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凤凰卫视主持人 刘芳

(2010-02-02 21:02:27)
标签:

杂谈

凤凰卫视主持人 <wbr>刘芳

出生地:北京
星座:射手座
血型:AB
学历:曾就读于北京八中,高一时随母亲赴美国读书,毕业于美国长春藤盟校康奈尔大学运筹工程系。职业经历:曾于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研究部和美林集团投资银行部从事企业融资工作。
目前职业:凤凰卫视主持人,主持的节目包括《财经今日谈》、《财富一周》及《凤凰正点播报》。
喜欢的书:财经类、名人传记,以及时下畅销书。
喜欢的电影:《美丽人生》
特殊癖好:喝可口可乐(每天至少四五罐)、洗澡(每天两次)。
喜欢的衣服:PRADA、BCBG和一切风格简约大方的,比如白衬衣。
口头禅:同意就说“对对对”,不同意的话立刻就说“没有没有”。

       “我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刘芳评价自己的时候非常干脆,“我喜欢井井有条、直截了当、简简单单。”在北京胡同里读中学,高中随妈妈去了美国加州,大学工科毕业后进入纽约金融领域,如今又在香港从事媒体工作……如此复杂的经历,却井然有序地排列在刘芳精确的人生坐标轴上。
       “当初去华尔街就是为了赚钱,因为在美国边打工边读书真的很苦。”但是,很快她就发现,每天20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令自己身心疲惫,“而且赚了钱也没地方花呀,家里脏衣服一堆一堆的,更别说有时间逛街了。”终于,有一天当刘芳在餐厅里因为侍者没有及时上菜而大发脾气时,她被自己的行为惊呆了,下决心换一种生活方式。
       辞职后,有一天晚上刘芳跟鲁豫的弟弟煲电话粥,听对方说凤凰卫视正在招人,试镜后,刘芳成为一名财经节目主持人。“在凤凰的压力也很大,但是更有节奏感。比如说,做节目前的几个小时最紧张,一旦做完就不必去想了,即使砸了也没办法,只能争取下次好一点。”有一次,刘芳在播报新闻时把“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颠倒说了三遍,立刻就有观众来信:“拜托,把这两个国家搞清楚再说。”她笑嘻嘻地谈论着自己“刚出道”时的失误。
       不过,对现在的刘芳来说,最开心的还是“现在,我有更多时间读读书、弹弹琴或品品红酒,当然还有去逛街。”
       也许是对“凤凰财经主持人”身份的过度臆想,当刘芳出现在中国大饭店大堂里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意外。朴素的白色短袖衬衣和牛仔裤,脸上略施脂粉,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这哪儿像曾在华尔街投资银行打拼、如今又总在镜头前同经济专家对话的女主播——分明是个弱不禁风、涉世未深的学生妹。
       然而,坐下来和刘芳交谈五分钟之后,她那灵动飞扬的神采、睿智明亮的目光、极具逻辑性的思维,以及精炼准确的词句……便颠覆了适才的第一印象。
       尴尬的人喜欢“尴尬”的城市
       北京、纽约、香港,这三座繁华的大都市是刘芳成长、生活过的地方,这一点令大多数女孩羡慕不已,对刘芳来说,却是特别尴尬的一件事情。她在北京出生、长大,北京却令她感到陌生和寂寞——熟悉的胡同一条条消失,童年的玩伴走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轨道。所以,刘芳说,虽然在性格上我是地道的北京女孩,比如大嗓门、说话不过脑子,但若非爸爸还在这里,这座城市真的和我已没什么关系。
       在北京,大家觉得她是美国人,而在纽约,人家又觉得她是中国人,中西文化和价值观的碰撞也令她尴尬不已。不过幸亏还有香港——一座同样“尴尬”的城市。“香港很适合我,跟我非常合拍!”当尴尬的人遇到“尴尬”的城市,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平衡,“从衣食住行、生活方式到价值追求”,所以,刘芳爱死香港了。
       有时播报也得排险
       去年刘芳主持播报温家宝总理专机抵达香港的新闻,本来是一次非常轻松的任务,只要跟着画面解说即可。谁知凤凰资讯台的信号突然出现问题,20分钟的节目没有任何画面,刘芳在事先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沉着冷静地拼命找话说,终于顺利渡过险关,播报结束后,她发现自己后背的衣服全湿了。
       穿着睡衣品红酒
       知道刘芳喜欢弹钢琴,采访结束时,摄影师便请她在酒店大堂的钢琴前拍照,却被她拒绝了,“我是财经主持人,不太合适吧?”
       她对美食的喜好也是直来直去的,喜欢北京烤鸭,去“鸭王”一次能吃半只,也喜欢粤菜、意大利菜,但不喜欢美国菜,因为“太粗糙了”。
       说到红酒,刘芳显得细致入微,她说家里收藏了很多红酒,她最喜欢在某种舒适的状态下,比如沐浴后穿着睡衣或享受法式大餐时品尝红酒,她坚信“不同的红酒有着不同土壤的味道”。
       理性VS糊涂
       “我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我觉得数学很美,它“四四方方”的,十分对称,是种理性化的艺术。在数学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有“你控制不住了”或者“你乱了”这些情况,它永远井井有条,如果你弄不懂是怎么回事,那一定是你自己的问题。
       凤凰卫视的大部分同事都非常感性,而我的思维却是超理性的,总是从前因后果来分析问题,因此被他们视为“另类”。
       “当然有时我也很糊涂”——我不开车,因为我没有方向感,不知道东西南北,只知道上下,连左右都不分。
       我爱丢东西,光手机就丢了七八个,所以大部分重要电话我都得背下来。有一次我从北京走的时候带的东西太多,爸爸给我买了个新皮箱托运,结果下了飞机后我就怎么也找不到了,因为不记得它“长”得什么样子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