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公务员张敏宴
公务员张敏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525
  • 关注人气:6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医患热点六十一问:3.患者看病究竟难不难?

(2016-11-10 08:39:01)
分类: 一、我的原创

时任广州政协委员、广州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曾坦言:“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最不贵是中国”。

中国医患热点六十一问:3.患者看病究竟难不难?

 烧伤超人阿宝微博称:关于中国看病贵看病难的指责大错特错!关于中国大型公立医院服务差的指责大错特错!关于中国公立医院管理水平差的指责大错特错!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优质、最廉价、最便利的。

百度掌门人李彦宏2015年在两会发言表示:在中国,看病难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也让老百姓最为痛心疾首、却又最无可奈何的民生大问题。

2015年,全国政协委员黄泽民对新华社说:最大感受就是看病难,所以不太重的病就自己扛,平时多看看中医、养生方面的书,学着给自己看病。每次都硬着头皮去医院,有几次愣是被医院人山人海的架势给逼了回来……上海大医院往往挤满从全国赶来看病的患者。

被誉为“最美癌症残疾少女”李娜,让亿万观众见证看病难。

 201410月,“中国梦想秀”舞台,李娜在韩红伴唱下,哽咽唱给父亲“一生有你”。

李娜11岁患骨肉瘤,12岁右腿高位截肢。十四岁入选陕西乒乓球队,2009年获陕西残运会乒乓球金牌及优秀运动员称号。20148月,腿部骨肉瘤转移双肺晚期。

李娜带着全国观众祝福前往北京。可医院患者实在太多,半月都进入不了实质治疗。病情危急,无奈之下向《中国梦想秀》编导求助。

热心肠的韩红获悉后,亲自致电医院领导求情。次日,李娜便被收治入院。但是,更多李娜们依然徘徊大医院门槛外,无助地面对死神步步紧逼

黄泽民委员对新华社说:一、二级医院药品往往不充足,逼着老人一趟趟往三甲医院跑,而且每次至多开两星期药,为什么不能想些办法解决?

患者于女士说,她因为身体原因需要长期服用促升白细胞的药物利可君,专家门诊一月一次验血复查,每次至多只能开三盒,而这根本管不了一个月的服用量。于女士曾试图到药店自购或者到小医院挂号配药,但是药店和有些小医院基本都不配备利可君,她只能被迫挤入大医院的排队人群。

有些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服用大医院的自制药品,很多时候他们并不需要诊疗,只是配药而已,但是却也增加了诊疗队伍的长度。

患者张先生向张敏宴介绍在三甲医院治感冒亲历,证明不合理配药规定人为造成看病难:

第一次开三天药,要求多开。医生说规定只能开三天。

三天病症未改善,再去医院。还是三天药!

再三天,病情仍未缓解,又去医院。直接要求医生开一疗程复方磺胺甲恶挫片,但医生说医保规定开药限量,只能一盒。

张先生说,看个小病要三去医院,能不人满为患?看病能不难?

T医生听张敏宴介绍了张先生故事,便反问说,既然知道是小病,那么为啥要挤去三甲医院?

2011年,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看病难”分两种:

第一是“绝对性”看病难,医疗资源绝对不足无法满足基本医卫服务需求,这往往发生在中西部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地广人稀偏远农村地区。

第二是“相对性”看病难,指优质医疗资源相对于居民需求不足,造成患者去大医院看专家“难”。突出表现为小伤小病也涌到大医院,大医院人满为患。这是目前“看病难”主要表现形式和特征。

张敏宴在北京公共卫生信息中心查到,2012年全市总诊疗量1.92亿人次。其中,三级医院承担量达42.1%

而英国,90%门急诊由全科医生诊疗。

20132014年,张敏宴2次自费赴美,顺便走马观花考察医疗情况,深感分级诊疗和预约门诊好处。

美国大部分患者都到就近诊所看病,预约门诊可相对减少现场等候,患者就医体验较好。

美国分级治疗,与我国早年分级治疗类似,可有效合理分配医疗资源。但是美国患者可自由选择不同诊所医院。通常诊所医生对患者家庭整体情况较了解,数据也齐全,既有利节省医患沟通时间,也有利迅速诊断疾病。诊所医生认为需转专科医院诊疗,会签署转诊函,而之前检查数据可共享。

