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官、商“书剑恩仇录”

(2019-03-19 16:03:54)

   官、“书剑恩仇录”

       李康杏

我小时候受的教育,都是官、商勾结欺压穷人,这种“仇恨教育”,让我既恨官员又恨富人。

改革开放让我大开眼界,读了各种不同的书,才知道世界没这么简单,官商之间既有勾结、也有斗争,尤其是这种合作和斗争,还能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今天,我谈一点这方面的读书心得。

一、富人跟国王斗,产生了《大宪章》

13世纪初,英国的约翰王,老跟法国打仗,花钱无数,没钱啦,就对国民加税。穷人并不在乎,反正一穷二白,最反对加税的是贵族和商人,因为他们有钱,是纳税的主力军。按理,他们应该爱国,勒紧裤带与国王共度时艰,但人心都是肉长的,没那么高尚,于是联合起来反对国王。一向强悍的约翰王也怕众怒,于1215年签署了《大宪章》,核心是三条:国王不可随意制定税金、不可违法侵犯国民财产、不可违法处罚国民。

《大宪章》是欧洲中世纪一个里程碑,王权从此受到制约,不可胡来。

我仔细琢磨,反对苛捐杂税,穷人用的是暴力,对社会破坏太大,而且即使成功,也容易出现暴力独裁政权。某些国家的历史就是如此。而富人用经济手段,跟政府讨价还价,以经济上的合作与支持,来换取政治上的宽松和开明,这有利于推进社会民主和法制,促进国家平稳发展。当然,富人之所以能与政府讨价还价,一定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阶级,足以与政府抗衡,如果不够强大,政府就不会在乎,一声令下就会把富人的财产收归“国有”,甚至把富人抓起来“咔嚓”。但政府大获全胜,国家的经济估计也糟糕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比如,过去那些老搞专政的国家,前几年查韦斯统治的委内瑞拉也是。

二、官商合谋,推动国家富强

  《大宪章》以后,英国国王不能随便加税了,怎么来增加王室的财富呢?对外掠夺,搞别人总比搞自已人好。最典型的是16世纪的伊丽莎白女王,暗中唆使大海盗德雷克,对西班牙商船拦路抢劫。西班牙是当时的海上霸主,从南美抢得天量的黄金白银,一船船运回欧洲,经过大西洋时,遭到德雷克大肆抢夺。伊丽莎白女王从中分得巨大好处。西班牙屡屡抗议无效,就与英国开仗,不料由海盗演变而来的英国海军日益强大,竟然在1588年,一举打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取得了海上霸权,从此走向辉煌。

这个历史当然不光彩,但道理一目了然,官商戮力同心,一致对外,可以推动国家富强。

许多事,政府不好出面,就让商人出面,政府当好后盾,如,抢夺殖民地,抢夺市场,都是商人打头阵,商人受到别的国家欺负,再以保护贸易和侨民的名义发动侵略。英国对印度就是如此,先成立东印度公司,通过贸易来谋取对印度的特权,一步步瓦解印度政府和社会,最后完全统治印度。如果象俄罗斯那样,总是政府打头阵,人家会非常提防,非常反感,所以,沙皇几乎没抢到什么殖民地,四处与人兵戎相见,几乎没什么朋友,全是仇家,现在也差不多。话说回来,他太落后了,没什么可推销的,只好恶抢。

三、官商对抗,闯下大祸

  1756——1763,为了争夺殖民地,英国、法国、普鲁士、俄国开打,史称“七年战争”。英国因此陷入财政困难,就向北美13个殖民地开征“印花税”。按理,北美殖民者开金矿和掠夺印第安人,赚得满盆满钵,应该饮水思源、回报祖国。但他们拒绝纳税,并打出一个响亮的口号——“无代表权则不纳税”。详细解释就是,殖民地是英王特许的,一向听命于英王,而印花税是议会开征的,北美13个殖民地在议会没有一个代表,按照《大宪章》的宗旨,无代表权则不纳税。找到了这么一个响亮的借口,富人们死抵硬抗,知识分子煽风点火,闹起了独立,其结果,世界上诞生了一个崭新的国家——美利坚合众国!

富人唯利是图,谁动他的蛋糕就跟谁拼,英国政府乱征税,一意孤行,闯下了惊天大祸,赔了一个老母鸡。由此说明两点,税收,事关天下兴亡的大事,马虎不得!再者,欺负穷人容易,欺负富人,要特别小心。

历史的教训一点作用都没有,十多年后,帮助美国独立的法国重蹈覆辙,国王路易十六宣布全民加税,既欺负穷人,又欺负富人,结果,穷人富人一联手,把波旁王朝掀了个底朝天。

四、商人讲政治还是讲利益?

  北美独立了,英国恨得牙痒痒,对新生的美国进行经济封锁。按理,英国本土及其殖民地的商人,应该跟政府保持一致,同仇敌忾制裁美国,扼杀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但是,商人的本质是逐利,不见得讲政治,面对北美这片商机无限的热土,他们怎么挡得住诱惑?于是千方百计、钻山打洞来投资、经商、移民,欧洲商人和资本滚滚而来,短短三五十年就把这个老冤家搞发达了。真是“亲者痛、仇者快”。

  这样的事例,历史反复上演,美国商人也是如此。一战后,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取得政权,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起来推翻资产阶级,全世界资本家都很恐慌,异口同声发誓要困死他。按理,商人们这次必须讲政治了。但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商人,见钱眼开不要命,如,美国的哈默博士,千方百计避开封锁,跟俄罗斯大做生意,受到列宁的接见和称赞,二十出头就一跃成为千万富翁。因为俄罗斯当时百废待举,卖狗屎都赚钱。还是这个哈默博士,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他第一个来中国投资,被邓小平的待为上宾。短短30年,资本家把死对头社会主义国家搞富了。

回望历史,究竟是商人错了?还是政治错了?

五、究竟谁驯化谁?

官员追求政权,商人追求财富,这两拨人天生志趣不同,一直相互斗争,斗了一千多年,究竟谁驯化了谁?

现在经济全球化了,信息网络化了,商人更狡猾,与官员的斗法更方便。你政府要加税,我就转移投资,鼠标一点,钱就转跑了,管你什么祖国不祖国,哪里税率低就转移到哪里。你政府要货币贬值,我就兑换外汇,你要降低利率,我就把钱存到别的国家,你要提高工资,我就将工厂搬到工资低廉的国家去,你叫我搞制造业,我偏偏搞虚拟经济,哪样赚钱搞哪样。总之,你道高一尺,我就魔高一丈。如果你在国界上建一堵墙,我还有最后一招——金盆洗手,洗脚上岸。

其实,不是谁驯化谁的问题,而是要顺应人性,不是富人顽强,而是人性顽强,穷人富人都一样,天性是逐利、好生、追求幸福的,让每个安心创业、自由发财,这是最大的政治、最根本的政治!

我想起成都武侯祠的一副对联,

能攻心 则反侧自消 自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 则宽严皆失 后来治蜀要深思。

               (2019..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