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诚龙
刘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690
  • 关注人气: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月21日《劳动时报》发《菜鸟是菜还是鸟》

(2019-06-20 20:34:01)

荆州张秀才混同于普通老百姓了,他打了瓜棚,又去铁匠铺里打了镰刀与锄头,蓑衣或是借的,演艺事业不疲软,起始阶段,也要节约成本,张秀才毕竟只是演一阵子,风里不来,雨里不去,斗笠蓑衣临时去借,尿桶粪勺也借个临时。

道具穿上,张秀才先问他崽,像不像?像,像,像,像死火了。张秀才是天生演员,演土匪是本色,演官宦是本职,他演百姓也很擅长。这回演菜农演得装逼得真(简称逼真——这词是这么来历啊),张秀才之张公子记其爹之演艺生涯,是这么记的:“卜筑小湖山中,课家僮,锸土编茅,筑一室,仅三五椽,种竹半亩,养一癯鹤,终日闭关不启。”终日闭关不启,干嘛呢?揣摩演艺是也。

荆州张秀才者,张居正也,小名叫张白圭,名字太土了是吧,土叠土的。他老师李上翱给他掐指算,说白圭之名,包含的命运全息不佳,代他老爹改了其名——他老爹不曾提名字专属权之异议,张白圭因此就叫了张居正。居正同学是荆州奇才,有神童之誉,当地人提起他,有赞,有笑,有羡慕嫉妒恨,都叫他荆州张秀才。

张秀才昔日,有龌龊不足夸的,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举人当过高四生,进士也曾复读一届,不过还算是顺风顺水,读了名牌,进了机关,到了翰林院当了编修。高兴一阵子后,忧从中来,人家小芝麻,不算甚玩意,居然开花节节高了;居正我是大西瓜,滚啊滚的,都是原地折腾。张秀才居翰林那会,正是严嵩当道。道在何方?道路道路,路是有,道没得。张秀才道了声:我对当官没兴趣,哥哥我淡泊明志,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求躬耕于垄亩,我回老家当菜鸟去。

嘉靖三十三年,张秀才卷起铺盖,收起细软,打起哦嗬,唱起凉快歌: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还真走了,走到了荆州老家,不演官员,演起了农民,整了一块学农基地,“乃一切谢屏亲故,即田中辟地数亩,植竹诛茆结庐,以偃息其中。时复周行阡陌间,与田父佣叟测土壤燥湿,较穜稑先后,占云望寝,以知岁时之丰凶。”逼真,装逼得真个好真。

演粮农演菜农,诸位都知道,还有一位好演员,刘皇叔是也。皇叔到了许昌,许昌城里英雄满朝。说起英雄,吓破你的胆,英雄者,虎狼焉,虎豹焉,虎狮焉,一山不容二虎,一朝何容多雄?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刘英雄与曹英雄同在一朝一槽里,如何了局?

皇叔便英雄演起了狗熊。东市买斗笠,西市买簸箕;淘宝网购粪桶,京东秒杀粪水,后院里挖土开荒,辟了一块菜园子,种茄子,种辣椒,种豆角,种西红柿。别人所种南瓜箩筐大,皇叔南瓜鸡蛋圆;别人所种丝瓜手臂壮,皇叔丝瓜那话长。老二关羽,老三张飞,看老大挥汗如雨,种菜不像菜,种园不像园,说起了怪话:兄不留心天下大事,而学小人之事,何也”去,去,去,你们晓得什么鬼。对了,给我拿把扁豆豌豆四季豆给曹丞相送去,叫曹丞相尝个鲜。

曹操煮酒论英雄,下酒菜是谁的?是刘皇叔种的。两人一起论起饮食菜蔬来了,淮南袁术是什么菜?袁术冢中枯骨,排骨而已;河北袁绍是什么菜?袁绍色厉胆薄,包心菜而已;江东领袖孙伯符是什么菜?孙策藉父之名,坛子菜而已;益州刘季玉是什么菜?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上不了桌的狗肉而已;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此等毒毒不能挂齿啊,都是毒白菜,扔茅厕桶去,得了。

那谁是好菜?唯使君也。刘备大吃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连忙道,那是的那是的,今天送曹丞相的菜,都是绿色蔬菜,无公害蔬菜,没打农药之蔬菜,我亲自种的蔬菜,特供曹丞相的特供蔬菜。曹丞相,刘备这盘菜,好不好啊,甜不甜啊,安不安全啊?曹丞相只好点头如啄米,连连道好菜,好菜。吃人嘴短,曹丞相不好意思烹刘宰叔且为乐了。

史上最会种菜的是刘备刘皇叔吧,不是的。若评比史上最佳种菜能手,或者说最佳菜农演员,当是四阿哥。一阿哥,二阿哥,三阿哥,五六七八九阿哥,个个在那使枪弄棒,舞棍挥戈,一时间鼓声钹声喊杀声,宣武门震天动地,紫禁城天昏地暗,金銮殿日月无光,下水道血流漂卤肉。那个叫胤礽的,便成了“战争狂”——因争位战而成癫狂之狗了(数年以来,狂易之疾,仍然未除),最后是得“狂犬病”而死——他打是打了礼义廉耻之道德疫苗,奈何是假疫苗。

诸阿哥个个操梭镖,太子混战,四阿哥却拿起锄头,戴起斗笠,在京都繁华区开了一块菜园子,当茄子种茄子,种豆角当豆角,演起了“天下第一闲人”角色。四阿哥编了一本《悦心集》,里头收录了陶渊明的《归去来辞》与《桃花源记》,收录了刘禹锡的《陋室铭》,收录了欧阳修的《归田录》,中云:“生平澹泊为怀,恬静自好,乐天知命,随境养和。”四阿哥,还编起了歌谣,尽唱当官不是人干的,是蠢猪蠢狗才去做的。人人都道当官好,我说当官第一孬;人人都说当官佳,我说当官第一假;人人都说当官味,我说当官第一累;人人都说当官威,我说当官第一危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四阿哥者谁?康熙第四子,雍正帝是也。太子混战那会,他躲旁边种菜去,演起了“破尘居士”与“圆明居士”之男一号,演得真逼,演得逼真。他台词多,除了“生平淡泊”,除了“人人都说当官好,只有二奶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二奶又随人去了”,他有响亮台词来,哥哥我“丹青不知老将尽富贵于我如浮云”;哥哥我对“头戴天平冠,身穿衮龙袍”毫无兴趣。

听官人说淡泊,如听贼人说正道;听官人说淡泊,如听嫖客说洁好;听官人说淡泊,如听妓女说贞操。缩着头如乌龟,夹着尾如野狗,伸着颈如斗鹅,在那平生谈节义,慷慨号廉耻,君莫信,他非那道好菜,他是那只奇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