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物之理
万物之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1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达水---《看霍金如何戏弄现代科学》

(2010-01-28 22:10:33)
标签:

虚时间

黑洞

平行宇宙

量子物理

霍金

教育

    史蒂芬.霍金(1942.1—   ),英国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以所著并畅销全球的科普读物《时间简史》向公众介绍宇宙的运行模式、黑洞及特性等,是当今世界知名度极高的来自科学界的公众人物。
霍金教授于2004年7月21日,在都柏林召开的第17届国际相对论和万有引力大会上,报告了他的关于黑洞的最新研究成果,且与他过去30年前的理论观点相反。也即,30年前他一直坚持认为:“被黑洞吞没的所有物质被永远与外部宇宙隔离了。”今天他却认为:“黑洞并没有摧毁被其吞没的所有物质。相反,经过一段时间后,描绘宇宙中各种粒子基本特性的‘信息’能够从黑洞中逃逸出来。”霍金教授还说:“不存在我从前认为的那种子宇宙。这会令那些科幻小说迷们失望,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但如果信息被保存下来了,它们就不可能通过黑洞进入其它的宇宙。就像你的物质的能量仍然会返回我们的宇宙,不过是以一种被撕裂的形态返回的,而且其中包含了有关你曾经是什么模样的信息。”他的这一思想认为,黑洞的表面存在波动,这些波动导致了信息的逃逸。他说:“即使答案不如我从前的想法那样令人激动,但它解决了一个困扰了我近30年的问题,这种感觉真好。”[1]霍金教授在这次正式的学术报告的几周前,他在剑桥的一次研讨会上谈到他的想法有了转变后,人们便一直在热切地期盼他的这次大会讲话。随后,7月15日在英国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中,他也表达了上述的关于黑洞的理论观点。

[2]由此可见,霍金教授十分自信地、轻而易举地、淡淡地就对自己30年前在学术界极具影响力和权威的那个科学观点予以了否定,且轻松愉快地又站到了天体物理科学的另一个制高点上并领导潮流。这不得不令人三思,严肃的科学研究,竟然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出尔反尔、自以为是?事实上,霍金教授的新理论要到8月份才在杂志上公开发表,其学术的真伪与学术先进性,要等来自学界的严肃的、严密的、公平的、公正的评审与认定。难道“先入为主、舆论导向”是霍金教授的一个科学法则?
可见,既然霍金教授30年前的理论今天已被他自己否定,显然,这就说明霍金教授自己也肯定了30年前戏弄现代科学与大众这个事实(他或许是无意的)。假如霍金教授今天的理论实际上也站不住脚的话,那么,人们难免不可以认为,霍金教授有再次戏弄现代科学与大众之嫌,或者是沽名钓誉之癖,哪怕他此次也是无意的。假如他30年前后的两次关于黑洞的理论都是谬误的话,人们会清醒地发现,霍金教授无疑在钻天体物理和理论物理学术研究的空隙并为所欲为。
黑洞是现代科学于两百年前发现的宇宙天体,研究黑洞的现代方法主要依赖两点,一是天文观测,二是量子物理的理论方法来研究分析与计算并结论。然而,量子物理实际上是关于微观世界的科学研究方法,特别是一种应用一些复杂的数学工具的统计方法,它是否可以毫无顾忌地在宏观宇宙的研究中应用,科学界尽管过去从未提出正式的异议,但并不等于今后不会招致公开的反对。值得注意的是,学界内关于量子力学的不赞同的声音总是此起彼伏,最为典型的事例是,量子力学的创立者之一的爱因斯坦,后来也对量子力学说不:“上帝不掷筮子”。
量子物理的研究方法与理论推导尽管高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量子物理始终运用统计学原理对微观世界的物理规律予以揭示。尽管以概率方法能够揭示微观量子世界的物理运动规律,但实际上却并没有揭示微观量子世界真正的、本质的形成原理、结构原理、能量原理。就量子物理本身而言,它实际上是一个极具争议的科学方法,尽管也曾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但对探寻微观世界的本质,还有太多的不足与无能为力甚至是牵强,特别是量子力学的一些基本规则,还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黑洞学科的理论与研究方法尽管也无比高深,但是,正如霍金教授所揭示的一样,黑洞的基本原理可以用大众所熟悉的语言来初步表述。比如:黑洞是黑的,任何物质包括光线,一旦掉入其中,将永不返回;黑洞的密度非常大、压力非常大、引力非常大、磁场非常强等;黑洞吸引它周边的天体和物质;黑洞吞没物质极其所包含的信息,或者是霍金教授今天所说的“黑洞吞没物质,但不包含该物质的信息。
进一步地,无论是30年前还是30年后,当我们从基本原理上就能发现霍金教授关于黑洞的理论并非完备的话,显然霍金教授关于黑洞的任何与发现乃至理论成果,都值得怀疑。

