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伯明
张伯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5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土三十四、白相大世界

(2010-06-24 14:48:49)
标签:

休闲

                 乡土 三十四、白相大世界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曾经的远东第一大游乐场------大世界将在八月份重新开张,不由得想起了当年逛大世界的情景。

   上海的大世界,近来好像不听见有人谈到它了,虽说还没到销声匿迹的程度,但已默默无闻是肯定的了。可倒退四十多年前,这大世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角色,国人来到上海,大世界是必到之地。有句俗语:不进大世界,白来上海滩。

  本人久仰大世界风彩,总想一睹为快,可就是难以成行,为何?因为人太小,没人带着是不敢闯荡上海滩的,名副其实的洞里老虎。

  其实大世界离我家并不算远,只是隔着一道黄浦江而已,但那时的人们,无事是难得去浦西一次的,因为一要花时间二要花钱。当时去浦西不叫去浦西,叫到上海去。那时有句夸张的话:乡下人到上海,三天三夜说不完。

  该是四年级的暑假,母亲对我和六哥说:放假了,想不想到上海去住段时间?

  当然想。母亲的话真是问到了我们的心嵌上了,我俩高兴极了。

  那时父亲在浦西工作,在浦西有住房,除了休息天回家,平时父亲就住在那里。母亲说的到上海去住几天,指的就是到父亲那里去。父亲那住房我们都去过好几次了,路线蛮熟的,可母亲还是不放心,再三说了该坐什么车,转什么车,到什么地方下车等等,并且着重关照不要去不熟悉的地方,以免走失。哼!真有点小看了我们。

  晚上躺在床上,六哥悄悄的对我说:明天顺便去逛一下大世界好不好?我连声说好,六哥在我屁股上点了一脚,说:小声点,别让妈听到!

  第二天早上,拿了母亲为我们整理的替换衣服和零花钱出了门。走路、坐车、摆渡、再坐车,终于到了。

  排队,买票,记得门票是二毛五,进门,第一件要做的是什么?当然是照哈哈镜啦。哈哈镜就在进门不远处,许多人正站在那儿笑呢,嘻嘻哈哈,一片喧哗。

  挤上去对镜子一看,咦!人影都找不到,原来自己的身体被镜子压缩到镜子的底部,挺腰腆肚,活像一只踏瘪了的灯笼壳子,连两只鞋也被拉得长长的,像穿上了卓别林的道具鞋,哈哈哈--------。

  转到另一面镜子前,这镜子正在照着一个漂亮的姑娘,我站在她身边一看,乖乖弄的冬!漂亮的姑娘被拉长得像条丝瓜,横过来就是晾衣竹竿了。再看看傍边的我,矮矮的身材被镜子一拉,倒变成了顶天立地的模样,心中窃喜:嘿嘿,大家到镜里过日子也不错,美丑都拉平了。

  嘻嘻哈哈的笑着,照着,说着,闹着,一面一面照过去,不亦乐乎。

  其实,大世界的哈哈镜就像宴席上的开味菜,大菜还在后头呢。早听说大世界是个万花洞,样样有,今天一定要开开眼界。

  转了一圈,规模确实不小,楼上楼下,到处是戏台子,到处是剧场。有的剧场正在演戏,台下观众坐得满满的,不少观众没位子,只得站着。有的剧场观众倒是坐得满满的,可戏台上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奇怪!这些人在干吗?一打听,原来这些人占着位子,等着他们喜欢的戏开场呢,再一问,方知这戏还得等上几个小时呢。

  算了,我们是没这个耐心的,再说他们要看的戏还不合我们的口味呢。

  我们喜欢看什么?当然是武术呀杂技什么的,最差也得捞个沪剧听听。那些京剧越剧什么的,老是唱呀唱的,又听不懂,我们才不上当呢。

  那就去找杂技吧,一转,找到了,可一看节目演出时间,哎哟!要晚上七点呢。无奈,先看看别的吧。眼睛一瞟,看到了一样喜欢的东西------下象棋。只见一堵高大的墙上画着一个硕大的棋盘,棋盘上的棋子直径有五、六十公分大,一个个挂在墙上的棋盘上。走棋的时候是有人用长长的叉子叉着棋子在墙上搬动的,观众坐得远远的也看得清清楚楚。

