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诚龙
刘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944
  • 关注人气:5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5月28日《北京日报》发《最高权术是阳光》

(2019-05-28 09:32:23)

最高权术是阳光


我曾经盯着一个标语,挠脑壳半分钟,本来应该挠三分钟的——通不通三分钟嘛,当时想呢,脑壳挠久了,三分钟还没通,要么是我自缺智力,要么是他辱我智商,都是没面子的事。这标语蛮简单,又蛮通俗,不过我估计你也未必能深刻领会:敢于胜利。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两军交战,只有能不能胜利,有什么敢不敢胜利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不敢去胜利——这是什么话?后来倒是理解了,若是有人比如兀术炸了大宋使馆,岳飞说我率岳家军掩杀过去,岳飞去战兀术,指定是能够胜利的,而宋徽宗却是不敢胜利的,宋徽宗当然没什么怕牺牲的——他又不用上战场,要牺牲也不是牺牲他,不敢排除万难,胜利,他是不敢的,不说万难,其中一难,便是大难:宋徽宗怕胜利,大宋胜利了,他位置怎么摆?“送徽章”是另外情形,若失败,他位置怎么摆?

还有一种胜利,打死你,估计你也不敢的。来来来,三缺一,局长喊你去三打哈,你抓了一手好牌,百分百能够胜利,兄弟,我借你八个胆,你胜利去。我有兄弟对我激将他,直打冷齿:我不借你八个胆,你借我九个头,一族借一个,好吧?吓得我跟他打赌,也不敢了,打个赌也不敢胜利呢。

这事,不敢胜利,无他,事涉局长财力,要搬局长家财力到你家来,这事严重性,下属都懂的;唐太宗打牌是打的,蛮爱打桥牌,却指定不会如我们社区主任,打什么五块钱作底的赌博,这事倒不存在把领导财力搬家来,然则,你敢胜利唐太宗不?这事,不是你搬家领导的钱袋问题,而是领导搬你的脑袋事情。

唐朝有个叫唐俭的,好是鲁莽,只懂胜利能不能,不太懂胜利敢不敢。唐太宗喊他下象棋,这家伙马走日象飞田,车走直路炮翻山,士走斜路护将边,小卒子过河,只往前面拱,吃了太宗猪,踢了太宗马,翻了太宗象,一路杀将过去,将军,把唐太宗给将死了。唐俭敢于胜利了,没叫太宗割地赔款,却叫太宗恼羞成怒。唐俭不晓得,这事虽然没侵占太宗财力,却大损太宗智力。在大家心目中,只是在太宗自己心目中,他不差财力,然则,他觉得不能让大家觉得他差智力。

这比让领导输钱,更让领导起火的,太宗气得跳:狗日的唐某,你叫我输面子,我叫你输位子:“唐俭与太宗弈,占先。上怒,出为潭州。”滚去京都去,滚到长沙去吃白沙。领导,白沙不是沙,是好山好水呢,这是叫他喝白沙酒,白沙水泡茶?唐太宗可没这好心思,我才不让你去橘子洲头,且叫你去白幡山头。

因为下棋输了,发输火?这事说出去,对太宗形象影响是蛮巨大的。门子挑战贾雨村智力,贾雨村晓得要整死门子,得另寻一个不是,唐太宗气晕了头,到底也是晓得不能直接这么干,他读“二十四史”(其时没那么多史,十史怕是有的),读了那么多,晓得有个法子,领导最常用,也百试不爽,便喊来尉迟恭,叫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给我去唐俭家瞧瞧去,看看有没有贪腐,有没有写日记作诗,文章里面有没有悖逆字句,“俭轻我,我欲杀之,卿为我查证其过。”

