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献影印
文献影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563
  • 关注人气:6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元前的鲁迅美术年谱(《鲁迅美术年谱》试读二)

(2010-08-01 11:28:19)
标签:

事略

塾师

清光绪

叔祖

鲁迅

三味书屋

文化

一八九〇年  清光绪十六年  庚寅  十岁

鲁迅自述
    但当我哀掉隐鼠,给它复仇的时候,一面又在渴慕着绘图的《山海经》了。这渴慕是从一个远房的叔祖惹起来的。……这老人是个寂寞者,因为无人可谈,就很爱和孩子们往来,有时简直称我们为“小友”。在我们聚族而居的宅子里,只有他书多,而且特别。制艺和试帖诗,自然也是有的;但我却只在他的书斋里,看见过陆机的《毛诗草木鸟兽鱼虫疏》,还有许多名目很生的书籍。我那时最爱看的是《花镜》,上面有许多图。他说给我听,曾经有过一部绘图的《山海经》,画着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可惜现在不知道放在那里了。
    我很愿意看看这样的图画,但不好意思力逼他去寻找,他是很疏懒的。问别人呢,谁也不肯真实地回答我。压岁钱还有几百文,买罢,又没有好机会。有书买的大街离我家远得很,我一年中只能在正月间去玩一趟,那时候,两家书店都紧紧地关着门。
    玩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的,但一坐下,我就记得绘图的《山海经》。
    大概是太过于念念不忘了,连阿长也来问《山海经》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我向来没有和她说过的,我知道她并非学者,说了也无益;但既然来问,也就都对她说了。
    过了十多天,或者一个月罢,我还很记得,是她告假回家以后的四五天,她穿着新的蓝布衫回来了,一见面,就将一包书递给我,高兴地说道:
  “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
    我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 赶紧去接过来,打开纸包,是四本小小的书,略略一翻,人面的兽,九头的蛇,……果然都在内。
    ……
    这四本书,乃是我最初得到,最为心爱的宝书。
    书的模样,到现在还在眼前。可是从还在眼前的模样来说,却是一部刻印都十分粗拙的本子。纸张很黄; 图像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
的。但那是我最为心爱的宝书,看起来,确是人面的兽; 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没有头而“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还要“执干戚而舞”的刑天。
    此后我就更其搜集绘图的书,于是有了石印的《尔雅音图》和《毛诗品物图考》,又有了《点石斋丛画》和《诗画舫》。《山海经》也另买了一部石印的,每卷都有图赞,绿色的画,字是红的,比那木刻的精致得多了。这一部直到前年还在,是缩印的郝懿行疏。木刻的却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失掉了。(《朝花夕拾•阿长与<山海经>》)
本事
继续在家塾读书。至少已读到《论语》。在随周玉田读书期间,鲁迅开始搜集图画书籍。在周玉田的书斋里,看见过陆机的《毛诗草木鸟兽鱼虫疏》等书,最爱看的是《花镜》,这是一部关于观赏植物栽培的书,共六卷,内有大量插图。鲁迅从中获得了许多植物学知识。《山海经》也是鲁迅渴望得到的书,鲁迅视为“最心爱的宝书”。这段时间鲁迅搜集和阅读的图画书还有《尔雅音图》、《百美图咏》、《百将图》、《于越先贤象传》、《剑侠传》、《镜花缘》、《儒林外史》、《西游记》、《三国演义》、《封神榜》、《聊斋志异》、《夜读随录》、《绿野仙踪》、《天雨花》、《义妖传》等。

