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还记得,我跟别人炫耀过你

转载 2015-03-13 21:53:27

——悼念珠影演员李志

微信是个好东西,有了微信之后,很多年没有见过的朋友都联系上了。宾宾就是一个,算算我们已经有近30年没有联系了。

然后,就翻翻她的微信,见到了一组她翻拍的旧照片,都是她儿时的朋友,我也都认识。他们这六个人中唯一的男孩儿叫李志,是珠影的演员。看她写在李志的照片下写到:目前病重,不宜探望。看微信发出的时间是在过年之前。

我就留言问李志的情况,她告诉我李志已经于一周前去世了。随之我看到她在微信里转了很多悼念李志的文章和李志曾经饰演过的角色。还有一篇她曾在2000年写过的一篇与李志交往的旧文,读罢,心里戚戚。

李志是我文革时跟爸爸妈妈上五七干校时认识的。我记得那时我应当上小学五年级,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那年春节,爸爸从干校回保定看我们,临走的时候我缠着爸爸要和他一起去干校看妈妈。爸爸拗不过我,就带我来到了位于邢台唐庄的五七干校。那一天是大年初一,下火车后,转公交车,车上只有我和爸爸,售票员一听我们去的地方,就用很鄙视的眼光看着我们,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去的地方是监狱犯人劳动改造的监狱,她肯定把我和爸爸当成劳改犯家属了。

妈妈决定让我留在干校上学,我见到了我最要的朋友小绵,结识了新朋友宾宾、卫星、小珠子和小黑子。其中小黑子就是李志,小珠子是李竹,是李志的姐姐。于是,很快我们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这里面唯一的男孩就是小黑子,因为李竹的妈妈嘱咐过姐姐一定要带好弟弟。小黑子就成了我们的跟屁虫儿,他大概比我们小三、四岁。

这是宾宾微信里的照片,不知是什么时期的李志。

那时候的李志很瘦,黑黑的,最让人难忘的是他那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我记得我们班上课时在厂部大院外面的两间小土房里,李志和李竹比我们年级低,他们在大院里上课,每次下课我们都在大院门口集合,然后一起走回我们住的地方,大约有两三公里的路程。

有时候学校这边放电影,我们在食堂吃完饭,就又聚到一起,走回学校这边,看完电影再回来。路上都是一片片的庄稼地,黑黑的,我们拿着手电在小路上一次排开,紧紧的跟着。放电影还好,因为有很多大人也去厂部看电影,路上人还是很多,我们也不是很害怕。记得有一次一个叔叔让我们稍一封信给他在厂部那边的妻子,好像他是被管制的,不能随便走动,工宣队的师傅看着他,他只能求我们当晚务必帮他送到,我们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急事。那个叔叔是一个很有名的话剧演员,长得很帅,我们心里是崇拜他的,所以决定帮他送信。

那是夏天,吃完饭天还没有黑,我们几个就往厂部这边走,可是回来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下来,麦子已经收了,玉米还是小苗,整个旷野上就我们几个,我们都有些害怕,谁也不敢走在前面,这时小黑子站出来说,我走前面,你们都跟着。他大概觉得我们几个女生是需要他保护的。走着走着,小黑子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指着前面的一个黑影说:有狼。我们也吓得不轻,都停在那里不敢前进,小黑子说,咱们唱歌吧,把狼吓走。说完他就大声唱了起来,我们也和着他的歌声使劲的喊。也许是我们的声音很大,那个像狼的动物转身跑了。于是,小黑子就带领我们一路高歌的回去了。其实,平原根本就不会有狼,大概就是一只很大的狼狗。从那以后,小黑子再也不是我们的累赘和跟屁虫儿了,在我的眼里,他已然是一个男子汉了。

还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小黑子和姐姐演的芭蕾舞剧《白毛女》大春把喜儿从山洞里救出来的那一段,姐弟俩跳的非常传神,小珠子虽然没有芭蕾舞鞋,但踮着脚尖跳得也非常好,不知道她后来当没有当上芭蕾舞演员。小黑子个子已经长起来了,依然是瘦瘦的,跟姐姐跳的是那么默契。这当时成了干校演出的保留节目,每次都演。

两年后,我随爸爸妈妈去威县下乡了,再也没有见到那些伙伴。

大概是我二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已经是一名铁路工人了,结了婚,生了女儿。我依然爱好文学,经常写一些小的短文。记得那年我写一个小小说《生日》,好像是写一对小夫妻,男的是铁路电务段的信号工,女的是列车员,情节是女的出乘回来后高高兴兴等丈夫给她过生日,男的因为处理设备故障走不开,引起误会。好像是给一个文化宫的征文。

小说交上去不久,就通知我到铁路文化宫开会,说要把小说拍成电视短剧,要和编导见面。

我一头雾水的坐在会议室里,心里想不知是什么样的大导演要见我。等开门进来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文化宫的领导说,介绍一下,这是青年导演李志。

我觉得眼前这个青年太熟悉了,脱口而出:你是小黑子。他一愣,也脱口说:你是小微姐。然后我们的手就紧紧的握在一起。

在交谈中我得知这是李志学习导演,自导自演这个短剧。文化宫的领导觉得我和李志熟悉,就安排我配合李志的拍摄,我就陪着他在我们系统选了女演员,还把我们孩子叔叔新婚不久的房子借给他当拍摄地点,记得那晚我们整整拍了一个通宵。李志很敬业,还特意让我饰演了女主人公同车组的列车员,到她家给她一起过生日的情节。那是我第一次当演员,也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也让我知道了当个称职的演员是多么的不容易。后来这个短剧在石家庄电视台播放了,我们单位还特别通知每一位职工都要收看。遗憾的是当时我没有保存任何资料。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李志第一次演电视剧,但一定是他第一次当导演。再后来,我就和李志失去了联系,但在银屏上看到过他演的电视剧。每次我都很炫耀的说,我和李志是同一个学校的,他还导过我写的剧本。

因为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不停的跟着爸爸妈妈搬家转学,同学都是暂短的,没有谁和我保持着长时间的联系,可是在文革五七干校上学那一段经历至今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后来我们再相遇时,由于当时的时间有限,我和李志都没有机会好好的聚一下,只是在拍摄的间隙聊过一些彼此的情况。拍摄完后我们甚至都没有好好的告别。我总想,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很多很多见面的机会,也许我会成为剧作家,他会成为大导演。但是,有些时候,转身就成永别。

一些人,一些事,虽然相处时间短暂,在你漫长的人生经历里,或多或少都是留下痕迹的。李志留给我的永远都是瘦瘦高高,一双深陷的黑黑双眸,两道粗粗的剑眉,一头茂密的黑发,一脸阳光的青年。

小黑子,我还记得,我跟别人炫耀过你。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灏忓井鏂囧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0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