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震亚
震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284
  • 关注人气: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年·书生·血性·理想——黄花岗起义百年随想

(2011-03-29 15:49:02)
标签:

青年

书生

血性

理想

黄花岗起义

警钟长鸣

文化

分类: 随笔杂谈

           青年·书生·血性·理想

                 ——黄花岗起义百年随想

十年前,因开会而去广州,如愿瞻仰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

从墓园大门入,先要走过长长的墓道。一时间,都市的喧哗皆被抛在身后,两旁的苍松翠柏让人沉下心来,顿生感佩之情。

抵近岗顶陵墓,只见前有四柱方形钟顶碑亭,内竖一方七十二烈士之墓的石碑;后为麻石建成的纪功坊,上半部以72块矩形石块,叠砌成金字塔形的坊顶,顶上耸立一高举火炬的自由神像。其造型之别致、壮观,堪可告慰长眠于此的英灵;亦与中山先生亲题的“浩气长存”四字,相得益彰。

青年·书生·血性·理想——黄花岗起义百年随想
   史载,辛亥革命前,同盟会在广州举行了三次武装起义。即:1895年的广州起义、1910年2月的广州新军之役和1911年4月的黄花岗起义。三次起义中,以这第三次起义影响最大,其直接的结果就是随后的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的爆发。

72方石块,代表着72位英烈。他们的英名,理应为后人永记:徐佩旒、徐礼明、徐日培、徐广滔、徐临端、徐茂燎、徐松根、徐满凌、徐昭良、徐培添、徐保生、徐廉辉、徐容九、徐进照、徐褶成、徐应安、李炳辉、李晚、李文楷、李文甫、李雁南、陈春、陈潮、陈文褒、罗仲霍、罗坤、庞雄、周华、游寿、江继复、郭继枚、劳培、杜凤书、余东雄、马侣、黄鹤鸣、饶辅廷、张学铨、周增、林修明、方声洞、冯超骧、罗乃琳、卓秋元、黄忠炳、王灿登、胡应升、林觉民、林西惠、林尹民、林文、林时爽、刘六符、刘元栋、魏金龙、陈可钧、陈更新、陈与燊、陈清畴、陈发炎、韦树模、韦荣初、韦统淮、韦统铃、李德山、林盛初、秦炳、喻培伦、饶国梁、程良、宋玉琳、石德宽。

有人对死难的七十二烈士(实际死难者,数倍于此)进行了考证,发现: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9岁。其中,骨干林觉民24岁,方声洞25岁,作为领导者的黄兴也不过37岁。难怪,在海峡彼岸,是将“3·29”定为青年节的。其实,何止是黄花岗起义呢?回顾近百年的中国现当代史,无论是“五四”还是“四五”,哪一场事关国家命运前途的运动,不是青年人走在了前头呢?

也有人做了统计,烈士名单中有9个留学生、28个海外侨胞(其中有华侨学生、商人、工人)、3个记者、两个教师,以及众多的工人、农民、军人。他们原籍广东、福建、广西、四川、安徽等省,来自社会的各个阶级与阶层,具有相当的普遍性。但突出的特点是知识分子占有相当的比重。比如:林觉民、喻培伦、林文、方声洞、林尹民、陈可均、李文甫等人多是留学生,或从事新闻工作。通常,人们的印象中,似乎书生往往是与文弱画等号的。但是,黄花岗起义中的书生却是充满了血性。他们以枪代笔,怀抱炸药,无视血雨腥风,奋然前行,或倒毙于巷战,或惨死于刑场,全无惧色、全不退缩。

如此决绝、如此勇毅,自然不是出于一时的冲动,他们赴死之前早已考虑清楚。

方声洞诀别父亲道:“祖国之存亡在此一举,事败则中国不免于亡,四万万人皆死,不特儿一人;如事成则四万万人皆生,儿虽死亦乐也。只以大人爱儿切,故临死不敢不为禀告。但望大人以国事归心,勿伤儿之死,则幸甚矣。夫男儿在世,不能建功立业,以强祖国,使同胞享幸福,奋斗而死,亦大乐也。且为祖国而死,亦义所应尔也。”

李晚诀别兄长道:“此行成败不可知,任其事而怕死非丈夫也,余明知无济,只在实行革命宗旨,决以生命为牺牲。推倒满清,建设中华民国,事成则汉族光明,或败身殉,愿毋我念。”

林觉民诀别妻子道:“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念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够?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涕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显然,亲情、爱情,乃是人之至情。而能置此至情于不顾,则是因为有理想,有信念,“为天下人谋永福也”!

青年·书生·血性·理想——黄花岗起义百年随想
   十年后的今天,正值黄花岗起义的百年纪念日(起义时间实为农历辛亥年3月29日,即公历1911年4月27日。由于1912年后采用公历,所以1924年由孙中山发布命令,将公历3月29日定为法定纪念日,自1925年始实行),翻看当年拍摄的照片,记忆、随想,油然而生。

毫无疑问,从“风萧萧兮易水寒”到“我以我血荐轩辕”,中华民族从来不缺脊梁式的人物。可是,在红尘滚滚的今天,先烈的理想、血性,会不会在软语花香中被淡忘、消融呢?于是,我亦钦佩起陵墓的设计者。那坊顶的自由神像与碑亭的钟顶绝对是别具匠心——高置于上,永远地呼唤、警醒着国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