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夜雨
潇湘夜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少年阴阳师人物出场对话总结】六合天狐篇

(2010-05-24 10:49:01)
标签:

转载

“……六合,你就在附近……对吧?”

 那时侯的六合,就正在昌浩的身边。他很偶然地没有隐形,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毕竟他根本没有那样做的必要。

 “我就在这里啊……昌浩?”

 当时守侯在昌浩身边的是六合和勾阵。玄武为了寻找食物,太阴一大早就为了巡视周围的情况,都顺便到附近的乡村去走一趟。勾阵也并没有隐形,只是坐在稍远的古旧外廊上,所以看不见勾阵是很正常的。可是,六合却正坐在昌浩触手可及的地方。

 明明如此,昌浩的视线却从六合的是身上透了过去。

 感觉到不详的预感,昌浩连忙为了坐起来而往手上注入力量。可是,衰弱的手肘却完全使不上劲。对他那焦急的样子看不过眼的六合向他伸出手来,昌浩不由得惊讶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手的触感,瞪大了眼睛。

 “……你就在这里……吗。嗯,你的手就在这里啊?”

 

 

 

 

“六合从以前开始就是那样子啦。无论是对任何人,他的态度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虽然也存在极其罕见的例外情况。”

 

 

 

 

 

昌浩以僵硬的声音加以确认,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六合的长布不自然地翻动着,茶褐色的头发在风中不断飘动。勾阵那整齐及肩的黑发也在随风舞动,眼睛闪耀着杀意的光芒。

 “好快……”

 就好像在飞翔一样。

 六合左臂上的银轮开始发光,并在一瞬间内化作一柄银枪,把昌浩保护在自己背后。

 “——来了。”

 将沉静的低语声抹消,从树丛的中间跳出了一个漆黑的影子。

 

 

 

 

太阴像被戳到了痛处一样被堵了回去,这时六合在一边难得地插嘴

“太阴,快去找。” (六合你……真是……)

“……了解。” 

 

 

 

 

站在孩子们身边的六合顿时全身都充满了紧张感。妖气接近来的速度非常迅猛,可以感觉得到,那妖立的源头并不止一个,有许多头妖怪正一边发出咆哮一边疾驰而来。

 “太阴,把孩子们带走。”

 六合的手上出现了白银色的枪。面对凝视着海风来向的的六合,太阴摇了摇头。

 “不行啊,昌浩他动不了!”

 “那么,就三个一起……”

 说到这里,六合就无意识到向着掠过视野的黑影挥枪砍去。

从旁边向昭吉和弥助飞扑而来的妖怪,被白银之枪击中,翻了个跟头。这时候,另一头妖怪跳过了被击飞的同伴身体扑了过来。它一边发出刺耳的叫声,一边露出满嘴锐利的獠牙。六合挥枪向着它的脸刺了过去,在感觉到枪刃碰到敌人的瞬间向上挑起,然后对准被抛上空中的四足妖怪横扫过去。

 

 

 

 

咬着昭吉衣领的小怪,把孩子们放开之后严肃地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

 六合平静到抵受了他的冷淡声音,以视线指示出昌浩的方向。

 “他的样子很反常,妖怪也同时出现了。”

 “昌浩?”

(对于同伴的责难,六合可以冷静的接受)

 

 

 

 

 

忽然间,又有一个影子从水里浮上来。

"六合!"

六合郁闷地拨开挡在自已面前的头发,抬头看着直冲天边的火柱,背后传来一阵不寒而栗的颤抖。如果没有玄武结界的话,不只是这边的海湾,恐怕连自已都很危险。

腾蛇的封引被解开了,这便是完全不被抑制的纯粹的神力,即便是凶将勾阵也远远不及的,十二神将中最强最凶的力量。

烧尽一切的炼狱之炎,一直仅存在于人类想象之中的情景,现在真实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从玄武手中扶过昌浩,六合往岸边走去。

  

 

 

 

 

“……这次我还真以为没救了呢……”

 勾阵叹了一口气说道。六合伸出手去帮忙把腾蛇拉了上来,然后把手递给勾阵。 

 

 

 

 

 

 

六合端正银枪冷冷地裨睨着僧人。

“…重视义理的十二神将,居然会向人类亮出兵刃吗?”

