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aonian
shaon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2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花落终有时——冯寅杰

(2006-08-14 17:21:13)
标签:

杂谈

一. }v.qGjb?  
e:KVI!fha  
$OG ?<]  
北京这种城市,处处要显出大气,而处处又显得小气。按东北话说就是“得瑟”,臭显摆。最具体的表现就是我所在的大学,外面修得跟圆明园似的,里面烂得惨不忍睹。我本来填志愿的时候还觉得这大学在全国也算有头有脸吧,招生简介里拍的照片那叫一个“爽”字。结果搬进来住才发现,这儿除了食堂还挺干净外,没有一处好地儿,寝室8个人挤一间,才20个平方。连张像样的桌子也没有,电脑也没处摆,更郁闷的是住宿费一学期要1500块大洋!于是我当即决定搬出来住,为了防止无聊,又拉了三个人,闲得慌的时候还能凑一桌麻将。 (?9qD`  
5A\HmI  
V"-flR  
`A+p ,,  
  我叫仙道彰,认识我的人一般都叫我小彰。 hn#;,YRU  
^HRNk P7  
&vOl+=];  
二. (%PUaY  
}UtkkoL ^X  
J9.1X4m4  
跟我同住的室友有一个是从江苏来的,叫李楠,外号小李子,法律系。和人吵架动不动就说“你有权保持沉默”,急了喜欢用cs单挑,一把AK用得出神入化,爆头从来不用第二枪。这样的人一般都会成为公敌,但是单挑又不是他对手,于是只好用群攻战术。按《天龙八部》里萧峰的话说就是:“老贼,今天是报仇,不是比武,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我们两个一起上。”然后情况就是正面一个人丢一个烟雾弹,然后500发的重机枪狂扫,后面还跟着一把狙击,结果就是小李子真的沉默了。之所以说“两个”是因为我cs不行。往往他们三个激战之时,我在房间里拉小提琴。每当我叽叽嘎嘎地试音,然后拉到E弦时,就会听到极其郁闷的一声“啊”,于是我知道小李子又输了。我的还有两个室友,一个叫小室,地道的北京人;另外一个是东北人,叫Alex,老爸在北京开房地产公司,听说钱多的可以把我们这所大学连房子带地基外加老师全包圆了。这种人的通病就是爱显摆,按他的话说他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可他每天换一套衣服。 Tk("EY3f #  
C6k"duUO!  
我们租的房子在中关村,房租一月3000块,200个平方米,房主据说是Alex老爸下属公司经理的一个下属职员。房子装修得跟皇宫似的,自己却不住。我一开始找的海淀区的房子被Alex他老爸看过之后异常“震惊”,他说了一句话让我特郁闷:“那疙瘩跟牛棚似的也能住人?”噎的我差点没说其实是为了怀念文革。等到第二天他领我们几个去看了中关村的房子后,我继续郁闷。当主人毕恭毕敬地告诉我他只是个小职员后,我终于忍不住了,问:“你一个月挣多少,能买得起这房子?”他笑着说:“不多不多,一个月也就15000块。”“你干嘛的?”“勤务人员,说白了丫就一个清洁工!”当时我正在喝可乐,他说完这话我喷了他一脸,然后为全中国的清洁工鸣不平。 m%O n-  
jt)Ka -  
说到钱,其实我们四个人都有不少。我高三时出过两本书,现在还没停印。卖得挺火,光版税就拿了十几万。小李子家底殷实,钱包里光信用卡就有十几张。学计算机的小室写过几个共享程序,每个月银行帐上就会有莫名其妙的人往里打钱,少则几百,多则上万。总而言之,我们的生活是不愁吃穿很是滋润,尤其大学里的课程安排得总是不紧不要。多数时候,我们过的就是混混的生活。 (mJ pr  
'DDHHH]G  
有一次我走错教室,进了工科的影视工程系,发现他们正在看电影。于是和他们一块看,结果发现我们和电影里的人一个状态,这部电影叫《北京杂种》。 $z?3 %d6i  
KtK=*%N~  
从中关村到我们学校只有7,8站的车程,可我从来没有按时到过,这里面有个原因是因为我每天晚上泡吧要到12点,而我又必须睡足8个小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很多次迟到,碰上系主任的课,他就很有涵养地对我说:“小彰,你来得太早了。”于是我觉得我可以更晚些。 NT?D:y1[S  
M8!/c'u  
E |m<l h.  
