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知识分子的百花错拳

(2012-10-30 07:57:45)
标签:

文化

分类: 武侠闲话

知识分子的百花错拳
——重读《书剑恩仇录》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的第一部武侠作品,却已呈现出大家风范。虽然是金庸的试笔之作,并非他的最成功作品,仍然显露了作者流淌全书的惊人才华。事实上“书剑恩仇”正可以作为一个象征,蕴含了作者以后一切作品的内在因素。“恩仇”是人类所具有的喜怒哀乐的感情,喜乐的执着凝聚为“恩”,哀怒的执着凝聚为“仇”,而“剑”是一种实践恩仇的力量,它将“恩仇”这两种极端的感情导致为生死,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然而金庸作品的特色是“剑”上还有“书”,也就是对以上所有这一切的思考与超脱。一“书”一“剑”,以“书”为主,形成了贯穿金庸全部作品的两条主线和基调。

 

《书剑恩仇录》中人物众多,个性突出者为数并不少。譬如奔雷手文泰来、无尘道长、赵半山、武当高手张召重、陆菲青、余鱼同、李沅芷、霍青桐等,皆栩栩如生。但男主角陈家洛却不讨人喜欢,可能也是金庸小说中最失败的男主角。作为当时天下第一大黑帮组织红花会的龙头老大,文才武功,均是一时之选。可是看来看去,陈家洛都显得猥琐,小肚鸡肠。谈情说爱,让霍青桐伤心欲绝。江湖争霸,没有任何的政治头脑。他劝乾隆放弃本身的皇帝宝座,重新再做一个皇帝。这是怎样的一种脑残?不过重读《书剑恩仇录》,倒是另有发现。

 

作为天下第一大黑帮组织红花会的龙头老大,陈家洛出身书香门第,乃是海宁陈阁老的公子,十五岁就中了举人;又从小跟着高人天池怪侠袁士霄习武,文武双全,才貌俱佳,典型的高富帅,可谓赢在起跑线。他领导的红花会有十四位武功卓绝的当家打手,跟元末的黑帮组织明教可以比肩。之所以相比,盖因为金庸笔下的其它帮会,主要是称雄武林,争霸江湖而已。但红花会、明教却并非着眼于一般的行侠仗义或江湖争霸,而是负有政治目的,旨在推翻当时的统治集团,自己取而代之。明教能够成功,在于朱元璋的流民身份。当一个知识分子陈家洛成为红花会的总舵主时,失败已经种下因果。

 

古代的知识分子讲究一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说修身,陈家洛在武学上承袭师父所学,而且还有创新——从《庄子》里领悟到最上乘的武学。可是待人处事,不免猥琐虚伪,心胸也极为狭窄。看到美女霍青桐,明明喜欢上对方,可是嫉妒女扮男装的李沅芷。后来又见到一白痴美女香香公主,又爱上人家。困在山洞,坐拥两姐妹,还在喃喃自语:“我不去筹划如何驱逐胡虏,还我河山,却在为爱姊姊还是爱妹妹而纠缠不清。”接下来为了完成所谓的“复兴大业”,又将自己心爱的女人香香公主送去讨好乾隆。男人做到陈家洛这种地步,确实极品,让人不得不服。

 

从陈家洛的武学“百花错拳”其实可以隐约看出一个知识分子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的尴尬困境。所谓“百花错拳”,讲究的是“似是而非,出其不意”,让对手“百花”易敌,“错”字难当。这样的武学在于“出其不意”,险中求胜。然而做大事者,必须做足表面功夫。忍字当头,不会被情感所左右。然而陈家洛一方面沉迷于女色,一方面又把女色拱手让出,首鼠两端,不知他到底想要如何。最终吟出“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这样一首狗血淋漓的诗句。

 

男知识分子莫名其妙,女知识分子同样如此。霍青桐得知自己妹妹的死讯,她的反应——又是伤心,又是愤恨,怒道:“你怎地如此胡涂,竟会去相信皇帝?”陈家洛惭愧无地,道:“我只道他是汉人,又是我的亲哥哥。”霍青桐道:“汉人就怎样?难道汉人就不做坏事么?做了皇帝,还有甚么手足之情?”伤心、愤恨,这是人的常态。可接下来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霍青桐又柔声安慰道:“你是为了要救天下苍生,却也难怪。”曾经几时,一个我们熟悉的政党,在未成功的时候,也是口口声声“要救天下苍生”,要给天下的百姓自由与民主。结果呢,大家都知道。

 

为了所谓的民族复兴大业,陈家洛可以牺牲自己心爱的女人。换句话说,只要为了自己认定的伟大目标,陈家洛可以牺牲任何东西。这是一种多么恐怖的“豪情壮志”。恰如已故的思想家顾准说过的那样:“革命家本身最初都是民主主义者。可是,如果革命家树立了一个终极目的,那么,他就不惜为了达到这个终极目的而牺牲民主,实行专政。”所以,即使陈家洛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所带来的“汉人江山”也一定充满坦克式的镇压与文化革命的血腥暴力。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在离我们并不十分遥远的历史中,不是发生过这种情况么?

 

金庸本人对知识分子的态度不得而知,但在小说里,往往敬而远之。在金庸笔下,那些豪情满怀的英雄男儿都是一些没有多少纸面学问的人,譬如乔峰、令狐冲、郭靖、杨过、胡斐、张无忌等等。作为知识分子代表的陈家洛,因为拥有“百花错拳”而目空一切,刚出场与铁胆庄庄主相斗,其结果却是“脸上一红……今日与周仲英激斗百余招,险些落败,深悔鲁莽,先前将话说满了,未免小觑了天下英雄。”这大概是知识分子的通病,以为手握强大的“批判的武器”,就能无往而不利。至于《侠客行》,金庸对知识的本身产生怀疑,到头来让目不识丁的石破天练成“侠客行”所蕴含的绝世武学。

 

《书剑恩仇录》所描写的不仅仅只是“现实之外的梦境”,作者金庸还力图借文学作品“塑造了一个新现实”本身。但这个“新现实”的代表人物陈家洛显然无法完成或支撑“新现实”所赋予的责任。小说的结局是陈家洛率领红花会群雄豹隐南疆,成为卢卡奇意义上的现代人,一个“先验的无家可归的人”。他的“百花错拳”只能在郁郁寡欢中失去原有的锋芒,成为花哨的屠龙术。终其一生,陈家洛都没能走出自身的精神困境。等到《飞狐外传》重新出场,陈家洛长吟的依旧是那首狗血淋漓的哀怨之诗——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