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平巷老住户
东平巷老住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567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蔡東藩筆下的辛亥革命(連載二)

(2011-10-09 18:19:17)
标签:

辛亥革命

歷史文學

整理轉載

教育

分类: 華夏大事錄

蔡東藩筆下的辛亥革命(連載二)

 

 

 蔡東藩筆下的辛亥革命(連載二)

  

1:袁世凱乘亂出山

 

清朝宣統三年八月十九日(19111010日),湖北省會武昌城裏的革命軍發動起義,清朝總督瑞澂和第八鎮統制張彪逃走,曾任二十一混成協統領的黎元洪被推舉為革命軍都督。

革命軍第一次出兵,牛刀小試就拿下了漢陽,緊接著各地革命軍紛紛響應,南方一片燎原之勢。消息傳到北京,晚清庸碌無能的王公官吏們頓時被嚇得魂飛天外,倉皇抓出陸軍大臣蔭昌和水師提督程允和充當救火隊長,帶領兩鎮陸軍和長江水師,趕往鎮壓革命軍。

深知萌昌斤兩的攝政王載灃對這支救火隊很不放心,但環顧朝堂,又實在無人可用,他彷徨了好幾天,終於還是做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決定:起用已經被自己罷官的政敵袁世凱為湖廣總督,把兵權奉上,讓他全面負責鎮壓革命軍。真是明知對方是惡狼,依然請他守門房。火燒眉毛,能顧全一時算一時吧。

可他顯然低估了這匹惡狼的心計。

這個慈禧太后的寵臣,不但有曹操的性情,更多出一份陰鷙的心腸。慈禧死後,宣統皇帝繼位,對他懷恨已久的攝政王載灃立即將他罷了官,逐回原籍項城。

袁世凱心中明白,載灃得勢,自己不能用雞蛋去碰石頭,就在家喝酒做詩、垂釣取樂,裝出一副無欲無求、安於天命的樣子,實際卻在苦苦等待時機,企圖東山再起。

湖廣總督的任命詔書,不啻於一道玉旨綸音,袁世凱知道命運的轉機到了,但他畢竟是一代奸雄,很快從狂喜中冷靜下來,仔細分析了當前形勢。他看人的眼光不在載灃之下,認定萌昌必敗無疑。心裏就有了主意:與其這時貿然出山,和萌昌搭夥計做個倒楣蛋,不如等到清廷形勢危若累卵,再行匡佐。這樣一來,勢必可以獨攬軍權,更妙的是,如果戰勝革命軍,自然成為挽狂瀾於既倒的社稷幹戚、國家長城;如果形勢不利,倒轉槍頭對清朝落井下石,也不失為良策。

胸有此成竹,袁世凱便仿效司馬懿扮豬吃虎的手段,裝病回絕了清廷。

可憐載灃即使知道袁世凱內心的目標意圖,也拿他沒有辦法,最後只好命蔭昌率軍南下。

蔭昌率領清軍先駐紮信陽,然後推進到漢口,和黎元洪的革命軍在陸地打了幾次小仗,雙方互有損傷、不分勝負。接著,蔭昌調用水軍,從江上發起猛攻。不料革命軍佔據有利地形,從山上炮轟清軍。結果,清軍被打得七零八落,倉皇逃回信陽。

這一仗,革命軍聲威大震。黃州、淝陽、宣陽三地,乘機回應革命,高樹反清大旗。到了九月初一,湖南獨立;九月初四,陝西獨立;九月初八,山西獨立。緊接著江西、雲南、貴州紛紛獨立!

警報雪片一樣飛到朝廷,載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可事情不是靠急就能解決的,恰逢內閣總理慶親王奕劻、內閣協理大臣徐世昌二人,心裏惦記袁世凱,全力保舉老袁。載灃就坡滾驢,再次下旨任命袁世凱為欽差大臣,統帥海陸各軍;又命馮國璋率第一軍,段祺瑞率第二軍,全歸袁世凱調遣。老袁接到詔書,看見事情果然就如同自己設想的一樣,十分滿意,然而普通人都知道得寸進尺,何況野心勃勃的亂世梟雄?任你風雨飄搖,我自安若泰山,靜候最佳時機。所以他仍然回說大病未愈,請求朝廷另選賢能之人擔當重任。

