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水浒传》之吴用的无间道

(2016-07-14 10:13:37)
标签:

水浒传

吴用

无间道

分类: 揭秘《水浒传》

探秘智多星

 

    《大宋宣和遗事》中,没有吴用其人,劫持生辰纲时,晁盖带领的吴加亮、刘唐、秦明、阮进、阮通、阮小七、燕青等七人。施耐庵作《水浒传》,大概是借用了“吴加亮”其人,给吴加亮加了一个名“用”,把“加亮”改成了字,这才有了吴用这个人物。施耐庵先生是很狡猾的,分明这个人名就是“无用”的谐音,但在书中却给这个无用的乡村教师一首评价极高的点赞诗:

万卷经书曾读过,平生机巧心灵,六韬三略究来精。胸中藏战将,腹内隐雄兵。 谋略敢欺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略施小计鬼神惊。字称吴学究,人号智多星。

    既然诗中如此高调夸赞,为何又是“无用”呢?本节将从这个悖论入手,与看官们分享点滴个人读书心得。

    吴用用计错漏百出

    吴学究之出场,是在第十四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晁天王认义东溪村”。话说刘唐肩负绝密使命,来到郓城县东溪村,企图与晁盖密谋夺取生辰纲。因为贪杯误事,睡在了东溪村山上的灵官殿内,被郓城县都头雷横当作小偷捉了。这个雷横也不是什么好鸟,既在晁盖的辖区内捉了贼人,便顺道要打打秋风,敲晁庄主一下竹杠了。于是,便把刘唐押到了晁盖庄上。雷横万没想到,就是这样一点贪念,闹出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宣和年间的梁山泊聚义,就此拉开了帷幕。

    晁盖顺利地与刘唐接上了头,约定刘唐认他做舅舅,并且顺势给想敲竹杠的雷横以贿赂,放出了赤发鬼。为了把戏演足演得更逼真,晁盖也为了狠狠地羞辱一番雷横这个恶吏,指使刘唐假意要雷横退还贿银。雷横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两个便在东溪村口斗起了朴刀。正当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之际,忽然间,两条铜链条将两把朴刀隔开!

    初读《水浒》时,看到这里,心里暗想,这个拿着铜链的人武功好生了得,能把两个正在以性命相搏的好汉隔开。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个拿着两条铜链条的人并非武功高手,却是个教书的先生。

    这个教书先生便是此后水泊梁山的三号人物,天机星智多星吴用。这个出场设计得很特别,明明是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却偏偏会劝架,而且,出手劝架的方式又很格外。从此之后,吴用再也没有用过这两条铜链,这个道具仿佛就是为吴用出场专门设计的。这种写法,施耐庵是想交代,吴用此人文不成武不就,用计错漏百出却偏偏每计必中,是梁山泊不可或缺的草头军师。

    显示吴用才能,也就是吴用主谋策划的第一次大型活动,就是智取生辰纲。且看吴用是怎么用计的,又是怎样被一个普通探员一举破案的。

    凑满七个人后,智取生辰纲计划正式启动。吴用让晁盖、公孙胜、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扮成濠州枣客,号称前往汴梁贩运枣子。这一招便是大漏勺。濠州在安微地界,也就是现今的凤阳,那里并非盛产枣子,你兄弟七人贩运什么不好?

    更大的漏洞在于,濠州口音与济州口音天差地别,一开口就会被人识破。在黄泥岗与杨志对话时,杨志是关西人,大概也傻傻分不清山东与安徽地方口音吧。但是,若以书中描写,杨志一路高度警惕,任何蛛丝马迹都瞒不过他的视听。心思缜密的杨志,再加上“四川两广也曾去得”、见多识广的老都管,只要稍微留神,就不难发现,一个本地人和七个濠州人竟然是一个口音!黄泥岗上,为引诱杨志上当,晁盖等人与白胜按照事前商量好的戏文,白脸红脸地唱开了。试想,如果杨志、老都管当面揭穿,这出所谓的“智取”闹剧还演得下去吗?

