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vidRailey
DavidRaile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5,260
  • 关注人气:2,0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占星与天文的对话”实录(三)

(2011-06-30 14:50:50)
标签:

第十三星座

天文学

占星学

13星座

黄道星座

蛇夫座

北京天文馆

星座

分类: 占星和新闻
  (本部分主要为大卫应现场观众要求为朱馆长及陌生的工作人员解盘的内容)   

现场观众:
  我代表我们几个观众提一个小小的建议,既然您的星盘在大卫先生的手里,因为您肯定是不信这个的,但对于我们观众来说我觉得不因为什么东西冠以科学的名义就信,我只相信事实证明了什么。您肯定是不信的,如果大卫先生拿到您的星盘而且说出其中的几点,如果人家说对了,朱馆长您肯定也会同意,那就证明这个是有道理的。那这样对于观众来说,我们可能更容易知道什么东西是有道理的,什么东西是没有道理的,至于是否科学我们可以暂且放在一边,或者说科学暂时解释不了。那我们可不可以把科学不科学这个问题暂时放下,看看从星盘里面能看出什么东西来?

朱进:
  谢谢啊,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

大卫·瑞雷:
  那我就挑些容易的说,也不会让您感到尴尬的。

朱进:
   没关系。

大卫·瑞雷:
  您愿意像这样公开谈论占星学,您的勇气值得钦佩(You deserve a lot of things today for having the courage to get up here and be open to discuss astrology )。这就是上升狮子,上升狮子会有这样的勇气。真的很不错。

  我就简单来做一个一般意义上的预测。从这个月末,到明年二月底三月初,这段时间你的社交生活会得到扩展,换句话说,你会感到更加有自信,变得更加外向、更喜欢跟人聚在一起。这段时间你的社交生活会非常刺激。

  我想问个问题,你结婚了吗,是否有孩子呢?(朱进:是的。)你可能正在通过你的人际圈寻求某种意义上的帮助,是关于你的家庭或孩子的,比如说是孩子的学业方面的问题——这种倾向可能一直持续到明年,而事情的发展似乎是对你有利的,你能够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支持。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比如你的孩子可能面临升学问题。另外,你的生活可能会有某种意义上的“扩张”,在这个过程中你自己的心情也会很不错。你可能会从人际交往中获益,比如你的朋友可能会给你一些帮助,说不定就是刚才讲到的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给你一些帮助。你认识的人将成为你的一种“资源”,在你的子女的学业问题上给你一些帮助。

朱进:
  这说的都是以后的事了,我想那位观众的意思可能是想让大卫老师说些我以前的事,不过这个不要紧一会儿再说。刚才说的那些应该说还是靠谱的,因为我女儿正好高中毕业要上大学,要出国什么的,这个要是使劲联系的话是没问题的。不过能不能说点以前的事呢?

大卫·瑞雷:
  我还没有仔细研究过你的星盘,不过我可以现在看一下。我没有带20世纪的星历表,不过我可以用这本21世纪的星历表来看一看(即是说,只能看2000年以后发生的事。)我来说个例子,2005年夏末,八九月份的时候,直到2006年六月,那段时间你可能会做些事来巩固家庭的安全性,比如说是跟住房相关的事,或许感受到了家庭方面的一些责任和义务。

朱进:
  这个我记不清楚了,我得查一下……在家庭的安全性方面……

现场翻译:
  并不是说家庭安全性,而是跟安全感相关的一些事,能带给你家庭安全感的东西。

大卫·瑞雷:
  可能是跟家居有关的一些事,比如搬家、改善住房条件等。又或者是感受到家庭方面的压力,比如说是来自你父母那边的压力。

朱进:
  这个我确实记不住了,我觉得是没有。

大卫·瑞雷: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咨询环境,因为这里有观众。有些事情可能太个人了,在公众场合我说一些话时会有些犹豫。从科学论证的角度上,我可以说些你未来的事,比如明年,告诉你哪些时间点有可能发生什么样的事,你可以自己去验证,或者我可以发邮件告诉你。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朱进:
  行,这个我也是抱歉,我记性太差了。但是好像没有类似的事。他的意思还是说要说以后的事,说回头给我发邮件,所以今天这个事就这么着了。大家可以继续讨论。