他拿架子,無可奈何的清廷只好放下架子,奕劻和徐世昌二人聯名寫了一封誠誠懇懇的信,命專員阮忠樞送到信陽交給蔭昌,再命蔭昌親自到袁世凱家裏,當面敦促、延請。蔭昌接信後,立即趕往項城,見了老袁,奉上老慶和老徐的書信。

老袁看完信,微微一笑,說:臨時抱佛腳,恐怕也來不及了。

蔭昌使出渾身解數,從公從私,反復勸勉。

老袁見時機成熟,終於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下來。

蔭昌完成使命,返回信陽,為卸去這重擔而高興不已。前線清軍,聽到袁世凱即將到來,同樣高興萬分。原來,袁世凱曾任直隸總督,馮國璋、段祺瑞都是他一手栽培的心腹愛將,兩人承蒙老袁提拔重用,一直對老袁感恩戴德、推崇備至——這些,都說明了清廷把希望孤注一擲在老袁身上還是有他的道理的。

段祺瑞和馮國璋當即商議,決定馮國璋為前鋒,段祺瑞為後隊,與革命軍決一勝負。

馮國璋很快率第一軍南下,向革命軍發動猛烈攻勢。革命軍奮力抵擋,終於寡不敵眾,接連潰敗,傷亡非常慘重,被迫撤退。馮國璋乘勝追殺,佔領漢口。這時候的馮軍,就像紅了眼的野獸,見東西就搶,見到漂亮的女人就摟抱而去,甚至有人索性放了一把火,把漢口城裏一個十多裏的市場燒成了瓦礫……直到袁欽差下達軍令,禁止他胡作非為。馮國璋這才命令部下收斂,靜待袁公到來。

袁世凱下令嚴肅軍紀,當然不是因為他有多麼親民愛民。他被眾星捧月般駕臨漢口,巡檢了士兵之後,開門接見各國駐漢口領事。不出所料,那些領事無一例外,都對馮國璋縱容士兵燒殺搶掠的土匪行徑表示抗議。袁世凱一方面對自己亡羊補牢的舉措得意,一方面多少也對馮國璋的輕率有些不滿。送走了領事,他第一件事,就是召馮前來訓話。

老袁的口氣還是那樣的溫和,話鋒卻鋒利得讓馮國璋禁不住打了個寒噤。他說:我們面對的不是尋常土匪,也不是什麼造反。他們軍律嚴明,來頭不小,真的小看不得。像你這次奪回漢口,殺掠太重,以致各國領事對此頗有非議。今後做事,一定要格外小心謹慎。

馮國璋囁嚅半晌才答道:革命風潮,鬧得很緊,漢口的百姓,也歡迎革命。如果不給點顏色瞧瞧,恐怕他們會更加沒有顧忌了。

袁世凱拈須微笑道:殺死幾個小百姓,似乎沒啥了不起。不過,現在和洪秀全那陣比起來,已經大不一樣。我們不必為了替糊塗的滿人賣命而結怨于老百姓,更不能因此得罪洋人。依我看,不如暫時和他們停戰議和。如果他們肯,再作長遠打算。

馮國璋說:大人所見,小人自然佩服。如果他們不肯講和,又如何是好呢?

 

2:袁世凱狐狸過河

 

袁世凱看了馮國璋一眼,覺得有些事即便是對他這個心腹也不便明言,因此歎道:我回老家養病,無心再出,偏老慶、老徐硬來迫我,沒奈何才走了這一步。將來一定還要大費周折呢。

馮國璋聽得不得要領,正在納悶。忽然,外面送來朝廷文書,說慶親王奕劻、大學士那桐、徐世昌等人已辭職,朝廷任命袁世凱為內閣總理。

袁世凱心中狂喜,但表面上裝出一副無奈抱怨的樣子說:太平的時候,親貴作威作福,不把我們當回事;現在形勢不妙了,就把千斤萬兩的擔子,一層一層壓到我們頭上。難道他們就該享樂,我等就該吃苦?

