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snz
wsn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45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忆阿坝!

(2010-03-04 08:32:41)
标签:

杂谈

                   记忆阿坝!
     从成都坐火车,遥望青城山,擦过都江偃,便到了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地界。沿都汶公路向北,经汶川,穿茂县,过松潘古城,经川主寺重镇,驰过岷江源头弓杠岭,绕九道拐之后,便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九寨沟。
    因为{{尘埃落定}}与阿来;因为青年歌手容中尔甲;我对阿坝早已心驰神往。五月六日至五月十一日,我终于如愿以偿。这几日,阿坝美得像天堂。
    汽车在阿坝境内213国道上行驶,沿途上上下下颠簸而行。上则蜿蜒直奔峰顶;下则盘旋而入谷底。岷江时而咆哮,时而欢歌,时而在左,时而在右,如一个顽皮的孩子,在213国道边跳来跳去。一路上碧空如洗,湛蓝,瓦蓝,海蓝,钢蓝,翠蓝,所有的词汇在阿坝的蓝天上都显得苍白而空洞。阿坝的天空蓝得纯洁,蓝得净谧,蓝的深沉,蓝得不可思议。蓝天上不时有白云飘过,云朵是孤立的,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忽而绕前,忽而随后。车窗外常有圣洁的雪峰在远天时隐时现,甚至一刹间在车边高耸,与车同行。汶川是阿坝的门户,居阿坝的东南部,县城威州镇位于县境北部岷江与杂谷脑河交汇处,海拔1325米,周围有茶坪山脉,邛崃山脉等众多的山体围绕。我们所行的213国道穿汶川城而过,小城秀珍而安祥,虽然地处深山峡谷,却流水欢歌胜似江南。
   说到阿坝境内的山,那叫惊心动魄。车行一日,山接山,山连山,巍峨苍茫,绵延千里,无始无终。抬头是山,低头是山,近处是山,远处还是山,脚下是山,眼中是山,昂首看不见山尖,低头山在水面。白云在山间飞舞,山尖在白云里穿行。不知道是山在云中,还是云在山中。213国道恰似一条白练,不知从哪里飘来,又要向哪里飘去。汽车在云端里爬升,汽车在山隙里喘行。给人一会儿上天,一会儿入地之感。那一刻,车里的人全都默不作声,不光是对山的恐惧,更是对山的敬畏!山,果真是离天三尺三!汶川的山,茂县的山,松潘的神山,更有黄龙的雪宝顶!在黄龙看山,则是白雪白云相挽,茫茫雪峰就在身边眼前,置身云端,置身雪原,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阿坝的奇观是水。阿坝境内有许多湖泊,藏族同胞称高山湖泊为海子。在茂县,我们参拜了叠溪海子。水色流光,高峡平湖,岩层断裂,怪石嶙峋,皆缘于1933年8月25日的一场7.5级的大地震,那场地震山体垮塌湮没了千年古城叠溪及周围的21个羌寨,形成了若干个地震堰塞湖。我坐在湖畔的围栏旁,遥想湖底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忍不住无奈地长叹。九寨沟的海子更是玲珑剔透,清澈见微,映蓝天白云,映雪峰丛林。海拔4300公尺的黄龙竟然流水汩汩,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夺路欢歌,正是山有多高,水有多高!那是从雪宝顶流下来的雪水,清洌至极。五彩池色泽明丽,金沙铺地。如巨人的彩砚,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有仙人从云际飘然而下,挽长袖,吐莲花,蘸彩池之水,挥巨笔泼墨作画。
    五月明媚的阳光,轻吻着多彩多姿的阿坝大地。汶川,茂县,松潘古城,川主寺重镇,映秀镇,毛儿盖,漳扎镇,黄龙,卧龙,草坡,威州,雁门,三江,红原,还有那壮观无比的岷江大峡谷,一个个名扬中外的地方,都在阳光下宁静而又温馨。飘扬的经幡,美艳的白牦牛,剪影般的苍鹰,捻动的转珠,原始古朴的植被,铮铮有声的泉水,憨态可鞠依竹而眠的大熊猫,峰峦叠嶂,花香四溢。阿坝的汶川,北川,传说中是大禹的故乡。沿途以大禹命名的饭店,旅馆,路牌,庙宇,随处可见。青稞酒,酥油茶,花椒,干果,毛皮,羌绣,五彩服饰,还有那些充满西部风情的经典村落,让人刻骨铭心,让人流连忘返。阿坝,地势独特,历史悠久,是一个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文化积淀丰厚的高原明珠。人间若真的有天堂,我想,那一定是阿坝!
   说到经典村落,不能不提云朵上的街市,中国羌族第一寨—萝卜寨!五月十日,我就是在这座古羌王的遗都度过的。萝卜寨地处汶川雁门乡境内。出汶川县城不久,就可见一根如烟囱一般高耸的羌碉,和一座烽火台,这就是萝卜寨的入口处。沿着黑色路面的盘山道,盘旋而上十公里,经索桥村,小寨村,最后攀爬到山顶云端才是萝卜寨。寨子是冰水堆积的阶坡台地,上天恩赐,原本陡峭的坡地,突展一方三五平方公里的平坝,210户(千余人)羌族同胞世代生存繁衍于此,安定祥和,与世无争。萝卜寨不仅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黄泥羌寨,并且也是唯一以黄土为建筑材料的古老羌族。寨子在平缓宽阔的台地之上,是鸟瞰千里岷江大峡谷壮美风光的最理想所在。
    考古学家说:萝卜寨早在3000—4000年前就有人类生存;地质学家说:在岷江大峡谷中的这片黄土地是天外来物;民间传说更是丰富多彩。
   在山寨门口高大的羌碉下,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羌族大叔用震耳欲聋的枪声和嘹亮悠扬的唢呐迎接我们这群山外来客。穿过一片浓绿的樱桃林,就进了寨子,层层迭迭依山而建的寨子,一片土黄,民房多为二至三层,户户相连,井然有序。有东南西北主巷和众多支巷。巷宽处七尺,窄处仅容2人擦身而过。曲径通幽,环环相扣,整个寨子就是一座有无数街巷城池的微缩。穿行在石板砌成的小巷,仿佛可以听到羌胞千百年历史的回响。穿红着绿的老人孩子妇女,在家门前休闲地写字,刺绣,摆地摊卖一些小物件。三三两两的青壮年背着沉重的背篓,从山下缓慢地朝上攀爬。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他们对于我们这些外来人,没有丝毫的诧异和猜疑。羞涩的微笑透露出他们的友善和热情,宽容和纯真,古老的寨子因他们而古朴鲜活。
山歌,羌舞,刺绣是羌族所长,羌家的歌唱,只能用“天籁”来形容。羌民善饮,并且喜欢用苇管围着坛子齐喝,边喝边唱,格外豪爽江湖。羌乐除了羌笛还有羊皮鼓,以手掌击之,声音沉厚,场面震撼。最难忘羌胞的微笑;最难忘寨子里娃娃的目光。临别时,就连寨子里高大的牧羊犬也依依不舍得和我们每个人拥抱。一次美丽的见证,一段刻在心底的记忆。(就在我写完这篇美好回忆之时,网上新闻透露,如今的萝卜寨已是一片废墟!)我将泪眼望四川:阿坝挺住!汶川挺住!藏羌兄弟姐妹,父老乡亲,让我们同行!

     ( 这几天又听到智利地震的消息,就想起了那一次四川汶川大地震,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重贴当时从四川汶川归来写就的<<记忆阿坝>>以示纪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都市流行"场"!
后一篇:疏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都市流行"场"!
    后一篇 >疏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