一八九一年  清光绪十七年  辛卯  十一岁

本事
    据周作人回忆,在此之前,他七八岁时与鲁迅在叔祖辈周花塍处读过书,周花塍生于清道光十九年(1839),也是秀才,一生在家塾中教书。鲁迅本年改从本宅堂房叔祖周子京读《孟子》。周子京,生于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周子京住的房子两扇门是蓝色的,被称为“蓝门”。鲁迅读书的地方天井里有棵橘子树,所以叫“橘子屋”。周作人说,“这人有点神经病,又是文理不通。”请他教书就是因为住在同一院子里。他的学问实在太差,经常与错别字,并闹出许多笑话。关于在周子京处读书的时间,周作人又一说是大约在光绪壬辰(1892)年此说与周作人其他回忆文章矛盾。本谱据鲁迅博物馆编《鲁迅年谱》暂编在本年。
    鲁迅在家塾读书的几年中,经历了几任本家塾师的启蒙教育,但祖父和父亲对这些塾师的教育是不满意的。祖父因为“吾乡知音韵者甚颇少,蒙师授读别字连篇”而给诸孙寄去《诗韵释音》等专门书籍以弥补授课的缺陷,父亲看到子京塾师讲课中不断闹出的笑话,只是无可奈何的苦笑。但鲁迅毕竟接受了基础的传统启蒙教育。而图画书是童年鲁迅的最爱。
    大家族的影响、家塾的教育、绍兴的民俗、祖父的影响以及他对图画的强烈爱好,使得鲁迅后来的一生对中国美术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八九二年  清光绪十八年  壬辰  十二岁

本事
    二月,开始到三味书屋读书。三味书屋距鲁迅家往东不到半里,“是全城中最严厉的书塾”。塾师寿镜吾“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寿镜吾,名怀鉴,号镜湖,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生于绍兴。清同治八年(1869)中秀才。本年四十三岁。在三味书屋,鲁迅先后读完了“四书”、“五经”,后又读了《尔雅》、《周礼》、《仪礼》等。
    “这总在癸巳以前,在曾祖母卧室的空楼上,南窗下放着一张八仙桌,鲁迅就在那里开始抄书的工作。”“最初在楼上所做的工作是抄古文奇字,从那小本的《康熙字典》的一部查起,把上边所列的所谓古文,一个个的都抄下来,订成一册,其次是就《唐诗叩弹集》中抄寻百花诗,分别录出……”(周作人:《鲁迅的故家•抄书》)由于当时的出版业并不发达,而书法又是科举考试制度的基本要求,从而使学人抄书成为习惯。大量的抄书是对鲁迅童年时书法的最好训练,也使鲁迅的书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约在本年前后
    绍兴风俗,经常在年节时临时搭台演出目连戏和社戏。鲁迅还曾在《目连救母记》中,应募扮演义勇鬼卒的角色。社戏中常演的剧目有《男吊》、《女吊》等。鲁迅在1927年写《朝花夕拾•后记》时,曾画过一个剧中的“活无常”。

