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镶嵌在心底的美丽(2015)34·悄悄的我走了

(2015-06-30 17:16:04)
标签:

情感

徐志摩

林徽因

梁思成

陆小曼

分类: 心灵密码

         悄悄的我走了

       (徐志摩之死的另类猜测)

 镶嵌在心底的美丽(2015)34·悄悄的我走了

混迹于女人堆中的才子,这个世道,并不多见。

徐志摩便是其中的一个。

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都是出身于江南豪门淑媛,每一个在中国近代都是如雷贯耳的美女,有的还是才女……

在“语丝派”及“创造社”中徐志摩与胡适、陈西滢、梁实秋、闻一多及梁思成同为欧美留学生,私谊笃厚。他们都是近代史上响当当的人物,虽谈不上呼风唤雨,单拿出其中一个人,都可以浓缩成金戈铁马的风云雷鸣轰响,给近代中国带来醒悟甚至惊奇……

徐志摩就生活在这样的人中之凤麟中,自然也就有了莫测的若果。

他生命中的三个女性,虽出于名门但性格却不相同,张幼仪贤良淑德,在离婚后依然孝敬公婆,抚养儿子,后出洋事业有成。林徽因是位才貌俱佳的白领丽人,既是建筑学家又是杰出的诗人,对于徐志摩的追求保持了暧昧的友谊关系,陆小曼则是交际明星,她琴棋书画,英文法文,无所不通,性情奔放。张幼仪是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因为追求林徽因而与之离婚,徐志摩苦恋林徽因十年,林徽因却嫁给了梁思成,徐志摩又恰恰死在看望林徽因的路上。

仅仅缘他的“单纯的信仰”和对“爱、自由、美”追逐,我们不得而知。

诗人的禀性注定了他诗一样的命运。

追逐爱,是想谁能接受一个抛弃了自己的妻子满世界追求别人妻子的人。徐志摩的老师梁起超,胡适都曾经相归劝过。张幼仪其兄张君是当时中国社会政界和财界颇有影响的大人物,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曾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也曾是徐志摩的忘年交。

法外的法外,他其实走进了一个诗人不该走进的群落,天真最终被无邪打败。

陆小曼的父亲是位学者和外交官,她的前夫王赓,美国西点军校毕业,与二战英美盟军总司令、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是同学,归国后任张作霖东北军的高级将领。这样一个权贵林立的世界里,徐志摩专门做些有伤人体面的事,还是最伤颜面的那种,简直是前无古人奇耻大辱。而这些人又都是最有面子的人,三天两头就在报纸上露面的公众人物,怎么可能能容的下他的存在。
 
我可以猜测,徐志摩死于航空事故是值得怀疑的?他应该是被杀掉的。

一个诗人死于自杀都能接受,但是死于谋杀似乎让人难以接受,他伤害到了那个圈子中每一个人的颜面:梁启超、林长民、张君、梁思成、王赓……

那些人中,张君,王赓,都是完全有能力杀掉他的人,弄死一个文弱书生的确很容易,但徐志摩不是普通的书生,文字的秀美从英伦蘸着玫瑰的花香,弥漫了近代的中国,文字的透彻,不亚于一个将军。

最恨他的也许就是王赓,由于他无意中引“郎”入室,造成了徐陆二人相识相恋,最后闹得不可收拾,由画家刘海粟等从中斡旋,王赓退出情场,徐陆二人方才子佳人得以结合,一时成为北平文化界的一大逸闻,王赓则成了最大的笑柄。虽然他有在美国学习生活的经历,但是这毕竟还是在中国,明目张胆的杀一个著名诗人,实在在舆论上也说不过去,再说夺妻之仇虽大,但也罪不至死。有风度的退出情场,算是对陆小曼的尊重,或者在公众舆论下,也没有办法做什么,一千万个理由也许将友谊变成仇恨,那仇恨随着时间流逝没有减轻反而愈加的痛,而就是如此的这般徐志摩竟然还和林徽因纠缠不清,王赓就是为了陆小曼也有理由除掉徐志摩,王赓不是普希金,他可能也就会了如此这般……

官方是这样报道的:19311119日早八时,徐志摩搭乘中国航空公司“济南号”邮政飞机由南京北上,他要参加当天晚上林徽因在北平协和小礼堂为外国使者举办中国建筑艺术的演讲会。当飞机抵达济南南部党家庄一带时,忽然大雾弥漫,难辨航向。机师为寻觅准确航线,只得降低飞行高度,不料飞机撞上白马山(又称开山),当即坠入山谷,机身起火,机上人员——两位机师与徐志摩全部遇难。

  在“济南号”起飞之前,徐志摩曾给梁思成、林徽因发电报,嘱下午三时到北平南苑机场接他。梁思成驱车在南苑机场直等到下午四点半仍无飞机的踪影,只好返回。林徽因预感事情不妙,立即打电话告知胡适,请胡设法打听飞机动向。第二天,当胡适看到《晨报》登载了中国航空公司飞机遇难的消息后,断定徐志摩可能已遇难身亡,遂立即借中基会任鸿隽的汽车至中国航空公司询问,没有得到死者的姓名。直到十二点多钟,打电报山东省教育厅厅长何思源,才得到了确切消息——徐志摩驾鹤西去传来,林徽因当场昏倒在地。下午,梁思成、林徽因、张奚若、陈雪屏、钱端升、张慰慈、陶孟和、傅斯年等相聚胡适家中,众人相对凄婉,张奚若恸哭失声,林徽因潸然泪下22日下午,受北平学界同人委派的梁思成、张奚若沈从文等人于不同地点赶到济南白马山,收殓徐志摩的遗骸,梁思成带去了他与林徽因专门赶制的小花圈以示哀悼,并带回了一块飞机残片给林徽因,林徽因把它挂在了床头,直到去世。

可能,在193111月,前夕,东北军某部或者是别的什么特务机关接到一个密令:破坏由南京飞往北平某次航班,猜想那个命令中只有行动的目标,没有其他内容,这次行动没有什么难度,行动迅速准确,在冷静的专业操作中顺利完成。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再别康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