六合毫不理会僧人轻蔑的视线,少有地饶舌了一把。

“真不凑巧,我已经背负了一个人的血债!你要是继续攻击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银枪的尖端,直指僧人眉间。

僧人脸上带着狰狞的恶意,故作惊讶地嘲笑说:

“是那个晴明给式神下的命令吗?有趣有趣,真不愧是妖孽的儿子!而你――”

 

 

 

 

 

昌浩抬头望着红莲和六合。

“你们两个!我有话说!…”

勾阵想要拉一把仍站立不稳的昌浩,可是却被昌浩拒绝了。昌浩用自己的力气叉开双腿站定,让两个高高的神将并排站在自己面前。

“昌浩,怎…”

红莲心里想要催促他早点回宅休息,可是话刚说半截便被昌浩狠狠盯着吞了回去。

稍微一动便气喘吁吁的昌浩,连连深呼吸几次,然后终于大喝一声:

“――你们两个开什么玩笑!”

突然受到斥责的红莲六合,目不转睛的看着昌浩,从昌浩目光的激动程度,两人这才弄懂昌浩是真的生气了。

六合眨了眨眼睛,向勾阵投去困惑的目光,到底在为什么生气呢?勾阵在脑海里反覆回忆着遇到僧人以后的事情。

稍过片刻,黑曜石般的眼睛微微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啊啊,是说了什么玩笑话的,腾蛇对吧?”

“六合也是,还有,算起来你也有份,勾阵!”

对于昌浩的话,勾阵一脸诧异。

“我也是?”

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勾阵莫名其妙的摸着脑袋,怎么想也想不通。

没有办法,勾阵只好也往红莲旁边一站,双手抱在胸前:

“请你解释一下。”

冲着三个一脸茫然的神将,气的脸色发白的昌浩大声吼道:

“我说过,不可以攻击的。”

“那是因…”

红莲反射性的开口,却被昌浩的目光所迫闭上了嘴。

昌浩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继续大声说下去:

“我说了不可以,可是,可是你却不听。还有勾阵,也不阻拦红莲。”

勾阵轻微瞪大眼睛,原来是为这个啊。

接着,盯着好不容易明白了前因后果、面无表情的六合,昌浩眯起眼睛:

“还有,六合最后说了不该说的话。当中我的面,清清楚楚的说了。”

关于六合毫不客气的大段宣言,昌浩记得很清楚。

“…”

六合对此回以一贯的沉默,六合虽然一向不爱搭话,可是今天这沉默却格外让昌浩着恼。

“我,我…实在不想让你们为了我攻击人类…”

 

 

 

 

 

奇怪,有什么挡住了自己的灵力,让自己根本无法感知到里面的情况。

“…六合,送我到院墙上面去。”

六合显身,一只手抱起昌浩,轻轻一跃,小怪和勾阵也紧随其后跳了上去。

(昌浩君,你已经习惯了指使六合来做这种事情了是么……)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回安倍宅,六合,把昌浩…”

六合已经开始了动作,解下肩膀下的灵布,披在昌浩的肩头,然后双手抱在胸前问道:

“背,扛,抱,你想要哪种?” (该强硬的时候也会很强硬)

这算是够尊重本人的意见了。

昌浩喘着气轻声回答:还是请背我回去吧。

就在这时,几人同时感觉到了有谁的视线正看着他们。

这院里的人应该都昏倒了才是啊。

 

 

 

 

 

耳边响起的是勾阵的声音,沉默的六合似乎也很同意这样的说法。

昌浩轻轻地笑了笑。确实,他们说得对。

昌浩和小怪趁夜色流出来之后,六合和勾阵也理所应当跟了出来。这不是晴明的命令,而是他们自身的意愿。

原本昌浩担心身为斗将的小怪、六合和勾阵都跟着自己,那爷爷那里会不会有事。刚问出口,六合经明确的回答了他。

“青龙和天后,还有朱雀和天一都守在晴明的身边,不会出错的。”

 

 

 

 

 

以大胆著称的红莲和勾阵此刻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连六合似乎都叹息了起来。

(……六合其实你很想吐槽吧,是吧是吧?)

