继在时光里沉默

 

而我,依然站在这里

与一座摇摇欲坠的古庙久久对望

并且隐隐有些担心

这最后的一抹五百年前的沧桑

轰然变成一粒尘埃落地

 

 

一个人的旷野

 

这满目青纱帐的鲁北的旷野

每一株庄稼都会说话

新鲜的草木的气息

足以让无数濒死的记忆复活

汗水和泪水浸泡过的土地

此刻正安静的沐浴阳光

一辈子与泥土打交道的人

终于黯哑了声音化为一捧黄土

 

庄稼地里钻出来的人

骨子里总有一股泥土的味道

即便纵横驰骋三千里江山

月缺月圆,总会回望

那滋养生命的最初的牧场

 

 

古井

 

干枯,破损,蒿草丛生

大地合上了灵动的眼睛

来自大地心脏的甘泉

这么接地气地

养活了一辈辈庄稼人

 

青石板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井绳勒疼沉重的岁月

许多的人和事,慢慢渗入大地深处

尘世的每一次轮回都那么顺理成章

四方的井口,张大嘴巴

倾诉前世今生

 

 

 小龙河

 

蜿蜒的小龙河

到了村东又拐了个弯

一头扎进苍茫的旷野

银白的缎带拴住长河落日

陨落在遥远的天际

 

小龙河水日夜不停地流

像一根鞭子抽打着村庄

我的目光沿河岸上溯

我看见我的先人们穿着粗布的衣裳

身背绫罗绸缎沿小龙河一路向北

漂洋过海闯荡江湖

把那抹淋湿的乡愁

化成漫天的丝路花雨

 

很多时候

我就是那一河碧水

一遍遍吻着细沙的河岸、肥美的水草

一次次聆听蛙鼓虫鸣、花朵们叶底的絮语

直到昨夜,我悲悯地发现

我的黑发一丝丝飞扬成芦花的模样

而我顽固不化的乡愁正沿着河岸暴涨

逆流而上,在水一方

 

 

哥哥

 

哥哥

我用三十年的光阴追赶你

从翘天小辫到霜染发丝

哥哥

这些年你去向哪里

一声绵长的呼唤

流转在遥远的天际——

 

 

为了这短暂的一遇

我们走了多少年

四面八方的风

早已把心泪吹干

在这个极寒的冬天

在这茫茫天地之间

我看见你正策马扬鞭

从前世飞奔而来

雪落平野

炫目地烧成一片

 

 

前世的哥哥

今生的亲人

我们在最美的夕阳下重逢

三十年的沧桑雕刻风尘满面

人群中

你抬头看我的眼神

清澈依然

 

 

无数流年碎影

瞬间点燃

故乡遥远的河岸

芨芨草、苦菜和野菊花

绵延到云外天边

 

 

哥哥

今生挽住你的手

任岁月的风吹动华发

纷纷暮雪

模糊了视线

 

 

错过

 

那年

你揪疼了我的羊角小辫

又赶忙哄我

绽开淌满泪痕的笑脸

我跟在你的屁股后面

一路疯跑到

无人的河边

任你用狗尾草和苦菜花

把我装扮成

世上最美丽的新娘

 

哥哥

为何一转眼

你沿河岸飘远

消失在

苍茫云水间

我们背对背走了三十年

于是,我们错过

那清澈如水的

    一世情缘

 

如今,我是一只风尘仆仆的归雁

穿越三十年岁月的烟云

只为你衔来那一抹沈园的绿

我看见余光中的你

意犹未尽

欲言又止

 

哥哥

我想撕块鲁北的云彩

为你拭去心底的泪痕

我想挟一缕北海的风

催开这迟开的花海

 

 

任时光流转

任韶华摇落

在这极寒的冬日

这漫天飞雪的潍河

依然盛开

梅花朵朵

 

 

心疼

 

心,痛成了两半

距离和空间

不是羁绊

意念,在如水的月夜

潜入一呼一吸

 

思绪

被一次次拉长

每一个细节

都会被记忆灼伤

 

我在每一个静谧的月夜

为你虔诚打坐

生与死之间

总有割舍不下的牵念

折断的羽翼

会重新丰满

 

我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只为来世

在千人万人中间

再也不会走散

 

 

今夜,我想起你

 

