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失控:福利国家如何催生同性恋

2014-02-07 12:15:05评论

 

失控:福利国家如何催生同性恋

文/刀劈三观抱老师、巴别塔荔枝

作为长销话题,每一次涉及同性恋的讨论都会引发口水仗。支持者宣称同性恋是天生的,并提出了生物学证据,反同者则针锋相对,认为同性恋不可遗传,在生物学上站不住脚。“同性恋是先天的”VS“同性恋是后天的”,吵得不亦乐乎。

双方虽看似势不两立,却共享一个前提:把生物学当作唯一(至少最重要)的衡量标准。这样,如果无法用生物学证成,同性恋就真的成为一种疾病甚至变态。由此,一方为证明同性恋是变态,另一方为免于被斥为变态,都向生物学求援。

这是受19世纪以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将生物学照搬到人类社会,以之为“政治正确”。但实际上,人类性行为是高度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它不等同于生物演化,只用生物学也不足以解释人类那无穷无尽的性行为偏好。因此,本文无意探究同性恋的成因,也不支持或反对同性恋。我们是从扩展秩序的角度,对同性恋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福利国家的兴起进行分析,并指出社会福利政策所起到的负面作用。

资本主义让同性恋更性福


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更准确地说,进入现代社会前,人类性行为主要以生育为目的。对农耕社会而言这是天经地义的。农业生产的特点是重复劳动,要反复追加劳动力,这本身就鼓励多生育。同时,农耕社会抵御灾害、疾病的能力较弱,加之频发的暴力冲突、战争,生命很容易被侵夺。所以,古人维生和延续后代非常艰难。

在此约束条件下,性行为首先与生育挂钩,进而转化成伦理约束,即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亦为动物本能。尽管有研究指出,为显示权力,野生动物中也广泛存在同性性行为,但繁衍后代依然是绝对的自然法则。人作为高等动物自不例外。你想搞同性恋?全家族都要跑来抗议:人艰不拆啊童鞋!

然而在城市中性和生育开始分离。城市工商业较发达,谋生难度减小,有闲暇时间,这些都促使人们偏重于感官审美效果,例如“性福”。明代中后叶情色文学的流行便与此有关。

更重要的是,农耕社会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性行为亦受制于此。而在城市,特别是资本主义兴盛以来,纽带松动以至于突破,人类的性目的和性行为越来越多样化,其中就包括同性性行为。其实质,是人类运用自由意志在生物多样性之外发展出文化多样性。

这里,人类性行为超越了生物本能(严格说,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违反动物本能),演化出高度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社会文化现象的传承不依赖于生物学遗传,而靠创新、模仿和学习。(有必要再度强调,人类社会的演化不等同于生物演化。)因此,即便同性恋不是先天遗传的,也不必斥之为“变态”。同性恋是一种行为,不是心理疾病、精神疾病,更不是表观基因的缺陷。

我们当然不是说同性恋随资本主义的扩展而呈爆炸式增长。事实上,近两百年人口增长率远远高于过去四五千年,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鼓励生育,且有能力养活更多的人口。只不过它同时为人类增添了一个选项,部分人可以不要后代,而不会导致整个家族的灭绝,对人类延续的影响更微乎其微。这使单身、丁克、同性恋的“绝对数量”增加。

作为中间选民的同性恋者

既然随自发秩序扩展的同性恋现象并不可怕,那么,随什么发展会变得可怕呢?福利国家。同性恋和现代福利国家之间构成了正相关。先看下图:

失控:福利国家如何催生同性恋

失控:福利国家如何催生同性恋

丹麦是第一个承认同性恋同居并允许他们进行登记的国家。1989年,发起了一项关于建立同性恋注册的议案,1989年10月1日起生效。

在荷兰,1998年1月1日《家庭伴侣法》正式生效,同性婚姻获承认并享受异性婚姻的全部权利。现荷兰同性恋者还可以领养孩子。

从2005年12月5日开始,英国允许同性恋婚姻的合法登记,凡在当地政府进行民事登记的同性夫妻,将得到和异性夫妇同等的福利待遇。

……

“同性恋权利”为何忽然受到礼遇,答案要从选票中找。受持续的大政府主义、社会福利思潮侵害,欧美各政党原则上的分歧日益缩小,左右两翼的政策逐渐趋同。换言之,不同政党的支持者之间差异并不大,改换门庭很容易——谁的许诺的利益多就选谁。争取“中间选民”遂变得十分重要。同性恋者就是这样的中间选民。

