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小丢er
李小丢er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1,118
  • 关注人气:4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跳楼产妇的叩问:为什么我没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

(2017-09-06 18:29:23)
标签:

杂谈

​文/李小丢

陕西榆林年仅26岁的产妇马茸茸因为难忍分娩时的疼痛,在几次要求剖宫产被拒后选择跳楼自杀的新闻这两天都是热议的焦点,目前医院和家属各执一词,事件的真相成为了罗生门。

医院称在入院待产之时就通过彩超发现胎儿的头部较大,顺产会有风险,建议家属选择剖宫产,结果产妇丈夫和产妇都选择了注射缩宫素催产的方式来顺产,医院也提供了相关的证据:


可以清楚看到,院方已经将马茸茸顺产时可能会出现的危险情况都悉数告知了本人及家属知晓,并说明“必要时剖宫产终止妊娠”,马茸茸和她的丈夫延壮壮都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表示“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可见,医院没有所谓的进入顺产程序就无法进行剖宫产这一说,相信这种说法的人毫无基本的医疗常识可言。

所以导致马茸茸死亡的原因,究竟是医院拒绝为马茸茸剖腹而坚持要她顺产,还是家属拒绝签字同意剖宫产导致产妇情绪失控跳楼轻生,就成为事件争议的焦点。

院方今天公布的监控画面称,马茸茸在待产期间曾经三次因为疼痛难忍走出分娩中心和家属沟通想要进行剖宫产,有两次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但是都被家属拒绝了。家属则称马茸茸并不是下跪求他们签字同意剖腹,而是因疼痛难忍下蹲。




《护理记录单》记载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记录,电脑输入,有时间记录,没有造假可能,注意入院诊断中的巨大儿这一指标,近年来由于部分家属不懂怀孕常识,一味给孕妇进补,造成孕妇体重过重妊娠糖尿病多发,胎儿过于巨大难以顺产的情况时有发生。



△家属的说法和医院截然不同

无论是下跪还是下蹲,足以证明马茸茸已经无力再进行顺产,医院和家属唯一没有出入的说法,是肯定了马茸茸本人想要进行剖宫产的强烈意愿。

我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但是看了各方的说法,我很失望,所以才有了这篇文。

这件事最触动我的,不是医院和家属谁对谁错,不是“不生孩子之前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不是“只有亲妈关心你,婆婆只关心你生没生孙子”,而是明明生孩子的是马茸茸,疼得忍不住想要剖宫产的也是马茸茸,但是她却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最终带着无限的绝望和痛苦离开了这个她再无留恋的世界。

窗台上凌乱的手印和脚印,是她在这世间留下的最后的痕迹。


在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有80%的产妇享受到了无痛分娩这项技术的便利的时候,出生于1990年,有着本科学历、正当工作和中共党员身份的马茸茸,却在难产的时候,和老舍先生1933年创作的短篇小说《抱孙》里的产妇一样,和千千万万落后的封建社会的产妇一样,等待“别人”,例如丈夫和婆婆决定她是死是活。

看老舍先生活灵活现的描述,我背后阵阵发凉,因为在设备发达条件先进的医院产房里,至今还能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在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张羽写的《只有医生知道》系列书中,看到过不止一次。

【大夫又回来了。果不出王老太太所料,得用手术。手术二字虽听着耳生,可是猜也猜着了,手要是竖起来,还不是开刀问斩?大夫说:用手术,大人小孩或者都能保全。不然,全有生命的危险。小孩已经误了三小时,而且决不能产下来,孩子太大。不过,要施手术,得有亲族的签字。王老太太一个字没听见。掏是行不开的。

“怎样?快决定!”大夫十分的着急。

“掏是行不开的!”

“愿意签字不?快着!”大夫又紧了一板。

“我的孙子得养出来!”

娘家妈急了:“我签字行不行?”

王老太太对亲家母的话似乎特别的注意:“我的儿媳妇!你算哪道?”

大夫真急了,在王老太太的耳根子上扯开脖子喊:“这可是两条人命的关系!”

“掏是不行的!”

“那么你不要孙子了?”大夫想用孙子打动她。

果然有效,她半天没言语。她的眼前来了许多鬼影,全似乎是向她说:“我们要个接续香烟的,掏出来的也行!”她投降了。祖宗当然是愿要孙子;掏吧!“可有一样,掏出来得是活的!”她既是听了祖宗的话,允许大夫给掏孙子,当然得说明了——要活的。掏出个死的来干吗用?只要掏出活孙子来,儿媳妇就是死了也没大关系。

娘家妈可是不放心女儿:“准能保大小都活着吗?”“少说话!”王老太太教训亲家太太。

“我相信没危险,”大夫急得直流汗,“可是小孩已经耽误了半天,难保没个意外;要不然请你签字干吗?”“不保准呀?乘早不用费这道手!”老太太对祖宗非常的负责任;好吗,掏了半天都再不会活着,对的起谁!“好吧,”大夫都气晕了,“请把她拉回去吧!你可记住了,两条人命!” via 老舍《抱孙》】

小说虽短,却快节奏的进行了几场大喜大悲的故事,媳妇怀孕了,这是“大喜”,婆婆一个劲儿给灌大油大肉导致胎儿过大难产,这是“大悲”,好不容易送到医院,经过剖腹产,大人保住了,孩子也生出来了,这是“大喜”,但为了能为孙子“洗三”,婆婆不顾医院的阻拦,把儿媳和孙子接回家,大摆酒席宴请宾朋,结果孙子感冒发了烧,儿媳肚子裂了缝,两人都死了,这又是“大悲”。

但是事情还没完,“好吧,两案归一,王老太太把医院告了下来。老命不要了,不能不给孙子和媳妇报仇!”医院赔了一大笔钱,儿子又能重新找个媳妇开枝散叶,这情形怎么看怎么和现实如出一辙呢?