现场观众:
  其实刚才做实验的那个形式,我觉得非常好,但是我下面说的话可能会让大卫先生感觉有点拆你的台。我先说下您对刚才那位朋友的第一个回答,您说的是朱馆长目前的状况和未来几个月的状况,首先可以这么说,我没有通过所谓的星相,或者任何预测方法,比如中国的易经、八卦,我都可以得出与您刚才所说的相似率达到几乎80%左右的同样的评价。因为很简单,您第一个提到的问题朱馆长在未来几个月他的社交面会更广,个人可能会更加活泼,因为朱馆长现在开了微博,我刚开始发现的时候才一万多人,现在已经是五万多人了,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社交生活必然会扩张,他也必定会参加更多的交流活动。您也刚才提到他家里有孩子上学的问题,我跟朱馆长应该是眼球对眼球第一次见面,以前一直是耳闻,关于他即将有孩子上学的事情,我都可以向另外的人做描述,因为关于朱馆长的生活细节大家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得到,所以您的第一段的预测让我们比较失望。

  我再来说一下您刚才做的第二个预测,您提到2005年前后左右的时间点,以我个人的角度来分析,您在做第一次预测的时候已经明确了,朱馆长有孩子会上学或升学,这样来算,今年和2005年正好相差六年,我现在也可以算到,您说的2005年,再往前推几个级数,朱馆长可能面对同样的考验,因为学生的升学有三年、六年这样的固定的时间模式。我相信您可能也经常会看一些新闻报道,在2005年前后的一段时间,中国的社会面临一个很大的经济现象就是房改,那几年大家普遍都在购房和装修。所以我觉得您刚才说的很多东西,我们不依靠任何的星相学的理论,我跟朱馆长慢慢聊天,我随便找一个工具也可以得出相似率80%的结论。

  还有一点,我觉得刚才这位朋友提的建议非常好,通过模拟测试看看准确率大概有多少?但是大家刚才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您和朱馆长彼此有一些交往,已经有一些熟悉,能不能在现场找一个相对陌生的人,因为今天来的很多人特别希望得到您亲自的占星,我觉得从现场来选的话公平性也不太好决定,同时现场有您的学生,为了避免嫌疑,我觉得是不是任选在场天文馆的某一位工作人员作为您进行占星验证的一个对象,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不管您对他的以后,还是未来,来做一个尝试?谢谢!

大卫·瑞雷:
  当然是可以的。任何一个陌生的人都可以。

朱进:
  有谁知道自己的出生时间能精确到分钟的,因为这个必须要精确到分钟才行。我可以找一个我认识的肯定不是他的学生的人。

  (找了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大卫给那位陌生的工作人员看星盘的时候,朱馆长继续解答现场观众的问题。)

现场观众:
  两位老师能分别从天文学和占星学来解释一下最近的日月食对人的影响吗?

朱进:
  这个是没有影响的。当然太阳、月亮对地球整体是有影响的,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的运势,这个是不可能有影响的。当然除非是现在有什么新的、我们不知道的科学上的什么原因,像大卫刚才说的共振什么的,但至少现在的物理学从观测上没有表现出来。从物理学上,我用引力解释,这个是可以算出来的,可以证明没有影响。另外你还可以做统计,你可以真的去观察,比如它如果真的有影响的话,比如那一天你可能会发现全世界各处的交通事故都比平时多了,哪怕只多了1%,但这种现象如果是普遍发生的你也能说它是有影响的,但你如果真做统计的话你会发现不是这样的。不能说只影响一个地方不影响其他地方,要都有影响你才能说它是有影响的。所以日月食肯定是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的。而且星座这个事,刚才大卫也说没有影响,我们这点是一样的(编者注:对于朱馆长的这句话,请参考大卫之前的谈话记录和相关博文,以免产生误解。),所有星座都是瞎说,这个是没有影响的。

