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伯明
张伯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16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土二十九、逃学

(2010-05-19 18:44:28)
标签:

休闲

                   乡土三十九、逃学

书读到二、三年级间,上学的新鲜感早就荡然无存,只觉枯燥乏味,整天盼着下课,盼着星期天。

有的同学偶尔没来上课,老师也没有责怪,因为缺课的同学是托其他的同学请过假的,理由大多是生病。

也有同学没托其他同学请假而没来上课的,但第二天他会主动向老师补假,理由大多也是生病,老师居然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啊!生病多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呆在家里逍遥了,多么令人羡慕啊。可我就是不生病,享受不到生病的快乐,真郁闷。

一天,有个同学在对另一个同学吹嘘,说的是前某天,他跟他爸一起去拷浜,抓到了多少多少鱼。我也蛮感兴趣,把头伸进他们人堆里,听了一耳朵。

回过神来一琢磨,哈!这小子得意地忘了形了,你那天不是请假说生病了吗?说漏嘴了吧!是旷课,是骗老师,是赖学,赖学精,头上敲个小洋钉。

我没声张,上面的这些话只是在肚子转。寻思着要不要在老师面前揭发他,为他好,让他今后断了赖学的的念头,做个诚实的学生?

又想:管他呢,多一事不如一少事,他生他的‘病’,我读我的书,读书生病二不误。再说他人高马大的,泄漏了消息,我吃不了只能兜着走,犯不着。

咦!他可以吹牛装病逃学逍遥,我为什么不可以?对,我也可以如法炮制嘛,在外面逍遥个半天也不错啊。

不行不行,他赖学是他爸爸支持的,他不是说跟他爸爸一起拷浜吗?我可不同,给我母亲知道了,那一顿‘生活’是免不掉的,犯不着。

哎,可以不让妈知道呀?对,明天试试,只逃半天(我们那时只上上午半天课),绝对只能逃半天,否则拉下的功课会跟不上的。第二天主动向老师请病假,也来个蒙混过关。对,就这样定了。

晚上躺在床上,仔细的盘算着明天的计划。

第二天早上,有同学照例来约我上路。讨厌,必须先甩掉他。我磨蹭着,找了一个理由,把他给支走了。

计算一下时间,这时该上学的人大概都在路上了,我必须落在他们的后面,免得他们看穿我的把戏,才无后顾之忧呀。

背上书包,一本三正经的出了门,前后瞧瞧,路上不见一个同学,哈!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

岂慢,万一还有同学在后面呢,被他看见我背着书包又不去学校在外游荡,这分明是逃学,傻瓜都能看出来。他向老师一汇报,我还有好日子过吗?

不过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昨晚早已谋划好了规避的预案。在去学校的路边,有一片种玉米的地,玉米长得高高的,正在吐穗,放在抗战时是打游击的青纱帐,现在却是我逃学的青纱帐了。

走近青纱帐,我见后面没人,一侧身就钻了进去。不能钻得太深,也不能太浅,选一个依稀能看到外面动静,而外面却无法看透的位子站了下来。

刚窥探着外头的动静,动静就来了,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奔了过来。我定睛一看,是我同班的一个女同学,一手捂着晃动的书包,拚命的向学校方向跑着。很明显,她在赶时间,争取不迟到。

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阵得意:呵呵,幸亏我料事如神,要不,肯定给这个喜欢多嘴的她搅黄了。

好了,现在大事已定,可以‘出山’了。

走出青纱帐,踏上来时路,路边有几个农民在干活,是五队的,虽不认识我,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糟了,他们肯定看出我是逃学的了,因为这个时候背着书包在路上游荡的,不是逃学是什么?

我心里被他们看得一阵发毛,红着脸,假作镇静的快速走远,免得听他们噜嗦。

该死的书包,你现在是多余的知不知道?你会出卖我的身份的你知不知道?

唉!昨晚怎么没想到这一层?智者千虑,还有一失啊。

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书包问题,对,藏起来。可藏哪儿呢?这是个大问题啊,因为现在藏起来,等放学时间一到,我还得背上它装模装样的回家呢。

藏在何处?屋前?壁后?玉米地?河滩边?想了个遍,都不行,因为万一被人发现捡了去,不是断了我明天上学的路吗?