    为假装行动隐秘,吴用先安排众人到黄泥岗就近的安乐村,投宿在王家大酒店。这一路行去,还自称是濠州人?除了口音而外,晁盖在江湖上名头响亮,东溪村附近哪个认不出这位托塔天王。所以,这七个形迹可疑的“濠州枣客”立即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何涛的弟弟一眼就认出了晁盖。

    如此拙劣的谋划,偏偏吴用他们就智取了生辰纲。如前文所述,这并不是因为吴用计策高明,而是梁中书暗地里设计好了的,生辰纲就在黄泥岗被劫。下文还要讲到,吴用如此用计是别有用心,另有他图。

    吴用另一个非常失败的计策,就是江州城救宋江。这个故事已经在《宋江之谜》中讲过,不再重复。在计赚卢俊义这个大的计划中,吴用更是左藏右支,错漏不堪,竟然连小人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害得卢俊义家破人亡,九死一生。

    在讲卢俊义上山这一章时,吴用给卢俊义算命,卢员外报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八字,吴用还摇头晃脑地算了一番。在卢俊义墙上题写反诗,就是一个藏头文字的小游戏,难道卢俊义就没读出来?按照施耐庵先生的描写,倘若不是吴用在金沙滩故意泄密给卢俊义的大管家李固,恐怕这首小儿科的藏头诗就没有人能解读了。

    施耐庵用大手笔写吴用的小聪明,大多数读者都对吴学究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竟然拿诸葛亮与吴用作比较,这便是《水浒传》的高明之处。

    吴用逼晁盖上梁山

    智取生辰纲之后,晁盖以为万事大吉,不声不响地发了笔横财,犯下弥天大罪且又安全退出,依然可以安心做东溪村村长。因而,当宋江风急火燎地跑来报信时,晁盖虽然有所警觉,但并不愿意完全相信宋江的话,在庄子上赖了七个多时辰,直到朱仝、雷横杀进庄来才仓皇逃命。

    吴用不是智多星吗?不是比诸葛亮还厉害吗?这等性命攸关的大事,诸葛亮是决然要做应急预案的,绝不会坐等朝廷轻而易举破案,坐等朝廷前来捉拿案犯的。

    细读文本,吴用在整个行动中,留下了诸多可供破案的蛛丝马迹。除了上一节所讲的晁盖知名度、冒充濠州枣客等的失误外,最大的漏洞就是没有对白胜采取保护措施,使之成了破案的最大突破口。

    却说三都观察使何涛被先刺了面颊,戴罪破案。何涛有个弟弟何清,就住在安乐村附近,经常前去王家客店赌博。这一天是六月初三,也就是生辰纲被劫的前一天,何清在王家客店赌博时,看见了七个贩枣客人前来驻店,他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就是东溪村保正晁盖。其他几个人虽然不认识,却因为特征明显,也都记住了他们的长相。何尝不是?如刘唐这般鬼怪模样,哪个记不住?

    这个王家客店经营很规范,来往住店客人都要登记。当店家问晁盖姓名时,只见一个三髭须白净面皮的抢将过来,答应道:“我等姓李,从濠州来贩枣子,去东京卖。”这个抢着搭话的人,就是吴用。客店掌柜的曾经投奔过晁盖,也就熟悉郓城县的口音,吴用难道精通濠州话,可以瞒过王掌柜?正因为口音出了问题,掌柜的才留了意。第二天,又在三叉路口碰到了赌徒白胜,挑了两只桶望黄泥岗上去。王掌柜问他挑的什么,白胜答道是一担醋。前后一联想,王掌柜都能把案子破了。

    何清把这些情况悉数报告给了他的哥哥,于是,何涛从白胜下手,一举破获了这桩惊天大案,自以为智赛诸葛孔明的吴用,就此显得十分拙劣,所谓“智取生辰纲”实际上是很愚笨的。

    难道吴用真的如此智商不堪吗?恐怕不全是。东窗事发后,何涛故意泄露机密,宋江火速前往报信。当时,吴用的表现就很值得可疑。

    宋江报信已毕,便匆匆忙忙地加鞭而去。此时,吴用问道:“却怎地慌慌忙忙便去了?正是谁人?”吴用难道不认识宋江?

    宋江声名远播江湖,又与晁盖交厚,两个人都曾相互称对方为“兄弟是生死兄弟。”,那么,两人应该是有来往的。吴用又不是乡村愚瞽,而是东溪村一带广有名气的教授先生。既然施耐庵夸他为诸葛亮,也就应该有未出茅庐而知三分天下的本领。连宋江这样名震江湖,骑马行走半个时辰能打个来回的方圆之地,吴用能不认识他?