[0MIl&7  
三. -A:.9bv@[  
]67`{}''  
t haIX  
很多时候我会出现在中文系的课堂上,然后躲在角落里看梁实秋的小品,偶尔抬头瞄一下中文系的美女老师。然后手机就会震动一下,进来一条短消息:“又在偷偷看美女老师了吧?你死定了!静……”静是我高中时代一直到现在唯一的女朋友,在w大读法语。她是那种特别可怕的有智慧的女生,秀外慧中的那种。凌晨会打电话让我爬起来刷牙,随时随地知道我在干嘛,该干嘛,不该干嘛,然后用手机指挥我的行动。 &M[k""1Q  
Ak z5 OMb  
很多时候我怀疑她在我身上装了什么监视器。有一次我向她质疑时,她特牛x地一扬眉,说:“监视器?那么古老?不用,不用!我一对表就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了。”这话让我无比惊恐,一度让我以为她是邦德女郎。 !jCW #DQ  
;V^E3=8{  
k$H$`GtA  
四. &u;`B-K^w  
t$< u>2  
DdO&mdlt  
按Alex的话说,中文系就是兵工厂,里面的女生全是坦克。这话后来不知怎么就传到中文系,那帮女生一半要上吊,剩下一半要投河。于是男生们看不下去了,操着家伙跑到新闻系找Alex说要灭了他。 (~:<<`P^  
~yoPH  
Alex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在顶楼。 &PTii^d9  
jv [JHkC'3  
等我到的时候,那带头的已经被Alex一拳打昏了,结果剩下的一看这架势全焉了。我们四个刚聚齐,又跑了一半。余下有个别胆大的不甘心,说要和我们踢球决斗,输的一方必须道歉。Alex当时已经火大了,吼道:“随便啦,叫你们兵工厂,还真以为自己是阿森纳啊!” f= ')/7JJW  
NFFaK  
于是那天下午Alex又从新闻系找了7个人组了一队,还把体育老师拉来当裁判。结果中文系那帮小子被我们狂灌了8球,平了世界杯沙特队输德国那场比赛的比分记录。从此Alex在学校里名声大起,中文系的男生则名声大衰。 RhgF"#<^  
NM2O[r  
4{d)i/=n  
    五. Rc7:!\F'  
C<wb\M5  
-p g eMM  
  我在中文系厮混不愿离开的原因是我发现那美女老师很有品味。因为有一次她发现有一部“坦克”在她的课上看杂书,于是点名让她站起来,问她你在看什么书。结果发现那是本《故事会》,于是她特别不屑地说看这种书的人不是民工就是蹬三轮车的,学历不超过小学。当时我想那“坦克”一定非常气愤。因为我当时也特别气愤,我从小就看《故事会》,看了好几年…… {$X}@6  
D?X4[ g=!:  
在我选修的课里有一堂居然碰上了学计算机的小室,两个人碰上同一门课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是堂历史系的课。 t\OkW  
<;-9Z1[  
如你所知,教历史的神棍普遍有以下几个特点:秃顶或半秃,戴3000度以上的花镜,说话喜欢重复个别词汇,爱卖弄自己所知的野史穿插于正史之间。自称爱才若渴,常带自己喜欢的学生回家吃饭。而其实我们的真正目的就在这里,碰上这种老头,通常的办法是以毒攻毒,他无非是想搞昏我们,而我则想搞昏他。 7% J6m<w  
+3\%H !  