著有《美国民生实录》的著名美籍华人姚鸿恩先生介绍说,根据美国医疗统计,急诊等候时间,如果是真的急诊,如摔断胳膊之类,全美平均为59分钟。如果各种急诊都包括在内,全美为137分钟,在纽约州,为155分钟。

 “平均”,意味着等候时间有长有短。在美国影视中可以看到,若是直接危及生命的急诊患者,如车祸重伤,是飞快推进去救治的,是争分夺秒的。但是,长的等候时间,可以是好几个小时。

因为,美国急诊,优先处理的是具有生命危险的伤病者。其他病痛虽然也看,但医院不会真的把它当作急诊处理,绝对就是“慢郎中”。所以,一些并非生命危险却又需要紧急处理的患者,第一选择是去
Urgent Care (紧急处理诊所),非但不用怎么排队,而且费用也要低得多。

张敏宴在美国了解到,24小时开门接受患者的Urgent Care (紧急处理诊所),几乎遍布美国的大小城镇,非常方便。

 那么,Urgent Care (紧急处理诊所)的医生的水平能力会不会比较差呢?

面对张敏宴的提问,几位美国人说,怎么可能水平差呢?他们学医以及获取医生资质的途径是一样的啊。就是设备比较简单一点而已,但是如果Urgent Care的医生认为必须,就会帮助患者转到有设备条件的医院治疗。

 张敏宴有些纳闷,既然美国Urgent Care具有方便、快捷、便宜的优势,而美国医院急诊费用高而且等候时间长,那么为何许多患者还是喜欢涌去急诊室,以至于那里常常“人满为患”呢?

姚鸿恩先生解释了其中的奥秘,其实,车祸重伤、中风梗塞、心脏病发作等,毕竟没有那么频繁。许多人去看急诊,恐怕是一条联邦法律“惹的祸”。

这条法律简称为EMTALA,全称是“Emergency Medical Treatment and Active Labor Act”。国内有词典和媒体翻译成“医疗急救和积极的劳动力法”,是错误的。Active Labor,不是“积极的劳动力”。Labor,医学上的意思是“分娩”,Active Labor,意思是产妇就要分娩了。所以,这条法律是关于医疗急救和紧急分娩的法律。它是美国国会1986年通过的联邦法律。

它规定医院提供急诊治疗给任何一个需要的人,不管其国籍、合法身份或者支付能力。(It requires hospitals to provide emergency health care treatment to anyone needing it regardless of citizenship, legal status, or ability to pay.

比如,一个外国孕妇,突然肚子疼痛或出现其他异常情况,急送医院,医院就得诊治。哪怕怀孕才几个星期,也得治疗,因为要保证胎儿的生命安全。又比如,一个偷渡客,胳膊摔断了,急送医院,也得治疗。

姚鸿恩先生说,除了“国籍”和“身份”的情况,造成急诊室人满为患的原因,主要还有“支付能力”。

美国的医院和诊所,除了少数地方有诊所不用预约可以直接走进去(Walk
in
”)外,都是要预约的。急症则不同,叫救护车或自己进入急诊室,是不需要任何预约的。

每个有医保的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看病先去家庭医生那儿。若家庭医生觉得需要专科治疗,再跟专科医生预约。这个预约,可能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预约看病的前提是有医保,或者有现金。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的话,就无法预约看病。