 

 

 

 

 

抱着书本的昌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而小怪则接着搔它的脖子。

实际上,他们身边还有一直隐着身的神将六合。视着凝视他的身影,发现他的肩居然在颤抖。

哦,太少见了,六合居然在笑。

“没把法,实在好笑。”

小怪认同的点了点头后,忽的站起了身子。

 

 

 

 

 

“这评价不太正确啊。”

说话的是很少发言的六合。今天稀奇的事还真多啊,小怪苦着脸想着。

“那么,无能无谋无脑的阴阳师,这样够具体了吧。”

“还是公正点的好。”

六合的语气平淡,不带一点感情。小怪眯起眼睛喃喃念道。

“你到底站在谁这边!”

“现在的问题不在这儿吧。”

间小怪突然站起,六合依然冷静应对着。

(小怪你傲娇了……还有六合你是多喜欢拆小怪的台啊)

 

 

 

 

 

“嗯……”

说得对。

回不上嘴的小怪把矛头转向了隐身的六合。

“一败涂地啊,腾蛇。” (六,六合……)

无言以对的小怪只得抖了抖身体。

“行了,走吧小怪。不要消沉哦。”

“谁消沉了!”

“但你背上漂浮着哀愁啊。”

根在昌浩身后的小怪一脸愤然。看着它的神情,昌浩轻声叹了口气。

(沉默寡言的六合极其喜欢和小怪斗嘴)

 

 

 

 

归还了书本的昌浩回到部里后,立刻被书桌变得敏次喊住了。

“昌浩。”

“啊?”

昌浩回头看去。他肩头的小怪呲着牙,并将全身的毛立了起来。

无视六合带着无奈的目光,小怪进入了战斗准备状态。每每来到这里,小怪就像遇到了天敌。

 

 

 

 

 

小怪同样感到了疑惑,它没想到对方会回答得这么干脆。

“……腾蛇。”

六合的低声呼唤传入了小怪的耳中。怪僧的周围升腾起了雾气,那雾气似乎缠绕着他手中的锡杖,幻化出无数的影子。

怪僧丞按脸上的不屑愈发明显。

“妨碍我的妖孽之子,以及愚蠢的神将们,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

他目空一切的发言激怒了小怪,它周身的斗气更加浓烈了。

昌浩只觉得炽热的风叩击着脸庞。瞬间现出真身的火将腾蛇,正在怒火中用金色的双眸直视着丞按。

他张开口,屡出尖锐的犬齿,笑意中包含着无法掩饰的愤怒。

“……你会后悔说过这句话的。”

红莲腕上的薄娟因热气的升腾而舞动着,连六合的披风都被这炽热的风不停的翻弄。黄褐色的双眸微微颤抖了一下,紧锁的双眉透出怀疑。

“腾蛇。”

“什么。”

“昌浩说的话你不会已经忘了吧。”

六合和红莲对视了一眼。

 

 

 

 

 

本应击碎昌浩头颅的锡杖,随着一声脆响被挡开了。手持银枪的六合介入了丞按与昌浩之间。

“六合!”

“我不会攻击的。”

虽说这话听上去有些勉强,但六合确实救了自己一命。昌浩咬着唇再次开始结印。

自己还真是没用,除了让人救什么都干不了。

此时,六合缺乏感情的话语再次响了起来。

”空手面对手持武器的敌人,有勇无谋。”

“可我也没办法啊!”

(这是六合第二次嘲笑别人空手对白刃)

 

 

 

 

 

 

幻妖们依旧不断涌来,但都被红莲和六合在瞬间消灭。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红莲说着,六合简单地接了一句。

“关键是按锡杖吧。”

红莲举起右手召唤出炎枪,同时释放出炎蛇为昌浩制造了一面抵挡幻妖的壁障。

将昌浩留在屏障中后,红莲和六合蓄势待发。他们的身上缠绕着强烈的斗气。

见状,被困在屏障中的昌浩焦急地喊道。

“红莲、六合!住手!”

两名斗将顿时停止了行动。六合看了一眼昌浩后立刻转回了视线,随后红莲对昌浩开口道。

“或许你会觉得我们是在诡辩。”

昌浩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想要说什么,却被红莲打断了。

“虽说我们都很看重天理和自己的生命,但我们必须遵守誓言保护主人。”

就算昌浩再怎么阻止,他们都必须履行自己的誓言。

“如果我说不允许呢。”

昌浩猛吸一口气。穿过屏障,他清楚地看见了红莲和六合脸上毅然的表情。

“---没关系。”

因为这是我真心想干的事。

“......”