我和小室的进度是三天,二战时德国攻占比利时也才三天,具体的情况是小室在严头的课上与他唇枪舌剑地搞辩论,而我则在课后重金买下“抄人”的笔记。每天五万字的答辩论文专攻他课上的要害。本来我以为小室的逻辑思维要高于感性思维,谁知他竟是此道高手。 ^G!nBaK  
,{K`B9#vs&  
严头的课上发言的基本上就他一个,他包场了,而且竟能唬住严头。石达开兵败大渡河是因为看上少数民族小MM,和当地人闹翻;丘吉尔顶替张伯伦接任首相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小张的十三姨是德国人;克林顿和莱温丝基其实五代远亲,小克的爸爸的三姨夫的二姐夫的哥哥的表嫂就是小莱的二姑妈的大姐,这些都是真的?鬼才知道。 E BJ I/t#  
.mMkH=H$`O  
至于我,三篇论文篇篇吓人,其一《小布什与鬼谷子之渊源》,其二《三国游记——刘备美,法,英之旅》,其三《清朝辫子领衔法国时尚》,大段的论据来自各种时尚杂志,可见现在的八卦程度。 p*e.V ;s  
mbGy 8yE<f  
对此,严头的评语是:该生文章思维开阔异常,常人无法阅读,非经历与文墨皆达至高之境者不能览之,非大家之文不能与其争锋。老朽才疏学浅,尚能领略十之七、八,难为可贵。该生乃旷古奇才,多得不可,不可多得。既夸我一番,又抬高自己,可见十分狡猾。 VF>|F2  
JV5c};V@O  
之后,午饭问题得到解决,我们——我和小室,每天午饭皆在严头家混过。严头老婆是南方人,有一手绝技,烧鱼。任何鱼到她手里全成一个样。有一次我钓到一条海鳗,严头老婆一烧,出锅怎么看怎么像比目鱼,扁得跟严头的钱包似的。 rqG:k)3V8+  
|Vv\1S&  
严头爱两口,高了就会亮嗓子,什么都唱,唱得最好的是京剧《定军山》。再高一些就成烂泥了,这让我有种特想带他去酒吧混午夜场的冲动,那儿连17岁的小丫头片子都比他能喝,不管红的白的,8度35度。 w)B XOBc@e  
_1EfD$q}q  
说到钓鱼,其实我这个人没事做的时候,要不上顶楼,要不就去海边钓鱼。我有一套特别好的钓具,日本产的钢化线,碰到鲨鱼也照样钓得上来。其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钓鱼其实是为了清静一下想问题。我的勾子从来没有饵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总有蠢得要命的虾兵蟹将们上钩,最好的一次我钓上了一条不知名,貌似石斑足有一公斤重的鱼,然后我把它送给了食堂大妈,给她乐的。 %OF?8<  
t)b|rz ]  
有的时候我在海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没课的时候特别清静,有课的时候手机不断响找我聊天。 [iB'j3  
PsQG'WO`3  
Dx=MDFFC  
I) 4.x;?m<  
_vx N!  
六. %wbp[#{z6  
=k/f@J{Q  
Pm28w4A  
"Rjk/_3d  
好像我一直没说我到底是什么系的混混,前面说了那么多有混淆视听的嫌疑。我不是音乐系,历史系,中文系,垂钓系(有这系吗?我也不知道)的。其实我主修的是经济管理,如你所知这个专业现在很热门,帅哥美女巨多。我一个话不多的人夹在中间有些不伦不类,所以我选修的课杂七杂八的。 [Zk-.Ih}  
mgT|e  
静说其实的我真实的目的是想多认识别系的MM。其实她冤枉我了,真实的情况是别系的MM特别想认识我。有时候我上顶楼想坐一会儿,结果是五分钟以后身边全是女生,而且不断给我递信,本来我到的时候是一个人也没有的。 ~xRv#.8  
k!j'#O`S#  
每当我说到这段儿,静就急。她于是说那你找一个不就完了?我说那你怎么办?她说哼哼,追我的人有一个加强团,今天早上就有个学阿拉伯语的送花给我,还说要带我去国外。我就哈哈大笑说,学阿拉伯语的能去哪?伊拉克?别介,你就不怕被美国大兵给抓了遣送回来?我说完这话她就开始耍无赖,最后我不得不买了个迪奥的帆布手提包包给她才平息,这让我觉得女人是特别可怕的动物。 w:7|F3`  
P9~VW"  
BX=3;xYw  
6vbiTboQf  
七. j'sR+U {  
4(S|C2Q[  
7NR%D<T;r  
  很多时候我不太愿意讲话,然后Alex又是特别冲的那种。尤其是“中文系事件”之后学校里更是无人敢惹他,小室和小李子又一副花花公子模样。我们四个走在校园里,周围时常传出F4来了之类的喊声。搞得Alex特兴奋,说要不我们也组个F4那样的组合,结果他自作主张,取名为A4,Affecting four,忒恶俗。 =pl}uy(Qd  
4*I6za1\:  
之后当我们再次走在校园里时,周围的声音变为“A4来了”。搞新闻的人就是这样,很快学校方圆十里之内,A4的名头几乎众人皆知。其实我是反对这样的,因为我不想踏入演艺圈,更不想这么早就出名,但我的意见往往比Alex的行动慢好几拍。 KA$xZwEYk  
Cc8.t+T]C/  
  总之,这就是个混乱的年代,随他们便罢。 #XoZH:UN  
)_%;)od%  
C:"#G~,`  
/pP4 p@  
[!j bz{(  
八. R1n\,F&J  
l W8xC,W  
sBhkoV  
WgUcRd=  
关于泡吧,几乎是我们四个晚上唯一的活动。北京的各种各样的吧很多,酒吧,球吧,咖啡吧,网吧。酒吧是我们的归宿,后者似乎更适合中小学生或中年妇女。不过最近我们常在“Starbucks Coffee ”露脸。 [XktJ+  
K21aV6/$  
如你所知,北京的Starbucks Coffee一般都装潢得富丽堂皇,高雅人士谈情或谈生意,说话超过5分贝,就会被认为没修养的地方。 /d1r c?g!  