现场观众:
  朱馆长,我觉得您这样说的话,是不是有些不确切。说星座运势只是一种娱乐,是因为它不够精确,但不能说它纯属是瞎说。每个人的命盘都是很精确的,每颗星的星座都不一样,坊间流传的星座运势只是针对某一个星座来说的,我们可以说它不精确,但是不能说它是瞎说的。

朱进:
  所以说这是大家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大卫跟我的观点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说这个是不对的,不能说是瞎说也差不多。这只是切磋。我不知道您的背景,您真的觉得十二星座就是全世界十二分之一的人都是那样的吗?

现场观众:
  不是呀,因为每个人的星盘是不一样的。

朱进:
  咱不说别的,就说星座,纯考虑出生日期的。因为我们平常看的最多的是单纯说十二星座的。十二星座严格来讲只是根据生日的日期判断的,比如说因为我是金牛座所以我会怎么样,这就相当于说四月二十几号到五月二十几号出生的人都会怎么样。如果你把全世界的人分成十二份,说每类人会怎样怎样,那这就是瞎说。

现场观众:
  我做一个补充。把全世界的人分成十二类确实是不准确的。星座的概念在占星学中相当于幼儿园的阶段。你出生的时候,天上的很多行星,金星、水星、还有其他行星,它们都在什么位置,是什么样子,所有的行星对你都有影响。命盘是针对所有行星来讲的,而星座是一个大概的统计的概况。

朱进:
  那个咱们要说就比较复杂了。

现场观众:
  看命盘就是看其他行星对人的影响。

朱进:
  (行星对人的影响,)这是从哪来的,就是一个定义还是?

现场观众:
  按照我的理解,占星跟中国的生肖是一样的,只不过有很多的统计学,还有一点点的天文学在里面,水星可能对人的思维有影响,金星是对人的感情有影响,所以会有占星学的出现,有这么一个统计学的理论概念。

现场观众:
  我们所说的十二星座也都是星盘的一部分,比如说太阳星座代表个人的价值观、性格什么的。为什么我们要拿太阳星座来说,这是因为性格和价值观是我们能够看到、表现出来的,实际上一个人的星盘里是有太阳星座、月亮星座、金星星座、水星星座等很多很多的,并且各个行星之间的相位,也就是它们形成的角度,也都有自己的意义。而星盘中有十二个宫位,每颗行星所处的宫位也有它们的意义。宫位代表的就是人生的领域,比如职业方面的东西。相位就是说,比如太阳和月亮这两颗星,太阳代表的是性格和价值观,月亮代表你的情绪,如果这两颗星之间形成了紧张相位,又没有其他的调和因素的话,而这两颗星又落在比较强势的星座的话,你可能就会表现出内在与外在的矛盾。要纵观整个星盘来看才行。

  为什么David刚刚说太阳星座运势是不对的,因为占星学里面做预测时要用到一个推运盘,这个也要参考你的本命盘来看,并不能光看太阳星座来进行推运。其实跟中国的算命有一点点像,中国和外国的占卜其实会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中国的算命会说得很确定,好像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就只有在那里等死的感觉,但是西方占星学就会给你一个希望,告诉你事情有可能会这样发展,告诉你你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很大的,如果你知道你的情况是这样,你是可以做出改变的。我觉得对我来说,占星最大的好处就是告诉我我需要的是什么,我需要改变的是什么,然后让我去克服。

朱进:
  谢谢,我多问一句,你说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同一个太阳星座的人,他们的价值观会相似?

现场观众:
  是会相似,但是也会受到其他相位的影响,还有宫位的影响。

现场观众:
  抱歉,我想了解一下,关于占星的一些东西,您刚才说星盘,每个人的星盘会不一样,这个会影响比较大。那么即使精确到分钟全世界也有好多好多婴儿同时出生,这些婴儿的运势都一样吗?

