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重歌重歌
重歌重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11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女痞子

(2013-06-12 13:47:47)
标签:

女痞子

青春

杂谈

分类: 短篇杂文


女痞子



每一段青春里都有女痞子,每一所学校里都有女痞子,每一个女生都曾被女痞子欺负过或者当过女痞子。每一个男生都曾暗恋过女痞子或者被女痞子明恋过(女痞子是不屑于暗恋的)。学校里的女痞子要么极美,美是痞的资本。要么极丑,痞是丑的出路。任何东西都有剩余价值,痞就是过美过丑之后那不安份的剩余价值。

我能想起的女痞子有两个,分别是美和丑的代表,她们都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极深的轮廓,改变了我的人生不至于,但或多或少影响了我某些习性。

我见识的第一个女痞子是在初中,就简称她痞1、p1吧,实际上她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而且是闻名全校甚至周边学校的校花。她从校门口走进来,穿着蓝色的喇叭牛仔裤,两只膝盖细细的,像只蓝色的孔雀,头发烫得很直,还有一缕红色。连最老实的书呆子都要偷看她,但也仅仅是偷看,美人不是属于国家的,也不是属于全校的,而是属于全校最强壮的男生,扛把子。P1有个男朋友,一米八几的个子,敢跟体育老师打架,他的主要时间基本都在打架,不打架的时候就在跟P1亲嘴,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都能看到P1坐在他大腿上跟他亲嘴。

老大的女人就是大姐大,哪个男的敢偷看大姐大,晚自习后要挨打。哪个女的敢顶撞大姐大,晚自习后要挨打。老大常年征战在外,因为本校算是自家领土,都是顺民,谁没事在自家国家打仗的。于是,学校里事事监管亲力亲为实权在握的反而是大姐大,P1。这就是她的后宫,她的天下,没有人敢惹她,她就只好惹别人,对象一般是女生。长太丑的,晚上去宿舍打一顿。上课回答问题太积极的,课间厕所打一顿。背后有讲过她坏话的可不得了,周5下午放学后回家路上见!你就完了,没有熄灯时间和上课铃来救你,周一还能不能见你就不一定了。

我从来不正眼看P1,避免一切事端。直到快毕业时,班上转来一个小帅哥,全校女生都看上了。这也是我跟P1的唯一交集。大姐大果断踹了老大,老大屁都不敢放一个,因为,据说原来P1的哥哥是高中部的扛把子,老大都要靠她哥罩着。后来我才知道,每个学校都有一个老大是她哥,所以,美女其实一直都是国家的。

P1天天来我们班巡视,带吃的给小帅哥,但一直没有亲嘴,都说小帅哥不喜欢女痞子。

小帅哥坐我前面,我每天看着他后脑勺想到底他们有没有恋爱呢?老天好不容易给我这样浪漫美好的一个前后桌机会,我不去发展一段初恋是不是不妥呢?美色当前,我还是选择了进攻。

于是,我天天给小帅哥带早饭,记笔记,递小抄,上课觉都不敢睡,给他站岗,老师发现他睡觉时戳戳他的背。我想这就是最深沉的爱了,你吃饭时我看着,你睡觉时我守着。至少,在我成年以后从没有哪个男朋友如此待我。我尽忠职守任劳任怨地当着暗恋小妹,暗恋到全世界都知道我暗恋他。小帅哥没什么表示,p1就来表示了。

某天,我在去食堂给小帅哥买包子的路上,突然飞来一个馒头砸在我头上,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馒头如雨下,砸得不痛,但尊严有伤,我大叫:谁呀?干什么呀?馒头雨停了,一个美人脸出现在我面前,是P1和她的随从们,我看当时身边人来人往,谅她不敢揍我。那时不像现在,我还是很信任围观群众的正义感,就说:你砸我干嘛?我故意没说打,于是我人生中从没有被打过的狼狈历史。P1虚伪的笑笑,说:听说你是小帅哥女朋友啊?