k6 ? :nVE  
这全是Alex的主意,对此小室的看法是阿司匹林吃多了是要吹吹风的。可恶的是他还拉我们一起来,幸好是他买单。我们一致认为免费的咖啡是不喝白不喝的。 QQYGvPU\(<  
tYdIs@  
而之前我们一直在我们四个共同的一个搞摇滚的朋友所在的一个酒吧混午夜场。 [i@;/Uo[y  
l@}'H>f[  
关于这个朋友,我认为是我所见过的人之中最有个性的一个,不仅仅从他的头发长得可以当拖把,衣服破得像乞丐中看出。最重要的是因为他每一次说话基本上就是对摇滚乐的一种颠覆,比如在一次演出结束后他曾很严肃地对我说他们乐队乃至现在整个摇滚乐坛都是搞噪音的,环卫局不找他们真是运气,说完还从耳朵里掏出两团棉花。还有一次他得知我会拉小提琴,就很羡慕地说弟弟你真幸运,架子鼓跟你那一比简直是一堆垃圾。 Us[0|R_  
1zI\#AR  
对此我始终认为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是主唱而不是鼓手。不过即便如此,也很少有人会如此贬低自己乐队里常用的乐器。 j!)VkVS  
7q_< Y  
让我们暂时告别酒吧生活是因为一次打架事件。事情的经过是那天晚上,我在吧台上喝啤酒,Alex他们在沙发上聊天,然后一个MM就上来搭讪。小李子请她喝了一杯,接着就有一个估计是那女孩儿男朋友的人跑过来说凭什么请他女朋友喝酒。当时Alex闷在一边喝酒,小室眼也不抬地说你丫知不知道在和谁讲话,语气平淡地像跟服务生讲话。那男的说我管你是谁,不想死的快滚!我看着那男的估计他已经凶多吉少了。果然Alex站了起来,开口说你怎么还在这儿没滚!那男的一句混蛋还没说出口就被Alex一拳给撂倒在地上了。这时后面又跑过来5、6个人,然后就是群殴。 g,bpPomH  
Og p'5s"  
这一过程中我始终很平静地喝着啤酒。一直到5分钟后我看打得差不多了,掏出500块钱放在吧台上说老板这是赔你的损失。这儿的老板我们认识,摔坏了他的东西不太好意思。我捡了个啤酒瓶,摔在被小室打倒在我身边也想站起来还手的男的头上,之后就结束出来。 "#^Qs2yH2  
r;A }1f4T!  