马茸茸在产前签署了《授权委托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她没有想到,在她将生命交到丈夫手上之后,丈夫和医院就把她看成是一件物品了,医院一直在和家属做各种沟通,讨论在一旁哀哀呼痛的她的命运,却对她的意见,视而不见。

无论家属和医院谁对谁错,无疑有人把其他的重要性(对婆家来说也许是经济原因,也许是顺产对孩子好,可以尽快恢复生二胎;对医院来说是不用担责任,按程序办事)凌驾在了妻子的身心安全之上,就好像,妻子只是丈夫买来传宗接代的工具,是他的私有财产,他可以随意处置她的命运而不用考虑她的感受。


过去只准生一个,婆家都支持剖,现在可以生两个了,婆家支持顺的马上多了,这显然是出于女性作为生育工具的使用价值最大化而变化的,而不顾产妇个人身体状况和意愿催生逼孕的恶果,已经在逐步显现,国家卫计委确认,自“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以来,2016年上半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18.3/1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6%,今年这一数字仍在上涨中。


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一直在说中国女人一定要有工作,不一定是要去坐班的那种,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经济来源,不能只在家呆着除了家务什么都不做,因为这并不仅仅意味着女性的自强自立,更多的也是被逼的。

因为整个社会都对女性对家庭的贡献不够尊重和重视,你如果只是照顾家庭抚养孩子,丈夫不仅不会感谢你的付出,反而会认为你就是个不能创造价值的生育机器和保姆老妈子。

自己有收入不能改变一切,但是起码能让你在家庭中拥有话语权,可以让你不用伸着手问老公要买卫生巾的钱还要被他嫌弃你为什么要买那么贵的,有了钱,你可以想买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就买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可以在躺在产床上疼痛难忍的时候大声呼唤医生“给我上镇痛泵给我剖,老娘自己付钱!”

但是现在,我不那么确定了,因为马茸茸她什么都有,但在分娩的时候,她的学历、工作、收入依然换不来她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在很多丈夫和婆婆的眼中,就算你是个为人类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女博士、女科学家,你的重要性依然比不上你肚子里的孩子。在医院看来,你一旦签了同意书,就算你本人神志清醒,你也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因为“产妇在生产过程中情绪激动下的判断做不得准”。

只有在走入婚姻和躺上产床的时候,女人们才会发现自己依然被当做是男人私有财产和附属物的可悲现实。

在追求男女平等的道路上,拿回对自己身体的处置权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不能让男人们认识到女性不是一件属于他们的物品,而是一个和他们一样平等的人,女人的身体不属于他们而属于女性自己,类似马茸茸的悲剧就永远不会停止。

部分直男癌严重的“处女情节”,其实就是将妻子当做自己私有财产的一种体现,因为别人“夺走了”妻子的贞洁,他感到自己的私有财产被侵害,因此愤怒不已。

历史上各个文明的法律,都对强奸罪有着不同的判罚标准,强奸处女的罪行要比强奸非处女的罪名更重,因为女性的贞操,被视为一件财物是否值钱的标准,强奸犯害得商品贬值便罪加一等。

当然妻子被强奸了也不能忍,妻子也是私有财产,所以有奇葩的法令规定,一个人的妻子如果被强奸了,他就可以去强奸罪犯的妻子作为报复,这样就两不相欠了。目前在世界上的少部分地区,依然还有这种“荣誉强奸”存在,你伤害了我的荣誉(财产),我也得强过来才能恢复我的荣誉。


妻子被强奸了,丈夫生气的不是妻子身心受创,而是自己的荣誉受损,他关心的不是怎么安抚好妻子的情绪,而是如何找回场子。

还有很多女性现在还不得不嫁给强奸自己的罪犯,因为她的父亲认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家族的名誉不会在外人面前丢脸,至于女儿幸不幸福,这和面子相比起来重要吗?

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女性被强奸之后心理遭受的创伤和后遗症更高过身体上的伤痛,她们被男性的贞操观洗脑,会觉得自己丢了贞操就不“值钱”了,身体就污秽不堪了,一生就被毁了,不值得男人爱了,再也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了,永远低人一等。

其实,抛开女性的身体是属于未来老公这种观念之后,你就会发现,被强奸和被疯狗咬没什么区别,你是受害者,错不在你,我从来没见过被疯狗咬的人会怪自己不够小心的,更不会有人谴责受害者说你身上有肉骨头怪不得狗受不了诱惑。

拿回自己身体的处置权很重要,不仅关系到我们有没有权利给自己签字要求剖宫产,还关系到我们能不能自己决定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工作,结婚或者不结婚,和什么样或者什么性别的人结婚,生孩子或者不生孩子,用什么样的方法生孩子,想烫头就烫头,想纹身就纹身,而不会再受到社会或家庭的道德绑架,指责你这样做是不孝,是自私。

如果我们能全权掌控自己的身体,在听到人说“为什么别人生孩子都能忍得了就你这么娇气!”的时候,我们理直气壮的怼回去:“我的身体我做主,我能不能忍自己知道用不着别人瞎逼逼!

两年前我看过微博@废话师 说过的一段话,放在此时依然很有意义:

若我们努力将会迎来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不仅同性婚姻是合理的,80岁才结婚也是合理的,生殖婚姻并不比不生殖的婚姻高贵,不婚也是合理的,没有28岁就被逼婚的年轻女孩,也没有“作为生殖机器存在的妻子”在“职能”履行之后就凋谢。这就是为何平权运动都应该被支持,因为它们最终指向所有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