一、细看霍金30年前的戏法
1、物质与信息
霍金教授的黑洞理论,同时涉及两个领域,一是宏观天体,正如黑洞。二是微观世界,正如粒子与光量子。霍金教授的黑洞理论把这两个领域的课题,以物质掉入黑洞,或者说是黑洞吞没物质这一客观的天文观测事实,巧妙地统一起来,且一并研究,提出全新的学术理论,进而引导潮流。30年前他说,黑洞吞没物质;被黑洞吞没的所有物质被永远与外部宇宙隔离了;被吞没了的物质的信息进入了子宇宙。
今天,仔细分析起来,霍金教授所说的“黑洞吞没物质”的确不假。但是,他所说的“被黑洞吞没的所有物质被永远与外部宇宙隔离了”,实际上犹如算命先生说的,恰如“一片树叶掉入万仗深渊”的双关语。因为掉入是真,掉入之后怎样不详,但是它肯定与外部世界永远隔离了。然而,最关键的地方霍金教授却有意忽略或者说是有意回避,即物体在黑洞里究竟变成了什么状态,等粒子态、光量子态、磁凝聚态?这是天体物理学关于黑洞理论的最重要部分。然而,别说地球距离最近的黑洞都那么遥远,就是人类自己脚踏的大地,其整个地表的地形地貌、矿藏储备,整个海洋的地形地貌、动态规律,地心的真实结构等等,都没有详细地、彻底地搞清楚,可见,黑洞及其内部的情况也就只能任凭霍金教授等科学家独白,或者说是杜撰了,因为无法接近、无法证实,加之,霍金自己30年后都出尔反尔。
霍金教授所说的“被黑洞吞没了的物质的信息进入了子宇宙。”其中还阐述了另外两个概念及物理特征。一是物质的信息,二是子宇宙。然而,一方面,霍金教授却在他的整个黑洞理论中,从来没有明确地表明物质与其信息的关系,也从来没有对信息予以准确地定义,当然,物理学(特别是量子力学)也从来没有对“信息”予以准确地定义,也没有对物质与其信息的关系予以准确的定义。另一方面,霍金教授在他的整个黑洞理论中,却没有揭示(解释)子宇宙与母宇宙的关系、连接方式、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换方式、空间分布方式,子宇宙仅仅是霍金教授为了解释他的学术问题或学术思想而提出的一个概念,人们凭什么要轻易相信他的个人思想观点,更何况这个子宇宙是无法观测与证明的,纯粹是霍金随意画的一个充饥的饼。
既然如此,一是信息与物质的本质关系不曾明确,二是子宇宙子虚乌有,那么,霍金教授所说的“被黑洞吞没了的物质的信息进入了子宇宙”则是显然的谬论。
2、光线不能逃逸,但黑洞有辐射
《时间简史》是霍金教授所著作的科普读物,尽管科普,但在基本原理上该书必然同所有的科普读物一样,必须遵循科学原则,特别是那些最基本的原则。
众所周知,光是电磁波的一种情况,光量子具有波粒二像性,光量子是能量体。然而,霍金教授在《时间简史》中,一方面强调黑洞吞没所有的物质,连光线也不放过,也就是说进入黑洞的光量子是一去不复返的。但是,另一方面,霍金教授却提出黑洞并不是全黑的,它具有黑洞辐射,特别是辐射出伽玛射线。然而,现代物理学清楚地告诉人们,伽玛射线是光的一种,是不可见光,是高能量光,具有极其强的穿透能力。由于“光线不能从黑洞中逃逸”、然而“黑洞辐射伽玛射线”,可见,不知是霍金教授健忘呢,还是故意促弄人,难道他的书是在愚人节写的(或者是出版发行的)?显然,霍金以前在天体物理领域关于黑洞的理论存在谬误。
事实上,霍金在他的黑洞理论中没有正面回答“霍金辐射”是从黑洞的那些地方(或者是方位)辐射出来的,怎样辐射出来的,仅仅是一个定性的判定,但却与黑洞吞没光线且不外吐的理论观点矛盾。
事实上,黑洞并不黑,这并不需要用霍金的“霍金辐射”理论来揭示。我们随便从因特网上搜索一张关于黑洞的天文图片,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在黑洞的两极,总是发射着强烈的极光,显然,黑洞自然不是全黑的。可见,霍金的“黑洞不黑”的理论有哗众取宠和故弄玄虚之嫌,有不可否认的谬误。
3、相对论中没有绝对时间
时间是相对的,空间是相对的。这是相对论的结论,是众所周知的。霍金教授《时间简史》的第六章(P  82)也强调,相对论中没有绝对时间,这无疑充分说明霍金教授对相对论是百分之百地赞同的。
然而,究竟什么是时间,或者说是关于时间的定义问题,不仅相对论不曾明确,霍金的所有理论也不能明确。事实上,是整个物理学从古到今就没有对时间进行准确的定义。然而,时间概念却是整个物理学基础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是常识。
尽管物理学不曾准确定义时间,但是,这并没有妨碍物理学应用时间。众所周知,物理学关于时间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爱因斯坦用两个相同的钟,来测量不同地点的同时性。这个事例早已准确地告诉人们,尽管物理学没有定义时间,但是,时间是绝对可以通过钟表来测量的。可是,钟表测量的时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间”概念呢?智慧人类的物理学至今都没有迈过个这个坎,没有迈过个这个不是坎的“坎”。
