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疾而终的初恋和永不停办的美食节

(2014-12-31 18:20:58)
标签:

情感

跨年

美食节

中学

初恋

无疾而终的初恋和永不停办的美食节
2014年的最后一天,微信中学同学群里突然有人提出,今年有没有人想一起去美食节,瞬间现实一片恍惚,把我拉回了高中时代的那几个冬天。

 

在那个一切以考分为人生起跑线的年代,我的母校却金陵中学一直在强调什么素质教育,一会儿艺术节,一会儿美食节,一会儿环湖长跑,各种活动年年不少。所谓美食节,就是以班级为单位,在每年的最后一天,在学校里摆摊卖自己准备的美食,食材自备,价格自定,亏本了还有校方的资金补助。所以每年年底,尽管都是我们这种南方城市没有暖气的难熬日子,校园里都总是弥漫着蠢蠢欲动的热情。

 

刚上高中的时候,可能是老师看我以前是运动员比较能吃苦吧,居然把班长这种重任交给了我,于是到了美食节,我总不能落后于人,前思后想,别出心裁,请来了海归的小阿姨帮我做了几百个寿司送到学校,这样就不会也不担心天气冷食物凉掉的问题。

 

南京的冬天真是冷啊,美食节从下午放学开始筹备,整个操场周围张灯结彩,蒸汽腾腾,却也无法抵挡那种即将飘雪前的阴冷感,双手缩在口袋里永远也不想拿出来。寿司独此一家,所以销量很好,订价1.5元一份两个,结果半小时内卖掉了一大半,结果班委会就此展开讨论,强烈要求寿司项目坐地起价为班费创收,于是剩下的那一半,好像是3.5元一份卖光的。排队的人群里有几个红着脸的小伙子,买完一份立刻狼吞虎咽塞进嘴里然后又立刻排到队伍最末尾继续买下一轮,仍旧一言不发。班级里的男生女生们起哄说我是寿司西施,我躲在角落害羞的笑着,内心好似藏着成千上万尚未绽放的枝芽。

 

美食节结束的时候,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散去了,旧的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未来在哪里谁也都看不清楚。我抱着一堆班级摊位上遗落下来的杂物,从一楼教室默默的走向另一栋楼的老师办公室。这时,漫天飘雪,校园恢复了夜幕的宁静,听得见雪花触及地面的萧萧倏倏,突然从天空飘来一个绿色的气球,我抬头伸手抓住的时候,看见了三楼阳台上的那个男孩。

 

“陈碧舸!”他大声叫着,“你站着别动,我下来拿!”他狂奔着,声音里有些激动的颤抖。

 

我记得他,校园里最顽皮的男孩,在上一年我们班级还在三楼的时候,我就常常看见他拿着水壶在一楼的空地上胡乱洒水。他戴眼镜,从来不摘掉棒球帽,爱打篮球,爱穿宽大的牛仔裤,走路姿势从没正常过,每次课间去小卖部买饮料,必定会看见他。听同学说他喜欢我,我才默默的关注,但,我们从未对话过。那个年代的男孩女孩,说上一句话就会被传在一起,屁大点的事情就被渲染的很大,要是闹到老师那里去,还要背负早恋的罪名,乖孩子们总是想要避免这样的麻烦,但十六七岁的时候,谁不是好奇的蠢蠢欲动?


30秒后,他接过我手上的气球,说:“我们班里的男生有几个还没走,等着送你新年礼物呢!”

 

“啊?”我尴尬的不知道如何回复。

 

“你要是害怕,我上去跟他们说。”他笑起来很无害,眼睛眯成两条缝。

 

“好吧。。。”我仍旧害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就是瞬间相信了他。

 

“你等着我,我上去拿书包。”他吭哧地跑上楼,我傻乎乎的站在原地,还没缓过神来,雪花已经把粗针毛线大围巾上铺满一层霜。

 

等我们各自背上书包,推上自行车在教学楼下集合,我才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他和同学们联合起来整我的恶作剧,校园里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就这样围着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聊天的内容早就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内心是欢喜的,他说什么都是有趣的,手指被冻得通红却燥热的,脑子里是希望眼前的路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尽管每当身边有其他同学路过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降低谈话的音量。

 

不知不觉走到校门口却不想分开,男孩说:“我们石头剪刀布来决定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吧?你赢了向左,我赢了向右。”我木讷的点头,连这个点子都觉得新奇,又似乎有些担心晚回家被家人发现。石头剪刀布的游戏进行了5轮,居然每一次我们都出了同样的手势,最后我投降说,:“跟你走,向右吧。”就这样走到了市中心的肯德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坐在一间餐厅里,甚至还愚蠢到害怕有认识的叔叔阿姨突然出现。谈话中我们很自然的聊到了我的闺蜜,一个性格像男孩一样火爆的女孩,学习棒身材好,爱打篮球爱短跑,总是和各个年级的男生们打成一片,还有天马行空的花招。闺蜜的男友是当时公认的帅,长得好像年轻时期的刘烨,和这个男孩是最好的朋友。我们计划着未来放学一起吃午饭,打篮球,看电影,我抱着一杯热奶茶坐在角落里,第一次对人生充满了明媚的想象。