许多低收入的美国人,包括非法移民,于是便充分利用美国联邦关于“紧急救治”的法律,头疼脑热,皮肤瘙痒,直接跑去急诊室,等几个小时没关系,医院必须诊治。

姚鸿恩先生介绍说,通常要过几个星期,医院的账单才会寄到家里。若有保险的话,通常都是保险公司与医院打交道。若是没有保险,收到账单后,就得自己跟政府、跟慈善机构、跟医院申请减免。

姚鸿恩先生说,有个中国老人来美国探亲,心脏病发作,送医院,做了搭桥手术,非常成功,从此上楼“噌噌噌”。医疗费当然也很惊人,二十万美元,在他老家可以买一套房子了。他在美国的儿子是专业工作,年薪10多万美元。但是,美国不讲“养儿防老”,孩子没有责任为父母买单。那中国老人在美国无收入。他在中国的房产、车子,是生活必需品,不需折算。结果只能是美国纳税人买单了。

20157月,张敏宴再次自费赴日本,顺便考察日本医疗环境。葉山患者说,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差不多价。他们习惯就近诊所看病,如果病情需要大医院就诊,医生会签署转诊函,数据共享,挂号费也减免很多。

张敏宴所接触的美国、患者都认为,能开医疗诊所的医生都是具备相当能力,政府会对医院的医生资质审核把关。

不具备医生资质的人开诊所?美国、国情不同,但回答如出一辙:那不可能,政府监管不可能让不具备资质者开诊所,这是重罪,要坐牢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海也是采取分级诊疗制的通常居委会设有卫生站,以极其低廉价格诊治常见病及打针配药换药等,由街道医院进行业务指导。

张敏宴记得儿时去看病,医生脱口而出:你姐姐都是过敏体质。可见卫生站医生对病人家庭健康信息之熟悉。

一般小病,可去卫生站或街道医院。如需要,医生会转诊至区医院,区医院视情况转诊至医院或专科医院,而市医院或专科医院也会定期区级医院进行业务指导。

一位卫生官员说,上海看病难主要集中大医院。而市民集中大医院看病,百分之七八十是常见病多发病,或是诊断明确的慢性病配药。官员提议市民转变就医观念,相信社区卫生能力水平。

二十多年前,张敏宴发现五岁女儿的头发根出现白色点点,放大镜下反复研究弄明白是什么东西,便去了街道医院就诊

医生倒也实事求是,坦率说不懂,让张敏宴去区医院看看。

在区医院,女医生一眼便皱眉头非常嫌弃地说是头虱。

不会吧,我女儿说不痒。

小孩懂啥?你大人也不懂?医生沉下脸来呛声,下医嘱把一头长发剪了。

张敏宴女儿再赶到大医院就诊,医生说,只是头皮屑顺发根长上来辫子太紧所致。医嘱字:松发。

果然,遵医嘱后没多久白色点点消失了。

同事笑说,你们奔波三家医院,既没省力,又没省时,也没省钱,所以她看病都直奔大医院

多年后,张敏宴依然吸取教训,再次分级诊疗,结果从街道医院一直看到顶级三甲医院才对路。

张敏宴牙龈略微红肿,便去街道牙防所。医生诊断是牙周炎,嘱咐说要是药吃完还好转,就去大医院看看

吃完药,果然好转,便一家三甲院下属口腔医院,医生检查后也说牙周炎。一疗程用药后,红肿越发厉害

再去复诊,接诊医生说前面医生看错了,她怀疑是口腔粘膜炎,让张敏宴某著名医院下属口腔医院就诊

在这家医院,粘膜科医生检查后开出一堆化验单,单不同品种验血就四百多元。医生询问了张敏宴的既往病史以及服药情况,最后判断说是长期吸用治疗哮喘的药物所致。因为错误诊断贻误了太久,病情已经发展的严重,需长期服药治疗,一个阶段之后还重新验血。

张敏宴悔不该分级诊疗,费时费钱吃错药,还贻误病情。

(投票仅涉及于中国人在现有条件下看病难与不难,至于说看病难或不难的理由原因、中国比其他国家难或不难等问题在后续文字中会具体展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