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傅景华:中医的百年奋争与人类认识的回归(一)

(2010-01-27 21:01:24)
标签:

健康

分类: 原创空间

  新世纪敲响的警钟

  “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经济已见端倪,国力竞争日趋激烈”。江泽民主席在正确认识世界经济形势的同时,提出了“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号召。复兴中华民族必先复兴中华民族文化,而复兴中华医道正是复兴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方面。

  2001年3月4日,江泽民主席在全国政协体卫分组会上讲话指出:“中医药学是我国医学科学的特色,也是我国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为中华文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对世界文明的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这是世纪之初复兴中医、复兴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最强音。

  2001年5月30日,在祝贺焦树德教授生日时,几位老中医举行了座谈会,在江泽民主席讲话的鼓舞下取得了共识:“几十年来没有培养出真正的中医”。并认为“现在的中医单位硬把具有五千年经验的中医往只有200年经验的西医中去塞……我们已经违背了中医自身固有的规律,用西医的框架来宰割中医。”

  2001年8月10日,《现代教育报》列通栏标题:“中医药院校还能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吗?”2001年9月21日,《现代教育报》开始发表郝光明记者“救救中医吧”系列报导。一百年后,还会有中医吗?病入膏肓的中医,病根在哪里?中医还有药可医吗?……2001年11月,《医药世界》以“孤独的百年中医”为名全文转载。

  2001年11月28日,《健康报》发表祁芳的文章“名老中医的忧思”。邓铁涛教授把现代中医比作“泡沫中医”。“什么叫做泡沫中医?很简单,就是在五颜六色的表像下面,已经没有中医的内涵”。李今庸教授痛心地指出中医院校“培养出的是中不中、西不西的‘两个半瓶醋’”。张灿岬教授“亡中医者,中医也,非西医也”的论断惊世骇俗、振聋发馈。任继学教授关于“目前有些中医院正在日趋西化”;焦树德教授关于“没有好的继承,发展就是空中楼阁,创新更不能凭空而来”的真知灼见,发人省醒。继承就是要继承传统,发展就是要发展传统,创新就是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对于中医来说,“现代化”不是拔地而起的空中楼阁,也不是他山飞来的西洋景观,我们不能挖尽自己身前身后的根。

  什么是“传统”?统,即统一性,即大一统,天地万物的大一统,宇宙的大一统,生命的大一统。传,即传承性,即连续性,古往今来的连续性,宇宙的连续性,生命的连续性。传统就是要传承中华民族文化的大一统。对自然过程与生命过程连续性、统一性的认识,不仅是中华民族文化之辉光,而且是未来人类文明之理想。而有些人所理解的“传统”,却是过时的、落后的、朴素的、自发的、经验性的、不科学的,需要客观化、标准化、规范化、定量化的,需要改造的,需要“现代化”的东西。“传统”与“现代”的对立,曾是西方社会科学界和自然科学界的固定的思维模式。但最终却被排山倒海而来的“二十世纪风暴”所彻底动摇。

  人类认识的回归

  西方结构功能学派的社会观点,提出以“现代”与“传统”作为分析现代化进程中的对比类型。“传统”被认为是前现代社会的特征,“现代”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的特征。由前者向后者的过渡就是“现代化”。这一观点却为中国中医决策界所普遍接受,于是便把中医称作“传统医学”,而把西医称作“现代医学”,而同时又提出“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实现中医现代化”的口号。从而使自己陷入自己设计的旋涡或圈套之中。

  然而,人们这里所谓的“现代科学方法”却恰恰是现代科学革命的对象。早在1905年相对论、量子论相继诞生的那一刻起,现代科学已离开以物质结构为对象的研究基地,开始了向系统科学、状态科学的转移。爱因斯坦不无风趣地告诫人们:“谁要是把自己标榜为真理和知识领域里的裁判官,他就会被神的笑声所覆灭。”

  1925年,自海森伯提出测不准原理以来,现代科学已开始了向中国古代文化与中华医道原理的归复。1959年,海森伯又发表了《物理学和哲学—现代科学中的革命》。1961年,库恩发表了《科学革命的结构》,并提出著名的不可通约性原理。现代自然科学革命的事实与取向已趋明朗。1972年,巴特的《走向精神生态学》用生命系统观、生态观取代人体机械论、结构论。1974年,卡普拉的《靴带和佛教》对比了物理学家丘的靴带理论与东方文化的异同,声称现代系统论的观点是向中国古代思想与中医原理的归复,体现着老子伟大的生态智慧。1975年卡普拉在科学界尽人皆知的《物理学之道》中阐明了西方的觉醒:“东方神秘主义提供了一个协调一致和尽善尽美的哲学框架,它能容纳物理学领域最先进的理论。……如果说物理学现在把我们引向一种在本质上是神秘的宇宙观,那么从某方面来说,就是返回到2500年以前的起点上。”

  在樱花的故里,也不得不对消灭汉医的历史性错误进行沈痛的反思。“复兴和汉医学”,“重建东洋医学”的呼声叠起。1979年,日本医师会长武见太郎指出:“中医在对疾病的观察上远比西医优越。”泽泻久敬教授、大冢敬节教授等纷纷撰文重新评价汉方医学。

  1980年,普里高津的《从存在到变易》以自组织系统理论看待生命现象,他所主张从结构研究走向变化过程,实质上是向中医的回归。1981年,卡普拉的《转折点》揭示了生命的系统观否定生物医学模型的历史性大转折。

  德国汉学家满晰博曾盛赞中医“提供了世界上任何其它文化都无法企及的东西”。他对中国中医满腔热情的期待迄今已过去20多年了,他当时曾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中医在中国所起的作用将不再是今天所起的作用。”严酷的现实却事与愿违,他不得不痛心地发出警告说:“中医缺乏传人,随着老一代中医的消失,中医的科学核心与精髓将处于被淹没的危机之中。”物理学家惠勒突然发现他所倡导的质朴性原理,早已包容在中国古代文明和中医原理之中。他认为“阴阳太极图是并协原理的一个最好标志”。永远不要忘记惠勒先生真诚的期待:“我想在你们中间会出现这样的人,他的伟大将高于玻尔和爱因斯坦,物理学并没有结束,他正在开始。”

  人类在期待,未来在召唤,中华医道理应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无往不前的信念,正本清源,力挽狂澜,恢复自己的概念、范畴和理论,坚持自己的自然观、方法论和价值标准,并以博大的胸怀和恢弘的气度,尽力吸收和利用适应自身发展需要的最新科学革命的理论和技术,以确立自己在未来文明中的地位。

  复兴中华医道!复兴中华民族!我们仍无限深情地企盼着,那中医决策界的英明举措,在二十一世纪东西方实力竞争,以及东西方文化交会的大潮中,继续中医天人和通的远大航程,迎接人类光辉灿烂的未来文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