一八九三年  清光绪十九年  癸巳  十三岁

本事
    秋后,皇甫庄避难。祖父因儿子和亲友子弟参加乡试贿赂主考官,事情泄露,被光绪皇帝谕旨判为“斩监候”,俟秋后处决。周家只好变卖家产设法营救,为免株连,送孩子到皇甫庄外婆家避难。鲁迅被寄在大舅父鲁怡堂处。在那里鲁迅被称为“乞食者”而受到很深的刺激。“不过在大舅父那里过的几个月的光阴,也不全是不愉快或是空虚无用的。他在那里固然初次感到人情的冷酷,对于少年心灵是一个重在的打击,但是在文化修养上并不是没有好处,因为这也正在那时候他才与祖国的伟大文化遗产的一大部分——版画和小说,真正发生了接触。明鲜的表现便是影写《荡寇志》的全部绣象。”“大舅父那里的这部《荡寇志》因为是道光年代的木刻原版,书本较大,画像比较生动,像赞也用篆隶真草各体分书,显得相当精工。鲁迅小时候也随意自画人物,在院了里矮墙上画有尖嘴鸡爪的雷公,荆川纸小册子上也画过‘射死八斤’的漫画,这时却真正感到了绘画的兴味,开始细心影写这些绣象,恰巧邻近杂货店里有一种竹纸可以买到,俗名‘明公(蜈蚣)纸’,每张一文制钱,现在想起来,大概是毛边纸的一种,一大张六开吧。鲁迅买了这明公纸来,一张张的描写,像赞的字也都照样写下来,除了一些楷书的曾由表兄延孙帮写过几张,此外全数是由他一个人包办的。这个模写本不记得花了多少时光,总数约有一百页吧,一天画一页恐怕是不大够的。我们可以说,鲁迅在皇甫庄的这个时期,他的精神都用在这件工作上,后来订成一册,带回家去,一二年后因为有同学见了喜欢,鲁迅便出让给他了。延孙那里又有一部石印的《毛诗品物图考》,小本两册,原书系日本冈元凤所作,引用诗经里的句子,将草木虫鱼分别的绘图列说,中国同时有徐鼎的《品物图说》,却不及这书的画的精美。这也给鲁迅一个刺激,引起买书的兴趣来。”(周作人:《鲁迅的青年时代•避难》)
    年底,随鲁怡堂一家迁居小皋埠“娱园”。主人秦少渔是诗人兼画家秦树銛之子,也能画梅花。他爱读小说,几乎收藏了所有的说部鲁迅常与他闲谈,并在那里读了很多小说。
美术事略
    陶元庆生。陶元庆(1893——1929),字璇卿,浙江绍兴人,画家。曾为鲁迅著译的《坟》、《彷徨》、《苦闷的象征》等书作封面。曾为鲁迅画素描像,颇得鲁迅赞赏。

一八九四年  清光绪二十年  甲午  十四岁

鲁迅自述
    先生读书入神的时候,于我们是很相宜的。有几个便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我是画画儿,用一种叫作“荆川纸”的,蒙在小说的绣像上一个个描下来,像习字时候的影写一样。读的书多起来,画的画也多起来; 书没有读成,画的成绩却不少了,最成片段的是《荡寇志》和《西游记》的绣像,都有一大本。(《朝花夕拾•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本事
