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耶和华用泥土造了药物…

(2014-07-27 09:00:38)
标签:

見證

科學

信仰

本文是微生物學家姚慈晃(Raymond Yao)博士三年前寫的見證,由我翻譯成中文。

圣经是一本神奇的书。许多人不相信这本书是上帝对人的啓示。然而这本书的神奇不仅在于里面许多的预言已经应验,而且还在于书中描写了许多有趣的事实,那些描述在科学技术发达起来以后,我们才慢慢地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旧约圣经里有这样的记载:“主用泥土创造了药物,明智人决不轻视它们”(便西拉智训卅八章 4 节)。虽然这卷书不在新教的圣经里,但东正教使用圣经的七十士译本(Septuagent; 主前三世纪希伯来圣经的希腊文译本)却有这卷书。天主教的圣经也把这卷书纳为第二正典,即次经中的德训篇(Sirach[1]。据研究,德训篇的写作年代大约在公元前 200 年。

上帝的预备直到最近才实现

用泥土造药物的话乍看可笑,药物怎么会是从泥土来的呢?一直到1928 年苏格兰的生化学家 Alexander Fleming 意外发现了青霉素(penicillin),才知道这种能够抵抗葡萄球菌细菌感染和梅毒传染的抗菌素,原来是来自土里很常见的一种霉菌(点青霉Penicillium notatum)。这个发现迎来了“抗生素的黄金时代”。

由于青霉素很不稳定,这种抗生素到1938年才由剑桥大学的两名科学家成功地分离并化学结构确定出来,他们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透过工业发酵过程成功地对点青霉进行大规模培养,美国农业部的研究人员于1943年生産出大批量青霉素,用以治疗细菌感染。这项发明非常及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救活了成千上万条性命。

几年以后,以发明链霉素(streptomycin)和其它抗菌素出名的抗菌素专家Selman Waksman获得1952年的诺贝尔奖。链霉素是当时首次治疗结核病(tuberculosis)又号称白色瘟疫的速效葯。他在接受诺贝尔奖发言时就引用了便西拉智训384节,宣告神的应许实现了。正如新约圣经里所写的“…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多1:2-3)。

除了青霉素以外,还有很多其它的抗生素也是从微生物中提取出来,比如头孢菌素(cephalosporins)、庆大霉素(gentamicin)、四环素(tetracycline)、红霉素(erythromycin)、万古霉素(vancomycin),都是治疗各种细菌感染的重要成分。使用这些抗生素不仅对过去几十年治疗传染病的方式是个根本变革,也延长了人类的平均寿命。不过,在最近20年中,有一些细菌对于多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成爲医药治疗的重大问题。有一种号称“超级细菌”的金黄葡萄球菌(MRSA)对大多数抗生素都有耐葯性,只有万古霉素是最后的治疗手段。科学家相信很可能有一天MRSA也会通过遗传突变或DNA转移,获得对万古霉素的耐葯性,因爲已经有一种肠球菌(enterococci)对万古霉素产生了耐葯性。假如MRSA对万古霉素产生耐葯性,那么这种感染就没有救药了。很奇妙的,又是土壤微生物前来救急。新近发现达托霉素(daptomycin)并一个新的些糖肽类 抗生素(Oritavancin; 现处第三阶段的临床试用)都是从土壤细菌提取,为治“超级细菌”这种致命的感染提供了急需的武器。

治疗癌症、抗拒移植排斥反应、降低胆固醇药物[2]

每年世界上都有超过1000万人被诊断为生癌,而每年都有600万人因癌症去世。现在的化疗药物有超过60%是从天然物质,大多是从土壤微生物中提取。自从1940年发现了放綫菌素DActinomycin D)以后,许多重要的抗癌药物都是从土壤微生物中得到,用以治疗不同的癌,例如柔毛霉素(daunomycin)、博来霉素(bleomycins)、丝裂霉Cmitomcyin C)、光神霉素(mithramycin)、链脲菌素(streptozotocin)、刺孢霉素(calicheamicin)等等

在防止人工移植的器官组织发生排斥反应方面,以及治疗自身免疫疾病(例如类风湿关节炎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用的免疫抑制剂,像环孢霉素A Cyclosprin A),西罗莫司(Sirolimus)他克莫司(Tacrolimus)等都是从微生物提取出来,改善了对这些病情的控制。