想来想去,只有藏到家里最安全。可怎么进家门呢?妈妈在家呢。

有了,不走家门,趁妈不注意时从客堂的后窗爬进去,虽然有些冒险,但事到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事不宜迟,行动吧!还好,路上没有遇到本队的社员,否则他们一认出我,不向我妈妈告状才怪呢。

来到后窗,扒着窗沿探头探脑向里望,家里静静的。母亲在场角上忙着什么。蹑手蹑脚步爬了进去,悄悄的把书包挂在门背后,又迅速的翻出窗外。

好了,现在可以定下心来玩一把了。玩什么?是啊,玩什么呀?一起玩的伙伴都上学去了,大人也都下地了,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

真没劲,无聊,又不敢在村里大摇大摆的走动。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在学校里读书混呢。

唉!不知道曹老师现在会不会在向同学们询问我为什么不上学吗?如果曹老师明天知道我是逃学会怎样批评我?曹老师知道了我逃学后会不会向我母亲告状?同学们知道我逃学后会不会叽笑我?大人们会不会取笑我说‘赖学精,头上敲个小洋钉’?

后面的麻烦还真不少呢,越想越烦,越想越怕,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一失足造成千古恨啊。

今天快点过去吧,明天我肯定像往常一样去上学了,再也不想逃学了,老天呀,帮帮忙吧。无奈牛还是要吹了,说今天是生病才没上学,先把今天的事蒙过再说,否则丢不起这个脸面。

好不容易熬将到放学时,我不得不又一次做贼似的把书包偷了出来,躲到青纱帐中,等着同学们路过。

不一会,同学们三、五成群蹦蹦跳跳嘻嘻哈哈的在青纱帐前走过,看着他们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我好羡慕哟。

看着同学们都走过了,我钻出青纱帐,一蹦就上了路,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回了家。

第二天,又到了上学的时间,我心又紧张的起来。上不上学?上吧,万一曹老师识破我的鬼把戏怎么办?塌台啊。曹老师是很精的,不好蒙。思前想后,要想不受羞辱,只有再逃学一条路可走了。横横心,只有重演昨天的把戏了。

再背书包上路,再躲进玉米地,再溜回来,再爬后窗,刚爬进窗,一抬头,啊哟,我那还不到学龄的妹妹正睁大着眼睛看着我呢。我吓得一大跳,忙做了一个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手势,拿出威胁的脸色说:不要给妈妈说,唔!听话。

妹妹真乖,果真没向母亲说起。

返出后窗,环顾四周,现在我上那儿去呢?想不到我堂堂男子汉,弄得有家不能归,有校不能读,窝囊。

不对不对,今天应该去读书的,大不了硬着头皮听曹老师骂一通,熬过了这通骂,不是就可以过正常的学生生活了吗?那么现在就去呢?不行不行,现在书包都已放在家里了,再去偷出来风险太大了。明天一定去,明天一定去。

第三天,又到了上学的时间了,今天我该怎么办?昨天是下了决心的,可昨天下了决心为什么昨天不去?为什么要赖到今天?昨天去了只赖学一次,可今天已是赖学二次了啊!已经罪加一等了啊!不行,今天不能去,去了说生了二天病老师是不会信的。

但是今天如再不去上学,这事何年何月才能了结呀?

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赖一天算一天吧。

我在犹豫、在磨蹭。其实这一切形景没有瞒过聪明的母亲的眼睛,她发问了:你昨天和前天都没有回家作业,是不是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低着头,垂着眼皮,不敢正视母亲,也不知怎么回答。

是不是这二天赖学在外,没有上学?

唉!看来母亲已洞察一切了,还是老实交代吧。

母亲听了我的陈述,没有发怒,没骂,更没打,只是说:快,现在就去上学,我领你去。

大概是看着我母亲的面子吧,曹老师也没有批评什么。

从此,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乡土二十九、逃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