事实上,钟表自诞生以来就是一种人造工具,是一种用于测量或记录地球每天的具体时间的工具,是一个与地球独立且运行的机械系统,特点是与地球的每日自转周期同步,其同步性越高,则精度也越高。既然钟表可以测量地球时间,那么,时间则是一个可以彻底认识与揭示的客观规律。
可见,最狭义的时间概念,就是地球这个主体在太阳系中自转的快慢程度,“时分秒”就是对其每日自转的快慢程度的细化性描述。
进一步地,站在宇宙空间天文学的广义角度来看(认识、分析、理解),时间的本质意义,是天体(物体)在宇宙空间的准确位置和运动的过程。因此,时间必然是绝对的。时间必然有其“主体、空间位置、运动”三大特性。地球上所承载的万事万物,必然是地球时间[3]。
站在宇宙太空的角度,所有星系(天体)的运动是确切的、整体化的,因此,天体间的时间具有可以比较的特性、和互相换算的特性,宇宙的时间是可视的、一体化的。
时间是从宏观到微观而纵向和横向一体化并列的。其间,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焦点而进行相互换算。其中,天文学中以光年的计时测距单位,是地球时间之计时单位的换算方法。因为,光速中的时间单位是地球时间的秒单位,尽管以光速运行一年(地球年)作为基本度量单位,其时间必然也是地球时间放大后的形式。
时间是天体的运动特性。运动的系统与系统之间的时间具有可比较的特性。时间的并列关系,就是这种可比较性的本质。天体系统彼此之间的时间及并列特性,是指系统与系统的同时存在、同时运动规律,这种同时性是绝对的。并列,意味着同时存在,同时发生各自的运动,这个同时性是站在宇宙的角度而统览的。[4]
众所周知,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建立在两条假设基础之上,一是相对性原理:惯性系上的一切物理定理都具有同样的表达方式。二是光速不变原理:光速具有最高并恒定的速度(30万每秒千米),与发光体的运动与否无关。然而,一方面,当人类在地球上总结的一切物理定理恰恰正好不是在一个惯性系上总结的话,那么,建立相对论的第一条基本假设前提则不能成立。事实上,地球不仅有公转,更有自转,地球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个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的惯性系[5]。另一方面,相对论的结论是时间是相对的,空间是相对的,可是这显然与建立狭义相对论的第二个前提条件“光速不变原理”相矛盾,因为,如果没有光速不变,则不能推导相对论及结论。既然相对论的结论是“时间是相对”的,则显然与建立它的前提条件之一的光速不变原理中的绝对的时间和空间相矛盾。即,如果时间和空间不是绝对的,那么光速不变原理则无法说起[5]。可见,狭义相对论无疑存在着显然的谬误。
现在的问题是,关于时间课题,霍金教授在他的《时间简史》中,一是以石头击水所扬起的波纹之特性,提出时间锥理论(时间概念),二是提出了虚时间的概念。
然而,一方面时间是可以用钟表来测量的,可是时间锥无法用钟表来测量,因此时间锥与时间的真实的本质大相径庭。
另一方面,霍金教授自己也不能详细与准确地描述“虚时间”,而是在关于“《简史》之简史”一文中这样公开地回避他自己提出来的“虚时间”概念:“虚时间,它对于赋予历史的求和以数学意义不可或缺。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应多花些工夫去解释这个非常困难的概念。虚时间似乎是人们在阅读时遭到的最大障碍。其实,实在没有必要准确理解何为虚时间——只要认为它和我们称之为实时间的不同即可以了。”[6]。可见,这就是霍金的虚时间概念,一个连霍金自己也并不清楚的糊里糊涂的物理概念。
关于什么是时间,霍金、爱因斯坦、以及整个物理学,都不能给予一个准确的认识、理解、定义,仅仅只是盲目地应用时间、以钟表来测量时间,研究时间、描述时间,但最终却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远离了时间的本质。
时间是天体及其上物体的自然属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运动形式,必然不可能为虚。由于天体的运动是不可逆的,因此,时间也不可能为负,仅仅有过去、现在、将来而已。提出负时间或虚时间之观念与理论者,无论他是科学理论界多么权威的人士,但也不能改变时间的自然属性[7]。显然,“虚时间”就更是霍金在物理学上引入的一个谬误性概念或理论。