我必须说,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惊喜,巨大的惊喜。居然,原来,小帅哥已经是我男朋友了对吗?对恋爱流程毫不熟悉的我那一刻也怀疑起来了,难道,我们现在已经在恋爱了,下一步就是亲嘴了?所以我回答P1:没有吧?不知道诶,可能。。我。。然后我才注意到P1的眼神很恐怖,顿时回想起宿舍里,厕所里,学校后的巷子里扇耳光的声音,我害怕,年少的害怕最纯粹,不考虑任何游戏规则,就是害怕。我说:没有没有没有,我只是坐他后面关系比较熟一点而已,他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句话对情敌说最有说服力。果然,P1打量我一番说:那你喜欢他不?这话我就不好回答了,如果说不喜欢他,就算是真的情敌也不会相信。所以我决定曲线救国,装作万分失落的小声说:他不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一语成谶。这句话小帅哥在一年后原封不动地还给了我,当时,多希望他也跟我一样,只是骗人的。

听我说完P1很满意,笑道:你回去吧,以后不要跟他走太近。不然。。哼哼。。冷笑声还在回荡,人已远去。

我忙不迭地回去跟小帅哥告状,小帅哥眉头一直皱着,然后说了句:我会找她谈,保证不会让她再找你麻烦,另外,我代她想你道歉。我听完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又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晚自习的时候,我站在窗边,看见小帅哥和P1在楼下操场昏暗的一角说着话,P1很激动,声音时大时小,手舞足蹈,小帅哥一直没动,也听不见他讲什么。忽然p1上前抱住了小帅哥,黑暗里,两条身影变成一条,再也看不清谁是谁。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堂爱情课,简单,平等,合二为一。

从此以后P1当然也没再找我麻烦,小帅哥基本没有麻烦也不找我。我告白过,结果前面已经说了,我就问小帅哥为什么喜欢女痞子。小帅哥腼腆地说:她像我的前女友。当时我听了接不上话,无限悲哀。十年后,我终于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你一个15岁的小屁孩跟我谈前女友!?

那次经历奠定了我之后的爱情观:男人若是偏爱你,总会打破规则,想尽理由。如果总是你臣服于他的规则,还要为此找尽借口,这爱多少都带点乞求,少点颜面。

上大学之后偶尔还能从同学口中听到P1的消息,她没上大学,男友换得勤,先是她嗜好的各种小帅哥和各种扛把子,后来不是官员就是商贾,早早结了婚,生了孩子,离了婚。。有一次我突然怀旧,就去初中每天都走过的路上闲逛,路过一家便利店,进去买瓶水,老板居然是我初中同学,我们坐下来聊了几句,老同学说他几个月前见过P1,当时她路过这里,进来买瓶水,她开着一辆红色甲壳虫,带着一个小男孩,还是那么美貌无双。

结局不坏。

P1的故事就此应该就结束了,我觉得在今后的人生中我们应该不会再有交集,除了在不同时间走过的同一家便利店。




p2就是丑的那类女痞子。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高一开学那天,P2穿着红色的露背装,牛仔短裤,高跟鞋走进校门,我以为她是老师。我上的是中专,所以,这样穿是可以进校门的。

这一次,我和女痞子成了前后桌。只要你肯对自己的人生事无巨细地梳理,就会发现很多事都是这么巧。

这一次,我决定把自己升级为女痞子的随从,万丈高楼从地起。

女痞子长得丑但身材好,天天变着花地穿衣服,那时候我们能穿个以纯,班尼路,美特斯邦威就算不错了,但女痞子已经穿上了外贸尾单,十分拉风。P2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每月寄不少钱给她,所以P1有钱,又自由,这在任何人的青春里都最难两全。P1的痞其实是一种表象,她只是穿得漂亮,满口脏话的,社会关系复杂而已,还真没见她呼呼扇谁耳光。