 

分开的时候,男孩从书包里拿出一只穿着蓝色背心的小树袋熊,说这是班级庆祝活动的时候得到的礼物,想要留给我做纪念,我们推着自行车,在城市中最霓虹闪亮的十字路口道别,那一夜的冬雪,一直下到了第二年,也彻底打开了我青春。

 

和男孩的见面,让我一个人偷偷兴奋了好几天,心里的小秘密藏不住,便在半夜偷偷在自己房间打电话给闺蜜。元旦放假回到学校,男孩依旧在校园里上蹿下跳,唯一的变化是,他看见我的时候,会带着那无公害的笑,他的样子根本算不上帅气,但就好像冬天里的一团暖阳,无形之中吸引着我想要靠近。课间的时候,闺蜜从隔壁班级走过来找我聊天,脸色有些不对。

 

“怎么啦?和你妈妈吵架?”我问。

 

“不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坦白。”她语气中略带歉意,却很坚定。“那天你给我打完电话,我写了一封情书给那个男孩,告诉他虽然我的男朋友是他的好兄弟,但是他才是我一直喜欢的人。”

 

“结果呢?”我脸上装出不在乎,内心却是羞恼的,但毕竟我和这个男孩只是一次单纯的校园行走,什么也算不上,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闺蜜各方面比我优秀,家庭却并不完整,一直以来我忍让着她,我知道她比我更需要爱。

 

“结果啊,他说他把我当兄弟,让我帮他追你,以后放学我们一起玩儿。”她看起来并不失望,反倒让我有些怜惜。

 

闺蜜的帅气男友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道了这件事情,在那样单纯的年代,这样错综复杂的小情愫,足以让两兄弟在紫藤长廊大打出手,就此决裂。

 

就这样,在接下来距离寒假开始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放学,我们总是三个人一起出现在学校马路对面的肯德基,藉口是一起复习迎接期末考试,实际上就是闺蜜组局帮男孩追我,而这样的聚会,通常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占据了绝大部分时间,而在一旁的我除了会傻笑以外,渐渐开始感到自己的多余与木讷。期间有其他的男生带着给我的礼物偷偷跟着我们走进肯德基,男孩和闺蜜都会用开玩笑的方式帮我挡掉这些麻烦,可我却越来越不确定,男孩到底是在以什么样的身份保护着我。

 

就在期末考试到来前的一天,我交给男孩一封信,信上说,“感谢你的出现,但是我觉得闺蜜比我更需要关爱,为了避免以后的尴尬,三人的聚会我不会再出现了,请你好好对待她。”言辞隐晦,但是他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在那个学年剩下的所有日子里,我们把彼此当成空气,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闺蜜说我消失后他们的确开始交往了两个星期,后来为什么分开了也说不出原因,只是到后来,我们各自走上了自己的人生轨道,成为了彼此眼中在意却不愿提及的空气。

 

你以为这样无疾而终的初恋写到这里会结束,但事实并非如此。

 

下半学期结束,暑假来临的时候我其实心里有些失落,总觉得自己没有好好的跟什么人和事告别。有人告诉我,男孩要出国留学了,再也不回来了,让我突然找到了理由,想跟他说说话。上网,打开久违的西祠胡同讨论版,就看见了他的留言:“我要走了,找时间把大家聚在一起吧。”那么长时间里我总觉得和他有一种默契,很多事情不需要沟通便心知肚明,约见的那天我们彼此都没有带上任何一个朋友。

 

过了一整个学期,感觉我们都成熟了一些,面对男生,我说话也不那么笨拙了,我们像熟识的老友一样开玩笑,一起去做了陶瓷手链,一起吃了麦当劳,一起走在学校后面那条破落的街道上踢倒瓶瓶罐罐,言语中没有太多的不舍,是因为不想提及的离别。我们像第一次见面一样,推着各自的自行车,走在送我回家的路上,只是从冬装换成了夏装,只是我和他之间,开始隔着一辆自行车的距离,只是我第一次开始明白,这样的路终归会走到尽头。

 

分开的时候他说,回家去听一首叫做《暗示》的歌吧,里面有我想要对你说的话,然后他转身飞一样的跳上车骑走了,留在我眼里的还是那无公害的笑。我回到家,上网找到那首李玟的歌,耳机里她唱着:“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爱你。”

 

从那以后,每次听到《暗示》,我便潸然泪下,以至于我现在很少去听这首歌。

 

从那以后,寒冬的记忆里最深刻的,便是我那无疾而终的初恋,和至今仍旧在举办的金陵中学美食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