体内的胆固醇太高会引起脂肪沉积在动脉内壁,引起动脉硬化、影响血液流通和心脏供氧,甚至导致严重、不可逆转的心脏组织损害。有25%的人口死亡是因心肌梗塞和中风等等引起,其馀百分之七十五是吸烟、糖尿病、遗传疾病、肥胖等等引起。由于高胆固醇引起心血管疾病,而心脏病是西方世界的一号杀手,所以降低胆固醇的药物的发明是很重大的事件。有趣的是,第一个降胆固醇药康百汀(Compactin),是一个日本三共公司(Sankyo)的研究人员Akira Endo70年代早期从土壤青霉素同类的细菌中发现。另外一种降血脂葯,普伐他汀纳(pravastatin),是康百汀的分子修改产品,于80年代上市。几乎同时批准上市的还有另一种菌类产品,美降脂 Mevacor)。按照自然康百汀结构修饰合成的立普妥(Lipitor),后来成爲医药行降血脂药品市场的主要产品,每年销售量高达140亿美元,佔了降血脂药总销售量的四成。

兽医用药及环境保护

土壤微生物不仅对人类医学药品做出贡献,也被兽医保健和农业广泛利用,对于世界食品供应有着重大帮助。阿维菌类 Avermectins)杀虫剂是最多使用的微生物发酵产品,在美国每年市场销售量超过10亿美元,是防治牛、羊、狗、马、猪寄生虫的有效兽药[3]。有意思的是,双氢除虫菌素(Ivermectin)也属这类阿维菌类的杀虫剂,被用来治疗人的槃尾丝虫病(Onchocerciasis, 也叫作河盲症(river blindness)。人的这种寄生虫感染是河畔地区吸血墨蚊(black flies)传染的,世界上大约有1800万人口感染槃尾丝虫病,其中25万失明,绝大多数在非洲国家。槃尾丝虫病是世界上感染病中失明的第二大病因。

多杀霉素 Spinosyns)是最近15年来新发明的自然杀虫剂中最重要的一种杀虫剂[4],从一种罕见的土壤微生物中产生。由于杀虫效应选择性很高,对哺乳动物的毒性很低,对环境影响很小,多杀霉素三次获得美国环境保护局(EPA)所颁发的总统绿色化学挑战奖。这项奖是专门为提倡和赏识无环境污染、使用广泛的新发明而设立。

多杀霉素现在已被美国农业部和其它一些国家批准,用于有机农作物的种植。另外,多杀霉素 Spinosad 还被用来治疗家畜的体外寄生虫感染,以及动物身上的跳蚤、壁蝨问题。其中有一种多杀菌素,2011年刚刚被美国的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可以用于治疗四嵗以上儿童和成人的头蝨。

头蝨在人与人近距离接触时有高度传染性,在美国学龄儿童中很常见,仅次于小学生之间流行感冒的传染。虽然头蝨不会引起什么其它严重的保健问题,却很痒、很不舒服。通常根除头蝨不仅要用药物洗头膏洗头,而且还要费时费力地用篦子把蝨子的卵(虮子)篦下来。

植物药材

大家都知道,土壤是地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除了为各种生物提供食物和植物来维持生命,还是几千万种微生物的储备库。

土壤中的微生物在地球生物化学循环过程中起最大的作用。例如,除了氧以外,氮也对生物非常重要。氮气(N2)是各种生命形式的最基本组成部分,像蛋白质、脱氧核糖酸(DNA)、核糖 酸(RNA)都是最基本的生命建材。

地球大气层中含78%的氮都不能被活的生物直接利用,气体的氮必须先转化为可用氮物的形式。这些微小的微生物会把死的动物和植物分解成爲植物生长所需要的氨和硝酸盐,并把有机的氮气送囘大气层。土壤微生物对供应植物生长不可或缺,对人和自然界的生物运作起到平衡作用。

微生物、自然植物、及其衍生物产品在现代医药产品中的使用超过了40%。在圣经中,植物也是药物的重要来源。先知以西结预言说,“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必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为治病”(结47:12)。

 

我们华人对中草药治病并不陌生,有的很出名的药品都从植物来。例如,最常用的止痛葯阿司匹林,就是从柳树的叶子和柳树皮提取;洋地黄 Digitalis)含有强心药剂成分(例如地高辛 digoxin),是抗心律失常的有效物质;还有青蒿素(artemisinin),是中国人1972年发现的抗疟疾药,对于清除人体中的疟原虫有空前快速的疗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的报告,每年全世界有大约2.25亿人经感染, 超过78万人死于虐疾;另外,紫杉醇 Taxol)是从太平洋紫杉木提取出来的重要抗肿瘤葯,治疗肺癌、卵巢癌、乳癌、脑癌、颈癌、和卡波氏肉瘤。

