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胶东大才人
胶东大才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530
  • 关注人气: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牛逼客传(3)

(2013-03-04 07:19:41)
标签:

文化

分类: 牛逼客传(长篇章回小说)

声明: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故事主要人物:

牛逼客:原名牛必克,流年不利,不慎中招,性情人物。父亲--牛二,儿子--牛小牛,妻子--小妖

游学问:喜欢用下半身思考写作,可惜为男性作者,不仅不能攫住眼球,读者寥寥,反招致众人的谩骂。有爱国思想。经典诗句:“一股温暖的暖流流来了”“狗发疯了猪跳海自杀”

老黄:  喜欢在街头小巷贩卖点荤料,不要钱。同游学问心和面不和。

鲍副市长:招牌动作——同漂亮女性寒暄喜欢“熊抱”。酒后还要转上三圈,来个蒙古的大别子。

柳雪: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梁君子:曾干过鸡鸣狗盗之类的勾当,蹲过监牢,有劣迹。老婆--大嫚。

胡所长:某执法部门干部,工作勤勉,工作的指标就是罚款。

油菜花(艺名):性工作者,青春靓丽,人漂亮,比较讲信誉。工作单位:瑶池娱乐皇宫。

杨树春:武师,精通少林拳术,在当地颇负盛名。江湖退隐,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龙哥:  江湖大佬,黑白两道通吃。

大狼、小狈:跟着龙哥闯荡江湖的杀手,手下各有一帮混混。

其他主要人物:  弯眉  他舅子  大板先生   次冒干部   范秋花 二杆子 (添加中)

 

 

                    第三回   老黄的风流韵事  嫖娼报警被拘留

 

                           游学问诗曰:

                                     狗发疯了

                                     猪跳海自杀

 

     老黄四十郎当岁,长了一双虾球眼,嵌在长脸盘上使劲往外凸,看起来或多或少有点别扭。人嘛,都有点小爱好,譬如喝酒譬如吃烟,比较另类的像游学问喜欢写点歪诗,各有所好。老黄与众不同,平素喜欢收集一些涉黄的段子、故事,在街头巷尾人凑堆的地方贩卖点荤料,不要钱。怪了,还不重样,可见他涉略之深。

     老黄姓黄,名副其实,倒不是因为他好这一口故意贬他,再往前数他祖宗八辈都姓黄。老黄这毛病其实并不算怎么回事,就如“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吃淡一点的,有人喜欢吃咸一点的,老黄属于“重口味”。这与他的成长史有关。

     老黄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没有书籍,没有电视,家境状况差,连个收音机匣子都买不起,家里仅有的五卷毛选被端端正正放在衣橱里睡觉,墙上公社广播站安装的有线喇叭咿咿呀呀唱京剧。可以说,那是个信息匮乏的年代。老黄打小喜欢听故事,大孩子有时讲解放军战斗的故事,有时讲武侠演绎,乱七八糟的有“五鼠闹东京”,李元霸锤打宇文成都,三国赵云枪挑长坂坡,还有时,大孩子会“不负责任”地讲一些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就是那方面的。那方面的故事也很有趣,被编造得富有神话,具传奇色彩,挺逗人笑的。老黄站街头的时候,就讲了这样的故事。A 说是有个穷人家的孩子,他的小JJ好长,有多长呢?平日里家里没有布索子扎裤腰,别人都是用草腰子当裤腰带,他用小JJ一扎就行了。上山拾柴禾,别人都是肩上用铁耙撅着草绳网包,手里提溜把镰刀,他只拿一把镰刀,等柴禾拾多了,用小JJ一捆就行了,当绳子用。B 有个男人到别人家偷老婆,被这个老婆的男人发现了,拿起锅台边的菜刀就砍了他一刀,在脖子上。别人以为他死了。这个男人急急地跑回家,赶紧叫老婆点煤油灯看脖子上出没出血,老婆拿灯一照,刚好把脖子上的灰垢砍走了,皮肉半点没伤着,好悬。原来,这个男的从来不洗脸不洗澡,脖子上的灰垢积攒起来又厚又硬的一层,当了挡箭牌,饶是大难不死。C 还有个故事讲一个大人,推了一筐柿子到市集上卖。有个小年轻的看东西后,不屑地说:“你这柿子,还没有我屌头大。”这卖柿子的很气愤,以为他在侮辱自己的东西 ,拉住小年轻不放,非要跟他打赌,并事先讲好,倘若卖柿子的输了,一筐柿子归小年轻的,倘若小年轻的输了,要掏钱买下这一筐柿子。最后,两人到一偏僻处,小年轻的褪下裤子拿出小JJ,卖柿子的拿出柿子,两个一比量,结果,卖柿子的输了,赔了一筐柿子。后来,卖柿子的妹妹找了个对象,卖柿子的一看,竟是那个跟他打赌的小年轻。卖柿子的没法直言,只好对妹妹说:“唉,妹妹你真有福,找了个大屌头!”