发现时间还早,就只能去逛街。 N'*oWj  
MYZsJWLc.|  
路过西单的“Starbucks Coffee”时,Alex突然就停住了,靠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往里张望。这个时候我在看天上的星星,小室在打电话,小李子蹲在地上看蚂蚁。Alex看了半天,后来干脆推门进去,于是我们也奇怪地跟进去,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小室问他你来这干嘛?Alex居然红着脸答非所问,这边有音乐哦。 Rb@_[q  
Q3<RA$ {  
我们突然发现他所指的音乐是从我们边上的一架钢琴发出的。弹钢琴的是一个穿白色晚礼服的MM。 )]_#S _  
gON+\Q"  
“那女孩不错哦?”Alex说。 H3,7^~N6~  
s)68v4}  
“恩?”小李子奇怪地看着他。 FU8\\EIn}  
Zi- "cB  
“原来你小子是为了这个啊?”小室一脸坏笑。 Za/&J++*  
Ln'?QP=dO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Alex见到女孩儿会脸红。 bOK7PI5Cq~  
)SJ0gx3&  
然后在我们的怂恿下,Alex让服务生递了张条子给那女生,纸条上写着:你好,我叫Alex,你几点下班,我能请你喝咖啡吗?女孩接到纸条后询问了服务生,然后转过头冲我们笑笑。 Qh \qv 85V  
Y*`\;ROV B  
后来我们在说起这件事时,Alex说是那个微笑征服他。女孩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着11:40,于是我们开始漫长的等待,后来的情况是,由于我们忍受不了Starbucks Coffee的沉闷,很早就回家了。 eR4.c  
A,dXm08;p  
只有Alex一个人坚持等待,关门后那女孩换了便装,据说两个人一见钟情,互换电话,Alex还把人家送回学校。听说那女孩是w大的学生,在Starbucks Coffee打工。 :5AtTj S  
tamw4h{n  
那天晚上开始Alex的生活规律就开始发生变化,比如强行和我换课去上音乐系的课,尽管他连五线谱都认不全。晚上早早出门去Starbucks Coffee坐到11:40;吃饭的时候会傻笑,傻笑的时候会忘记在吃饭而去上厕所。种种迹象表明Alex恋爱了,这让我们不得不对他的爱情观作一个新的评判,之前我们一直认为他和MM在一起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这下被完全颠覆了。 RW7M[lo  
}Q>yTRW`  
然后我们看见Alex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Z" ~.Y@]@T  
HnwtMU9  
u5\2p!Ue  
pV0Pfj6  
九. <gxoy@  
J}({7ilf  
V%4k()!  
{8g)41F;0G  
  日子总是不紧不慢地过着,我依旧时常出现在顶楼。静因为参加w大组织的法国旅行参观而准备法文考试,已经很久没打电话过来了。 $\ 6+)fsY6  
-qioh\D  
期间我因为经济系的一篇论文得奖拿到了一笔钱。 bMn8]|Y9H  
-VkU}2v&D  
无聊的缘故,我用这笔钱在网上买了个空间,放了一个论坛,名字叫“水中倒影”。开始只是些本校的人在那聊天灌水,后来又有些别的学校或是朋友介绍来的网友来注。,注册人数超过一定数量后,看帖,删帖,回复,发帖似乎成了我每天必需的工作。 7%&z+`L  
,alDoF8v  
小室和小李子好像人间蒸发,好些天找不到他们人,都各自有事罢。家里时常只有我独自一人无聊地敲打着键盘或是偶尔一个人去泡吧,神经质地向那些自称搞噪音的家伙们介绍我的网站。虽然我明知道他们根本就不上网。 ?!D-#&0:  
yVQ(EUfbE#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个多月,直到北京的天空开始飘雪,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看到下雪。上一次是在我6岁的时候,自那以后我的家乡再也没有在冬天下过雪。 U,GD:@W#]  
^!#B+%F  
冬天已经到了,在外面的人也各自回家了,我们还有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在家开着暖气过起蜗居的生活。只是学校还没有放假,Alex开始大量储存食物,他上一次超市买的东西够我们四个人吃一个星期。 %'zIl0l>a  
@).C"SeW  
我依旧保持上顶楼的习惯,或是花很多时间在论坛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然后时间就这么晃过去了。静与我的联系逐渐增多,开始只是发些短信,后来她干脆来我的论坛发帖,注册了个ID,叫“水晶”。 ?0kz1[hY3  
7 bFnU+  
静曾经警告我,我有很多不好的缺点,奇怪的习惯。比如大冬天的一个人就老喜欢上顶楼。她曾经也问过我为什么,我就告诉她说,在那上面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这样就可以安静地思考很多问题,自己的问题,你的问题,大家的问题…… .(HXWY  
fkKL/  
冬天到了,本来顶楼上也有很多人,现在就少了许多,直至只剩下我一个人。 H0BLW,,V  
Ay mDZ(  
顶楼能够保持安静是我所希望的,虽然很多时候和Alex他们混在一起我也很吵闹,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习惯自己一个人安静的。 'eylt1  
\>l_4p(W  
也许是心理作用,每次上顶楼的时候就感觉身边会有人跟着,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奇奇怪怪的人到处都有,我做自己的事情从来也不想去关注别人到底想怎么样。后来我终于见到了那个老跟着我的女孩,就在北京的今冬下的第一场雪的那个夜晚。我放烟火的时候吓到了这个女孩,黑夜中还没等我看清她的容貌,就接到静的电话,接着匆匆离开…… GZ~z%1og  
I[s'UE  
静在论坛发帖警告我,如果这么冷的天气我继续上顶楼,她就不理我了。断了后路的我没有办法只好整天整天留在开足暖气的家里。 )(?]v  
KnX%, E~5z  
小室他们因为无聊的关系,也开始泡在论坛里,一天到晚狂喷口水。Alex更绝,干脆要我为他和怡(就是那个在Starbucks Coffee弹钢琴的女生)专门开个私人版块。 @ gep%rN*.  