二、细看霍金30年后的戏法
1、物质与信息、物质与精神
对“物质与信息”和“物质与精神(灵魂)”的描述、研究、应用,是科学与神学的不同范畴,当两者还没有找到共同的思想或技术上的衔接点之际,如果把这两个领域的课题混为一潭,是及其不科学与不道德的。
就神学而言,生命是物质与精神(灵魂)的合成之物。当生命停止或生命体分解之际,或者是之前,或者是之后,精神(灵魂)的那部分将自动地独自离去。
就科学而言,物质就是物质,它有固态、液态、气态、粒子态、磁态,物质可以细分为分子、原子、质子、中子、介子、中微子、光量子,等等。一个物体(物质或粒子),它的大小、形状、运动,本身就是信息,是向它的外部展示着的。
信息的一个最具有重要意义的外部特征,在于是否被别人(客体)发现、认识、理解、传播、接收。从这个角度看,信息是一个被认知的过程。因而,当一本书消失(无论以和种方式消失),它所载的信息——文字、符号、图画、图片,将一并消失。它不可能单独分离出那些文字的或者是图象的“信息”于空间。正如“皮之不存,毛将不附”的道理一样。
可见,霍金无论是30年前还是30年后,他的关于“信息从粒子中分离出来并进入别的宇宙中”的理论,即不是神学的范畴,也不是科学的范畴,更谈不上是科学性的理论研究成果。如果真的要说那些“理论”是什么的话,笔者只能说它是戏法,是谬论,如果不信,请继续细看下述驳论。
2、子宇宙与平行宇宙
霍金教授在他研究黑洞理论并出成果30年后,在他的《时间简史》出版发行整整20年之际,却于今年七月份轻轻松松地就在媒体与国际物理大会上否定了他过去的关于宇宙特别是关于黑洞的科学成果。
他说:“黑洞并没有摧毁被其吞没的所有物质。相反,经过一段时间后,描绘宇宙中各种粒子基本特性的‘信息’能够从黑洞中逃逸出来。”霍金教授还说:“不存在我从前认为的那种子宇宙。这会令那些科幻小说迷们失望,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但如果信息被保存下来了,它们就不可能通过黑洞进入其它的宇宙。就像你的物质的能量仍然会返回我们的宇宙,不过是以一种被撕裂的形态返回的,而且其中包含了有关你曾经是什么模样的信息。”[1]
我们从霍金教授对自己最新的黑洞理论的最通俗解说中,不难发现其科学成果的关键是:1、黑洞。2、吞没物质。3、摧毁物质。4、基本粒子。5、描述粒子的“信息”。6、信息的逃逸。
上述问题的科学性焦点在于基本粒子是否具有其描述自己的“信息”的能力,这种“信息”是粒子自己与身具来的,还是第三者对其的观察与描述?进一步的,粒子具有的这种信息,与粒子本身是一体化的呢,还是不同的两个部分,或者是非一体化的(附加的),甚至是不存在的?对此,霍金不仅没有交代,量子物理理论也从未交代。既然如此,人们,特别是霍金,又怎么可以提出“基本粒子的信息的逃逸”问题,以及对其的研究和结论呢?可见霍金今天的关于黑洞的理论性研究成果,是茫然的,是一个在基本原理上都站不住脚的“理论”,具有极大的戏弄现代科学及大众的倾向,哪怕他原本可能是无意的。
霍金提出“黑洞并没有摧毁被其吞没的所有物质。相反,经过一段时间后,描绘宇宙中各种粒子基本特性的‘信息’能够从黑洞中逃逸出来。”的理论依据是:“黑洞看起来形成了,但接下来它会打开,并释放出那些有关其吞没的物质的信息,这样我们才能了解过去,并预测未来。”[2]。
