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雨水乡
烟雨水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5,541
  • 关注人气:1,8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花,那个飘啊飘(原创文章)

(2011-05-08 08:30:17)
标签:

孩子的父亲

凛冽

寒风

发抖

心扉

情感

分类: [原创]温情世界

雪花,那个飘啊飘

文/烟雨水乡

 

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着,落满了谷子沟,溪水失去了往日的轻快,变得凝固而沉默,凛冽的寒风,在大雪的怂恿下,挟持着冬的严寒肆虏地吹着。

 

男人迎风而立在谷子沟边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那个小包袱,阵阵寒风吹来,不禁使他打了个寒颤,他紧了紧围巾。

 

这时女人追了上来,对男人说,你真的不管我们娘俩,就这么狠心地走了吗?男人用手掸了一掸落在女人脸上的雪花,一言未发,眼神坚定地透过女人那秀美的脸庞,落在了茫茫的雪原上。

 

头也不回地踏着没膝的雪,带着女人无尽的怨恨声,一步一步朝前走着,任凭女人一遍遍地哭喊着,直到完全消失在女人的视线中。

 

女人的心在寒风中如刀割般生疼,带着那份伤痛,回到了村子,村人知道了男人抛妻离子的事后,都安慰女人说,这个负心郎,不值得你伤心难过,带着娃儿好好生活,如果因为这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大家你一言他一语地劝着。

 

女人理解男人,他也有他的苦衷,但令她无法接受的是,他太绝情了,毕竟是夫妻一场,难道真的有什么比夫妻间的情份更令他痴迷的?

 

女人收拾起昨夜的冷清和孤枕,擦干心中的泪和恨,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看着自己的娃儿一天天地长大,心中那份恨与痛也慢慢地消融了许多,儿子很孝顺,从不惹妈妈生气,虽说家里穷一点,可很有志气。

 

儿子后来离开了村子,去了县城,再后来去了省城,可他的根在这儿,每次回来,他总是劝母亲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媳妇也劝她,可她不为所动,这令儿子揣摩不透。

 

只有女人自己知道,她守在这儿是为了什么,她的心中对他还怀有一份希冀,不为别的,就为他当年的那句话。

 

岁月在女人的恍惚间一点点流失着,一如当年那满天的雪花飘落时一样悄无声息,女人也变成了老妪,自从他走后,其间收到过他写来的一份信,从此便杳无音讯。

 

说起那段令人心恨的往事,儿子总是义愤填膺,那家伙没点良心。不许你这么说,他可是你的父亲啊,她略带责备地数落儿子。

 

是啊,如果有良心,怎么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看呢,想当年女人几近哭诉地恳求他,竟是那般的无情。

 

又是一年雪花飘起时,那天女人照例打扫完庭院,静静地坐在屋内,围着火炉取着暖,火红的炉火,不仅温暖着他的手,也温暖着她的心。

 

这时,一个带着一身寒气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她愣怔地看着他。

 

“您是吴阿姨吧,这封信是李大叔临终前,托我转交给您的”,年轻人礼貌地询问道。

 

“你是他的儿子?”女人一脸疑惑地看着年轻人。

 

“我是他的干儿子,李大叔在抗战中收养了我,当时我的父母在战争中双双亡故,还是婴儿的我,是由他一手拉扯大的,临终前,他说一直有一个心愿无法了却,托我将这封他的亲笔信交给您”,年轻人道明着原委。

 

女人接过信,泪眼婆娑地打开了那份信,读着读着再也抵制不住地痛哭流涕,特别是最后那一段:“这辈子我都无法面对你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我知道你恨我,当年为了抗日打鬼子,组织上赋予了我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给我,出于保密要求,我不能也没有告诉你,因为我从事的工作是深入敌人内部做特工,这是在敌人心脏玩命的活儿,我随时都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所以……”,她再也读不下去。

 

屋外漫天的雪花飞舞着,凛冽地寒风肆虏地吹着,女人静静地坐在那儿,浑身瑟瑟发抖,那一朵一朵雪儿尤如落在她心上那般的寒冷而痛彻心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