我跟着P2吃香的喝辣的,她每回买了新衣服都要叫我去她家随便挑,刚开始我只挑一件,后来就挑两三件,到四五件,有一次挑了20多件。接触得久了我慢慢发现P2其实是一个很没脑子的人,幸好一般人都不靠近她,否则还不把她欺负到死。

P2有个男朋友,瘦瘦小小黑黑的,一副万年小混混的相,他天天放学来接P2出去吃火锅,吃完火锅上网吧,当然都是P2付帐。因为我也是跟着蹭吃蹭喝的,所以没有资格说他什么。但我心里始终觉得那男的配不上P2,但P2很喜欢他。那时候我常常在P2家两三天地住,因为P2会做饭,家里又没大人,很自由,夜里促膝长聊。我问P2:你喜欢他什么呀?
p2说:他对我好呀。
我说:他哪里对你好啊?
P2说:他经常来我家给我做饭。
我说:你也会做呀,还稀罕他做。
P2半晌才说:就是因为我爸妈都不在家所以我只能自己做啊,可是,他会下午在家做好,等我放学回来吃。
我也隐隐觉得P2可能还是挺想爸妈,虽然我一天都说爸妈在家不自由。
我又说:他吃你的喝你的,占你便宜花你的钱!
P2又说:那都是我们两个一起花的钱啊!
我也讲不出来更深的道理,只好说:那他还睡你,总是他占便宜吧。
P2就急了:那也是我们两个一起睡的呀!

这句话,我记忆至今,仍然觉得是颠不破的真理。也成为我的人生观之一:任何事情,只要你也有参与,就不要讲亏欠,人类的所有嫌隙和战争都起源于此。如今我可以从宗教层面来做说明,佛说,所有事物都是和合现象,于是,每一件事必然都是你跟他人共同参与和影响的结果,没有施,没有受,无论事件呈现出怎样的态势和结局都是合理的,必然的。你再委屈,也是你推动的。所以,我最见不得谁总是说某件事里人家如何对不起自己,相比之下街头巷尾的长舌妇都比他们可爱,好歹长舌妇多半八卦的纯粹是别人家的事,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最多就是抒发抒发她们浅显世俗的价值观而已。

P2就抱着这样的高觉悟境界当着一个丑丑的女痞子,不过,我对她越来越好了,不再在心里取笑她,也很少占她便宜。

有一天晚自习,她突然接了个电话,脸色一下就变了,把我拉出去对我说:小强在网吧门口捅了人了,跑了,人家的哥们儿弟兄都在找他,现在要来找我,你先回家吧!

小强就是她男友。

我当时就吓蒙了,转身就要跑,突然一想,不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说:那你不回去要等他们来找吗?不如你先去我们家躲一躲。

P2抬起头来,眼妆都花了,她一边抹眼泪鼻涕一边说:我要去找小强,他身上钱也没有,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说:你上那找他呀?他肯定都藏好了,所以人家找不到他才来找你。你要是被那些人抓住了,小强打电话来都找不到你,谁给他寄钱去呀。

P2一听觉得有理,就跟我回家了。她一直不睡,看着电话。果然,半夜里小强打来说自己已经去成都了,要P2给他寄点钱。P2立马答应了,也大概问了事情经过,反正就是小混混斗殴,输的伤了,赢的跑了。P2在我家住了两天,门都没出,终于在第三天晚上坐上了去成都的长途车。就这样结束了学业。

大概半年后她给我打电话了,问了问这边的情况,我说早没事了,就是班主任曾问过我几次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来上学,我说不知道,后来学校就发公告把你开了。她在电话那头大笑,说,我都JB上班了,还上毛的学。我问她小强呢?她说也在上班,当网管。我说,挺好,挺适合他。最后P2说暂时不会回来,常联系。

实际上她走了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最后一次联系是我离家出走没有钱,打电话给她借钱,她二话没说,半小时内就给我汇了一千,当时真不是小数目,她还叫我去找她,我虽然离家出走,但总觉得走远了的话可能就像她一样回不来了,所以我没有去。这一千块到现在我也还没还,我想这是我们共同参与的事,不算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