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朵拉
朵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32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选诗集《手影游戏》(第二辑)

(2010-04-24 15:40:05)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自选诗集《手影游戏》

2008年作品

黄昏

黄昏在那里孤零零看你,野花盛开的草原

没有一个

 

月亮哆嗦着走来,像是惧怕那满是黑子的太阳

寒风中绵羊抖落了一地的羊毛

而此刻

寂静

变成了恐惧。你猛地感到每一个山堆后面

一定埋伏着一只只

绿色的眼镜

你跑了起来。一种奇怪的想象

粘着你的足跟

 

有时候,你觉得占有一个黄昏是幸福的

正欲钻出洞口觅食的老鼠

隐约带来一种

希望

远方的白云

在霞光中演绎着诗人的

草稿

能歌善舞的草原民族

期待着黑暗中篝火的

狂欢

 

盛大的草原热闹的黄昏

 

但那天的故事不是这样的

潜伏着的

绿色的眼睛

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你看见过去的你走了过来

过去的你也看见现在的你在走近

据说有一种叫回忆的东西也在悄悄地靠近

一个三个自己的简单的会晤

打破了黄昏的寂静

 

黄昏在那里孤零零看你,野花盛开的草原

只有一个

你走了

当我伫立,还未来得及回头望时

一切风景都成了过去时

未来的过去时

现在进行时中的我

过去进行时中的你我

如果可以

我愿意将这时间摊开扩大

加上未来进行时

可伊人何在?

是心何寄?

 

怎么证明我是我

饭食中的我

走路的我

思想的我

写汉字的我

都是我

也都不是我

 

怎么证明我是我

不是你

还有你

点燃

一个笑容  浅笑 不经意地

便撑起了另一个人的爱

灿然 灿然 灿然燃烧地

也许终其一生

你都不会知道

在某一瞬间

某一地点

某一个人

被你点燃

 

 

春来啦

春来啦

三叶草四叶草都洗净了干枯的心魂

一片一片的舒展开来

绿意荡漾在春神的舌尖

 

春来啦

仁厚的大地夸赞着善的一切

就是那恶的它也会宽厚的

给以救赎和

新生

 

春来啦

爱情也在悄悄的萌芽

友谊当然常青

亲情不会凋谢

就是完全陌生的人也相互

点头、微笑

              戍子年二月初二龙抬头

 

 

这时候远方的河流最沉寂

我真的想

写好一首诗

上面提及你的名字

把它从遥遥的远方寄给你

这么多的夜晚

我就坐在桌子旁

想这件事

偶尔去看窗外

玻璃另一面的夜更深

远方的河流

这时候有最沉寂的呐喊

它甚至使我害怕

会写坏这首诗

 

 

虚妄之词

世界上有男人和非男人

有女人和非女人

人心中有痛苦和非痛苦

痛苦里有幸福和非幸福

幸福之后有初识的和非初识的

 

在时间的巨大洪流里

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历痛苦

不是所有痛苦都能被体认

对于麻木者

痛苦永远都是不被识见的

——这是他们的不幸

亦或——也许——

说不定——也是他们的幸运

 

 

不只是梦想

不再过凄苦的日子

在新的一年开始的季节里

春融化了绿的舌头

 

在春天装扮新的一年

埋葬过去的自己

带上轻快的心脏

在瓦蓝的天空上播种梦想

 

想象一双翅膀一座城池

跟随快乐的脚步

在春神的轻吻中

在唐诗宋词的怀抱里

日益丰满生命

 

 

人心

人心都是硬的

坚硬的

 

再没有什么可以激起它们的感动

曾经的泪如雨下

是如今彼此的耻辱

 

它们背靠着背

向往着相悖的方向

 

咫尺和天涯都是远方

 

 

 

 

第二十二个春天

泪水再一次亲透了脚下的土地

可却奇迹般的

浸润了整个宇宙

 

春雷乍响

由远及近的

是你在走来

 

没有节奏的

是你的脚步

也是你的心跳

 

人生的第二十二个春天

就是这样日益

饱满

 

一个人

一个人的天空高远而空旷

一个人的土地富饶而贫瘠

一个人的春天繁荣而单调

一个人的落寞热烈而空泛

一个人的相思无极而有限

一个人的战争持久而短暂

 

一个人 哭也是自己 笑也是自己

一个人救赎是永恒的事业

春草心

绿是一把伞

覆盖了少雨的石城的春天

 