    这跟大人鬼迷三刀色迷迷的淫荡不能相提并论,只属于小孩子的穷开心瞎乐呵,并不作真。也不知谁编排的,想象力丰富。再大一点,偶尔还能听见三两个年轻人凑在一起,看看周围无人,小声哼唱: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绣鸳鸯/夏季到来柳丝长/大姑娘漂泊到长江/秋季到来荷花香/大姑娘夜夜梦家乡......还有一首听得老黄面燥耳热,羞红了小脸: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青纱帐,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儿,微风轻吹起热浪。我东瞅瞅西望望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郎呀郎你在哪个疙瘩藏,找得我是好心忙。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青纱帐,这边的高粱它正拔节儿,卡卡直响把歌儿唱......这些歌曲属于“流氓下流歌曲”,靡靡之音,同“偷听敌台”一样受到管制。到老黄读初中时,情况稍微好一点。老黄有生以来第一次在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姑娘掀起的衣服看到半只雪白的奶子,老黄被瞬间的电波击晕了!敢打赌,所有的男人看这部电影都是冲着这个摄人心魄的镜头而来的,尽管是稍纵即逝。老黄这部电影看了几遍,每当这个镜头快要出现,眼睛都不敢眨一眨。

    书店里开始出现一批书,描写姑娘的都极尽隐晦,却令人垂诞欲滴。你譬如说吧:姑娘苗条的身材,袅娜多姿的杨柳腰,波浪式的优美的曲线毕现。姑娘丰满的胸部,像揣了两只不安分的小兔子,上下颤动。女人的衣服被雨水淋湿,被衣服裹住的身体约隐约现。雪白的大腿,修颀的小腿,丰满翘楚的臀部。尤其是姑娘的脸蛋,包括鼻子眉毛眼睛嘴巴额头,甚至还有姑娘那些游离的捉摸不定的眼神,都是文学语言狂轰滥炸的地方,——性感的嘴唇,生气时噘起的小嘴,姣好白皙的脸蛋,羞赧绯红的脸庞,含情脉脉的眼神,风情万种的眼睛,高挺好看的鼻梁,弯眉如月,情窦初开......关于男女拥抱接吻的描写也都是点到为数,戛然而止,恰当好处。想象无限,令人遐想,目不遐迩。那时间最好卖的书无疑是封皮扉页都是靓女俊男的《大众电影》,里面好多的插页也都是些美丽漂亮的女明星,个个美貌绝伦。老黄如饥似渴地读这些书,每一个少年都在如饥似渴地读这些书,汲取营养,这就是说谓的懵懂的青春懵懂的青春期心理。

    老黄参加工作后,因为人长得磕碜点,家境不济,很少有女的搭理他,对象一直没有着落。这使老黄的内心感到寂寞压抑,有点撂荒。老黄住的男职工宿舍,七八个小青年,清一色的男光棍。没事的时候大家耍玩意儿,机加工班的班长王铁棍说他的小JJ能挑得起一把暖水瓶,没人相信。大家打赌,王铁棍赢了,宿舍里凑份子钱请他下一次饭馆,王铁棍输了,王铁棍请大家下一次饭馆。结果,大家请王铁棍下了一次饭馆。晚上闲着没事干,宿舍里的几个小年轻半夜精神十足爬起来,搭肩爬墙头偷看邻厂下夜班的女职工澡堂洗澡,被时刻警惕的女职工揭发告到厂部保卫科,王铁棍、老黄还有一个小年轻被保卫科抓个现行,全厂大会通报批评,记严重警告处分,扣除年底奖金。夏天下班吃过晚饭后,太阳离落山还有老高,宿舍前面红砖铺的甬道上走来一位穿高跟皮鞋的女性,“囊囊”走道的声音像踩着鼓点,清脆响亮,十几个宿舍一下子涌出屋外好多人来,都伫足观看,也有不少从开启的窗户探出头来,不眨眼睛地盯着看,一般个姑娘都要被看羞了,——突然,老黄沉胸收腹,扯开嗓门,用足气力大声吼出歌来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往前走,不呀回头!......”这是热播电影《红高粱》中的插曲,歌声苍凉雄浑,不亚于电影原声,众人轰然大笑,有人恶作剧地打起了尖利的口哨,在前排男宿舍区上空飘荡。姑娘非但没惊慌失措,反是镇定地望着老黄,脸不改色心不跳,她双手端了一盆刚浆洗好的几件衣服,卡在右腰前,走到近前,猛地半盆水泼到老黄头上。

