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loe
clo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6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火【东经X北纬Y】

(2007-01-03 19:57:27)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东经X北纬Y】

    在地球的东经X北纬Y,我缓缓、缓缓落下来。

       我挺喜欢这个蓝得透透的星球,抬头望,朦胧的大气层上有我的来住。

       天堂其实没什么不妥……你看,我最近迷上了的那些事,跳格子,数栅栏,数栅栏,跳格子。从第一根开始,都是白色的,没有尽头,最多的一次,我数到1111根,总是忽然就忘记了自己数到的数字,然而我绝对不再重新开始,开什么玩笑?重头再数,那是唱诗的老爷爷干的!

我承认,我是个表面安静而内心经常不满足的天使。在白茫茫总有薄雾缭绕的云端之上,我指望找个知己来倾诉的想法是很可笑的。每个同伴几乎都是完美的,你知道完美的意义嘛?那意味着,我会活得很假的,我必须小心对待自己的所有不完美,收拢了翅膀做一个——跳格子数栅栏的天使宝贝。我曾经小心地对叉天使提及自己总是泛着透明的大翅膀,怀疑自己也许根本不是什么天使,而叉天使看我的眼睛又温暖又纵容,他说“17,你都不知道,你是个多么完美的天使啊!”

好吧,现在这个“完美的天使”把他利用了!

我手里攥着从他那里盗来的号牌,踌躇满志……按照号牌上的标记,那个将被守护的——人,会在东经X北纬Y出现,我俯瞰脚底的这座建筑物,顶端有个红色的十字架,透过外墙斑驳、破旧的玻璃窗,看得到里面穿梭着披洁白大褂的女人,她们的样子不错,令我感到亲切熟悉,连她们脸上的漠然和无动于衷,都和上面的“我们”相象。

拢起翅膀,我跟着她们中的一个走啊走,上楼下楼,在许多床铺边缘短暂地逗留,听她跟床上的人说会儿话,递上数量不等颜色不一的小药丸。看着那些面色黯淡的人张开嘴巴,我尝试了许多方法,却怎么都拿不起一颗,会是什么味道呢?

在地球这个空间,我发现自己的手指抓不住任何实体,除了几个“同行”跟我默默点头示意,所有人对我的存在都没感觉,哈,你知道,我可以从他们中间“穿透”过去,这比在天堂数栅栏好玩儿的多,不过“穿透”的瞬间会有窒息感,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游戏,而开始专注于观察。

传说中的人,带给我最初刺激的是他们的气息,酸、熟、朽、咸,这几种味道因为程度的深浅,组合出每个人不同的气息来。然后,我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苦楚和无奈太久了形成的麻木。这麻木像凝固在他们身上永远去不掉的胶水,我感受到一种来来回回的不乐……好吧,就让最完美的天使做点什么吧!我像叉天使曾经对我做的那样,张开自己的大翅膀围拢住某个人,看住他的眼睛,默默念:“闭眼……想一样你最想要的……”

这个下午,以上这套动作我做了127次,126次没有任何改变。我看见人们的脸孔被我照耀,如果他们看住我,看住我的眼睛就好了。有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当我这样做的时候他似乎感受到我,因为他的眼睛跟我有对视,然后他笑了,像天使,呵呵。毕竟只有一次成功了,我在做第127次的时候跟自己说,17做完这次要离开一下,她学到的方法一定有很大的问题。

在地球的东经X北纬Y,我在离开前的刹那看见了一个身影,一个在模糊的人群中兀立独特的背影,然后我鬼使神差地走向他,越近越紧张,离他五步的时候我停下了,然后他转过头来——

一切都是注定的,他认得我,我认得他。

     而我要守护的,就是这个看我一眼会令我痛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