    吴用一定是认识宋江的。刘唐与雷横斗完朴刀,晁盖假装赶来,以舅舅的身份大骂刘唐。此时,吴用私下里寻思:“晁盖我都是自幼结交,但有些事,便和我相议计较。他的亲眷相识,我都知道,不曾见有这个外甥。”宋江何许人也,难道晁盖就没和吴用计较过?

    得知生辰纲案件已破,公孙胜、刘唐都惊呆了,晁盖虽然将信将疑,但也一时失了主张。哪想到,吴用却早已做了安排。生辰纲到手后,吴用立即安排阮氏兄弟带了一部分财宝回到石碣村,以此为据点,时刻准备上梁山。“吴学究说三阮撞筹”时,吴用就引诱阮氏兄弟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梁山泊的情况,对白衣秀士王伦已然了然于胸。此后唆使林冲大火拼,也恐怕是在这里埋下了伏笔。

    从刘唐出现在东溪村那一刻起,吴用就觉得这里头有大事,也必然料定晁盖肯定要和他计较。于是,吴用很顺利地参与到劫持生辰纲案件之中,处处谋划,步步引晁盖入彀。当然,晁盖也需要这样一位军师,以便顺利实施这场攸关身家性命的惊天大劫案。智过诸葛亮、陈平的吴用,却没有做到算无遗策,而是处处留下案犯足迹,为官府破案提供线索。

    吴用这样两面三刀,难道是有意陷害晁盖?也不全是,吴用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逼晁盖上梁山。

    从出场,到拙劣地用计,以及遇到灭顶之灾时的淡定,都暗示吴用在生辰纲大劫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其实是高于晁盖的。或者说,吴用早就参与策划了这起瞒天过海的生辰纲被劫造假大案。更为明确地说,吴用就是蔡京这条线上暗伏的一枚棋子,不失时机地启动,完成了这样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再推而广之,深入细究,就不难发现,吴用一直卧底在东溪存,择机将晁盖这股江湖势力拉到阵营中来。而前来报信的宋江,则是高俅线上的人,是要从中坏水的。所以,吴用假装不认识此人,因而,也不强劝晁盖立即脱身,以此离间晁宋而于中取利。最初的梁山,并非晁宋之争,暗地里却是宋吴争夺。而且,吴用是最终的胜利者。

天机星吴用

    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诸多好汉都是被逼上梁山的,而且,基本上是被官府所逼。这种讲法以偏概全,不甚客观。纵观梁山泊一百单八将,被逼上梁山大概占得四成左右。大部分人要不就是主动投奔,要不就是为梁山泊义气所折服,跟随宋江等人上山造反。在被逼上梁山的人当中,有的是自己做下案子不能立足,自己把自己逼上了梁山。

    有的则是被人设套逼上梁山的,比如秦明,就是被宋江、花荣设计,使人假扮秦明杀人放火,秦统制于是有家难奔,不得不跟随宋江造了反。比如朱仝,好端端地受知府看重,吴用却指使李逵杀了小衙内,逼迫朱仝上山做了强盗。

    吴用逼晁盖上山,手段还比较独特。假若吴用计划再周密一点,官府是很难破案的,上一个年度蔡京的生辰纲被劫,就是一个无头案,难道江湖上还有比吴用更厉害的智多星?《水浒》故事讲完,也没见哪一个人的智谋超过吴用的。

    有一个疑问需要解答:吴用苦心孤诣逼晁盖上梁山,不也把自己搭进去了吗?一个普通乡村教授,即便不大富大贵,但也快活似神仙,衣食不愁且大受乡里尊重,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吴用大概也能富足一生。反过来说,如果周密用计,既得了生辰纲,又能安全过关继续逍遥乡里,也不至于被迅速破案,没过几天好日子。但吴用偏偏要暴露全伙,逼晁盖上梁山的同时,自己也失身于贼了。

    解答这个疑问,需得从九天玄女这里找答案。上一章讲九天玄女时,提到宋江原本就是上帝派来的卧底,是来收伏群魔的。这样,宋江就得有一个助手,帮助他谋划收伏群魔。这个助手很厉害,比宋江知道的还要多,上天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这个人便是天机星吴用。

    九天玄女在传授三卷天书时,特别叮嘱宋江“只可与天机星同观”,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观看。当时,九天玄女告诉宋江,“天机星”是谁吗?没有。但是,宋江又怎么知道吴用可以看天书呢?书中说,宋江从九天玄女庙出来,一回到梁山,便与吴用日夜研习天书了。