    春夏之间,返家,继续去三味书屋读书。这期间鲁迅对图画书的兴趣越以浓厚。买了许多画谱,买不到的就借来影写下来。买到收藏的画谱有石印的《芥子园画传》四集,《天下名山图咏》,《古今名人画谱》,《海上名人画稿》,《点石斋丛画》,《诗画舫》,还有木版的《晚笑堂画传》等。周作人回忆:“这里边最记得清楚的是马镜江的两卷《诗中画》,他描写诗词中的景物,是山水画而带点小人物,描起来要难得多了。但是鲁迅却耐心的全部写完,照样订成两册,那时看过的印象觉得与原本所差无几,只是墨描与印刷的不同罢了。第二种书,这不是说次序,只是就记忆来说,乃是王冶梅的一册画谱。王冶梅所画的有梅花石头等好些种,这一册是写意人物,画得很有点别致。这里又分上下二部,上部题名《三十六赏心乐事》,图样至今还觉得很熟悉,只是列举不出了,记得有一幅画堂上一人督率小童在开酒坛,柴门外站着两个客人,题曰《开瓮忽逢陶谢》,又一幅题曰《好鸟枝头自赏》。在多少年之后我见到一部日本刻本,这《赏心乐事》尚有续与三续,鲁迅所写的大概是初版本,所以只有三十六事,作为上卷,都是直幅,下卷则是横幅,性质很杂,没有什么系统。所画都是人物,而简略得很,可以说是一种漫画,上卷则无讽刺意味,下卷中有一幅度画作乞丐手牵一狗,狗口衔一瓢向人乞钱,题词首一名云‘丐亦世之达人乎’,惜下文都忘记了。第三种所画又是很有点特殊的,这既非绣像,也不是什么画谱,乃是一卷王磐的《野菜谱》,原来附刻在徐光启的《农政全书》的末尾的。《野菜谱》原是讲“荒政”的书,即是说遇到荒年,食粮不够,有些野菜可以采取充饥,这一类书刻本难得见,只有《野菜谱》困为附刻关系,所以流传较广。这书还有一样特色,它的品种虽是收得比较少些,但是编得很有意思,在第一幅植物图上都题有一首赞,似歌似谣,虽或有点牵强,大都能自圆其说。鲁迅影写这一卷书,我想喜欢这题词大概是一部分原因,不过原本并非借自他人,乃是家中所有,皮纸大本,是《农政全书》的末一册,全书没有了,只剩此一册残本,存在大书橱的乱书堆中,依理来说,自家的书可以不必再抄了,但是鲁迅却也影写了一遍,这是什么缘故呢?据我的推测,这未必有什么大的理由,实在是对于《野菜谱》特别的喜欢,所以要描写出来,比附载在书末的更便于赏玩罢了。”(周作人:《鲁迅的青年时代》)
    据周建人回忆:“鲁迅先生小时又喜欢描画,画的多数是人物,从各种书上映画出来,后来订成本子。用的纸多是荆川纸,光,薄,透明。笔老是用北狼毫或‘金不换’,都是狼(黄鼠狼)毛做的小形的水笔。这种笔先生差不多用了一世,我记不起看见他用过别的笔。”“他有一次给我画了一个扇面,是一块石头,旁生天荷叶(俗称,书上称虎耳草),有一只蜒蚰螺(俗称,即蜗牛)在石头上爬。并有些杂草,纯用墨画的。”(周建人:《略讲关于鲁迅的事情》)
    冬,父亲病重。为请医看病买药,只好典当家中财物,经常出入当铺和药店。
本年,从族兄寿颐处以二百文购得木版大本翻刻的《花镜》。后经鲁迅多次批校,分订为三册。本年兄弟三人合出一百五十文,购买了一册木刻的《海仙画谱》,又称《十八描法》,日本小田海仙作。后此书给了三弟周建人,鲁迅又另买了一本收藏。
美术事略
    开业于清初的松竹斋,改称荣宝斋,并印诗笺。

