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li李立
lili李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0,479
  • 关注人气:5,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奇怪的读者

(2019-04-04 20:36:35)
标签:

转载

             一个奇怪的读者

                                  文/陈大超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的,我发现一位名叫吴华鹏的读者,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在索书条上写上一本名为《心灵的诗意》的书,让我们进到书库帮他找出来。

 可他却从来都不借这本书,他只是把它小心亲切地捧在手里,不动声色地抚摸着,翻动着,自然,还要抽出书袋里的书袋卡来看一看,然后再恋恋不舍而又神情黯然地把书还给我们,轻声细语地说::“请麻烦再换一本。”

说着就递上另一张索书条。

我们也就再进到书库里给他取书。我们知道我们工作的意义,因此我们都能不厌其烦地满足读者的要求。

我们按照这位读者交给我们的另一张索书条找的书,往往找的都是卷了边的加了牛皮纸封皮的世界名著,而不像他刚才要我们找的那本书,总是新新崭崭的,有楞有角的。

也就有一次,我便怀着好奇的心情来细细地“研究”这本名为《心灵的诗意》的书。

最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本书的作者,竟和这位“古怪”的读者  同名同姓!

      我再翻阅里面的内容,发现都是一些看似有些哲理却无深刻感受的小随笔和散文诗。

      难怪没有读者呢!

 “是同名同姓呢?还是你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等他又一次让我取出这本书的时候,我就笑着这样问他。

他的清瘦白晰的脸上立刻飞上两片红云。

他忸怩了好一会才低声说:“是,作者。”

“作者?!这本书是你写的?!”我颇感惊奇地脱口而出。

这之后我和他就有了交谈和交往。

 原来他是想通过出一本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由农村青年转成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

“我高考落榜后,正在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位同学告诉我,说人事部门有个政策,不论是谁,只要在出版社公开出版一本书,就可以破格转干,万万没想到,我书都出了一两年了,干到现在也没有转成。”他满脸苦笑,神情无奈。

为了转干,他就住在城里的一个亲戚家里,每天拿着那本书和他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复印来的文件,到处找人。

甚至找到了市里的书记。书记给他批了几个字:请有关部门妥善解决。可有关部门却推来推去,谁也不肯接收他。他就上访,每天到信访办去问,去催。

“难道这文件不作数?!难道一个出过书的人还不如那些没有出过书的人?!难道市委书记批的字就没有人照办?!”他一次又一次地这样质问别人。

    后来连那个给他批过字的书记调走了,有关部门们也就更不把他当回事了。

对他爱莫能助的我,有一天也就破例把他领进了我们的书库。

由于我们的条件太差,人员也太少,我们也就无法做到为读者提供开架服务,一般读者也就没有机会走进我们的书库。

待他的眼睛一点点瞪得溜圆了,我就问他:“怎么样?感觉如何?”

他笑一笑,答所非问地说:“不公平的事,古往今来,实在是太多了!”

过了一会,他又冷冷一笑说:“跟许多书的作者相比,我的不公平也算不了什么。”说着就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也就连连点头:“对,对,这也是一种感觉。”

当他见我从一排书架上抽出他的那本《心灵的诗意》时,他的脸竟然一下子红得我眼前一亮。

他总是希望有读者来借阅他的这本书,但那书袋卡上,却总是空空地没有一个人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字。

要是以前,他肯定会接过这本书放在手里久久地抚摸的,但这一次,他却没这样。

他很有点难为情地说:“白白地在这里占了一个位置,它其实就是一本书的尸体。”

我送他出来的时候,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真要感谢你把我领进书库去看了看,不然我会抱着那本书跳井的!不过请你相信,这一生,我一定会写一本让读者百读不厌的书!”

这以后他就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而且,他也没有以任何方式与我取得联系。

但愿有一天,他能真的写出一本让读者百读不厌的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