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胶东大才人
胶东大才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549
  • 关注人气: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挖苦菜

(2013-04-15 06:07:08)
标签:

苦菜蘸面酱

细雨霏霏

春天吃点苦菜好

分类: 散文

    提起苦菜来,算是打开了话匣子,总有说不完的话。

    小时候,捞不着电影看,《苦菜花》看了十遍八遍还去看。那时间年龄少,电影故事情节凄凄惨惨的,想看吧心里又害怕,——悲惨的音乐声里,老大娘手拿一株苦菜花,一字一顿的电影台词,一辈子都印在了脑海里:“孩子,苦菜花,根苦花香......”还有电影中的歌曲:苦菜花儿开......歌声一响起来,说明电影快散场了,村里的大人孩子都纷纷站起身来,拿着随身携带的板凳,夜色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赶。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一幕,变成了一生抹不去的记忆。

    大概七八岁的光景,每年春天,妈妈的奶奶我管她叫老姥,都会特意到她们村里的山上挖苦菜,专程走四五里的路过河来送苦菜。记得老姥常穿着粗布长褂,显得很臃肿,嗓子眼里像拉胡琴一样“哼哼”响。姥爷的父亲过世得早,妈妈从小就被姥姥过继给老姥单独过,两日相依为命,直到妈妈带着我离开后回到了自己的村庄。所以,妈妈待老姥也特别得亲。妈妈常讲她小时候和老姥的故事,夜里黄鼠狼偷鸡来了,咬得鸡窝里的鸡乱窜乱叫,妈妈害怕极了,在被窝里蒙着头不敢露头,老姥披着衣服起身出门驱赶黄鼠狼......送苦菜来,中午老姥都留在我们家吃午饭,妈妈每次都毫不例外地做苦菜汤,用豆面搀和上苦菜来做,一人一碗。每次,妈妈都会不住口地称赞苦菜汤好吃,并且,吃的好多好多。忒苦,我吃上几口就不愿意理它了,默不作声地吃别的。妈妈看见了,便板起面孔,逼着吃,说:“吃苦菜!”我只得如实说:“太苦,不爱吃。”妈妈呵斥说:“一人一碗,不吃不行!”我愁眉苦脸地拿过碗苦菜来,眼里噙着泪,委屈的,几乎是闭上眼睛往嘴里扒,要不眼泪不小心会掉进碗里......老姥一声不响地看着,很慈祥的样子,不发话。我再大些,老姥就没有来送苦菜,或是她的腿不太好,走不了太远的路,不能再到山上挖苦菜了。

    那时候,苦菜于我的印象都是老姥送来的那样。几片青青的叶子,有的带着粗粗的根,吃起来巴苦巴苦的。妈妈说吃苦菜好,我却一点不喜欢。

    等到我喜欢吃点苦菜,快是三十多岁的人。用苦菜做苦菜汤,苦菜蘸面酱生吃,在家里在外头都喜欢吃。有时,连自己也感觉纳闷,怎么小时候觉得苦死人的苦菜,这回吃起来却感觉没那么苦,反倒有些喜欢呢?莫不是过了而立之年的我,多了一份生活的沧桑阅历?

    那年春天,往农村的明乐大哥家送货。那时候,明乐家的大嫂还在。到了后,非让进屋里歇歇脚。一个小女孩腼腆地喊声“叔”,便闪身出屋去了,大哥说这是他们家大闺女。我问闺女这么大了,不响不黑的,怎么呆在家里不去学校呢?大哥说她不爱读书,辍学。我替她叹惜,劝大哥说:“这么点的小女孩,初中都没毕业,应当叫她读书。不要让她早早下来。”大哥无可奈何地笑笑说:“她自己不愿意去学校,大人有什么办法呢?”我摇摇头,不以为然。大嫂是个热乎人,说这说那的嘴都不停气,最后指着锅台旁满满一盆浸在清水中的野菜说:“家里也没有什么稀罕东西送你,你明乐大哥说你今天要来送货,昨天我家大闺女特意到山上挖了一下午的苦菜,回来摘干净又费事弄了半晚上,今天一上午用清水洗了几遍,干干净净的!你明乐大哥说走时让你都带上,春天吃点苦菜好。”一听说是苦菜,我瞪着眼看了一会,虽不太识货,却顿时笑逐颜开,连连点头说:“好好好,这是好东西!”