  棋盘傍边有个牌子,上面写着今天参赛选手的人名和他的棋坛经历。

看下棋的人大多上了点年纪,边喝着茶,谈论着,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着大棋盘。看到一着好棋,啧啧称赞,看到一着误棋,一片惋惜声,摇头晃脑,各述己见。

  一看这架势,我们就悟出这棋盘画在大墙上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看清,而真正下棋的人肯定就在大墙根下。走!我们去看看。

  挤到墙根下,果然有二人在下棋,傍边还围着不少人呢。棋桌的一边写着‘观棋不语真君子’,另一边写着‘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所以虽然人多,却是鸦雀无声。棋手每走一步,那叉棋手就按样画葫芦的在大墙棋盘上挪动着棋子。

  我哥俩伸长头颈在人群后窥探了一会,感到实在不如看墙上舒适,就退而求其次,在后面找的个座位坐了下来,趁机卖了些东西填饱肚子。

观棋不同戏场,是在露天的,艳阳高照,那新鲜劲一会儿就被太阳晒得子虚乌有了。

  还是去看看其他的吧,观光观光!

好在大世界真是大,花样繁多,这儿刚唱罢,那儿才登场,九腔十八调,样样新奇。

  我俩这儿看看,那儿听听。看不懂戏情看行头,看布景,红红绿绿,花团锦簇,看得眼花缭乱,心满意足。听不懂唱词听音乐,丝管悠扬如行云流水,锣鼓铿锵若疾风骤雨,听得难分难解,满耳聒噪。

  不管走到哪儿,到处是人,近黄昏时人更多了。这时我们想起该到演杂技的场子去占个位子了,就算在位子上虚熬几个小时,但一旦杂技开场,我们就可以安安稳稳太太平平看个囫囵戏了。急急忙忙赶到杂技戏场,一看,傻眼了,不但位子上坐满人,位子后面的站立处也已人满为患,真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一看时间,离开演还早着呢。

  不走了,就在人墙后找个立位站着等开场吧,如再走动,怕到开场时连立位也没了呢。

  人站在杂技观众尾席,脸却伸长头颈向外看,看什么?四面八方都是戏,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其实是什么也看不清。这边锣鼓响,那边在喝彩,真是吸引人,想去看个究竟,可又舍不得放弃站位,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就这样一只脚长一只脚短的守着这个弃之可惜留着无用的立位,弄得心猿意马,首鼠两端。

  硬着头皮坚守阵地,站了好半天,抬头看墙上的钟,奶奶的,才半个多小时,天啊!这要多少时间才是出头之日啊?

  再看看我们站的位置,仍然是最后一排,也就是说我们占的位置其实一点也不紧张,随到随用,无须提前占位。哎!半天白白浪费了。

  下定决心,再去溜达溜达,待逼近杂技开场时再回来吧。

  买了点小吃,重返游荡之路,那儿热闹往那儿奔。东瞧瞧西看看,心里却惦记着杂技场的那个位子,好不容易熬到近七点,急忙掉转枪头,直奔杂技场而去。

  杂技戏台前的幕已打上了灯光,借着灯光一看,哎哟喂,我们刚才让出来的位置上早已站上了人,嘿!又一次失算。

  不一会儿,台上大幕拉开,杂技登场了。我们人矮,又挤在人后,伸着颈,踮着脚趾,眼光好不容易从大人们的肩膀滑过,勉强看到台上的表演,真累。

  哼!长大了开个芭蕾舞培训班,让女学员们站在我们后面看戏,看她们不成为世界一流的脚趾功夫?

  时间一长,头颈酸了,脚趾也踮得受不了了,那就换种恣势吧。真是长人看戏,矮子吃屁。没办法,矮下身子,从人们的缝隙中看戏台。前面的人身在晃动,我们的眼光也跟着晃动,努力的捕捉着台上的一举一动。看到精彩处,也跟着别人瞎起哄,哇哇乱叫,真过瘾。

  看完杂技,走出大世界,坐上汽车,在车上我俩还津津有味的谈论着空中飞人、顶缸、走钢丝,兴奋不已。

 

 

                                       10  24

乡土三十四、白相大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