    这里头有两种情况。其一是宋江早就知道各自的身份,九天玄女一点宋江就清楚天机星是谁。吴用在晁盖庄上假装不认识宋江,宋江也没搭理吴用,原因也在于“天机不可泄漏”。其二,就是天书本身的问题。

    首要需要确认的是,无用知道天上的机密,但绝不知道天书的内容,上界派了宋江这么一个人潜进了伏魔大殿,但他所肩负的使命却是写在天书里头的,吴用在未看到天书之前,当然也不知道宋江的神秘使命。

     再就是天书的内容到底是什么。这部九天玄女所传天书,施耐庵自始至终没有介绍其大概内容,反正是宋江吴用两人最大的隐私绝密。但是,从几个案例中却不难分析出,这部所谓的天书究竟是什么玩意。

     最为典型的天书案例,出现在第五十二回“李逵打死殷天锡,柴进失陷高唐州”。话说高俅侄子、高唐州太守高谦为给小舅子报仇,将柴进下了死囚牢。宋江一伙为义气而下山攻打高唐州搭救柴进。没想到,高谦会妖术,指挥阴兵将梁山人马杀了个大败。宋江无奈,请吴用看天书,寻找破解高谦妖术的法门。天书还真的有,第三卷上有“回风返火破阵之法。”,宋江大喜,第二天志得意满地摆开阵势,用天书传授的法子与高谦斗法。可是,天书也不济事,梁山泊再折一阵。

    这是什么天书?连一个高谦都治不了,九天玄女糊弄人的吧。

    此前,在攻打祝家庄时,宋江不懂用兵,也看了一遍天书。天书上只给了四个字“遇敌毋燥”,这是什么天书?结果,宋江两番被祝家庄击败,丢尽了脸面。

    再一次用天书,就不是因为排兵布阵了,宋江、吴用知道天书没有这个功效。这次看天书,是找人,找给宋江治病的人。宋江攻打大名府,急切不能破城,背上却长了个毒疮。晁天王托梦于他,告诉他南方地灵星可以治疗这个毒疮,否则有性命之危。有的版本说,在晁盖托梦以后,不知道“南方地灵星”是谁,宋江又翻看天书,知道此人就是神医安道全,吴用立即搭腔道:“兄长梦晁天王所言:‘百日之灾,则除江南地灵星可治。’莫非正应此人?”

    后来,浪里白条张顺前往请来了安道全,药到病除,把濒死的宋江救了过来。这回,天书大显神威了。

前后两个案例对比,天书的大致内容也就清楚了。原来,这就是一部妖魔排行榜,好似姜子牙封神的封神榜!但是,姜子牙是正统封神,而宋江、吴用拿着天书,却是要伏魔,照单捉人!

    因而,宋江打开天书,就一定知道天机星就是吴用,而且,最终是要排在梁山泊大名单第三位的。而吴用呢,肯定也就清楚了宋江的身份和使命,因而,宋江从九天玄女庙脱难回梁山之后,吴用便死心塌地地追随宋江,并共谋秘密杀死了此前的大老板晁盖。这样,也就解释了江州劫法场搭救宋江的整个行动中,吴用的错漏百出,这是要折腾宋江,要把宋江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这个时候,吴用尚不知道,宋江才是他真正的老板,能帮他脱离魔海之人。

吴用的无间道

    既知天上机密,又得参看天书,按说,吴用可以像宋江那样,享受九天玄女同等待遇了。但是,九天玄女只单独召见宋江,宋江则向吴用传达精神。这就隔了一层。也就是说,吴用是一个需要从妖魔队伍里蜕化出来的角色,需要自己修炼,才能摆脱妖魔的身份,以达到天书上所讲的“为上卿”这个阶层。于是,吴用需要反复辨析识别,到底谁才是奉天之命、替天行道的“真主”,这样的身份决定了吴用的无间道生涯。

    前面所言,晁盖被吴用设计逼上了梁山,帮助蔡京集团占据了这个要地,使之拥有了一支实力可观的地方势力。为更便利地行使对梁山的控制,吴用唆使林冲杀掉了王伦。在“王伦被杀之谜”一章中,就曾分析,王伦本不该死,这样的人即便是养在梁山,也构不成对晁盖的威胁。但在吴用眼里,王伦必须死,王伦的后台是高俅一党,即便是一枚闲子,也会被敌党所利用。

