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苦楝树
苦楝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98
  • 关注人气:1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倾慕于她的/右乳,那朵刀疤上的瘦桃花。....苦楝树6月新作!

(2018-07-28 11:59:13)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躲雨记1》

几个陌生的人贴着墙
不说话,没过多久
呼吸的频率达成了一致
没过多久,最小的那个被黑色雨伞接走了
大家立即向左挪一步,填补空缺
没过多久,一二三四都被接走了
五干脆就自己跑进雨里,像进庙一样
看他们一一消失后
我背着墙,像背着重疾的母亲
在雨中环球旅行。

《茶令》

工商
消防
环保
税务
供货商和地痞流氓都一一来访
在茶里,最难伺候的
是自己

我说的是孤独和狂妄,不是蝉鸣掀翻的林子
那刚刚借走雨伞的人
又折回来要了一根真龙
如了凡先生。
他在灰色的桌面上
随手一推
用一束从石膏吊顶垂下来的光
撞我,如撞一口笨钟
整个上午我咬紧牙,不出声而已。

《躲雨记2》

雨不大,大榕树下坐着两个对弈的老人
石桌上是几只蚂蚁
他们用意念控制蚂蚁
下一盘大棋

我坐在旁边,撩开胸膛,炽热啊
几响闷雷之后
少妇走了
我冷静下来
我在棋盘一角放一星面包碎末
以此改变蚂蚁的命运。

《扑蝉记》

我带着一只少年蝉来此
求偶的过程中
被阵雨打乱。没多久
放晴后的林子
多出了一万只孤独耀眼的蝉
如一万只洗干净的脚丫
抬走,宇宙间最大的阳宅。

《六月雨》

领口那么低
俯瞰乌云时
青山的心跳,挂着一尊玉观音

有鱼骑闪电而去
有小孩被蝉灌迷汤
小腿在冰凉的溪流中抽搐
我和青石享受隐藏的痛感
光滑又不轻易撕裂的幻想症

那么,我能否再高一点,俯瞰
乌云如一件快要晒干的衣服
是谁的大手
非要将它拧出一场雨不可。


《蜘蛛》

有如老年寻求着某种解脱
这只大蜘蛛多次爬到网的边沿
打听窗外的动静
由于猎物和时光的挣扎
他必须及时去缝补被损坏的网格

我多次在一首小曲中落入
祖先布置的网
旧宅翻新后的气味气走了其他昆虫
我再次惊诧这只蜘蛛的耐心
或许,他根本不屑我这具躯壳

竹梯静置已久
玻璃的花纹和裂痕交织在一起
此后的生活,安稳如瓦瓮斜放
而瓮口查封的半张网上
有潮湿的雨露和轻微的脑震荡。

《夜雨》

雨季,当然会反复下雨
更年期的房间里
辣木籽静静地裂开
辛辣的心,需要听到
一种从天庭降落到尘埃里的声音

他不知道 ,梦里喊出的话
已传递到了隔壁
我开门放雨声进来,以此减轻
小女儿咳嗽给人世造成的重量。

《裂痕》

屏幕的裂痕
手机亮时看起来
像一根毛
手机暗时看起来
像另一根毛
这多少有点低级趣味
但是你知道吗?
这根毛刚好盖住了北京时间。


《自画》

我,裸体在沙发上
我,裸体在白纸上
我,裸体在诗句里
我,裸体在树枝上
那么美好的阳光,雨水,挑担的过路人
那么柔软多毛的昆虫,幼儿园,猪肉摊
我,并非因为美好而到来,而膨胀自己
我,在一次事故中大难不死后变得冷漠
我,在一把卷尺和一把斧的下面礼佛三拜
三拜之后,要是欢喜,再礼佛三拜
我,吃力不讨好不是为了讨好,而是活着
活着,前进,前进。我,一支笔,三条直线,直截了当
地涂黑了偷看我私密的人,成为了私密。

《六月梦》

南方真的多梦
我真的无法阻止一些树叶
成为梦里的女人,她们未婚先育
用身体与心灵相亲
而归根遥遥无期,只能再爱一遍

接近四十岁的梦,不需要任何挂念
空着手心入睡,也可以打出一副好牌
即使醒来,活得很烂,也是天真的烂

在梦里张大了嘴巴喊
在尘世,被诊断有病
然后,学习独处,养生,删掉好友。
 

《在素食馆》

雨,陶罐,水仙和做旧的中式门窗
都有一颗银杏的心。从缝隙中
古筝弹得有点聊斋,碎花裙的女人
被一种菌爱上,如同我爱上田园
明知道爱仍是中年的危险品
素食主义的虎,倾慕于她的
右乳,那朵刀疤上的瘦桃花。


《在柳沙半岛》

在河提,我和一把椅子
兄弟般看着河水暴涨
为岸边烂臭的鱼怀恨寺庙
和踢易拉罐射门。桥身因来自
桥底的尖叫而晃动得厉害
我因忆起往事而回应尖叫
椅子在悬浮运动中缓慢消失
而船上的人也是这样好奇地看我
用翠鸟绝望和用鱼钩剔牙。

《擦身而过》

火车加速是为了给穷孩子礼物。
我接受旷野,并闪退为旷野上的一头水牛。
轨道交错,表面上是一种想象力
比如闪电过后,它们以为自己是钨丝。
而我是失败的父亲,不敢去抓
那些铁轨上带电的虫鸣和野花。


《在长堽路的大排档里》

靠窗,看一列空火车缓缓开过
搞得我食欲全无。那些乘坐火车的人
去了哪里,斟满的酒杯微微颤动
突然,车头带着一声绝望长啸
跑向城市的中心,在人民公园的背景下
多像《活着》电影里的耕牛,一个看不见的人
举着长鞭喊着亲人的名字。


《排队》

在这里,排队是为了抢号
抢号是为了见一个蒙面人
这个人难道能在时间之前
洞察一切,洞察是美好的开始。
总有人在旁私语,或递上热豆奶,面包和枝条

我很惊讶
排在首位的肚子最圆的女人
能够轻盈如鸽子般嘀咕
在她之前是一个矮个子男人,和一把空的
椅子。这么多年来
总有无形之物抢在我的前面

类似一种碰壁
我和一个翻书的男人短暂对视后
羞愧地望向一旁
是的,我们并不认识也没有报以微笑

有一些电子信号和金属响声
只是形成了干扰,毕竟
这个钟点是一种分界
还剩一个小时,长队被打散
每天的命运如此
保洁员视我们如草木
因为在室内,圆肚子难以引吭高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