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37_看活佛 观皇帝 读历史

(2010-06-14 08:51:27)
标签:

活佛

皇帝

历史

仓央嘉措

李煜

分类: 科学宗教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037_看活佛 <wbr>观皇帝 <wbr>读历史

【材料一】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生于康熙二十二年,十四岁时剃度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
        十年后为西藏政教斗争殃及,被清廷废黜,解送北上,道经青海今纳木措湖时中夜循去,不知所终。  
【材料二】仓央嘉措1683年生于藏南门隅地区宇松地方的一户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红教)的农民家庭。
         1697年,仓央嘉措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当时他已经15岁。
         这是西藏历史上罕见的15岁才被人寻访到的灵童。
         其中重要原因是当时的第巴桑结嘉措为了能继续执掌政权,在五世达赖圆寂后密不发丧长达15年,
         致使寻访灵童的工作不能开展,当仓央嘉措被迎进布达拉宫的时候已然是一个15岁情窦初开的少年,
         一下子让他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说 明】以上两条“材料”收集于网上,作者不详。
=============================================================================================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李煜《相见欢

下阕是尽人皆知的千古名句。
但,对于我来说,诵读几年之后,却尤为喜欢上阕。

 

在阳台之中,独自一人躺在那个轻轻摇摆的安乐椅上。
微闭着双目,沐浴着月光,吹着晚风,再品一壶香茗。


这时候,再把玩一下词的上阕,
暂抛开词人的情感和故事不说。

单单就是上阕所展现的那一幅画面,
就让人回味无穷,
就让人心醉,

就让人心怜。

 

即便心中有再多的话,口中也唯有化为——四个字了:“美啊~~ 美啊~~

不是叹号,叹号太重啦,是波浪号,是那种略微带着一点颤音的“啊”。

而且还是轻轻的说,因为那不是说给别人听的。

那是说给自己听的,或者说那是一种情不自禁、忘情的喃喃自语。

 

心里感受到的那一种美感,再从自己口中发出:

只是为了让那一种美——化作轻微的声波,拍打着每一寸肌肤;

只是为了让那一种美——洗涤并融化到每一个毛孔里;

只是为了让全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再又从外到里,
使全身浸染并浸透了那一种美。

 

眼睛始终是微闭着的,不能打开。

因为担心——全身充满了的那一种美,
会附着在眼光上而倾泻或逸出。

 

更何况,在画卷中的一人一物之后,
还隐藏着那么多惊心动魄、令人心酸和不为人知的往事。

我是尤其推崇词人那
一个“锁”字,
她——

锁住的何止是满园的秋色?
锁住了一个落魄的人,
锁住了一颗孤寂的心,
锁住了一缕思乡的情,
锁住了一种亡国的恨,
锁住了一代帝王的绝世才情。
锁住了……


(题外话,我个人觉着:与之对比,王安石的“绿”字,可能都要稍逊三分了。)

 

我孤陋寡闻,对于“仓央嘉措”这个人才知道不久。而李后主则是听闻已久了。
读过他们的历史,看过他们的生活,欣赏过他们的诗词。他们有那么多的相似。

两位,同是被争议的人物;两位,均是身份显赫,又都是那么怀有绝世的才情。

所以,我想把他们两位放到一起对比:

 

一个是命运多舛的活佛,一个是国破家亡的皇帝。

一个是活佛转世的灵童,一个是情非得已帝王身。
一个痛心疾首英年早逝,一个扼腕叹息天妒英才。

 

佛陀的奥义深藏于经藏,几人能尝且能弘扬民间?

诗词的文字浅露于纸面,几人能作且能动人心肠?

 

他不是一个成功的活佛,但佛陀开启了他的般若。

他的情诗都充满了佛性,他用佛的智慧勾勒爱情。

亘古不变的是那爱与情,他把佛性沁入到身与心。

 

他不是一个成功的皇帝,因他把才情燃烧到字里。

看他诗词不因他是皇帝,爱他诗词何恨他是皇帝?

 

天下不都是肉烂在锅里,血雨腥风夺过来抢过去,

中国历史上四百位皇帝,您记住了几位孤家寡人?

 

他没让一代人安居乐业,但他灌溉千年心灵良田。

他没开疆拓土护住国土,但他勾勒万年灵魂宏图。

 

他或许愧对千年前一代,但他妙笔润化滋养万代。

该骂他的人千年前作古,后世人喝牛奶还说牛丑。

 

古语云:
求功
要求百世功
求利要求千秋利,
求名要求万代名。


赤身来,空手去。
尘归尘,土归土。

 

活佛做的也是一个工作,皇帝干的只是一个职业。

何须标榜的那么的突出?为何刻意的那么的在乎?

都是一个个纯粹的生命,他们为何要饱经那苛责?

 

是世人对人的希望太多还是后世人过于的苛刻?

是谁换身后能做得更多?是谁仅只是江边一看客?

都能看到名胜古迹的伟大,
那背后隐藏多少苦辣心酸?

那曾经出了多少妻离子散?

那过去添了多少孤儿寡母?

门票吃的是千年前的血汗,
门票分的是万年前的红利。

 

 

阿房宫再好也不会让您住,故宫再喜欢您也是一日游,

长城再雄伟不筑您家墙头,奇珍异宝再爱也不戴您头。

她们是见证历史代表文明,她们属于华人更属于人类。

 

多少外国人游览故宫长城?多少国人未到过首都北京?

那些用心和情造出的艺术,那些用血与命换得的文物。
你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其实能目睹已是天大的福。

 

真正能陪着老百姓一生的,真正能让百姓一生受益的,

是那古圣先贤的良言古训,是那文人骚客的妙笔诗词。

不是皇帝万岁的皇恩雨露,不是王公大臣的为民作主。

皇帝是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自古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物质的一般会有灰飞烟灭,精神的有人在就永恒不朽,

汉字存在李煜的词就不朽,有人存在李煜的情就不朽。

皇帝宝座或许人人都能坐,千百年就出李煜那一颗头。

 

他的头有质量还更有重量,我引用很不贴切的一句话“

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让,所有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

我只想突出“重量”二字。虽然我的引用是不太贴切,

但,这足以能表达出——我对那一颗头颅的崇高致意。

 

看着仓央嘉措,瞧着李煜。
看着那些:喝着牛奶还说牛丑的评价。
又让我想起了一段话:“

今人见谨愿之士,类称为善而取之;圣人则宁取狂狷。

至于谨愿之士,虽一乡皆好,而必以为德之贼;

是世人之善恶,分明与圣人相反。

推此一端,种种取舍,无有不谬;

天地鬼神之福善祸淫,皆与圣人同是非,而不与世俗同取舍。

 

仓央嘉措和李煜,
虽然
他们身份显赫,权高位重,但他们不曾强烈的追求过。

所以,三百年来,就一直传唱着这样首歌——

莫怪活佛仓央嘉措,风流浪荡;他想要的,和凡人没什么两样”。

 

 

 

          尼斯  二零一零年 六月  十二日 子丑时   


链接:
097_混炒历史_文化_圣人_大师__古文
075_应载入史册的2首歌词

037_看活佛 观皇帝 读历史
022_女人般的历史





链接:
致来访者
以上为初稿,将不定时进行修改。尤其针对本人提出的观点,
若是发生改变,会及时的修正。以免误导人。最新修改放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dfe66b0100jd0j.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