2012年5月,为竞选连任而努力的奥巴马发表声明,从反对同性婚姻转为支持。此前,民主党籍副总统拜登已宣布支持同性婚姻。与之相反,共和党人罗姆尼继续持反对立场。

在欧洲,政党利用同性恋政策收买选民也很明显。丹麦、瑞典等北欧福利国家不说了,西班牙是世界上最接纳同性恋的国家之一,英国首相卡梅伦更堪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急先锋,他甚至威胁要切断不承认同性恋合法权益的国家的援助——咳,你可是保守党,节操呢?再看看LGBT权益在欧盟的推动,你会发现欧洲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欧元区是世界上对同性恋权益保护最好的跨国地区,同样也是福利国家的密集区。

这种同性恋的兴起模式并非自发秩序所致,而要归“功”于针对特定人群的福利政策。这恰恰是个祸害。

福利政策之害

前面说过,同性恋兴起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伴随现象”,使此类性行为被主流社会所容忍接受。只要遵循自发秩序,就是无害的,也注定是“小众”。因为人类能超越而不能摆脱最基本的生物本能——繁衍。

当然,如同性行为的目的多样化,生育目的也日益多样化:过去是为传宗接代、养儿防老,现代人的动机则更加多元。但无论怎样变化,每个家庭都会根据自身目的和条件确定并调整生育预期,即何时生孩子、生几个孩子,以及愿意为养育孩子投入多少。其约束条件包括经济状况、夫妻感情、未来回报等。由于养育子女需要漫长的时间,所以,不管是养儿防老、望子成龙的传统父母,或是只想让孩子快乐长大的前卫父母,都做好了长期投入的准备。他们的眼光是朝向未来的,同时也承担相应的风险。

可以说,繁衍是人类最典型的长期投资行为,它要求人克制当下的消费需求,为孩子的成长积累资本。而人口变动率受资本积累率的自发调节,呈现总体合理性——你可以“超生”,可以不生,都不会摧毁人类的繁衍。

但如果用社会福利进行“政策引导”,干扰个人的生育预期呢?在福利国家,人们从出生到坟墓都由政府买单,工作稳定、生活安逸,似乎毫无顾虑。然而不确定性的消除导致了严重后果:人不再为未来担忧,失去了前进的动力,长期规划没必要,于是短期行为泛滥。体现到性行为上,非婚生子和同性恋共同呈“井喷”之势。两者看起来背道而驰,其实起因是一致的:短视。对前者,有没有养育子女的能力无所谓,反正政府来买单;对后者,既然长期规划不重要,生儿育女又有何意义?

简言之,福利国家通过“社会抚养”解除了非婚生子人群的抚养责任,通过给予各种福利待遇使同性恋人群更不想生育。福利国家的人口连年负增长,与此相关。

有国人赞美:到底是发达国家,社会福利有保障,乱生和不生都能得到补贴,咱中国人呢?他们没看见,政府福利来源于税收,享用福利的本质是“食税”,即不劳而获。人性本贪,谁都想不劳而获,这便是福利国家的悖论——你创造的越多,被剥夺的就越多;你越不劳动,就越享福。久而久之,谁还创造呢?有趣的是,从古希腊、古罗马到中国古代,同性恋在特权阶层中最风行,而今天的“食税者”正是特权阶层。尽管他们声称要“平权”。

尤为严重的是,食税者握有选票。诚如前述,在“中间选民”举足轻重的当下,各政党不仅不敢开罪他们,还要以政治贿赂(如承诺更平等的地位、提供更好的待遇)拉选票。这进一步固化了食税者的利益,且必将使任何改革都付出惨痛代价。

实际上,福利国家一直在吃近两百年资本主义积累的老本,但这不可持续。由社会福利政策催生的同性恋权益的立法运动也绝非司法进步。欧元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福利政策危机,高福利模式终将成为欧元区溃散的主因。

扩展阅读:同性恋与遗传相关?——从未被科学证实的传言

————————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稿件联系:@巴别塔荔枝(新浪)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