OW|@R0t  
这时我的论坛在网上已稍俱名气,注册人数超过了五位数。 S,>I W^u^:  
`ut?#u  
一个普通的星期天,我一如往常,起床,开电脑,刷牙,然后端着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开MSN,开浏览器,看论坛里新的帖子。有个叫“小鱼”的ID发的一篇《冬季里注定失去的》的帖子吸引了我。我按下那个标题,浏览器跳出一个新的窗口,那注定是个对我而言不寻常的帖子。 =dzA&\>(#+  
l.?r(MY  
V;h;%xf  
N* ~%kP  
  《冬季里注定失去的》: D%acyTB  
+`6>>IKn  
snr"rDi?  
Hm&VC^_t  
冬季对我而言再普通不过。我是个北方女孩,从没有过去南方,在我心中从没有缺过秋天里散落一地的梧桐叶和冬天里漫天飞扬的雪花。 Y -)}+m  
dv%AX8 G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心中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东西竟能让人如此兴奋,如一个天真孩子得到心爱玩具般欢笑。 Rs-}3-xn  
am$/6d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顶楼,那么安静的一个人,安静得让人不忍心打破这种状态。他就那么不说话,几个小时,毫不厌倦的。次数多了,发现自己居然也渐渐安静下来,而且没事老爱往顶楼跑。 Y`+ gSOC  
!(T.+c  
看看他,沉默似乎形成默契。 <?|fW  
w^?Ut\)$  
后来,偶尔骑车在海边的公路,居然发现了他,仍是一个人,还是那么安静,一个人坐在那儿钓鱼。于是我就远远地看着他,在沙滩上偷偷瞧他。 4ktkB$B  
+ Jf@Fd[{  
我想他大概从不注意到身边的事,包括我,这也许让我有了些许失望。在海边他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钓不到鱼,走的时候我才发现他的鱼钩上根本没饵!奇怪的男孩…… w(&Y&Ck7  
w5d ~#;L  
冬天到了,就很少有人外出,可是他仍时常会出现在顶楼。有时候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但他却从不曾发现过我。 fBBZzZv&*  
Co~@J&!o  
那个晚上,是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 i{fK <G_Y  
$c8 <n  
在顶楼,我第一次看见他笑,高兴地大叫。 t+!CWT@Q:  
BbrXFtB  
那一刻我惊呆了,那些让我从不关心的,居然让一个从不笑的人笑得像个孩子。他的笑让我想哭,那是一份久违的感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他,我想走过去,到他身边告诉他我的存在。 i d dP1J.  
: :^ ,Y.x  
但是突然一个烟火窜上天空,毫无防备地吓到了我,我的惊叫终于使他注意到了我。 %Bz@0"~F  
KG9cQjs  
我很懊悔自己不该如此失态,他冲我笑了笑,然后恢复了平静。他对我说对不起,他的烟火吓到了我,我红着脸说没事。 `Y1{.qY_E  
_ >o5?n  
巨大的火花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他的脸。我走到他身边,大着胆子和他说话,他给我讲从不听过的神话故事,眼睛里闪烁着灵气,我突然发现安静外表下的他其实并不冷漠。 ~dY^z>+~  
hUB^cb6B  
他告诉我他的童年没有雪,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各种愿望。真是个孩子,天真的孩子。我静静地聆听…… al8 H<  
V0K9\b$f  
冬天,像得到了什么,分明又似乎失去了什么,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在顶楼见过他。 >kUsQLr,+  
joFe}" m?  
穿梭于地铁与家之间,我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份难以了却的安静…… kji>vx*p8  
F}ZKD]  
~,.zKgo  
X>XP-`\v0  
十. l08CjF 8  
nE.'o%!  