    果然,当晁盖一伙占领了梁山后,高俅一党立即启动了宋江。得观天书,吴用立即意识到,宋江才是决定自己命运前途之人。于是,吴用就必须重新选择,步步紧随宋江了。此后山寨所有对外行动,均是宋江带队出山,先后攻打祝家庄、高唐州、青州,大破连环马、大闹西岳华山。而到了晁盖攻打曾头市,吴用却装聋作哑,不仅不随队出征,不设一谋,反倒相助宋江谋杀晁盖。

    其实,在吴用刚刚得观天书之时,也并不相信宋江就是手握天书来收伏群魔的。宋江也并不信任吴用,智取生辰纲的种种失误,江州城传假信的低级错误,宋江必定了然于胸。所以,宋江第一次率队攻打祝家庄,就没有带吴用下山。但是,宋江用兵拙劣,一下上就把锦豹子杨林送到了祝家庄的囚笼里。两次与祝家庄交兵,黄信、王英、秦明、邓飞等人被捉擒,自己也差点被扈三娘捉了去。

    吴用瞅准时机,就在宋江无计可施之时,及时地从梁山赶来助阵,一进大帐,就给宋江献了个连环计。原来,吴用早就暗中运作,利用邓州兵马提辖孙立等人劫狱谋反这件事情,派遣这一行人到祝家庄卧底。结果,梁山泊里应外合,一举攻破祝家庄,祝朝奉一家惨遭灭门。吴用在这场与宋江的博弈中再度大获全胜,就此,宋江便不得不依赖于吴用,并逐渐倒向了蔡氏集团。

    平心而论,吴用三打祝家庄,这个连环计还是非常高明的。假若此前在智取生辰纲案件中如此用计,晁盖大概也就不必到梁山上当山大王了。江州传假信时不怀私心,宋江也不必受断头台的惊吓,可以毫发无伤地上梁山。

    从三打祝家庄开始,吴用才正式成为“同观天书”的天机星。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晁盖当老大,吴用即便要拥戴宋江,也不能在明面上支持,否则,人品的问题就暴露了,天机也泄露了,吴用知道下场会很惨。吴用只做一件事,就是以军师的身份,每次主动地跟随宋江出征,与宋江一并架空晁盖。宋江当然也知道其中天机,每次都离不开吴用,这两人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晁盖基本上就成了傀儡。

    宋江打了若干仗,只有一次与吴用分开,这就是与卢俊义分兵攻打东平府和东昌府。宋江吴用两人再次把无间道弄到卢俊义头上,一场看似天衣无缝的夺权计划得以圆满收场。

    吴用卧底的生涯非常成功,梁山泊上下没有一个人对吴用有意见的。但凡坏事,都是晁盖、宋江他们做了,吴用总是躲在幕后落得做好人。梁山上被所有人称为“哥哥”的,前后有三个人,第一个是晁盖,第二个是宋江。因为这两个人是老大,情不情愿的,都得叫他们“哥哥”。即便是暗怀杀机的宋江、林冲,更是“哥哥”不离口。第三个被叫哥哥的则是吴用,宋江以下,凡提到吴用的,几乎都是“军师哥哥”,这个很不容易,叫着也显得很亲切。

    罗贯中续貂,七十一回后写招安,诸如武松、鲁智深等不愿意接受招安的,只与宋江作对,李逵再愚忠,也直接反对公明哥哥。但却没有人骂吴用。躲在幕后策划的吴用,几头做好人,所以,“公明哥哥”远不如“军师哥哥”叫的亲切、实在。吴用是老好人吗?绝对不是。

吴学究心狠手辣

    举几个例子,看看吴用到底是不是老好人。

    第四十九回,吴用以连环计打破了祝家庄,屠杀了祝朝奉一门老少。然后,“军师吴学究引着一行人马,都到庄上来与宋江把盏贺喜。宋江与吴用商议道,要把这祝家庄村坊洗荡了。”当时,吴用并没有表态,施耐庵没有写吴用是什么态度,但从文字逻辑来看,吴用为表示立场,一定是赞同了宋江这个行动的。

