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snz
wsn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79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冯积岐与红柯

(2011-12-16 21:37:41)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冯积岐与红柯作者:杨柳岸

冯积岐与红柯

——浅论陕西文学新一代实力派两位代表作家

杨柳岸

 

 

 

冯积岐与红柯,两位现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恰好都是宝鸡岐山人。一个县同时培养出两位省作协副主席,这看似偶然现象,是否也与岐山为周秦文化发源地的数千年余脉有关?

 

冯积岐与红柯两人年龄相差近十岁,仅从年龄上看,他们算是分属两代作家,可他们现在都正值创作旺盛期,他们现阶段的创作成绩都很突出,在陕西省内如双峰并峙,成为抢眼的中青年实力派作家的代表。红柯艺术创作之成熟之程度和趋势,似不减当年陈忠实贾平凹那一代的作家。而冯积岐可以说是大器晚成,正当壮年之时的创作的激情与成就,让人感受到他文学艺术的青春活力,艺术创造力的精神年龄和他的生理年龄相差明显。

 

 

简单地,红柯是浪漫主义,而冯积岐是现实主义。红柯有十年生命中最宝贵时期的新疆独特生活体验,西域粗犷雄强的风土人情熏染,所以他的作品中有伊斯兰文化中雄强而张扬的生命性,伊斯兰文化气息很重。而冯积岐家乡陕西关中农村底层自学成才,相对中庸平和的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对他影响很大,结合自己乡村人生体验,对农村普通下层人的命运关注和对苦难的切身体会,加之他对西方现代派文学有过海量的阅读,他的作品也包含有西方欧美的基督教宽容悲悯人道主义情怀。

 

 

红柯专心于写作,书斋加学院式的相对安静的生活环境,使他很少分心社会事务,他浪漫而艺术性人格得以在优裕的生活环境中以文字去沉甸。所以他的写作是“向内”的,十年新疆生活体验似乎够他写一辈子了,他只要不断向自己的记忆,自己的内心掘进,总会挖出艺术的清泉。而冯积岐早年就有复杂的底层打拼经历,成名后还常有挂职地方性官员的行为,既参与社会现实生活,又为创作积累素材,即使定居大都市,也不失农民本色,常回乡与农民“把酒话桑麻”,切身体察农民的民生疾苦,农民农村生活和现实生活,可以说是他创作的源泉。加之他也肯多花时间与精力多对年轻作家的奖掖提携,参与文化社会活动等,所以相对可以说他的写作是“向外”的,他的写作需要向广阔的外部延伸。

 

 

在陕西的小说创作上,冯积岐和红柯他们二人都有很强的文体意识,他们虽然在长篇小说创作上都有成就,但都仍然重视短篇小说。对于短篇小说,他们二人都有深刻而独特体会。红柯说“短篇写艺术,中篇写人生,长篇写世界。”“写短篇就如同写小楷,比拿着大拖把写大字要难很多”。而冯积岐也认为:“短篇小说是最不能藏拙的文体。”有成就的一线作家都把精力放在创作长篇小说上,而冯积岐依然很有定力地创作自己的短篇小说,这是一种艺术定力,一种在文体意识上的境界,长短只是外在形式。他说过一段话“对于短篇小说,我还是放不下,像瘾君子上瘾一样。操作短篇,乐此不疲。我尝试用多种手法练习短篇:写实的、虚幻的、荒诞的、象征暗示的、意识流动的,包括多角度叙述多线条叙述,多人称叙述,等等手法我都操练过。我没有把自己固定在一种模式中,也固定不住。我的写作和读书一样,喜新厌旧。我读了川端康成,又去找海明威;读了海明威,又去读福克纳;接受了福克纳之后又爱上了加谬。尤其是乔伊斯、鲁尔夫、厄普代克、波特、卡佛们的短篇常常令我激动、钦佩、向往。”这一段话足见他对短篇小说感情之深。可以说,他把写短篇小说当作为长篇小说的训练,同样也可以说,他把写长篇小说当作是为他短篇小说所作的训练,这两种体裁他同等重视。但从作家个性上说,他是那种轻灵活泼的才子型人格,艺术气质决定了他更适合于短篇小说创作,写长篇小说往往带着滞重的使命感也不符他的个性,而写短篇小说让他感到享受,感到游刃有余,艺术构思可以自由驰骋。事实上,冯积岐的短篇小说创作取得了更突出的成绩,他的短篇小说炉火纯青,他本人甚至已经有了“短篇王”之誉。

 

冯积岐写短篇小说,也与他把太多精力放在关注现实生活上也有关,纷乱如一地鸡毛的现实生活,必定要分散消耗他的精力,短篇小说于是就是他对世界化整为零艺术关注,虽缺乏长篇小说那样的力度,却也有活泼、及时、四两拨千斤以少胜多的优势。相对之下,红柯的学院身份,可以使他有更多整块的时间来从事他的长篇巨制。红柯曾几数入围并取得鲁迅文学奖,也两有两届入围茅盾文学奖,而即将举办的最新一届茅盾文学奖他又一次入围,其长篇小说《生命树》已经被有关评论家认为是获奖热门。而冯积岐的长篇小说其中《沉默的季节》与《村子》,特别是后者,者完全具备摘获茅盾文学奖的实力与资格,却由于种种因素而未能得到应有的荣誉。似乎他还很少获全国性文学性,这与他的文学实绩很不相符。这是我们当前的文学环境所致,但也与文学自身的复杂性不无关系,文学毕竟有见仁见智等不确定性。表面上看,冯积岐与红柯二人相比较,更年轻一点的红柯取得的文学成就更大,这似乎是明显的事实。其中有复杂的客观因素,当前中国复杂的现实有如酱缸,而红柯的小说西域题材避开了复杂的中原文化而剑走偏锋,是艺术对现实的规避,也可以说取巧。这种取巧有其艺术上的客观的“成功捷径”,有其合理性,也但有其主观思想的软弱性。长期依赖于这样的独特题材,它易流于为艺术而艺术,把宽广的文学世界化为一己的精神游戏,逐渐远离现实生活,让文学失去干涉现实生活的强度,真正让文学边缘化。文学属于精神世界,但个体作家的文学精神如果完全脱离本民族而偏求于别样文明,像红柯这样,对伊斯兰文明顶礼膜拜,脱离自身的生存环境,即使他在精神领域取得了一定成绩,也可能只是局限于小众,不是大境界。而根植于本民族文化基础之上的放眼与取法异域文明,可能更为合理。作家要有深刻的宗教意识作为终极信仰支撑,这是应该的,但,这信仰应该以一种“泛宗教”形态出现,而不是把自己捆绑于某种实际宗教之上,把自己的心灵交出。大作家应该有一点创立学说,自成体系的雄心,至少应该是独立知识分子,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与内心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说,较之题材上取巧于异域文明的红柯而言,冯积岐的写作更为坚实。他所欠缺的是坚实之上的一点升华和文学之外环境意义上的“机遇”等。当然,陕西作家中缺少学者型作家,缺少独立知识分子这种较普遍现象,也并没有在他们二人身上有很大改观,他们身上那种常见的立足于现实的情感抒发型创作形态,仍然很重。所以说要比较二人的文学成就,还为时尚早。文学自身的复杂性和无穷神秘性浩瀚感,足以淹没任何浅显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二人都在文学探索的路上走了很远,做出了可贵而骄人的文学实践成绩,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人们也有理由期待他们取得更大的成就。

 

2011-5-1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