-E0?Ier%C  
浏览完帖子,我的心突然就莫名地震颤了一下,那是说我吗?我努力地回想着是否有那么一个夜晚,思绪之中回闪过许许多多个糜烂的夜晚。 qTtRrZ  
8=/jL>  
我突然就确信自己见过那样一个女孩,确信是有那么一个下雪的夜晚。只是我并不曾明白她的事,我这样回答自己内心的疑问。 E&*(QX  
@sd6Z2:  
小室跑过来问我早饭吃什么,小李子在讲述昨天有个人在论坛里想他单挑cs,结果在浩方里被17:5的家伙。今天不知道又要玩什么花样。Alex在一旁给怡打电话,看样子是准备出去。 20 B#gQx  
i9 X@\:[  
我查看了“小鱼”的注册资料,在MSN里加了她,闪亮的头像表示她此刻在线。 xO}2X%<c  
vQY c15=Ey  
“你好,我看了你的帖子……” x@$ 9a7Nj  
-Fo6 q/  
“啊?呵呵,那只是个童话故事。” vi1KXt F  
D9)o8b:4  
“难道是假的?” dd*/Pt^T  
}vM W\^  
“不,是真的啊,发生在现实中的童话故事,可惜我没有勇气向王子表白,我只是个灰姑娘……” x6!e -gU%  
#=JTzDN  
“不,其实你很漂亮……” B#.o_  
0njb|@Y  
“呵呵,我们见过吗?” !]^e_\+w  
:z(M}+,  
“……也许吧,那个男孩并不知道你喜欢他。” TD:x)I A;  
,qd? I%3  
“那不重要,……” t~_j[K]~  
Qk3oIM.h  
“哦,对不起,我要下了,我的朋友约我出去。” ooi$uDOLI  
&P&i,A  
“祝你幸福……” ytxZ"j7(  
=`R@9l1  
“谢谢,如果再次见面,我会告诉我喜欢他的。886!” BNq gZPd(  
"3#M-t}>  
C)TC0YL  
#Q;>G/\h$  
突然觉得胸口好闷,我关上电脑,冲出家,在街上狂奔。神使鬼差地进了地铁站,就在sohu巨大的广告牌下我猛然见到了那个女孩正准备出站,像是缘分,又像是玩笑。就像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栓住了两个人,我发现了她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 vv]"|1"  
Hxa?QB  
"#]l Q  
我们相距大约才十米,却沉默好几分钟。 m1s/f15:#  
G{ }3q  
.1vKT nc  
“彰,你在这干什么?” '!$WRSMN  
DK]Y,0\a  
我回过头,是静! 6yg<(  
a2Q'llHg  
“我正给你写短信,这下可好……” EoUO}z2  
YHd>s z$  
静的肩上分明背着我为她买的包包,我的胸口一下子不再发闷。 n[r$x!E  
{YZDR]){  
我耸耸肩。“只是跑步而已。” ARbRbFt  
#opZPy>  
“跑步?你疯了?” ^N2 :u  
d='Ech ?  
“算了,我们走吧!” nEx^Cq  
pb&sSs  
我拉上静,我不知道我的背后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如此渺小。 mkM=Z+ H  
HI]u/~oT  
%$ [Am\!  
/{lswN:^  
“静……” z 5Eu`  
tRPsab7;  
“什么?” KjRC[s6Th  
^7\vu M[  
“你不会离开我对吧?” -ek.U4e  
b]`.sQD  
“好好的干嘛问这个?” /+|wyIUW  
7ze`^uMs(  
“快回答!” VewCKf  
_6po3i1IK  
“恩,除非你不要我了!” I|lP;aXa  
'25sT;|y  
> ?ECvp  
Q*,9 v+^|  
北京的上空开始飘散雪花,路边巨大的电影海报上印着几米的《地下铁》。 hs14 Ep  
xo6;,@  
83d5?!G  
They’re both convoned that a sudden possion joined them.Such certainty is beautiful ,but uncertainty is more beauyvful still                   )qC-~  
9:|wm@  
Y*. e  
iWd}6Mw  
——几米《向左走,向右走》。 tVjWR0K  
KC$q9/  
.b$Y{H  
K v9$="t  
我给所有的人发了这条短信息,告诉他们“unaertainty”就是变幻无常的意思。 zepNoatDc  
o0\:k ?E  
等到手机响了,我打开其一条回复: 8c'Nw59  
Y7m:Go M  
你丫傻了吧,瞎发什么!小样儿找抽呢! >$P$'=G  
Un !z?DM  
—_—# _%HW  


.&#593;&#9671;&iacute;▓&_抬起头︵蹴有蓝兲╱﹊︸︺の、桥簖ァя

 

本文作者曾获第七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