现场观众:
  出生地不同也会有差别。

现场观众:
  那么地点要精确到什么程度,是某一个城市、某一个医院吗?那么双胞胎呢?如果是双胞胎同时出生这种情况占星上会怎么解释?谢谢!

  (此时大卫开始给刚才那位陌生的工作人员讲解星盘,关于“占星中如何看待双胞胎”的问题,大卫曾经回答过,见:
http://site.douban.com/widget/forum/315974/discussion/36150214/)

大卫·瑞雷:
  首先,我并没有想向任何人证明占星学的有效,这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但是我很乐意向大家演示一下,让大家明白我的工作是做什么的。另外,我需要说明,不了解占星的人对此感到怀疑是很正常的,但是我确实并不了解朱馆长,我今天才见到他,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的微博。我今天本来是没有给他看星盘的打算的。我希望先澄清一下这一点。

  (大卫开始为现场的陌生工作人员讲解星盘)
  如果你是我的客户的话,我会这样向你描述一些事件。从2010年秋开始,你的职业生涯进入一个关键时期,你会非常想要证明自己,想要成就更多。从2010年秋开始,你会非常努力地工作,会花很多时间在工作上面,希望能够在职业上取得成就、实现一些目标。如果你是我的客户的话,我会跟你谈论你在这阶段的人生目标,你想要做什么事,想要成就什么;我还会跟你谈你该如何处理你的压力。可能从今年8月份到10月份你的压力都会很大。如果你是我的客户,我们在进行一场咨询,你觉得我刚才的话对你有帮助吗?

工作人员:
  好像是。

大卫·瑞雷:
  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吗?

工作人员:
  可以问我父母的事吗?

大卫·瑞雷:
  你可以问,虽然现在没有你父母的星盘,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一点。

工作人员:
  可以说些我父母最近的情况吗?

大卫·瑞雷:
  你具体想知道关于你父母的什么情况呢?你想知道他们的生活环境会有什么改善还是?你想知道什么呢?

工作人员:
  身体状况。

大卫·瑞雷:
  因为我没有你父母的星盘,所以这很难讲。

工作人员:
  那能看到什么呢?

大卫·瑞雷:
  总体上讲有这样的趋势,在七月下旬特别是月底,也就是下周,家庭状况的改善会给你带来力量。你父母住的地方远吗?

工作人员:
  在外地但不是很远,大概100公里。

大卫·瑞雷:
  你想跟他们呆一段时间吗?

工作人员:
  是我父母生病了,所以想问问他们的情况。

大卫·瑞雷:
  这很困难,我还是需要知道你父母的星盘才可以。不过我可以回溯一下你过去人生中的一些重要阶段。这有一个,这段时间很长,从2004年的秋天开始,可能比那还早一点,从2004年1月份开始,持续了两年的时间,这是你人生中的一个很激烈的时期,在那段时间你希望你的人生能够有一个突破,这可能是你到目前为止在生命中经历的最有挑战的一个阶段,特别是从2005年9月份、10月份,直到2006年6月份,这段时间你在情绪、情感上面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工作人员:
  差不多是这样。

大卫·瑞雷:
  虽然那是一个非常难的时间段,但是经历过那些您会觉得自己变得更成熟了。……(此处录音有中断。)因为你们想让我做一个演示,所以我这么做了。但一般我是不会面对这么多人给我的客户看星盘的,在这里只是为了让你们能看到占星学是怎样的。占星咨询是非常个人的事情,我不想进入更多的细节。我刚才说的你有什么不太同意的地方吗?

工作人员:
  都还挺同意的。

朱进:
  她说都还好。那您具体是怎么看的呢?是那一个时期的行星位置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大卫·瑞雷:
  我看的是那段时间天上的行星落入她的本命盘中的什么位置,你们那些学占星的人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们对占星不太了解,我希望至少你们也会觉得这挺有趣的。实际上占星学是一个非常有逻辑的体系,你不需要成为一个“灵媒”才能理解它。


“占星与天文的对话”实录(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d1026010181en.html

“占星与天文的对话”实录(二):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d1026010181pm.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