一八九五年  清光绪二十一年  乙未  十五岁

鲁迅自述
    余少喜披披览古说,或见讹敓,则取证类书,偶会逸文,辄亦写出。(《<古小说钩沉>序》)
本事
    父亲病重。继续在三味书屋读书。大量阅读野史杂说并搜集抄录古书。大概是从叔祖玉田或是玉田的儿子伯撝处借来一部《唐代丛书》,《唐代丛书》又名《唐人说荟》,其中从《说郛》中采入二十种。鲁迅认为此书并不可靠,只是“拿来玩玩”而已,不过倒是引起鲁迅读书的兴趣。鲁迅从中选抄了陆羽的《茶经》三卷,陆龟蒙的《耒耜经》与《五木经》等,从此更是着力抄书。不久又凑了两块钱,买来一部共二十四册的小丛书《艺苑捃华》,这是一种从《龙威秘书》等书中杂凑的书。这也是鲁迅后来大抄《说郛》的原因。
美术事略
    徐悲鸿生。徐悲鸿(1895——1953),江苏宜兴人。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鲁迅文中曾提到其访苏展览事。

一八九六年  清光绪二十二年  丙申  十六岁

本事
    十月十二日,父亲病故,终年三十七岁。
    本年,继续在三味书屋读书。鲁迅在家时已学过《孟子》,陆续又读《易经》、《诗经》、《书经》、《礼记》及《左传》。再加上“四书”俗称“九经”。鲁迅在三味书屋之外,至少多读了三部经书。鲁迅说,“我几乎读过十三经”。经书读过后应“开笔”学八股文和试帖诗。寿镜吾并不喜欢八股文,所以用的教材是当时刊行的俞樾的《曲园课孙草》。“对课”即是作五言六韵,对鲁迅来说已不是难事了。据寿镜吾之子寿洙邻回忆,那时寿镜吾“常手抄汉魏六朝古典文学,但鲁迅亦喜阅之……”可见鲁迅的抄书也是受塾师影响的。
    本年开始写日记,约至一九○二年留学日本前止。此段日记已佚。
    大约在此前后,鲁迅的叔祖芹侯在上坟的船中为鲁迅刻朱文印章一枚“只有梅花是知已”,还有一方白文印“绿杉野屋”。此印现仍存于北京鲁迅博物馆。大约在本年鲁迅祖父著有一卷《恒训》,鲁迅在南京求学期间曾手抄此卷,其抄本至今仍存。从中可以看到鲁迅早期书法的面貌。
美术事略
    刘海粟生。刘海粟(1896——1994),江苏省常州市人。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鲁迅文中曾提到其访苏展览事。

一八九七年  清光绪二十三年  丁酉  十七岁

本事
    继续在三味书屋读书。阅读了大量古代书籍。尤其注意“杂类书”。
    手抄祖父所作《桐华阁诗钞》,共二十八题。
    手抄塾师周玉田所作《鉴湖竹枝词》一百首。
    手抄会稽童钰作《二树山人写梅歌》。
    这是目前存世的鲁迅最早的三种手抄本。是研究鲁专家早期书法的珍贵材料。在三味书屋,每天中午都要写大字一张,这种传统的训练是鲁迅书法的童子功,加上鲁迅从小对抄书就有浓厚的兴趣,大量的抄写积累了深厚的功夫。此时期鲁迅的书法已相当成熟老道。
    许广平回忆:鲁迅曾告诉她,在三味书屋学习期间,“他有一天迟到了,决意以后要早上学,就在桌子面上刻下了个‘早’字。”(许钦文:《鲁迅先生刻下的一个“早”字》)可见少年鲁迅在学习上是刻苦自励的。从字体上看,这个“早”字是用篆书刻成的,鲁迅对于汉字的字体已有相当程度的掌握,这与他的读书与抄书有关。这也是我们见到的鲁迅最早的篆书。
美术事略
    潘天寿生。潘天寿(1897——1971),浙江宁海人。民国时期著名画家。
    荣宝斋刻朱印本,刘锡龄绘《七十二侯笺谱》刊行。
    丁善长绘《历代画像传》刊行。

一八九八年  清光绪二十四年  戊戌  十八岁

鲁迅自述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我要到N进K堂去了,仿佛是想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呐喊•自序》)(N指南京,K指江南水师学堂)
本事
    二月一日,由南京回绍兴度寒假。
    二月二十八日,从绍兴到杭州探望在狱中的祖父和陪侍祖父的二弟周作人,在杭州住了四天。祖父“科场案”自首,被囚于杭州花牌楼。周作人记日记始于本年正月二十八日(阴历),其中记录了鲁迅购书的情况:
     “廿九日,雨,上午兄去,午餐归。兄往申昌购《徐霞客游记》六本。《春融堂笔记》二本,宋本《唐人合集》十本有布套,画报二本,白奇(旱烟)一斤,五香膏四个。”
    “二月初一日,雨。上午予偕兄去,即回。兄往越,带回《历下志游》二本,《淮军平捻记》二本,《梅岭百鸟图谱》二本锦套,《虎口余生记》一本,画报一本,《紫气东来图》一张着色,中西月份牌一张。”(《知堂回想录•花牌楼中》)
    从购买的书中可看出鲁迅当时对美术书的偏好。《徐霞客游记》现存北京鲁迅博物馆,第一册内钤有“戎马书生”印,并夹有1900年冬末重阅时的卷目一页。
    五月七日,到南京,暂住堂叔祖周椒生处,准备投考南京水师学堂。周椒生为之改名周树人。五月底考入。因环境黑暗,鲁迅退学。
    十月二十六日,考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务铁路学堂。
    本年,作短文《戛剑生杂记》四则、《莳花杂志》二则。载周作人《瓜豆集•关于鲁迅》,后收入《集外集拾遗补编》。
    在父亲病故后的一两年间,大量重有书籍如《阅微草堂笔记》五种、《酉阳杂俎》全集等,最特别的一部是《二酉堂丛书》。“鲁迅立意辑录乡土文献,古代史地文字,完全是二酉堂的一派,……《二酉堂丛书》还有一种特色,这便是它的字体,虽然并不依照《说文》来复原,写成楷书的篆字,但也写得很正确,因此有点别扭,例如‘武’必定用止戈二字合成,他号‘介侯’,第二字也必写作从●从矢。鲁迅刻《会稽郡故书杂集》的时候,多少也用这办法,……”(周作人:《鲁迅的青年时代•往南京》)鲁迅对中国字体很有研究,晚年曾想写一部《中国文字变迁史》。鲁迅在北京时期的抄碑,其中有许多篆书,与这期间打下的基础是分不开的。
美术事略
    《点石斋画报》停刊。
     丰子恺生。丰子恺(1898-1975)浙江崇德(现属桐乡)人。漫画家、作家、翻译家、美术教育家。曾为鲁迅小说做插图。