好的,好的,我晚上就去。尉迟恭去了没,他去过鬼。这等鬼事,恶鬼贼鬼魔鬼鬼崽子干的事,哪是人干的?人是不会干的。次日,上得殿来,唐太宗喊尉迟恭去办公室,叫秘书关了门,唐太宗伸过头来,压声问:怎么样?唐俭有问题吧,“臣实不问”。有问题自然是问题,没有问题创造问题作问题,唐太宗反复追问,“上追问者三,”反复追问题——授权他弄问题呢,造问题呢。这等问题喊你来,那是将你当心腹的,马上,也许就在明天,不,就是出了这个门,分分钟,不是提你一个旅长师长干干,而是拔你中将上将当当呢。

这个尉迟恭死脑筋,不识抬举啊,唐太宗反复叫他说,尉迟恭反复不说,唐太宗要打死他叫他说,尉迟恭打死他他也不说。若说,唐俭是挑战唐太宗智力,那么尉迟恭是挑战唐太宗权威,朕是领导呢,何搞下属都搞不定?“敬德坚持者三。上怒,碎玉盏于地,拂袖入。”

这事,不说搁朱元璋,单说搁兄弟你,你早就喂叫喂叫,虎吼豹跳,鬼哭狼嚎,喊廷尉与庭长:来人,推出去斩了。唐太宗先前也是很气的。他转身走了,回到家去,喝了点闷酒,啪,把酒瓶给摔了,再倒了点茶。酒坏性,茶醒脑。脑子一醒,便打电话给秘书:马上开会。参加今天会议的,三品以上都参加,会议地点不放会议室,轻松点,放国宴厅:“良久索食,引三品以上皆入宴。”

这次会议,议题是,唐太宗做罪己诏。太宗简单叙了与唐俭下象棋过程,也述了叫尉迟恭暗室去抓唐俭小辫子事情。会上高官满座,记者满站,人头墨墨黑,摄像头闪闪亮,当着文武百官,五百大众,唐太宗竟把心底最阴暗处,打开窗子,把阳光引进来,让千瓦万瓦的太阳光,将自己腋下胸间,心房心室,其角角落落,其弯弯拐拐,其肝肝腑腑,其肠肠腹腹,照了一个彻底明,透底白。

这才是叫:敢于胜利。

唐太宗给自己来了个彻底明,透底白,给会堂给历史来了个满堂红满天彩:“敬德今日益者有三,朕有怒过之美,俭有再生之幸,敬德有忠直之誉。”谁输了?谁都没输,谁都赢了。本来,唐太宗是输得最惨的,面子输了,智商输了,人品输了,政治输了,结果呢,他是最大赢家,面子没输,里子更赢;智力没输,心力更赢;人品没输,官品更赢;政局没输,政治大赢。“群臣皆称万岁。”我对这个“群臣皆呼万岁”,素来瞧不上,谁个心底真呼个领导万岁?口头万岁喊得山响,心头是挽岁(挽联贺岁呢)喊到山头。但我这回真是相信,群臣喊唐太宗万岁,是从心底里喊出口来的,是真心真声震动琉璃瓦的。

唐太宗也是人,不,说错了,也是领导,玩阴谋也是会玩的。要提拔干部,寻是,不是也能寻万个是,要打压干部了,寻不是,是也可以寻万个不是,二十四史,满版满纸多多是阴谋,都都是权术,随便拿来一个使用,杀一个唐俭,杀一个尉迟恭,一点血都可以见不到。

然则,唐太宗毕竟是唐太宗,他是领导,不,也是人,他也能说人话,干人事,树人德,建人品。什么叫权术,暗室亏心是权术?阳光照彻才是权术,最大的权术,是阳光,最高的权术,是阳光,将自己暴晒在阳光之下,是最光明,最磊落,最正大,最伟岸的政治大术。

政治家最大的荣耀,非聪明,政治家最崇的境界,是英明。聪明是智商,英明是胸怀,“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英明胸怀可以将聪明脑壳都纳到自家,来替他办事,来替他干活,来替他取四方守四方打江山坐江山。知否知否君知否,英明是最大的聪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