馮國璋見袁世凱怨形於色,也跟著長歎了好幾聲。

沒過幾天,上海、江蘇、浙江三地相繼宣佈獨立。袁世凱早有準備,當即命令隨從劉承恩寫信給鄂軍都督黎元洪,商談和議。書信送出兩天,不見回音。袁世凱又讓劉承恩再寫一封信給黎元洪。仍不見回答。

其間,朝廷敦促袁世凱入京組閣。湖廣總督一職,另外委任魏光燾。魏光燾沒到任前,由王士珍代理。

袁世凱奉旨北上,走到信陽,再一次命劉承恩給黎元洪寫信。劉承恩寫好信,袁世凱作了修改,最後成形。

信裏說:袁大人希望早一天結束戰爭,地方百姓早一天安寧。否則,勢必荼毒生靈,耗費鉅款。就算戰爭平息,局面也不可收拾。況且,興兵打仗的是漢人,受蹂躪之苦的也是漢人,反正都是我們漢人遭殃。現在,朝廷作了讓步,都是閣下和諸路英雄的功勞。依我之見,不如趁機和平了結,再看政府有什麼表現?要是行,就竭力整頓;要是不行,再作打算也未嘗不可。您和身邊的諸位將軍,都是難得的人才,要是能顧全大局、協力平息戰事,袁大人不僅既往不咎,還一定會大加重用。再說,袁大人為人誠信,閣下想必是知道的,這次更不至於失信於你們。

書信送出,仍舊不見回音。接連是廣西、安徽、廣東、福建相繼獨立,真可謂風聲鶴唳。

武昌起義爆發不過三十天,全國二十二個省,已有大半脫離朝廷。仍效命朝廷的地方大員,除山西巡撫陸鐘琦,只有江西巡撫馮汝騤,閩浙總督松壽。剩下的封疆大吏,不是預先逃走藏匿,就是被革命軍逮住。還有江蘇巡撫程德全、廣西巡撫沈秉堃、安徽巡撫朱家寶等,搖身一變,扔掉朝廷的巡撫大印,做了革命軍的都督;甚至慶親王的親家山東巡撫孫寶琦,也宣佈獨立。

事情發展到這一地步,一直穩坐釣魚臺的袁世凱才真的著急起來,他不再寫信,直接讓劉承恩代表自己返回武昌,與黎元洪當面議和。過了兩天,劉承恩狼狽回來,交給袁世凱一封黎元洪的回信。

信上說:大人念及漢族同胞,不忍自相殘害,實在令我欽佩。漢族同胞受清朝專制,已經二百六十多年。從戊戌政變以來,一會兒說改革,一會兒說立憲,一會兒說縮短國會期限,哪一次不是國民用鐵血威逼出來的?!然而,所有這些,都是滿人用來牢籠漢人、欺騙漢人的伎倆。他們並沒有真正要改革政體的決心和誠心。

放眼中央各部、地方各省,都是一些什麼人?兵權財權,是國家的命脈,但手握這些大權的,不是不學無術的奴才,就是乳臭未乾的親貴;四萬萬漢人同胞的財產生命,全都斷送于少數滿人之手!

大人難道不是漢族同胞中最有聲望、最有能力的人麼?但當年北洋兵權被削,朝廷地位弄丟,要不是他們還稍微有一點忌憚之心,大人的性命恐怕早就不在了。其他人對此或許有所不知,大人難道也糊塗?

武昌起義,四方回應。他們眼見無法支持,又故伎重施,想用漢人來打殺漢人。大人難道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麼?對此,大人又是怎樣想的呢?

就算我們停戰休兵,一旦滿人反目,試問大人又能如何?如今,倘若我軍發動進攻,想來滿人是無力抵抗的。能幫滿人抵抗的,只有大人你一個人而已。然而,大人怎麼說也是漢人,要是大人明白自己是漢人,要是真為漢族同胞設想,何不趁此機會,掌握兵權,直搗幽燕?就算大人熱衷功名,也應該日夜祈禱我軍迅速打到黃河以北。那樣,我軍聲勢一天比一天大,大人的爵位就會一天比一天高;如果我軍屈服于滿人,只怕用不了多久,大人也就有鳥盡弓藏之禍了。

其實,大人是個聰明人,用不著別人教您怎麼做。我只不過是暗中替您設想,聽說清廷正召大人回京,真實意圖讓人有點猜不透,倘若是懷疑大人有不臣之心,想借此解除您的兵權,就該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拒絕。

元洪不過是一介武夫,不懂得什麼大道理,只想以此心保全我漢族同胞,並無其他第二個想法。大人見多識廣,想得一定比我周全,我就不便再多說什麼了。全國同胞,仰望大人已經很久了,肯請大人不要再以假面具示人,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這就是元洪給大人最後的忠告!