    宿舍里自打王铁棍几个谈了对象以后,格局发生变化。每个床角都绑上一根竹竿,从集市上割一块带花的长布绺,把单人床围得水泄不通,俨然大宿舍里的一方“情爱小天地”。厂部有严格规定:女职工宿舍区男的白天也不准入内,男职工宿舍区夜里不准留宿女性。井水不犯河水。王铁棍可不管哪一套,晚上多次留宿女朋友。老黄的床位和王铁棍的床位仅一步之隔,但因布帘遮挡得严实,也是隔山隔水。晚上集体宿舍熄灯后,老黄或屏息静听,或望穿秋水,想感受书本中“窸窸窣窣、地动山摇、女人的呻吟、浪叫”诸如此类的情景描写,可惜不知是老黄睡得像死猪一样,还是人家早已应对采取防范窃听措施,总而言之,王铁棍床上声息全无,等老黄一觉醒来,人家早已拾掇好床铺走了。王铁棍夜里被厂部保卫科查夜逮过几次,因屡教不改,最后,对象以“作风问题有劣迹”为由被劝调其他单位,王铁棍差点被开除厂籍,因他技术好,侥幸得以幸存,但被处罚以“开除厂籍,留厂查看一年”并“记大过一次”,挺悲摧的。

    现如今你打开电脑,随意进入一家正规网站,美女充斥随处可见,泛滥成灾,什么露臀的露乳的写真的,即使露点露毛的都不稀罕。人家正是以此为噱头,攫住眼球,靠美女身体赚钱。女人再无忸怩羞涩之感,大胆出位,什么都敢露,为了名气金钱甚至一脱到底,决不顾惜。从以前的“禁欲主义”,到“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从书籍给你发挥空间无限,让你意想、意淫......,再到有声电视、网络媒体的飞速发展,真刀真枪,让老黄感觉往昔的蠢蠢欲念早已是昨日黄花,江河日下。往事再提哪堪回首,人们往往会以为你是老古董,“恋阴癖”,都啥年代了,这不是有病吗?花两钱找个小姐解决一下不就得了吗,又何必呢?

    老黄禁不住性欲的诱惑,偷偷的找了几次小姐。结果,老黄又“染黄”了,这下可出名了。

    老黄有一天终于没能把持住自己,一脚踏进了街边的一家发廊。谈好价格,小姐通过暗道,七拐八拐把老黄领到四楼的一个暗间,两人脱光衣服,在床上鸾凤颠倒,正行云雨事,小姐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响起来,下面放哨的线人报告说:“快!快!收拾了,警察冲上去了,正挨个房间搜查!”小姐吓傻了,对老黄说:“快,大哥,警察来啦,你快找地方躲起来!”老黄从床上一高跳下来,提起裤子就准备往外冲,被小姐喊住:“不行,不行!出门就被逮个正着,警察马上就要上来了,你在屋里找个地方躲起来。”老黄早吓得慌了神,脑袋发懵,在屋中狗咬尾似地转了几圈,也没发现个藏身之处,危急之下,老黄急中生智,一把推开临街的窗户,看窗外有截合抱粗的铁管子,不要命地跨出窗户去,赤身裸体双臂抱住铁管子,下面用两腿夹住,紧紧地挂住。此时正当夏日的午后,艳阳火球一般炎热,烤得斑驳生锈的铁管子像火炉筒子一样烫人,老黄光腚彻胯的像只白色的大癞蛤蟆蛰伏在铁管子上,两股白白的大腚片在日光下闪烁着醒目的白色的光芒,身下的两个旦旦怕是被烫熟了,早被烫破了皮。还不敢片刻松懈,稍有懈怠坠下楼底恐有生命之虞,不死也得残疾。幸亏是午休时间,楼下没人注意他,倘若是上班时间,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老黄怕是被围观的人当猴耍了。老黄硬是硬挺着,警察走了,好不容易才得以脱身。连惊带吓,回家三天卧床不起,到底没爬起身子来。

    老黄最臭的一次嫖娼简直是臭不可闻,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一下子让老黄臭名远扬。话说老黄有个朋友,什么样的朋友呢?有句顺口溜:一起扛过枪的,一起同过窗的,一起通过床的,都是铁哥们。老黄的这个朋友属于一起通过床的。老黄的这个朋友呢,闲得无聊找来了某女郎,在酒店开好房间,随后再通知老黄前来。三人协商好价格,在即将实施性行为时,老黄的这位朋友争先,说自己是先来的,而且还保留了“第一次”;然而老黄不接受朋友的意见,他说自己年纪大,有经验,让朋友在一旁学习。两人因此在女的面前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老黄的这位朋友一怒之下报警自称被骗,在警方到达前,三人也未发生性关系。老黄和他的朋友被警察带到局里,调查清楚后,以“嫖娼”罪拘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