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伏羲教育林美娟
伏羲教育林美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4,460
  • 关注人气:2,0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师者责任——读曹文轩老师《水边的文字屋》二

(2015-08-16 10:51:19)
标签:

育儿

曹文轩老师

分类: 阅读和写作
         教育伦理不可改变,改变了天下大乱,这就是教育者跟被教育者。尊重孩子,但别忘了,你是教育者……”曹文轩老师这些话重重地敲打着我的心。他还讲了一个听公开课的例子,为了显示所谓的师生平等、尊重学生,给学生自主表达意见的权利,老师变成了“递话筒”的人,即使对学生认识不到的地方也没有进行引导。   
       “这不是讲人权的地方,你是老师,对学生启蒙的、醍醐灌顶的引导很重要。”对这话,我深以为然。这也是我深深觉得老师责任所在的地方。
     课堂上,老师对学生智慧的引领是对孩子一辈子潜移默化的影响。但是,很多老师似乎缺少了这样一种自我成长的紧迫感,没有这种教学的严谨性,在课堂上信口开河,错漏百出。更严峻的就是,没有一份对师者责任的坚守,被各种各样所谓新潮的教育理论所淹没,忘记了自己作为老师的本分了,忘记了一份“传统”——
      “我很敬仰一位先生,既为他的人格又为他的学识。然而我想象不出,就是这样一位先生——一位凭他的学识,上课玩儿一样的先生,却在上课之前竟对明明认识的字一个个怀疑起来,然后像小学生一样,去查字典,把字音一一校对,标注。我敢说,他的这种心理,完全是因为他对讲坛的高度神圣感引起的。这件小事使我对他又景仰三分。我喜欢这份严肃,这份认真。”
        “讲坛是圣洁的。我认识一位外系教员,此公平素浪漫成性,性致所至,解衣卷袖,把衣领一一扯开,直露出白得让人害臊的胸脯来,有时还口出一两个脏字,以示感叹,以助情绪。然而有一次我去听他的课,却见他将中山装的风纪扣得严严实实,一举一动全在分寸上,表情冷峻、严肃得让人难以置信……他一笑:‘一走进教室,一望那讲坛,我顿时有一种神圣感。在上面站了一辈子,我从没有说过一个脏字,并非有意,而是自然而然。”
       “我有同感。我高兴起来,放浪形骸,并有许多顽童的淘气和丑恶。然而,在临上讲台前一刻,却完全沉浸到一种庄严的情感之中,完全是‘自然而然’。我不能有一点儿亵渎的行为,甚至苛刻地要求我的听众。”
      以上三个片段,都是摘自《水边的文字屋》里的《圣坛》一文。什么叫尊重孩子?这才是真金白银的尊重,久违的尊重。
     我们很多老师混淆了很多概念,就像曹文轩老师说的知识分子混淆了“丑、脏”的概念一样。把尊重孩子看成了讨好孩子、纵容孩子:“孩子很喜欢学校,原因是没有作业,老师也特别尊重孩子的意见,不管是对是错,老师都首先给予肯定。“就是为了一个“让孩子喜欢”,老师屈就了,别忘了,“你是教育者”,“既为圣坛,就得布道……讲坛应该也是宣扬真理的地方。占住讲坛者,岂敢忘记布道!应该既给知识,也给品质、人格、真诚和正义。再说,一个人即使学富五车,但全然无人之骨气,又有何用?我们何必讳言布道呢?别忘了布道,当年的鲁迅不敢忘,闻一多不敢忘,我们敢忘?既布道,布道者自己就要有正气。他应当坚决捍卫知识的纯粹性,他应善恶分明……我曾多次体味到莫斯科大学一位教授的感觉:我走上讲坛,我有一种上帝的教士的神圣感。”
       这些掷地有声的话,是不是久违了?
       就是上学期,我就毫不客气的批评了两个伏羲老师在课堂上的信口开河,没有真正潜心去读书想当然就在孩子中信口开了,坐在下面的我真的觉得害臊。是的,“害臊”这个词在曹文轩老师的作品中高频率出现,如果我们的老师也懂得“害臊”的话,是否就多了一份认真严谨?
       我从来不讳言我的愚笨,很多人不相信,都以为我很聪明。但是真正了解我的老师真的发现我这个学生是榆木脑袋,除了戴学忱老师皱着眉头说我“音准太差了,声音条件不好”之外,前些天,晋如老师也终于忍不住爆出来了:“你缺的不是天才的天分,而是一个普通的或者说基本的天分。我知道说这话非常伤人,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在这方面比一般人的天分还要差得多。”
       呵呵,真的难为晋如老师呀,说真的,这么多年来我凡是请教他的,他几乎都是马上给我回应,我也知道很多问题很浅薄无知,但是他都一直无比耐性的给我回复。说真的,单凭这一点,我就相信晋如老师倡导的贵族精神。
      笨人,更需要努力。所以,对我来说,笔跟书是一体的,没有笔我根本无法读书。认认真真的读,老老实实查字典。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的笔记了,很艰难的一点点吃进脑子里去,虽然缓慢,但是毕竟有“进账”。
师者责任——读曹文轩老师《水边的文字屋》二

师者责任——读曹文轩老师《水边的文字屋》二

       很多人都比我聪明,但是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份做老师的责任和神圣,因此,当我如蜗牛般成长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小聪明的圈子里打转,永远出不来。
     正如今天曹文轩老师说《火印》创作灵感:“给我一个点,我就能拉成一条线,一大片……”萧红的几十个字的描写,成就了他二十万字的小说。“跟我一起长大的经历的事情一样的很多很多的人,为什么写不出《青铜葵花》、《草房子》?因为眼里没有,心里没有……”
       是时候把这份神圣接回来了,老师,也是有血统的,它曾经的名字叫“先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