袁世凱看完,沒有任何表示。下一步棋該怎麼走,他已心中有數。

這時,隨從報告第一軍統領段祺瑞求見,袁世凱馬上請入。

段祺瑞進來見過禮,率先說:聽說大人準備北上,祺瑞特來恭送,並乞指教。

袁世凱想了想,避實就虛地說道:革命風潮,鬧得這麼大,看來是不好收拾。中外人心,又傾向革命,國璋軍一入漢口,稍微出點格,各國領事已有不滿。你想現在的事情,能隨便去辦麼?

段祺瑞說:京中資政院,已奏請懲辦前敵將帥,聽說已交大人查辦,不知您老人家究竟如何處理?

袁欽差這才不賣關子,摸了摸鬍鬚說道:一班老朽,曉得什麼軍情,華甫也太過辣手,我已向他交代過了。馮國璋字華甫,老袁袒護馮國璋,顯而易見。頓了頓,袁欽差又意味深長地說:芝泉呐,你我是故交,感情非比尋常。我這次被逼出山,又要上京,你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哩。

段祺瑞何等精明之人,如何不明白老袁身入內閣心在軍權的真意?當即拱手說道:小的唯命是聽。

袁欽差點頭道:這樣最好。時間不早,我這就要啟程了。隨即和段祺瑞攜手出門,上轎告別。

 

3:馮國璋奪取漢陽

 

聽說袁欽差進京,京中官民,尤其是那些王公貴族,高興得什麼似的。他還沒到車站,老慶、老徐所率的迎接隊伍早就恭候在那裏。下了車,老慶、老徐和他寒暄幾句,又立即簇擁著他來到攝政王官邸。

攝政王載灃和他有矛盾,但這次請他出山對付革命黨,怎能不格外殷勤、小心款待呢?老袁非但沒有絲毫不高興,還一味謙遜,說了許多才薄難勝之類的話。別人不知,但載灃卻聽得句句刺耳。只見攝政王冷汗直冒,就差跪下來求老袁了。

老慶、老徐等人,也在一旁敲邊鼓,可袁世凱就是不表態。直到第二天入宮見了太后,隆裕太后也竭誠懇請,袁世凱這才答應就任內閣總理,動手組織內閣。

當時,四面楚歌,誰還肯來冒險衝鋒、擔當重任?除了京中幾個無法推諉的,簡直有官無人。最後,袁世凱勉強選用梁敦彥、趙秉鈞、嚴修、唐景崇、王士珍、薩鎮冰、沈家本、張謇、唐紹儀、達壽等人組成內閣,並派出宣慰使,到各省安定人心。

那時,海軍艦隊和長江水師,陸續投降了革命軍。江蘇程德全、浙江湯壽潛,又組織聯軍,進攻南京。上海陳其美,一面援助江、浙聯軍,一面聲援湖北革命軍。

袁總理接連得到告急消息,心想,革命軍氣焰囂張,我若不使出點手段,別人還怎麼瞧得起我?謀劃妥當,就和老慶商議,讓他進宮逼隆裕太后交出慈禧太后所遺資財。隆裕太后沒辦法,只能把東西交了出來。

袁總理得了好處,馬上將銀兩運到湖北,獎勵馮國璋,並命馮國璋攻打漢陽。馮國璋得袁總理命令,看得比皇帝聖旨還重,立即慷慨誓師,全力攻打漢陽。

漢陽革命軍總司令黃興,革命信念非常堅決,幾經挫折,仍不屈不撓。他與黎元洪從沒見過面,到了武漢激戰前夕,才趕去見黎元洪,表示要沉重打擊敵人。

傍晚,激戰開始。革命軍新兵較多,缺乏經驗,傷亡較大。到馮國璋猛攻龜山,幸虧有黃興親臨前線,雙方連戰兩晝夜,未分勝負。不料馮國璋趁革命軍連戰疲憊,夜渡漢江,用大炮突擊漢陽城外革命軍。革命軍猝不及防,紛紛倒退。黃興得到消息,急忙回援漢陽,可到了一看,要害已被清軍佔領,知道漢陽是守不住了,只得下令撤回武昌。龜山也被馮軍奪去。

