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洁
张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6,215
  • 关注人气:4,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臧老师,今天你是否还在写诗

(2012-09-09 11:00:20)
标签:

教师节

写诗

盗火者普罗米修斯

音乐学院

臧老师

校园

分类: 散文随笔

臧老师,今天你是否还在写诗

 

前不久,我在一个访谈中提到我曾经的音乐老师。

15岁那年,他大学毕业分来我们学校任教。当时他走在我们古老而土气的校园里,太惹眼了,简直就是个另类。他留着长发,整个装扮,用前几年的词叫“酷”,用这几年的词,叫“潮”,——是的,简直太潮了。对于他,我们暗暗欣羡,又带着几分畏怯,不敢轻易接近。

我那时还是个无比羞怯和内向的小女孩。但因为学习成绩拔尖,又在校学生会做学习部长,还是文学社团的成员,所以在学校也算个名人吧。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热爱文学的事情很快传到他的耳朵里了,总之,有天臧老师叫我去他的办公室,递给我一叠油印的诗稿。那是一首长诗,诗题叫《盗火者普罗米修斯》,或者《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我记不清楚了。那是臧老师的大作。我感觉沉甸甸的,手捧诗稿,内心充满虔敬。今天回忆起来,那时,我并没有真正读懂那首长诗。但我读了好几遍,还一笔一划工工整整拿钢笔抄了下来。我记得是抄在那种蓝格的每页30020行的稿纸上,大约抄了十几页吧。后来几经搬家,不知现在回去,还能不能在那些发黄的日记本和手稿中找出它来。

模糊记得好像臧老师也提出过,要我把自己写的给他看。但我终究没有敢拿出手。我觉得我的练笔在臧老师几百行的长诗面前,简直就是地地道道的的丑小鸭。

关于臧老师与诗歌相关的记忆,就是这些。

臧老师的音乐课开辟了新的内容。在他之前,我们的女音乐教师只教授乐理和教唱歌曲。臧老师开设了音乐欣赏和视唱练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喜欢弹奏一段曲子,或者播放一段名曲录音,要求我们展开联想和想象,揣摩曲子表达的内容和意境,然后口头表达出来。几乎每次他都会叫我起来回答。令我不安的是,几乎每次我的回答都大大偏离了正确答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有所谓“正确答案”,不知道臧老师为何要公布谜底。——直到后来自己做了教师,才明白,原来在中国,教育历来就是这样的。

毕业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臧老师,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一晃20多年过去了,去年同学聚会中,偶然听学兄谈起了他。原来我们毕业后不久,臧老师也离开了学校,去了香港,好像还出国留过学,之后回到省城音乐学院,现在已经是音乐学院的院长了。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在写诗。

如果有机会再见,真的还想再和他聊聊普罗米修斯。他曾经盗来了火种。

 

 

2012/9/4,草于甬城。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