人类的知识是有限的

毫无疑问,土壤除了培育植物生长以外,也是上帝给人的一份无尽的宝藏礼品,它是几百万种微生物的贮藏库。根据土壤微生物的DNA多样性分析,大约只有0.1-1%的微生物组织可以使用现代技术加以培养。

据信,许多抗生素都是为竞争和生存的目的而存在,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微生物爲何要製造这么複杂的分子体系结构,花了这么多似乎是不必要的能量在建造这些精密的分子上,好多对于生存或竞争好像都没有什么好处。这些结构的精密是超出我们能想像及超越我们的现代化工技术

也许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有一天我们能够回答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圣经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节)。

现代医药学证实了圣经的教导

圣经旧约的各个书卷先后在一千多年内写成,作者有三十几位,其中最后一卷---玛拉基书是大概主前450年写成。除了有关大自然的许多描述被后来的科学发现所证实,上帝借着摩西在利未记和申命记中所传达的许多关于饮食、卫生保健的不少要求也得到科学的证实[5]。这些例律引导和保护了以色列百姓40年在旷野的生活。就在世界上其他人还不知道细菌存在的时候,圣经中关于洁淨和不洁淨的动物和食物让以色列人免生不少疾病。

比如,不要吃无鳞无翅的水底生物 bottom feeders)(利119-12节),水底生物倾向于携带病菌;

又如未完全煮熟的猪肉会引起毛綫虫 trichinosis)感染,因爲猪肉是不洁淨的(申148节);不要吃猛禽(predatory birds11:13-20)和自死动物的尸体(利7:24),因爲常常带有细菌。

,比如便溺以后剷土掩盖(申23:12-13),有助于预防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在旷野感染伤寒、痢疾、和霍乱。

直到上个世纪,大多数的医生还用水盆中的水洗手,而以色列人则已有圣经指示他们用流水来洗(利15:13)方为洁淨,有人沾染了不洁,衣服和身体都要用流水来洗;

还有先进的隔离制度,也是为了控制传染病的传播,预防皮肤病的传染。120年前,医生还用给病人放血的方法除病,这种做法不知死了多少人,3000年以前写的利未记却宣佈血是生命的源头:“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利17:11)。

上帝的话语经得起时间考验

上帝的话是几千年前写的,好像板上钉钉,怪不得诗人写道“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耶稣曾经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7-18)。上帝也借先知以赛亚说过,“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赛55:11)。

追求属灵的真理必须用不同的工具

世世代代都有无神论者宣佈上帝不存在,许多中国人相信宗教是弱者的一支拐杖,而圣经只不过是个虚构的故事而已。然而,美国的一个遗传学家Francis Collins医生却在一次访谈中说,科学研究寻求可计量的实验证据,信心却要求使用不同的工具来探索。人需要谦卑自己来检察属灵的真理[6]。如果上帝是真实存在的,祂必帮助。

Collins医生举例说,一个人企图用一寸网眼的网打捞海中所有的生物,然后他得出结论说海中没有任何小于一寸的生物,这个证明的方法是有问题的。寻找上帝也同样,人不能把自己局限在经验的方法里。正如收音机必须调整接收频率才能收到一定频率的电台,寻找上帝的工具是信心和谦卑。

基督教研究所的总裁Hank Hanegraaff曾经说,“信基督并非两眼一抹黑地跳下悬崖,而是建基于採信的证据之上的信心。信心是推理加啓示的结果,你得聼见音乐的声音,而不只是看见白纸上的音符。你最后还是要用信心的跳跃。

罗马书119-20节: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裡,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信心还是从聼道来的,聼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马书10:17)。上帝向柔和谦卑的人显明,正如雅各书说的,“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亲爱的读者朋友,你愿意检察这些证据,虚心寻找上帝,然后用信心接受祂存在的事实,好回应祂吗?

 



[6] Francis S. Collins “The Language of God” Free Press, 2006

 



[5] Grant R. Jeffrey “ The Signature of God” Waterbrook Press, 1987



[3] Omura S. et al. J. Antibiotics 1977 30: 275-282

[4] Kirst H.A. J. Antibiotics 2010 63:101-111



[2] Demain and Sanchez J. Antibiotics 2009 62 : 5-16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Sirach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