亲人

今夜,我想起你

想起你努力挣扎向前延伸的生命

那么多的痛

你还能不能顽强地承受

 

柽柳林的花又落了

四野里的草也黄了

那些纵横交错的乡路上

现在变得空荡荡

只有我像一只孤雁

盘旋在

遥远的北大荒

 

潍畔的小路还在絮语

遍地芦花飞扬

那场燃烧的雪

是否还能如约而至

飘飘洒洒

湮没今生前世

 

亲人

今夜我想起你

想起那些有关潍河的故事

那些转瞬成为永恒的回忆

亲人啊,我会倾尽余生

守着你给的暖意

倾尽余生的热暖你

哪怕只是一个

——无言的结局

 

 

莲之梦

 

一池清荷

妩媚了人世的风景

凌波之上谁在素手弄弦

烟雨江南

一曲高山流水清韵悠悠

 

 

我从遥远的前世打马而来

借你一抹荷塘月色

在银白的光亮里羽化成仙

等你,从周敦颐的咏叹中翩然而来

等你,在唐宋诗篇里洗尽铅华

拂过千年岁月红尘

倾诉一尘不染的爱恋

 

碧色罗裙轻舞

晚风层层掀动莲的心事

一池荷韵缓缓流淌

暗香浮动,千年水墨

在夜的幕布上勾勒

为你惊鸿的一瞥

我已望穿秋水

 

浮生若梦,唯你清逸绝尘

烟波之上傲立绰约身姿

一帘古雅缥缈千年的愁绪

星月浩瀚,月色镀亮夜的泪珠

 

借一缕隔世的清风

把自己雕琢成莲的模样

与你并蒂,着一袭羽衣霓裳

在汨罗江边翩然起舞

任芳华摇落依然牵手相依

共赴一曲红尘绝唱

 

 

 母亲七十岁了

 

母亲七十岁了

七十年的岁月压弯了她的腰

七十年的风霜漂白了她的发

七十年的光阴拖慢了她的脚步

七十年的操劳风干了她的肌肤

 

母亲七十岁了

她常常慨叹自己越长越矮

刚放过的东西转眼就找不见

她每天按时服药、按时散步

按时喂饱院子里的狗

 

母亲七十岁了

七十岁的母亲只剩下一岁的力气

她用这一岁的力气为孩子们缝补、做饭

晾晒粮食喂养鸡鸭打扫庭院

 

母亲七十岁了

一句话可以重复好多遍

炒菜时不是忘了放油就是忘了放盐

可她总忘不了给孩子过生日

忘不了孩子归家的时间

叮嘱几句路上小心

天冷不要穿得太单

 

七十岁的母亲

感冒发着高烧

却在电话里对远方的儿子说

最近身体挺好家里没事不要挂念

 

母亲七十岁了

她用七十岁的眼睛

一针一线

为儿女做着厚厚的棉被

一针一线

密密地缝着母爱的味道

生命里无可替代的暖

 

 

半个月亮爬上来

 

今夜,我打开所有的门窗

好让月光有机可乘

悄悄亲吻每一处角落

 

今夜,我召集玉米大豆谷子高粱

列队迎接

东山顶上那枚皎洁的月亮

 

扯一片云彩

在月亮之上

千万里

与你的目光对望

 

一滴清秋的泪

打湿溶溶的夜

缕缕旧时月光

箭一样

刺痛心房

 

半个月亮爬上来

满池残荷

疏影婆娑

无处打捞

那沉入水底的

荷塘月色

 

 

遥远的你

 

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随太阳一同升起

芬芳了

落寞的四季

 

千里莺啼的江南

在梦里水乡缠绵

秦淮河的桨声灯影里

是否还有那低婉的吟唱

回荡在盈盈一水间

 

今夜

我掬一轮鲁北的明月

还有那泛着咸味的北海风

我沿着潍水河畔苦苦追寻

芦花似雪

故乡的云水谣

回响在苍茫海天 

 

握紧掌心里的暖

望穿秋水千年

任凭风沙肆虐、海浪漫卷

我在荒凉的海滩

为你站成一树树风景

铺开一片丛林的浩瀚

 

今夜,收拾起月光满地

一遍遍审视你

字字珠玑

我相信,遥远不是距离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94870201

0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