显而易见,霍金关于黑洞理论的最新成果的出发点在于我们能够了解过去和未来。当然,他说的过去和未来是指宇宙因大爆炸而产生,并最终又因大爆炸而坍塌的过去和未来。然而,这仅仅是一个不可证实的初步推论,且不具有完全充分的理由。
当我们进一步追问,黑洞将如何打开呢,如何释放能量与信息呢?能量与信息的方式分别是怎样的呢?霍金能够回答吗?他肯定不能回答,哪怕是在他于八月份即将公开发表的论文中。事实上,这个问题谁也不能回答。一个谁也不能回答的基本问题,霍金却公然地说他已经发现了这个真理,并轻易地否定了他自己30年前的哪个曾引起全世界震动的理论成果。显而易见,霍金的“新黑洞理论”真黑。
3、平行宇宙之谬
霍金在他的“新黑洞理论”中还说:“不存在我过去认为的那种子宇宙。这会令那些科幻小说迷们失望,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但如果信息被保留下来了,他们就不可能通过黑洞进入其它的宇宙。就像如果你跳进一个黑洞,组成你的物质的能量仍会返回的,而且包含了有关你曾经是什么模样的信息。”
关于宇宙,这是一个天文学概念。宇宙指的是容纳所有天体的整个空间区域及其其中的所有天体,是被当今的科学望远镜所观察到并被拍摄的。因此,从基本逻辑和科学意义上讲,宇宙就是霍金原来所说的子宇宙的母体,宇宙就是他现在所说的平行宇宙的实体或可直接观察的显体。
可是,无论是霍金于30年前所提出的子宇宙,还是于当今提出的平行宇宙的概念,都是现代科学技术无法探测的天文现象,其存在与否有待思考与探索,哪怕量子物理的理论对其有所描述,但科学上仍然没有予以确认。更何况霍金教授在他的整个黑洞理论中,并没有揭示(解释)母宇宙与子宇宙或者是与平行宇宙的物质关系、连接方式、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换方式、空间分布方式,等等。子宇宙或平行宇宙,都是霍金教授一味地为了解释他的学术问题或学术思想而提出的,一个看起来与量子物理的理论初步吻合的概念,但却是现代科学无法从理论上或实践上证实的物理现象。
皮之不存,毛之不附。进一步地,无论是子宇宙还是平行宇宙,当二者的存在都无法确立之前,霍金却来谈什么信息进入到其中,这显然操之过急,有失体统。可见,霍金30年后的新黑洞理论漏洞百出。
4、霍金的舆论导向
正如霍金在他的“新黑洞理论”中所说:“不存在我过去认为的那种子宇宙。这会令那些科幻小说迷们失望,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但仔细想来想去,其实所有的科幻小说迷们都不要失望,反而是要感谢霍金,因为,既然他从前的子宇宙理论已经给科幻作品带来一片新天地,而今否定子宇宙的霍金,却同时推出了一个平行宇宙的科学范畴和宇宙天空,及其信息的回复往来之必然的科学结论,因而就为科幻作品开阔了另一个更加广大的可以想象的空间及故事领域。
霍金的抱歉,表面上看起来是在说他的新理论为科幻作品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一旦大家认定这个事实,那么,实际上也就间接地认定了他的新理论。他此说的特别高明之处,在于当人们一旦发现平行宇宙对科幻作品不会有半点影响之际,霍金反过来会说,你看嘛,原来我不是科幻作家或读者迷,所以,我还没有发现我的新理论的新作用。随之而来,这就会进一步间接地为他的新理论推波助澜。
