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更夫
更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5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老屋

(2019-10-05 13:12:59)
标签:

我爱我的家乡

家乡棚户区改造,侄女和侄子各得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择日,兄妹两家双双搬进了双阳龙湾新区。小区环境优美雅静,是理想的宜居之所。

搬家那天,还举行了古老的“燎灶”仪式。新款排油烟机有似嗡萦的小夜曲,如醉如痴地浅吟低唱。功能齐备的厨房把一大一小的两间卧室隔开,既方便适用又营造了独立的空间之美。

卫生间装有新款浴霸,冷热随心;客厅花式吸顶灯宝光四射,明暗由人……格局合理,实用时尚。

尽管新居宽敞明亮,可主人还是把乔迁的喜宴摆进了豪华酒店——我不但亲眼目睹了晚辈从低矮破旧的茅草房搬入高雅时尚的电梯楼,而且还切身体验到后生们从节衣缩食的昨日跨进了颇具消费理念的今朝,今非昔比,天渊之别!

家乡的巨变深深打动了我一颗游子的心!待酒宴落幕,在我的倡议下,一家老小又旧地重游,向老屋做最后的诀别——

一、告别老屋

老屋,曾经的四合大院,是“土豪”王一大的宅邸。“一、大”是个拆开的“天”字。这里果然名副其实,别有洞天!前后两进的套房和左右厢房,可纳百余口人。大门洞里走车马,豪门气派……

青春过、壮观过、辉煌过的老屋,由于承受不住时间的重负,早已隐去了灰瓦草编墙的身影,换成砖门脸,草苫房了。而今曲背弓腰的老宅,形同侏儒……老屋易容,却难易我对它的一片挚爱深情!

四岁那年我随父母住进了这座“豪宅”。清晰记得老屋曾经对开的两扇独木板门,记得两扇板门中间的那道十字花型的木质门闩,记得门扇上下各有一个与门一体的门轴,镶嵌在门框里,开关时偶尔会发出刺耳的吱吱声,每每这时母亲便端来油灯,滴几滴油,再研一研,吱吱声就没了……

外屋也是同样对开的两扇独木板门,只是多了一扇御寒的“风门”……

老屋的窗也很别致,一扇扇菱形对角花窗,因袭东北的物候特点——“窗户纸糊在外”。为预防雨水或霜雪的浸润,糊好晾干后,再给纸窗掸上油。掸过油的纸窗纹理清晰得像张透明的画,这些由窗纸里麻筋组成的意象派画作,虽费解,却很美!

老屋的窗不独美还适用,记忆里朝阳一面的两扇大窗户,器宇轩昂,上下两和。

在炎热的夏季,当下扇窗子摘去,上扇支起来时,门户洞开,老屋坦诚得一览无余……连里屋那间轻易不肯露脸的北道闸也一展其羞涩的面容——窄窄的门,细细的窗……虽说相貌平平,却是个地道的宝库——

冬天这里伫满乌金般黑亮的煤核 ,贮藏着我家一冬的不竭能源。这是我和老姐辛勤劳动的结晶,是我们一枚一枚拾回来的,是日积月累的结果。

秋天这里装满玉米大豆高粱,也是我们姐弟俩在秋收后的庄稼地里,拾秋捡回的粒粒珍珠、颗颗玛瑙……

令人难忘的还有与北道闸一墙之隔的那铺火炕、炕上的那张书桌、桌上的那盏煤油灯……

窗外的世界诱我走出家门,走向大千世界!如果说里屋的这扇门是我迈向未知世界的第一道门槛。那么外屋这道门则是开启我人生之旅的最后一道藩篱……

曾几何时,我走出老屋,跨越一道道门槛——小学、初中、高中、上山下乡,进城务工——宛如一只破壳而出的小鸟,拍打着稚嫩的翅膀飞离巢穴,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二、碧水长流

流年似水,白驹过隙。一晃我离开故乡已有五十几度春秋,但我的记忆永远定格在青春的岁月里。老屋脚下那湾清亮的小河,从南向北潺潺流过,流过童年、青年,流过无数的秋冬春夏……

