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经济学”啷里咯啷

(2019-02-13 08:02:36)

李康杏 “中国经济学”啷里咯啷

  近年来,政界和学界有一些人,呼吁建立中国的经济学。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自大狂!

   一、建国后没有自已的经济学

  借用鲁迅先生一句话,不要一阔就变脸。我们不妨碍先回顾一下历史,看清一下自已的来路。

  建国后,我们就照搬苏联的经济学,标准教材是斯大林写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搞起了计划经济。当时的一些经济学家,如顾准,研究了一点商品经济,就被整得死去活来。当时的老百姓,想搞点小养饲、小买卖,都被“割资本主义尾巴”。整个国家对公有制、对计划经济走火入魔,其结果是“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跟西方国家的经济差距拉得更大,才不得不磕磕碰碰放弃计划经济,扭扭捏捏改学欧美的市场经济。究其原因,苏联那一套,根本就不是学问,先是空想,后是蛮干。

二、让人们自由创造财富是最好的经济学

市场经济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人充分自由地去追求财富、创造财富。我国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不断打破束缚、扩大自由的过程,农村废除人民公社,让农民回归家庭、安心生产粮食,城市扩大国有企业自主权,再接着就是让农民自由进城打工经商、城市鼓励职工自谋职业、发展个体户和民营经济等等。

这一过程大家很清楚,就是不断地扩大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促使整个社会释放创造财富的潜力和活力。这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要义,也是西方经济发展的成熟经验。不管是哪个国家,只要让人们充分自由地创造财富、追求财富,国家都能够富强起来

三、学问有国别吗?

  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都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什么阶级性、民族性。世界各民族都在探索这些规律,有的抢了先机,比别的民族先建立了一套学问,实践证明是可行的,别的民族拿来用得很有效果,老老实实接受就行了,没有必要帖上自已民族的标签。如,化学,物理学、工程学、天文学、城市管理学、经济学等等,都是西方人最先发明的,但人家没有叫西方化学、西方物理学,西方天文学,等等。西方发现的市场经济,是发展经济的基本规律,中国这样搞了,也富强起来了,非要贴上“中国经济学”的标签,什么心态?

四、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注意到,那些高喊要建立“中国经济学”的人,至今没有搞出什么名堂,因为他们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不得不用“西方”经济学那一套话语体系来说事,离开了那些名词、术语和研究方法就没法开口,何苦自讨没趣呢?自大狂往往弄巧成拙、出丑弄怪。

学界虽然没有搞出“中国经济学”,但这一思想观念很有市场,很迎合一些人的胃口,因为加上“中国”特色,方便夹带“私货”。我冒昧举几例。

一是可以随意“阉割”市场基本原则市场经济的前提是市场主体的自由、平等、产权明晰,以及确保市场秩序的司法公正。解释一下,市场主体就是指参与市场活动的一切自然人、法人和经济组织;所谓自由,就是除法律禁止外,市场主体完全按照自已意愿、充分自由地参与市场活动,所谓平等,就是所有市场主体不受歧视、一视同仁地参与市场活动,所谓产权明晰,就是指市场主体对自已的财产享受控制、占有、支配、经营、收益等完整的权利。所谓司法公正,就是司法机关独立公正地维护市场秩序,不受任何外部干预。

朋友们一定会说,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对市场主体做到充分的平等、自由。是的,但这是套话,需要的是一个由法律界定的合情合理的标准,说起来很复杂枯燥,会影响朋友们阅读。我只好举例。我国实行的是审批经济,一个投资者拿自已的钱投资,却需要政府审批,这自由吗?没有政府的立项批文,你拿不到土地、拿不到贷款,这自由吗?许多行业需要政府发许可证、资质证,这自由吗?你没有这些许可证、资质证,你没法开业、没法找到工作,这自由吗?虽然审批、许可、资质等制度,在一些西方国家也有,但那主要是行业协会颁发的,是社会自治、协商、保证信誉的结果,与政府强制审批有本质区别。

一些项目,国有企业能做,民营企业却不能做,这平等吗?再说产权,投资者对土地没有所有权,只有几十年的使用权,这样的产权明晰吗?没有明晰的产权,那叫真正、牢固的产权吗?尤其是农村的土地流转,更复杂更玄乎,什么集体所有权、农民承包权、土地使用权“三权分置”,权利多了“打烂拳”,让投资者想死,怎能安心投资?农业产业化怎么搞得好?农业现代化永远是一句空话!

二是可以大搞市场“割据”。市场经济最讲究市场统一,保障生产要素平等、自由地流动,我们做到了吗?没有,同一个地区,这里划一块开发区,那里划一块工业园区,一墙之隔,分别享受不同的政策。在同一个园区,这个投资者享受一种优惠政策,那个投资者享受另一种优惠政策,今年一个政策,明年一个政策,等等,因事而异,千差万别。这是市场经济还是“权力经济”?对国家来说,这就导致遍地都是园区、浪费宝贵的土地资源,对企业来说,导致不公平竞争,本地企业和外地企业待遇悬殊,企业规模越小越吃亏、越受排斥,还导致各地基层政府恶性竞争,相互攀比优惠政策,相互挖墙脚。其结果,这样不是培养企业家,而是在培养投机者,为什么有的企业不断地搬迁?就是冲着优惠政策来的,这个地方优惠政策用完了,就搬到别一个地方出去,不是靠技术创新来发展壮大企业,而是靠吃政策优惠和土地增值来苟延残喘。

三是可以大搞政府干预。这方面我以前说过了,我的微号上有好篇文章,不再赘述。

四是不按市场规律培养人才。搞市场经济,就得按市场规律培养企业家、培养经理阶层,也就是说,谁善于创造财富谁就胜出、谁就有社会地位,我们做到了吗?没有,国企老板的身份一直是官员,不要对企业效益负责,只要赢得上级主管部门的“芳心”就行了。民企老板不是迎合市场,而是要迎合好市长。要求他们与政府保持一致,许多老板不是自已死的,而是政府折腾死的,企业家没当成,却变成了“冤家”。

  正因为夹带了这些“私货”,就能够左右逢源,搞好了,就说这是中国特色、中国创造、中国智慧,猛给自已贴金。搞砸了,就说是市场经济的“失灵”、弊端、祸根,需要政府“这只手”来拯救、来矫正,甚至以此为借口走回头路、开倒车。

  这样的折腾,一些犬儒跟着呼应。其实,学界和政界从来就没有好好地、完整地、老老实实地向老百姓传播、普及过真正的市场经济。在他们手中,学问从来都是“任意打扮的小姑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