可见,霍金是在正话反说,意思是要让舆论及科幻作品的作者和读者们主动来感谢他。进一步根本的目在于,为他的“新黑洞理论”的正确性,积极获取广大的社会性支持力量,进而从整个社会的正面与侧面,来压迫科学界为他的“新黑洞理论”的顺利评审与通过而奠定舆论的、思想的、先入为主的基础,何况他的新理论本身就是超前的,以什么样的基本观点和法则来评审,这本身就是一个待解的课题。可见,霍金为自己新理论的报告和演说,实则是附在他的“新黑洞理论”上的又一黑斑!
这难道不是?冷眼细看,在世界的科研事业上,又有那些前沿性的理论科学成果,胆敢在正式的发表之前,就公然地为自己理论必然的绝对正确性而向全世界广而告之?这是哪一条科学规则?
显然,霍金为自己的“新黑洞理论”的极具影响力的宣传,实在是一种典型的现代版的商业运做,已经公然并彻底地背离了科学的基本规则。
5、学术观点与学术打赌
在人类的一切科研活动中,对同一学术课题的讨论、争论、争辩、甚至是各持己见的观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因为对某一学术课题的不同见解,以打赌的方式来坚信各自的观点和正确的预见性,实属研究活动中关于学术观点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
1997年,霍金因为对“黑洞吞没物质但不吞没其信息”的科学遇见性的学术观点,霍金与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约翰.普雷斯基尔教授以打赌争输赢的方式,确立了彼此的不同观点。当时,霍金持否定的观点。7年后的今天,霍金以自己的新理论否定了自己过去的观点,因此输掉了那次学术打赌。
今天,非常有意思的是,霍金在正式公开发表他的关于黑洞的新理论之前,就大肆渲染他的那次学术打赌。他不仅认输,而且特别对所输掉的赌品的确定(一本《棒球大百科全书》)及空运传输过程,津津乐道地反复宣传,以显得他的诚信,以及对学术研究的严肃性的科学精神。事实上,霍金这种大张旗鼓的宣传,无疑不是在向世人告知,特别是向科学界报告,他输掉了那次打赌,但赢得了学术研究的新成就,他的新成果是绝对正确的。
显然,从表面上看,约翰.普雷斯基尔教授虽然赢得了那次学术打赌,但7 年后他并未赢得哪个学术成果的突破与成功。相反的是,正如霍金所独白的那样,霍金输了打赌,但赢得了学术上的突破与成功。超越同行,获得正确的前沿性学术成果,这才是霍金教授最看重并引以为荣和值得炫耀的真正主题。
可见,霍金积力渲染他的学术打赌插曲的真正目的,是在为他的新学术成果的公开发表前,以舆论导向和先入为主的定位,在首先获取公众支持的基础上,进而顺利地获得学界对他新理论的认定。即使他30年后再来否定与发展,但现在必须通过“成果正确”这一关。
这次学术打赌的赢家,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约翰.普雷斯基尔教授非常清醒,他说:我没有听懂这次演讲,盼望着霍金教授拟于八月份发表的论文。[1]
至此,人们不难看出,对学术打赌之花絮的渲染,是霍金有意附加在“新黑洞理论”之上的,又一公然并极具隐含性的“黑斑”。