    回家我高兴地打开塑料袋给妻子看,晚上我们可以整一碟苦菜蘸面酱,特色菜。妻子比我识货,她看了看说:“这哪是苦菜,是酱丁,不好。”经妻子这么一说,我仔细端详一下,果然同我小时候吃过的苦菜不同。酱丁叶宽且厚,叶片又多。这就不是苦菜了,这令我有些意外,也很是扫兴,感觉可能明乐家的大闺女辨认不出苦菜和酱丁之分,挖错了。望着满满一袋酱丁,我只好对妻子说:“扔了吧,明天送垃圾箱去。”这事就这样放下了,从没再跟人说起,更没敢告诉明乐大哥,我怕辜负了明乐大哥家的大闺女的一片心意,小女孩费事巴怪的,又是摘掉死叶,又是几遍用清水给你洗干净,我却给它扔了。

    直到有一次在饭局,上来一盘洗干净的酱丁,大家都拿来蘸面酱吃,我疑惑不解地问:“酱丁不是不能吃吗?”众人用一种孤陋寡闻的眼神看着我,边吃边说:“酱丁也是苦菜,谁说不能吃。”我这才闹明白了,酱丁是苦菜的一种,照样可以吃的。这使我一下子想起了我曾经扔掉的满满一兜酱丁,又想到明乐家的大闺女满山遍野挖苦菜,晚上回家给你摘干净,然后用清澈的井水还给你洗干净,却让我这个不识货的白白扔掉了!这些年下来,一想起这事我就懊悔自责,还不能对人说,白白扔掉的那些苦菜。

    这些年,每逢春天吃苦菜,我总愿意以一副长者的面孔语重深长教育儿子:“人都这样,小时候爱吃甜的,长大后,却喜欢吃点苦味的东西。就拿苦菜来说,就十分令人玩味,还是应当多吃一点......”儿子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吃不多少就起身离去,看得出,他对苦菜并不感兴趣。不由得令我一阵嗟叹,曾经沧海难为水啊,难道都是经历了生活磨砺之后才喜欢吃苦菜,如此这般么?

    今年春天回老家那天,刚好细雨霏霏,下起了小雨。我们到山上给爷爷烧纸。山上虽然光秃秃的,仔细看时,去年那些枯黄的蒿草下面,却涌出一层淡淡的新绿。大地复苏,春天悄然而至。郁苦的心中突然会多了一份期冀。回到家里,二姑独独走到我近前,仰起头来,笑着看着我,眼里满是怜爱地说:“我给你捎了些苦菜,都摘干净了,还有两个豆饽饽,你要不要?”我不住地笑着点头说:“好好好。”二姑仍是笑着看着我说:“你个穷玩意儿,去年听说你生病了,我这心里过不去过不来的!你不知道,我这心里都难受了好多天......”看得出,二姑在替我分享一份高兴和快乐。我仍是微笑着看着二姑,不再说话。

    晚上回到自己家中,妻子听说二姑捎的东西,便罗唣说:“你二姑就会捎这些东西,没有什么捎就不用捎。”意思是她不稀罕。我断然否定了妻子的话,极其认真地说:“这就很好了!就要这些东西,别的还不要呢。”情意到了就足够了,难道还要什么?妻子见我认起理来了,便不再言语。晚上她拾掇这些东西的时候,突然惊异地大声对我说:“你二姑把苦菜洗得干干净净,把苦菜根都剪下来,单独放一块儿,看样子,真费了不少功夫呢!”也不知什么原因,妻子一连大声地说了两次,生怕我没听见,也可能出于她自己的惊讶。我会心地笑了,不再说话。

    情意到了就足够了,我们还要什么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