雨是一出奇迹

等待是一种命运

这命运攫住了春草的心

 

等待中

万年修行

千年化缘

汇聚了暗流

隐于生命之下

 

宿命

石头堆满心头

如同不可选择的命运

痛苦已不再值得深思熟虑

幸福只是千年前追寻的旧梦

 

干涸是一条河流的宿命

 

 

轮回

在地母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在沉沉的睡梦里幻想永生

于幻想之外模拟天国圣象

出口处坐着你的魂灵

魂灵在地母的怀抱中重又沉沉睡去

 

 

生活

一种囚禁

有声的 无声的

有形的 无形的

斗室里

努力朝向更广远的空间

 

日子叠着日子

囚室中四面一直都不见

阳光流溢时

眼睛却在无意间灼伤

 

囚禁

日复一日的囚禁

无休无止

无以穷尽

 

不能安排生活

就把灵魂朝向一切吧

 

 

 

 

在路上

一只追着太阳的蚂蚁在路上

一朵凋零的花在路上

一块顽固的石头在路上

一行深深的引向地狱的脚印在路上

 

太阳回家时月亮赶在去值班的路上

冬天归去时东风在路上催着春天

温暖的在路上

冷漠的也在路上

你正经历的都在路上

就是那验证一切的时光本身

也在路

 

春天,你要做些什么

必须做一个锄手

趁春天还在的时候

用尽锄头的韧性

锄去心头所有的杂草

荒芜不是你的事业

收获才是你的人生

 

也许蝴蝶会扰乱你的工作

但要把持住自己

学会拒绝 拒绝诱惑

只有春天

春天

才是你播种的最好时节

 

两点十三分的我们

我宁愿相信这是奇迹

这么深的夏夜里

无眠的恰巧是我们俩

手机显示的是AM02:13

 

梦境对我已不再具有那么大的诱惑了

无眠就甘愿长夜不眠  我只想在现实生活中

在这沉潜的夜里

同你一起呵护着一方宁静和甜美

 

夜  神秘的夜

隐藏一切也呈现一切

在无声的沉默里

你我注视着同一片星空

 

五月的情思

——寄语母亲节或者更多

一种古老的情感

在五月的清晨和夜晚

铺展开来

 

远方的思念

随着蒲公英的翅膀

越过更远的山峰

散布到每一条河流

 

每一次旅行都到达

天涯海角不是心的远方

 

 

西绪弗斯和他的石头

永不停息的是他

是他在滚动的他的石头

唯一即一切

一切即唯一

 

他在呐喊:石头 石头 石……

石头也在呼唤着他:西绪弗斯 西绪弗斯 西绪弗……

这无畏的战神

演绎着一场生命的神话

 

 

被风吹过的心事

微风再一次地吹断了心绪

风景都成为了瘦长的你

叶的泪水落尽

滋润百草

真正腐烂的是埋于地面之下的根和茎

——只有蚯蚓引以为疼痛

 

风吹不散的思绪

在空气中凝聚

成云既成雨

而被雨浸透的土地

会不会有一方是你的?

 

 

必须品

生是必须的

死是必须的

零食是必须的

消化是必须的

 

幸福是必须的

泪水是必须的

 

拥有爱情是必须的

保持清醒是必须的

 

 

给你的十四行诗

在有一瞬间感觉到

内心的恐惧像乌云一样翻滚

我在害怕着你

明明是在秋日的午后

 

可冰寒的白雪从树枝上落下

屋檐上挂起了巨大的冰挂

我在怕着你

可却找不到你令我害怕的理由

 

突然有一天我在书中找到了答案

纸页上突兀的黑字写着

“从爱生忧,忧而生怖”

 

“从爱生忧,忧而生怖”,我反复的念叨着

也终于知晓,怕你

仅仅因为我——爱——你

 

你是一根深入我脊骨的刺

带着暖人的麝香

馥郁是你迷人的心智的颜色

颓败也开始于此

 

世界都跟着我腐烂

疼痛绞碎了世界的心脏

整日整日疼痛中的呐喊

救赎之路上只有一颗热血奔突的心

 

如果世界不再因此颤抖

如果太阳永远不再有黑子出现

我将不再爱你  不再爱你

 

把这爱刻在三生石上

石头比人更懂得珍惜

石头比人更善于铭记

 

 

戴眼镜的老鼠

我真的见过戴眼镜的老鼠

在那个阴暗的雨天

那个古旧的粮仓旁

井然有序的小老鼠带着眼镜

排着长长的队在搬运金黄的谷子

 