黎都督見漢陽失守,武昌危急,不免懊悔。但事已至此,也只有一面調兵力守,一面外請援兵。這時候的馮國璋,已送出捷報,清廷封了他一個二等男爵。馮國璋頗感欣慰,準備乘勝再下武昌,封侯拜相。

馮國璋猛攻武昌,武昌革命軍嚴防死守,情勢並無大礙。只是漢陽難民,渡江南逃,船至江中,往往被炮彈擊沉。可憐這些窮苦百姓,屍骨不全,飄蕩江面;還有一些婦女兒童,披發溺水,婉轉呼號。各國領事見了,代為不平,推舉英國領事為代表,勸令雙方停戰。同胞自相殘殺,卻要外人出面調停,真是可悲可歎。

馮國璋仍不肯甘休,只說要請示清廷,才能定奪;暗中卻加緊進攻。幸虧此時接到袁總理命令,要他停戰,他才順水推舟,賣給洋人一個面子。他照會英國領事館,開出停戰條件,稱革命軍為匪黨,要求匪党退出武昌城十裏,軍艦炮閂,一概卸下,交給英國領事館保存等。

英國領事把馮國璋的要求轉達給黎都督,黎都督又交給各省代表討論決定。

已經獨立各省,各自推舉代表齊集湖北,準備組織臨時政府。他們見了馮國璋的停戰條款,全都憤懣不平,不願答應。經過商議,礙於洋人面子,採取以矛制盾的辦法,要求馮軍退出漢口十五裏、馮軍的火車交英國領事館簽字封存等,作為交換條件。老馮當然不會答應,但有袁總理命令,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相安無事。

忽然江南傳來急電,稱都督張人駿、將軍鐵良、提督張勳等,棄城逃走,南京被革命軍佔領。

張人駿原本是個缺乏主見的人,只因鐵良是滿族人,張勳雖是漢族,但對清廷非常忠心,所以各省紛紛獨立,南京仍在朝廷控制之下。甯軍司令徐紹楨,發兵攻打南京,初戰不利,退回鎮江。隨後聯合浙軍司令朱瑞、蘇軍司令劉之潔、鎮軍司令林述慶、滬軍司令洪承點、濟軍司令黎天才,合力攻打南京。張勳率軍與聯軍交戰數次,互有殺傷。張勳雖然有些能耐,只因敵我懸殊,支撐很苦,急忙向袁總理求救,請總理速發援兵。誰知袁總理不予理睬。

不久,革命軍層層推進。張勳屢戰不利,主要助手統領王有宏戰死,無奈之下退入朝陽門,令城內獅子山守兵,開炮轟擊革命軍。哪知獅子山上的將士,已有二心,發射的炮彈,全都向空中亂放。緊接著城外最重要的雨花臺,被革命軍奪去。

張勳力竭計窮,先讓家眷收拾細軟,由部眾保護出城,自己也隨後率二千殘兵,與張人駿、鐵良等,乘夜逃走。革命軍進入南京城,歡呼不已。

南京倚山臨水,向來被稱為龍盤虎踞之都,革命軍攻克南京,作為根本重地,有席捲長江之勢。而漢陽為馮軍所得,雙方勝負對等,正是和議的大好時機。而這一切,正好是老袁刻意想要的。

袁總理與攝政王載灃面和心不和,乘機下手。他把重大問題全推給載灃,自己不肯做主。載灃有心無力,情願辭職。慶親王奕劻,雖說不再是總理,但遇到緊要會議,總要召他一同商議,他便在隆裕太后面前力保袁世凱能擔當重任,不能被人掣肘。隆裕終究是女流之輩,明知袁世凱未必可靠,也只好把清廷一切全權,託付袁總理。

全權付與,還有什麼清朝江山?

袁總理與尚書唐紹儀商量了一夜,然後委派他為議和代表,南下議和。

武昌各省代表,聽說北方已派代表南來議和,推伍廷芳為代表,選定上海為談判地點。恰值此時,革命党大首領孫文,從海外回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