    书中写道,这个洗荡祝家庄的悍匪行动没有得到实施,得感谢同样杀人如麻的拼命三郎石秀的规劝。一打祝家庄前,石秀奉命进庄侦察,遇到一位外乡寄居在祝家庄的钟离老人。这个钟离老人很善良,给了石秀酒食,提供了祝家庄的情报,还帮助石秀躲过了祝家庄兵丁的巡查,可谓有功于梁山泊。杀人不眨眼的拼命三郎也有怜惜之心,吴用却没有,面对祝家庄将近两万户人家,与宋江商量了就要洗荡,足见其人心狠程度。

    第六十五回这一回,施耐庵明写是“吴用智取大名府”,虽则主帅是宋江,但实际操作的则是吴用。吴用在用兵时,专门布置了两路人马,执行杀人任务。一路是杜迁、宋万去杀梁中书一门良贱。另一路是刘唐、杨雄去杀王太守一家老小。梁山泊退兵后,梁中书、李成、闻达赶到家中时,一门老少被杀了十之八九。这该多少人?四个家庭在这场洗劫中,恐怕不下百余人死难吧。这个情节,在一些版本中被删掉了,大概也是对梁山泊滥杀无辜的不耻吧。或者是维护梁山泊英雄形象,有意涂抹了吧。不管如何,这些官将的家眷都该杀吗,何况是一门良贱,不分老幼的屠杀,难道不是吴用的心狠手黑?

     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内”,吴用为满足宋江请美髯公朱仝上梁山的愿望,带着李逵、雷横等人来到沧州。此时,朱仝因为私自放走杀人要犯雷横,而被刺配到沧州牢城。沧州知府有一个年仅四岁的儿子,生得端严美貌,却偏偏喜欢朱仝。于是,知府就让朱仝带着这个小衙内玩。这下,吴用歹着机会了。在盂兰盆会之前的半个月,朱仝又带小衙内出来看河灯,忽然遇到雷横。雷横便绊住朱仝讲话,吴用暗地里乘机将小衙内抱走。等朱仝回过神来,四处找小衙内,雷横告诉他,小衙内是他的两个伴当抱走了。

     朱仝急于寻找小衙内,就跟随雷横出了城。约莫走了二十多里路,遇到了黑旋风李逵。李逵告诉朱仝,小衙内“被我拿些麻药,抹在口里,直出城来,如今睡在林子里,你自请去看。”朱仝乘着月色明朗,径抢入林子里寻时,只见小衙内倒在地上。朱仝便把手去扶时,只见头劈做两半个,已死在那里。

    吴用心狠手辣至此,再怎么卧底,都不能掩饰其伏魔大殿里逃出来的妖魔本性。但是,在黄泥岗上,怎么又放过了杨志他们呢?难道是一时的善心萌发吗?

    当然不是。智取生辰纲,吴用利用这个事件,是要逼迫晁盖上梁山的,所以,要留下活口。同时,这个惊天大案,原本就是做好的戏,吴用充当着卧底角色,与梁中书派来的人里应外合,假戏真做,讲好的是不能伤人性命的。这回,吴用再一次启用黄泥岗上的手段,用麻药麻翻了只有四岁的儿童,也反证这个梁山上的大好人,心地原本就不善良。所以,吴用一直在装,继续在装。

    吴用最成功之处,还在于卧底数百年,很少有读者看官觑破吴用的心机。乃至于把残忍地劈开一个四岁小儿的做法,也看成是正义的行为。对吴用的看法,绝大多数就是施耐庵给吴用点赞诗这个层次上。但问题是,施耐庵如此写吴用,是在点赞他吗?在此,绿野老道不做评价,看官自有分晓。

    不过,略微交代一番吴用指示李逵劈杀小衙内的时间背景和地理位置,可以探究一番施耐庵先生对这件事的看法。前文提到,朱仝带小衙内出来看河灯,这时距佛教的盂兰盆会还有半个月时间。关于盂兰盆会,下文还有交代。而朱仝和小衙内看河灯的地方,是在地藏寺,也就是地藏王菩萨的寺庙里。施耐庵用这两个佛教符号,对写吴用的杀人行径,其用意已经不言自明了。

    写罢吴用,大概也就基本上理清了《水浒传》的大致脉络,以及施耐庵写这部书的真实用意了。绿野老道揭秘《水浒传》的小游戏,基本上可以收束了。但是,通篇而观之,本文所叙述的支零片节,完全是依据古本,对于七十一回后的故事并没有涉及。那么,关于《水浒传》这部书,最终的结局又是什么呢?施耐庵真正的创作意图,就是前七十一回那么简单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