三、一分为二看霍金
史蒂芬.霍金,一个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以大爆炸、黑洞及辐射等理论,引领天体物理的学术潮流,以天体物理科普读物《时间简史》成为公众人物。
他于1962年大学三年级时(20 岁)得了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大约于1974年(32岁)后,全身瘫痪。他的关于宇宙及黑洞的理论研究,大约是在1972年开始的,基本上是他个人的、单独的科研行动。《时间简史》完成于1984年。1985年,他动了一次手术后,基本上丧失了讲话能力,后来只能依赖一种语音合成器发言。
瘫痪了30年的霍金,与30年来在天体物理学领军潮流的霍金尽管是一个人,他与疾病抗争的顽强屹立之精神美德虽然值得大众敬佩与学习,但是他在理论上的学术研究成果是纯粹的科学活动的范畴,必须遵守科学的法则,而与他的疾病与抗争没有关系。人们不能在同情霍金被疾病折磨的苦难与艰辛的同时,而对他的学术成就的真伪的评判予以同情与宽怀。霍金也不能利用善良的人们对他病痛的同情心理,而引导为对他学术研究成果之正确性或真理性的判定的同情与蒙混过关。
也就是说,霍金的病痛与他的学术研究是两会回事,两者不难混同,特别是霍金在天体物理方面理论性研究成果,早已充分说明他的思想和学术研究,在世界级的科学水平上是独立的、强大的、权威的、前沿的、创新的。况且,科学讲究实事求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科学成果必须以可行性实验(包括天文观测),或者是科学法则(理论的自恰性、逻辑的严密性、相关理论的协同性)来判定、检验、审核,因此决不能因为某人的病痛或权威而放弃进行判定其真伪性与先进性的基本原则。
瘫痪的身体和领军前沿的学术成果,构成了特殊的、闪光的霍金形象。一方面,霍金是一个合格的、独立的、高素质的、高智慧的科学家。另一方面,霍金在与他的病痛的顽强斗争中,他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勇敢的、坚强不屈的斗士。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因为霍金的这种疾病与抗争,而对他的学术成果之真伪的判定产生半点不公,无论是严一格的还是松一档的。
霍金的疾病就是疾病,他的研究成果无论其大小与真伪,成果就是成果,二者是不同的两个事情。所以,对待霍金的身体健康情况和他的学术活动与学术研究成果,必须一分为二地看待与本质性地区分,况且他早已经是一个世界级的权威性的大科学家。

综上所述,霍金30年前关于黑洞的理论是谬论,30年后的关于黑洞的新理论仍然是谬纶,是对科学事业的无礼,是对公众的戏弄,哪怕他不曾有这样的不良动机与出发点,或者这仅仅是一种偶然的巧合。
霍金,一个在轮椅上研究天体物理并引领潮流的世界著名大科学家,风风雨雨30年,弹指挥间自我否定,尽管整体理论漏洞百出,但却独占鳌头并引领潮流,这不仅是一个典型的学术个案,更是一个值得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深思的问题。
量子物理将走向何方,量子物理能够走向何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