一八九九年  清光绪二十五年  己亥  十九岁
本事
    一月五日,去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路学堂读书。
    二月二十一日,开学。
    十月中旬,托人带给家中一张自绘的江南陆师学堂俯视图,还有一部新买的《芥子园全集》三函十二本。(据《周作人日记》)
    十一月三日——十二日,抄写祖父手书的《恒训》一卷。并属“己亥十月上瀚孙樟寿谨抄于江南陆师学堂。”此抄稿现存绍兴鲁迅纪念馆。《恒训》,周福清写于1896年,是写给子孙的家训,原稿已佚。
    在陆师学堂学习期间,鲁迅学的课本有《金石识别》,而地质学用的却是抄本,因为《地学浅说》刻本不易得,“鲁迅发挥了他旧日影写画谱的本领,非常精密的照样写了一部。” (周作人:《鲁迅的青年时代•往南京》)
美术事略
    古文字学家发现河南安阳殷墟甲骨文。
    张大千生。张大千(1899-1983),祖籍广东番禺,生于四川内江。著名画家。

一九〇〇年  清光绪二十六年  庚子  二十岁
本事
    二月四日,与少年时朋友同去试前(考试院)观看黑格尔、康德等人画像的油画。(据周建人回忆)
    三月,寒假后作旧体诗《别诸弟三首庚子二月》。载周作人《瓜豆集•关于鲁迅》,后收入《集外集拾遗补编》。
    本年,继续在矿路堂学习。约在南京学习期间,鲁迅曾自取别号“戛剑生”,并刻章两枚:“文章误我”,“戛剑生”。现印章已不存。又作旧体诗《莲蓬人》一首:“芰裳荇带处仙乡,风定犹闻碧玉香。鹭影不来秋瑟瑟,苇花伴宿露瀼瀼。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好向濂溪称净植,莫随残叶堕寒塘!”〔录自《周作人日记》,后收入《集外集拾遗补编》。
美术事略
    千佛洞发现秘密石室,藏有大量魏晋与唐人经卷。1912年鲁迅曾往图书馆阅览敦煌石室所得唐人写经。
林凤眠生。林凤眠(1900——1991),画家,美术教育家。广东梅县人。19岁留学法国学画,1925年回国后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7年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创立国立艺术院任校长。《鲁迅日记》曾载:1925年3月24日,“往美术学校刊林风眠先生个人绘画展览会。” 1928年2月29日,“晚伏园来。林风眠招饮于美丽川菜馆,与三弟同往。”
张光宇生。张光宇(1900——1965),江苏无锡三里桥人。著名漫画家。中国界装饰画派漫画的开山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