两名斗将手持各自的武器将昌浩守在身后。幻妖们被红莲的壁障所阻,无法在接近昌浩。幻妖们狂乱地发出了刺耳的怒号。

而此刻,丞按却轻松地看着两位充满敌意的神将,他身上的阳炎变得越来越浓重。而这,只有昌浩一人能看见。

心跳还是那样剧烈。昌浩胸口充满了莫名的焦躁,他攥紧了拳头。

“......我原以为十二神将多少还有些脑子......”

男人边说边嘲弄般眯起眼睛。

“看来是我弄错了,居然如此愚蠢。为了一个妖孽而放弃神族的骄傲,真是落魄啊。”

红莲金色的双眸顿时染上了红色,六合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

空气愈发紧张起来。四周的结界没有动摇,仍将昌浩等人与六合包围在其中。

“看来你也不轻松啊,丞按。”

这个~~ 我人懒,能打多少算多少吧。不见了那楼我不补行么?- -

忽然一声冷笑响起。

被身后毫无预兆的冷笑下了一跳,昌浩摒住了呼吸,猛地回头望去。

红莲和六合也同样吃了一惊。在表情诧异的神将和少年身后,正站着一名面带冷笑的男人。男人挥了挥手,炎之壁障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十二神将腾蛇的通力就这样被轻松化解。

“是......什么时候......”

昌浩茫然地喃喃自语着,六合把他一把拽到了红莲身边。两位神将把昌浩护在了当中。

(红莲经过了痛苦的折磨才有了这样的觉悟,可是六合你……)

 

 

 

 

 

与凌寿对峙的六合,此刻也以灵力全开的状态蓄势待发,他知道,对方曾击败了青龙,万万不能大意。

凌寿趣味盎然地观察着六合全力以赴的状态,忽然,他弯下了腰。

六合愣了一愣,却被天狐钻了空子。这只是一眨眼而已,但没想到身为斗将的自己都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

“你戴了个有趣的东西啊。”

凌寿的语气中透出一丝天真,他伸手握住六合脖子上挂的勾玉端详起来,简直就像一个看着玩具的孩子。

勾玉的颜色在凌寿手中微微起了变化。

(……六合你被狠狠的调戏了)

 

 

 

 

“不过呢,总被他这么说,记住也是当然的了。不过那家伙是不是也该坦白点,承认昌浩的能力和优点呢?你说呢六合。”

隐身的六合忽然现了身。说是现身,他也不过是把神气控制在普通人看不见自己的范围。

明明现在是昌浩和中宫见面的严肃时刻,可小怪却是这种态度,真是破坏气氛。

昌浩不满地看了它一眼,只见它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对方是彰子的话我自己会注意,可现在中宫又看不见我。以前我给她表演杂技的时候她也看不见,太伤我心了。”

六合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

“……受不了……”

话音刚落,小怪忽地站了起来。

“喂,你上哪儿去,别走开。”

“我呆在这儿会让昌浩分心的。”

“那时他本身注意力的问题。”

一句话把小怪堵了回去后,六合抓着小怪走到了廊下的角落。一开始小怪还有些挣扎,不过最后它还是放弃了。

见它放弃了抵抗,六合终于把它放回了地上。

重获自由的小怪拉长了脸,乖乖在六合身边坐下。

(萌到颤抖了已经)

 

 

 

 

 

十二神将中最强的是红莲,第二是凶将勾阵,青龙的实力排在第三,六合第四。

不过顺带一提,六合的披风和甲胄,以及胸前的锁,其实都是用来补足神通力的辅助道具。仔细看看就能发现,六合的装备比其他神将多得多了。这应该是由于,光靠那柄银镯化为的银抢,力量还不够的缘故。

因为曾经听他本人说过他不善于战斗,但这却不是什么谦虚,因为他本人一向很直白

但无论装备再多,身为斗将的六合,也是靠自己强大的通力才排上第四位的。使用大剑的朱雀、御风的太阴和白虎、使用戟盾的天后,他们都比不上六合。

 

 

 

 

黑暗开始龟裂,整个空间开始动摇,一股冲击力奔驰其间引起了暴风。六合反射性地支起障壁守护同伴

 

 

 

 

“是的……晴明大人为了救她,才会来到这里……”

“你怎么刚才不说!”

