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台北出租

(2013-05-09 12:35:59)
标签:

出租

台湾

杂谈

 

对于外地人而言,一个城市的出租车和司机的确能给人带来最直观和深刻的印象。这次去台湾,打车次数不少。对于台湾的许多好感,的确来自于台湾出租和出租车司机。

 先说台北的出租车。街上跑的90%都是丰田,90%是新车,几乎一半是丰田的MPV车型(丰田WISH小霸王),车厢宽大,乘坐舒适,全部自动挡。有一次还注意到司机的仪表盘是混动显示,在我打车的次数中大概占到5%的比率。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难得。一直觉得混动和电动车型应该先在出租车行业中推行。

 再说乘车感受。先说硬件,就是车本身吧。最大的印象是,车太干净了!让我这个经常一两个月才洗一次车的人自惭形秽。台湾出租基本上可以说比多数我们的私家车还要干净整洁。我说的这种干净不仅仅是外观。开车的人都知道,车最难打扫的是车厢里面。沟沟缝缝的太多,很容易积攒各种灰尘污垢。可我坐过的所有台北出租,连车门内侧的拉手、储物格里,都几乎一尘不染。个别车这样我们可以说司机有洁癖,可所有车都这样只能说这已经是台湾出租车行业的行业标准了。除了车干净,所有遇到的出租车司机穿戴也非常整洁。没有一个卷起衬衣袖子,有些司机还穿着有公司LOGO的马甲。有次我从外面打车回饭店,遇到的出租车司机竟然在驾驶座旁边设计了一个花瓶支架,插了几只百合花,精致得让我都不好意思坐副驾。

如果说干净是第一印象,第二印象就是台湾出租的安全意识和科技装备。第一,一定提醒你系上安全带。不仅副驾要系,后座乘客也要系。第二,几乎所有车上都装有GPS系统、车台和随车摄像系统。我曾专门问过一个师傅,他告知诸如GPS、随车摄像系统这种设备都是自己掏钱安装的,方便开车找路和联络,也避免遇到交通事故没有证据。第三,在非高速路行驶,即使前面一辆车没有,也保持40-60码的时速,永远保持跟前车适当的车距。转向必然打灯,很少并线,速度适中,完全不需要你像在北京打车那样,转个弯都要拉住门框上的扶手才能保持平衡。相比满街飞窜的电动机车,台湾的出租车开得简直就像绅士,礼让谦和,快慢有度。既不野,也不面。有次我开玩笑说这要是我开,肯定忍不住要提速、超车啥的。师傅很严肃地说:那不行啊,要为乘客安全考虑。再说大家都这样开,所以习惯了。

相对北京和大陆各地的出租车而言,车型旧,更新慢,乘坐舒适度差几乎是普遍情况。只不过大家早已习惯而已。硬件方面,几乎已经很少听到有人发牢骚。最多的不满,还是集中在司机和服务质量上。所以这里也说说我看到的台北出租车司机。

基本上我遇到的司机全部是年龄在50岁以上的男性。如果推算驾龄,最起码都在20年以上了。有次我都怀疑遇到的师傅快70了,手臂已经有不少老年斑。可从驾车操控来看,一点不比年轻人迟钝。我推测了一下,从70新台币的起步价算起,到平均每次250-500台币之间的总价,在台湾开出租算不上很挣钱的职业。所以在台北这样的大城市,年轻人不怎么干。(台湾出租车计费方式如下:起价70元新台币,超过1.5公里每3005元,晚11点至早6点加价20%

说来也奇怪。在北京打车,我几乎从没有跟司机聊天说话的兴趣。即使遇上话唠我也是嗯嗯啊啊敷衍过去。可是在台湾打车,几乎每次都能聊一路,因此也对几个有趣的司机留下深刻印象。

有次遇到一个师傅,照例问我从哪里来。我说北京。没想到他豪爽一笑,说,那你运气不错啊,没遇上绿车。我马上反应过来,笑说难道还会为难我不成。他说,那倒不至于,现在好很多了。我每天都会换班后去做工作啊。得跟他们讲道理。讲多了,有些人就明白了。前些日子还说要让我去北京学习呢。我没去。干什么要去啊?我觉得我的统战工作做得很好嘛。我一听统战二字,禁不住又笑了。没想到祖国的统战力量早已深入到街头巷尾。

临走去桃园机场,去早了,想去附近逛逛。从机场打了一辆车去桃园市区。从机场的计程车招呼站上车,我还担心师傅会跟北京师傅碰到短途乘客那样一脸不高兴,没想到上来就认了个老乡。我说从大陆北京来。他马上说,那是祖国来的啊。我是武汉人嘞!我爷爷奶奶都是在武汉的,去世了。我回去过的,给他们上坟。作为半个武汉人,这个老乡马上就认了。我说,现在武汉变化很大啊,到处修高架,轻轨也有了,值得再回去看看。他很认真地说,想回去啊。二十年前我回去的那次,你知道长江大桥吧,上面走汽车,下面走火车,我和我堂弟,沿着大桥从电视塔那边,一路跑步跑到了黄鹤楼那边,为了纪念回到祖国……一路上,他问我这次来台湾去过哪些地方,特意打开车载DVD,给我看他们全家去绿岛玩的视频,一边介绍一边自嘲摄影技术差。因为太过热情,错过了路口,他停了表不停跟我道歉。快到我下车的地方,师傅特意留了他的手机给我,说下回来,一定联系他,他请我这个老乡吃饭。结账时,特意告诉我,来去机场的出租车都会加收20%的服务费。至于再回机场拉客人是不是要排队交进场费之类的问题,我来不及问了。

 

回北京的那天晚上,从机场打车。不知道是对比效应太过明显,还是遇到的司机太极品,从一上车就开始满嘴喷脏话,反复念叨他是怎么从机场拉了三个年轻小伙子,没走多远,结账时还给了一张100的假币如何被他识破。再然后,又说就算不小心收了,他也有各种办法花出去云云。我突然发现,我的适应能力再度逼到极限。从前我可以忍受拒载、车脏、开车技术操蛋、司机衣着邋遢、满嘴跑脏话,可就这一瞬间,似乎什么都忍受不了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