夏天我们喜在水中游弋,冬天我们乐在冰面滑翔。临河而居的人们,在隆冬的日子里,也愿意就近从冰窟窿里汲水饮用。冰洞周围钟乳岩般的冰丁,一枚枚见证着滴水成冰的季节……

流淌过往摄录记忆的小河,是故园的生命之河。每逢干旱时节,人们用母亲河有限的乳汁滋润干涸的禾苗。可是一到雨季小河犹如蛟龙入海般大显神威了,那时我们就躲着她、让着她,雨过天晴使过性子以后,她又瘦身回到河床里来……每逢此时河面就多了一道景观——石桥。

小小石桥就像一排错落的音符,在水面荡漾。那是老一辈人用废弃的石盘、石碾、石磨、大石块铺就。高矮不一,间距不等。成人步幅大,行走自如。孩子们则像跳水上芭蕾,连蹦带跳,玩耍着走过河去……

大人上街孩子上学都愿意抄这条近路。前些年小石桥还隐约可见,近年来已沉入水底、陷进泥沙、永不复出了……小小石桥像一支古老的童谣,随风而逝。

如今在其南端的老桥附近,又架起了一座新的钢筋水泥大桥,长虹卧波,蔚为壮观。在河的上游筑有宏伟的拦河大堤,形成了一望无际烟波浩渺的人工湖。

如今已辟为景点的双阳湖,对于小河来说,旱季不缺水,雨季不泛滥,小河不仅过上了安稳太平有保障的日子,还因“湖”而提升了自己的品位和知名度——省内外游客都慕名来双阳作“一日游”,品尝声名鹊起的“鱼宴”……

三、青山不老

临水而居的老屋,坐拥在两座山的怀抱里。一曰东山、一曰北山。据说北山是龙,东山是凤。流经两座山之阳的这条河,称之为双阳河,一度以双阳冠名的县,亦有龙凤呈祥的寓意。

传说,双阳有位蔡二老爷,曾在北山的龙头位置,修造了一座宫殿式的建筑——“北大阁”,此事传到京都,震怒了皇上!顷刻间将其夷为平地……历史的陈迹在北山的瓦砾堆里依稀可见。

后来又有人在老屋东面的“凤凰山”上修建了一座“娘娘庙”,山门两侧各有一尊高耸的石制旗杆,每根由四节石柱组成,用铁箍镶嵌,高十余米,左右对峙,遥相呼应,气吞山河!庙堂之雄奇,可见一斑!只可惜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被毁于一旦!两尊挺拔的旗杆后来也被肢解,不知了去向……

斗转星移,欣逢盛世!而今在北山龙头的位置,在北大阁的遗址上,修造了阶梯式的景点建筑——城隍庙。金碧辉煌,迤逦云端!游人如织,香客络绎不绝……终于圆上了故乡人的百年好梦。

碧水长流,青山不老。即便是白雪皑皑的冬季,两座山依然葱茏蓊郁,像两块翠绿的墨玉镶嵌在老屋巍峨的发髻上……那该是我对故乡永不退色的美好记忆吧!

四、除旧布新

如今我们个体的小家已步入了全民小康的宜居时代。而故乡这个大家庭也在集体富裕的康庄大道上突飞猛进!

目睹孩子们喜迁新居,不但勾起我对老屋绵长久远的回忆,也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

时间这把风刀霜剑,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当年的小燕雏鹰,而今已年逾古稀。须发如银,不堪其老!

曾雄踞山下,盘亘河畔,叱咤风云,傲岸不可一世的老屋,也毫无例外地接受时间的裁决!

今天我为老屋送行,毋庸讳言,也是在为自己的明天彩排!生命更迭,新桃旧符,谁也阻挡不了历史继往开来的铿锵脚步!

于是我邀约绿水、邀约青山,邀约侄男哥女、外男外女、在高校就读外地务工的晚辈们……济济一堂,拍照留念。

爸妈缺位,大哥二哥和三位姐姐缺位……时间这把利刃,割得我心好痛,好痛!

但那春种秋收的菜园还在、春华秋实的果树还在,那通向山间的林荫小路还在,绿水青山还在……

碧水长流,青山永在!见证我们曾经的一家老小和家乡巨变的般般景物,缕缕情长。有关老屋的风情韵致,无一不拨动着我的心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