我真的见过戴眼镜的老鼠

排着队搬运谷子地老鼠

可所有人都肯定的说我肯定是在梦中见的

可在那古旧的岁月里

我还没有看过米老鼠的动画片

在那久远的年月里

小小的我的想象力是那么的贫乏

 

我真的见过戴眼镜的老鼠

排着整齐的队搬运金黄的谷子

真的见过

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

包括我那仍天真的侄子

 

 

 

梦吧

我总会久久的冥想

我会拥有多么长的一生

我的多么长的一生会遇到怎么样的风景

平凡的树  平凡的花  平凡的路吗

还加上平淡无奇的经历

及并非是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总是在每一个晚上

做一个或者两个亦或更多个

无来由的或者有来由的

或漫长的或瞬间而逝的

丰富了我平凡经历

让我拥有了比现实更长久的一生

 

 

序曲

秋是一条长长的手臂

深入冬的腹地  土地的腹地

偷来了残忍的冷空气  黏湿的冷空气

 

在黑暗没有来临之前、

天空已经阴暗冷湿

太阳也拯救不了这莫大的灾难

 

蚂蚁在雏菊的花瓣里觅食

蜗牛的家已经移居到新的地方

飞蛾也忙碌着投奔最后的热情

 

圣战

夜是原子弹一瞬间爆发的威力

炸开了无数个沉闷的心灵!

是插在赤道上的一把钢刀

锑度的刃上闪着白亮的光

 

在夜的帷幕之中

两只手托起了一座城市的繁华

一个梦控制了苍穹的九曲回肠

亚当和夏娃在一切恶中聆听上帝神秘的召唤

香烟和肺

除去至少八小时的睡眠时间

一个肺要在十六个小时之内吸入

二十支饱含尼古丁的香烟

 

不费力的

力所能及的

 

这是一个健康的肺

可我不知道五十年后

它是否还会拥有同样令人震撼的功能

 

希望如此

但愿如此

 

 

爱情和罂粟

爱情来临

是赤道的午后的对流雨

不期而至

 

罂粟花上

罂粟是一个国度的狂欢

惊心动魄

 

 

爱情却没有来

冷空气已经袭击了新疆的北部

整个北疆伫立在了骤雪降临前的冷冻里

爱情却没有来

 

大地上站满了睁大眼睛等待贮粮的蚂蚁

红的黄的白的雏菊已在焦灼中凋谢枯零

爱情却没有来

 

最爱吃的猪皮冻被搅成碎块

你在夜里的十一点钟的风里站成瑟缩的雕像

爱情却没有来

 

可是爱情却没有来

爱情没有来

我坐在瓦蓝的天空下

我坐在瓦蓝的天空下

心触摸的是你的额头、苍茫的脸和

暗绿的手

你是濒临死亡的上帝的弃婴

在我的国度里

温柔是你的日益健壮

 

请别诅咒我的强权

和专制吧

这些都是我的爱

满满的溢出了

你的的兜囊

 

阳光下

向日葵把头转向了我

一如你心灵深处的暗影

开满了墨绿的花朵

 

 

不得而知

深山里的一只无忧无虑的

野鸡死了(我们曾照过两次面,曾一同唱过几句艾略特的《荒原》)

这个消息没有人知道

包括试图要叙述这件事的我

它的伙伴之悲伤了两天外加一个小时

第三天就忘了它们的曾经的这个朝夕相处的伙伴

是那棵曾经给它带来

安慰的小草

通知了从它身旁经过的蚂蚁

这一消息才得以流传

 

我至今还是不知道蚂蚁是怎么知道

野鸡死了的这一事实的

就像很多人不得而知一样

我也不得而知

 

 

 

 

我喜欢在冬天的树下睡去

我喜欢在冬天的树下睡去

沉沉中有冥想进入梦寐

我站立在雪花的上界

静看这奇妙的人间

 

我喜欢在冬天的树下睡去

你的肋骨是我今生最初的摇篮

我的深处的灵魂

在寒风中张开了振翅的羽翼

 

我喜欢在冬天的树下睡去

苍茫的野草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风

拈来昨日我们共同守卫的秘密

而今天它已成为公开的行为指南

 

我喜欢在冬天的树下睡去

上帝曾指引你的如今也告知了我

在冬天的树下沉沉睡去的人

将在尘世得到最后的祝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