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提房价我就晕

(2019-01-14 09:56:10)

李康杏 一提房价我就晕

  自从孩子参加工作后,我才对房价真正忧心忡忡。这是摆在我面前一个实实在在、无计可施、难以逾越的难题。她所在的城市,房子均价10万,我的天啊!

  房价高得离谱,根源在哪里?我一时想不明白,只提几个问题,向朋友们求教。

一、“耕地红线”是否影响房价预期?

  目前的政策解释说,保有十八亿耕地,就能保障粮食安全,低于十八亿耕地,粮食就不安全了。对这一说法,我有几点疑虑。

  一是我国粮食已经严重依赖进口了,小麦进口60%,大米进口40%,玉米和大豆进口80%这说明我国目前虽然有十八亿亩耕地,但粮食并没有做到自给自足,虽然没有自给自足,却没有发生粮食危机。

  二是耕地占补平衡在贯彻上有问题。过去,哪个城市的周边不是良田沃土?30多年来,城市扩大了四五倍,占用的几乎都是耕地,现在所谓用开垦新的耕地来补充,请问哪还有空地可开垦呢?都是荒山野岭,原本就不适合耕种的旱地和沙地,开垦出来有什么用?所以,这四十年,对耕地都是占优补劣、占多补少,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即使数量还没有突破,质量早就下降了。

三是耕地多就有饱饭吃吗?前苏联、印度人均耕地最多,近一百年发生了十多次饥荒,以色列耕地人均最少,从未发生饥荒,不但粮食自足,还可以出口粮食。这说明吃饱饭与耕地多少没有关系,只与制度有关系,中国历史充分证明,在苛捐杂税压榨下,农民对粮食分成太少,才是造成农民缺衣少食的根本原因。贫富悬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才是社会的真实写照。

特别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一次饥荒是因为外国封锁造成的

四是如果真的发生全世界对我国进行粮食封锁,那么,我们反思的不应该是耕地问题,而是外交政策问题,与全世界为敌的外交政策,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二、对用地分类、分指标,合理吗?

  因为人为地设立了“十八亿亩耕地红线”,从源头上限制了土地供应,并采取计划经济手段,所以,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其实非常少,用行话讲,就相当于“饥饿营销法”,每年供应一点建房用地,再采用招投标方式,将地价抬得老高,这样一种政策,哪能不产生高房价?

  由于人为地限制商业用地供应,导致房价只涨不跌,使房产变成了投资品,偏离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真实需求。从真实的需求来测算,中国已建房屋套数是中国家庭户数的3倍左右,说明住房已经严重供大于求,之所以不下跌、依然一路上涨,这就是价格扭曲后房屋变成投资品、变成“硬通货”的结果。

  从资源配置角度来看,谁需要房屋?当然是无房户,当然是穷人,而不是富人。但高房价造成穷人终生买不起房,而富人可以买几套房。导致房屋没有流入无房户家庭,而是流入有房屋的家庭,富豪人家有十多套、个别的甚至上百套,曾孙的曾曾孙都住不完,造成大量房屋闲置、空置,这就是资源的错配、资源的浪费。

三、扭曲工业用地价格,后果有哪些?

  各地政府为了引资招商,争先恐后用非常低廉的地价,来吸引外地投资者,导致工业资本放肆圈地,如,办一个工厂,本来只需50亩土地,因为地价太便宜了,他就敢要500亩,本来可以不建分厂,他就敢建多个分厂,还可以轻易将生产基地搬来搬去,这都是因为土地太便宜了。由于工业资本对土地的疯抢,造成工业用地远远脱离真实的需求,工业用地指标永远不够。事实正是这样,全国所有的工业园区,经过30多年发展,一而再再而三地扩规扩地,现在大部分园区已无地可用。再加上个别官员,对投资项目的取舍、对土地资源的分配,有直接的拍板权,大笔一挥,就可以将一个地方全年的用地指标,批给一个老板,其他的老板只好干着急,筹备多年的项目落不了地。这样的后果,既造成土地资源浪费,供地大大超过真实需要,又导致土地供应短缺,工业用地不够成了各地的普遍现象。

四、基础设施建设为何放肆用地?

  基础设施建设用地更是毫无节制。修路、建广场、公园、文化场馆、风光带等基础设施,最能彰显城市形象,最能提升城市品位,所以各地官员就大干快上,建起了超级宽敞的道路、超级宏伟的广场、超级气派的风光带、超级奢华的文化场馆,等等,这些都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再加上这类用地价格极低,审批简单,简直象脱缰的野马地放肆用地,可以说,这类用地是所有用地中第一大户。

  也许朋友们没有注意,每当要求增加建房用地时,官员们总是拿耕地红线说事,而每当审批工业用地和基础设施用地时,谁也不会想起耕地红线!

五、假设土地全由市场自由调节?

  假设,假设,我国的土地可以由市场来自由调节,同时,不将用地分成工业、商业、基础设施三类,而是一视同仁地由市场来调节,我想,工业用地和基础设施用地一定会大大节约,工业投资者决不敢放肆圈地,也不能靠所圈土地的增值来积聚财富,而只能老老实实、一心一意靠科技创新来发展企业了,国家的产业结构也就自然优化了。各位有所不知,一些僵尸企业就是靠过去圈地来当护身符和救命稻草的。

另一方面,从工业和基础设施用地中,节约出来的土地,不但足够供应住房建设用地,而且通过自由流通,不会造成用地恐慌,再怎么招投标,也不会抬出天价。面粉能够敞开供应,馒头的价格还能涨到哪里出去?老百姓还用当房奴吗?

西方国家征收房产税,并不是出于对房价的调控,而是一种收入调节税,一些人把这一套政策搬来,以为可以调控我们的房价,即使对房价有抑制作用,也不是高明的办法,是一种“堵”的办法,“堵”的结果就是,房产税追不上房价的飞涨,开发商更受益,囤房者更受益,他们可以将税收轻易转嫁到购房者头上。真正的好办法是“疏”,从源头上放开土地供应,并由市场自由调节。

对不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浪费了大家宝贵的时间,请朋友们发表高见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