六合失去了平常的冷静对天一呵斥道。天一只得咬住嘴唇沉默不语。因为晴明而忽略了彰子的事,这确实是她的失职。

 

 

 

 

 

 

小怪和六合摒住了呼吸。

“糟了,天狐之血……”

小怪的话音未落.从昌浩的衣服里传出了碎裂的钝响。捕捉到这细微声响的六合悲叹道

“丸玉被……”

 (其实六合你很喜欢说话么。)

 

 

 

 

 

 

 

 

“杂鬼们,快回自己家去。”

六合低声说道。可是两个小鬼却摇了摇头不肯离开。

天后的眼中现出一丝凶光。她的头发也开始散发出水的波纹。

“在现在这种特殊时候,并不想与你们有什麼纠缠。你们到底在想些什麼?”

(六合你比天后温柔啊……)

 

 

 

 

 

 

小怪皱著眉头质问道。猿鬼小心翼翼问道:

“……我们,还能再来吗?”

独角鬼也带著哭腔问道:

“是啊,还允许再来吗……”

看著眼前这两个战战兢兢的小鬼,六合不可置否地瞥了小怪一眼

(六合是非暴力主义啊……和之前他说自己不喜欢战斗对应起来了)

 

 

 

 

 

 

一直观察这边的六合轻轻叹了口气,接著,一直隐身的天后出现在他他旁边。

“六合,晴明有话要我转告你。”

六合黄褐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疑惑。甩了下茶褐色的头发转身面向天后。

“晴明?说了什麼?”

在事情发生巨变之前,晴明留下的嘱咐。

“如果,守护昌浩的道反丸玉有什麼异变的话——”

 (抖……六合你娘了……)

 

 

 

 

 

他便看到了令他精神紧绷起来的罪魁祸首,一个缠绕着夜色灵布的高大身影。

在十二神将中,似乎只有六合在成亲面前现身,所以尽管其它的神将也在附近,但他却只能见到六合的身形。

这位茶褐色头发的神将,正一言不发地进行护摩仪式。

祭坛的前端,护摩之焰赤烈地燃着,而在那里,竟是一处水波翻涌的湖池。

成亲又飞快地回到了原处,与刚刚溜出来一样悄然敏捷。

他并不明自十二神将到底在做些什么。

(梵文“护摩”(Homa)一词在藏文中有“施烧”或“火供”(藏文sByin-sreg)之意,是在火中焚烧实物(如酥油、柴薪、谷物等)的几个仪式的统称。

 

    通过火神阿耆尼这个中介,把这些物品供奉给佛教众神以达到特殊目的。根据各种仪式的既定目的,护摩仪式都有说明其特点的具体名称,或是为了抚慰各种敌手或是为了祈福或是为了把毁灭之敌和障魔引诱出来。

(为啥是六合啊……难道他是十二神将中的祭祀orz)

 

 

 

 

 

“可恶……”

“不必勉强。”

听着同胞缺乏感情的语调,白虎挑了挑眉。 (六合不会体贴同伴的又一个表现,也就是白虎好脾气才没和他生气……不过也表现了六合的直白)

收起银枪的神将六合将披风拢到肩头,走到昌浩身边弯下了腰。

“昌浩,给你。”

六合手中,是一块碧绿的丸玉。

 

 

 

 

 

白虎背上的昌浩正昏睡着,他垂下的左手中握着丸玉。玄武见状松了口气。他抬起头看着六合问道。

“道反没出什么事吧。”

六合微微皱了皱眉,低声回答道。

“……没什么特别需要报告的事情……” (多么有技巧的回答啊,一般人说不出来……)

见六合话中有话,玄武明白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过应该不是什么会造成危害的事件吧。

想起道反圣域中大百足凶狠的目光,玄武撅了撅嘴。不光大百足,大蜥蜴的目光也是一样凶恶。而且这次还被道反大神指名去做搬运的活。虽然六合不说,但一定非常辛苦吧。

难为你了。

见玄武投来同情的目光,六合摸了摸他的头隐去了身形。

(天狐篇完)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